安然与双胞胎番外

    於安然最近很是苦恼。

    无它,他弟弟妹妹太过黏他了。

    他觉得既甜蜜又忧伤,弟弟妹妹黏他是好事,忧伤的是,他每天回来都得找借口哄那两个孩子,以弥补白日他不在家里陪着他们。

    於安然的脚步刚好门口,就看到自己那才四岁多的弟弟宇哥儿和妹妹馨姐儿站在门口,翘首以盼地等着他。

    他们的奶娘站在一边,生怕这两个孩子有一丝的闪失。

    这两个孩子看到於安然,顿时眼睛都眯了,张开自己的双手,边甜蜜蜜地叫着哥哥,边跑着过来求抱。

    双胞胎的奶娘看到自家小主子自己走了,急忙跑上前去,生怕这两个孩子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

    於安然急步走上前去,把手上给家人小吃给奶娘,然后快速蹲下,张大自己的双手,让这两个小不点扑到自己怀里。

    他老早就习惯了,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包子是从哪里学来的欢迎方式,一见到他,就往他身上扑!若不是他跟着自己的爹学过武,到现在也学,估计都抱不稳这两个小不点了。

    这两个小不点也喜欢他的怀抱,不喜欢他爹尹文皓的怀抱,因为,他爹总爱用胡子戳怀中娇嫩嫩的娃儿。

    他就不会这样,他只会这样。

    於安然接住这两个朝他走来的小不点,然后往这两个小人儿身上各亲一口。

    他只能各亲一口表示欢迎。

    这两个小包子也自觉,等自家大哥亲完后,一人往於安然的脸各亲一口。

    於安然顿时笑眯了眼。

    “哥哥,你今天怎么又出去了?”小包子馨姐儿撅起嘴糯糯地问道。

    大哥哥每天都去上学,不像小哥哥一样在家里陪她玩。

    “对呀,哥哥,你为什么整天去上学?”小包子宇哥儿也不甘示弱。问道。大哥去上学,就不能陪他练武了。

    他这些日子天天得扎马步,爹爹说。马步要从小扎起。

    有大哥哥在,两人一起扎马步那才好呢。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嘛!一个人孤零零地扎着马步!还是有大哥在身边才好!

    於安然苦笑,摸摸两个小包子的头,心里想好措辞来回答,这两个小包子天天问这个问题,过后又把他的回答给忘记了。

    於安然哄道:“哥哥要去上学,然后回来给宇哥儿的馨姐儿买好吃的。若是在家里,宇哥儿和馨姐儿就没有好吃的了。”

    尹宇然听到了。鼓着包子脸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家大哥。大哥又要哄他们了,明明是去上学,买吃的只是顺道,只有自家那个蠢妹妹才会相信。

    妹妹跟娘亲一样。爱吃。

    果然,尹晓馨听到於安然给他买了吃的,也不纠结了,拍着小手问道:“大哥,你给馨儿买了什么好吃的?”她一边动。一边往奶娘的手上看去。

    她刚才看到自家大哥把东西给了奶娘。

    於安然好笑地抱起这两个小包子。

    份量有点重,还好他天天练武,要不然,一次性也抱不起这两个小包子,道:“买了我们宇哥儿最喜欢吃的卤鸡爪。还有馨姐儿最喜欢吃的桂园坊的红豆糕。”

    馨姐儿兴奋地往於安然的脸上叭嗒一起。她最喜欢吃红豆糕了。大哥哥最好了!

    宇哥儿则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不过,微弯的嘴表示他愉快的心情。

    “那大哥没有给娘亲和爹爹买好吃的吗?”兴奋过后的馨姐儿又问道。

    “买了。我给娘和爹买只烧鸭。”於安然道。他给爹买了一只烧鸭下酒,城东的烧鸭,那味道真是一绝,他老早就叫小厮去排着队,这才买上。

    “好咧,我也喜欢吃烧鸭,我要吃鸭腿。”馨姐儿拍着小手,高兴道。

    尹宇然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於安然哈哈大笑,把这两个乖宝抱回他娘的院子里。

    他放下这两个小包子,让这两个小包子自己走回去。

    尹宇然就拉着自己大哥的手,吭吭哧哧道:“大哥,我今天比昨天多扎了一会马步,你看一下,可有进步?”说完,小包子尹宇然后退几步,两手握拳,挺着胸膛,半蹲着。

    馨姐儿见状,也跟着跑过去,像自家二哥一样,握起拳头,半蹲着。她没有跟自己二哥一样学过这个马步,此刻,只有姿态,没有形态。

    於安然看到眼前这两个粉团,心一下子就软了,赶忙走过去,蹲在这两个小包子的前面,赞道:“宇哥儿有进步。做的好!馨姐儿也有进步。”

    馨姐儿听到於安然表扬她,咧嘴大笑。

    尹宇然也觉得好笑,不过,顾忌着自家妹妹的自尊心,没有笑出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回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

    馨姐儿最快反应过来,疾步跑起来,边跑连道:“娘亲,娘亲,大哥给我们买了好吃的。”

    於瑞秋快步走过去,抱起来尹晓馨,好笑地点了点她的鼻子,“小谗猫。”然后抬头看到於安然,笑眯着眼道:“安然,你回来了。”

    於安然拉着小豆丁的手点头。

    “娘亲,大哥给我们买了好吃的。”於瑞秋怀中的小包子看了於安然一眼,转而兴奋地对於瑞秋道。

    於瑞秋哑然失笑。她怎么生出一个小吃货来?!

    “好好,我们等你爹爹回来再吃,可好?”於瑞秋哄道,真心招架不住自家女儿的小撒娇。

    尹文皓一大早就去衙门了。

    自靖安帝死去,尹文皓辞去了将军的职位,转回家守着於瑞秋和他那双刚出生的孩儿。

    只是,过了不久,新上任的景帝又过来寻尹文皓了。

    於瑞秋也觉得人要做些事才行,要不然,整天闷在家里也不好。

    尹文皓只得再接过虎贲军的头衔,再次上任。不过,为了家人和孩子,尹文皓与景帝商量,每天必回家。

    景帝允了。

    ......

    小包子思索了一会儿,这才点点头。

    於安然拉着尹宇然的手一起进了於瑞秋的屋里。

    傍晚,於安然带着两个小豆丁到了门前迎接尹文皓。

    平凡而温馨的一天。

    (番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