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9章 麒麟意志

西神域,麒麟界。

  天空暗云滚滚翻腾,又不断的扭曲碎散。麒麟帝仰目看着苍穹异象,心间沉重莫名。

  他保持这个姿态,已是许久。

  他的身后,四大墨麒麟和众守护麒麟皆在。绝不正常的空间战栗与无形而至的莫名压抑,让他们无需召集,便第一时间归于此处。

  “帝上,云帝那边依旧没有消息吗?”

  麒麟帝身后,一个墨麒麟终是打破沉默,出声询道。

  麒麟帝摇头,声音沉重:“先前的空间震荡绝不正常,云帝也不该毫无反应。哎……”

  他长叹一声:“新帝临天,一切皆欣。本以为必将是长久的安平之世。难不成,新世未稳,又要再起祸乱……”

  “帝上不必过分忧心,或许只是某处空间,或远古秘境崩坏所引发的短暂次元暴.乱。且……以云帝之威,当世岂有不能平之灾祸。”

  “……希望是我过忧了。”麒麟帝有些失神道。他没有说出,先前的空间震荡与随之罩下的压抑,让他瞬间想到了当年的魔帝归世。

  另一个墨麒麟向前道:“帝上,第六波消息传至。已然确认,空间异动的核心便是太初神境的入口区域。但除此之外,多番探查,都并没有其他异状,亦没有发现异常气息。”

  “倒是帝云城那边始终没有消息或命令传来,颇有异常。”

  “……”麒麟帝垂首不语……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

  哧啦~~~~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之极的撕裂声忽然从远方传来,随之响起的,是守护麒麟的齐声大喝:“何方之辈,竟然擅闯……”

  刹!!

  这一次的撕裂之音近在耳际,可怕如万千刀刃直刺耳中,湮灭了世间一切声响。

  麒麟帝与四大墨麒麟何许存在,竟是齐齐眼前一黑,踉跄退步。

  麒麟帝玄气外释,瞬间身定如岳。他猛的抬头,快速收缩的瞳孔之中,映出了一个银灰色的身影。

  龙神界败落之后,麒麟帝域已为西神域最强大之地,层层守卫,重重结界,想强入一步都难如登天。

  但,这个银灰色的身影,竟是一瞬撕空而至。那以麒麟之力所铸,近百万载都未曾崩毁过的重重防护,在他手下宛若无物。

  纵是龙白在世,纵是无上云帝……也绝无可能做到!

  “你……是……何人!!”前音惊疑,后音陡厉。最前方的墨麒麟快速凝气回神,心中惊栗,但眼神威寒,身为墨麒麟,立于麒麟神域,岂可弱了气势。

  银灰色的软甲,泛动着奇异的微光。完全陌生的装束,完全陌生的面孔……对方如此可怕之威势,在场之人却是无一人见过。

  他居空俯视,面对这一众西神域的霸主,那缓慢转下的眼角,竟如在瞥视一众卑微的蝼蚁。

  “哼。”

  一声轻哼,却是满溢着傲然与轻蔑:“这片地域的气息最强者竟是麒麟,而非龙。也罢,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活命的外来者,那些久远的讯息,也早该被摒弃了。”

  让人极度不适的傲慢声音,低吟着他们无法听懂的言语。

  眼前之人并未外释气息,但修为越高,越是能感知一股无形无状,却可怕如无底深渊的威压。尤其他低吟的话语,更是让麒麟帝深深心骇。

  麒麟帝暗吸一口气,快速向后一个手势,让所有人不得妄言妄动,随之神态平静道:“老朽麒天理,暂引领麒麟一族。不知贵客来自何方,此番到访,有何见教?”

  对方强闯麒麟帝域,态度之倨傲犹胜云帝。麒麟帝却是摆出了一番近乎恭谨的姿态……远处那些修为、见识相对浅薄的帝域中人无不是惊然失声。

  “引领麒麟一族?”陌悲尘眼眸再次瞥下:“你非此世之帝王?”

  “贵客言重。”麒天理心念急转,暗忖措词:“我麒麟一族亘古安于己命,从不喜争,更从不会觊觎驭世之位。如今之世以云帝为尊,万灵皆知。贵客……难道不知?”

  当今之世,有谁不知云帝之名。

  众麒麟面面相觑,心中惊疑无以言表。

  “是么?”

  没有任何感情的冷淡回应,谁为神界帝王,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神主为尊的世界,凡民也好,帝王也好,都只是可信手碾杀的蝼蚁而已。

  他缓慢转身,双目依旧以俯视之姿扫过这些立于当世最高位面的麒麟:“你们听着,吾名陌悲尘,为侍奉渊皇与神官之深渊骑士,亦为深渊破界的先驱者。”

  “从今日开始,这个世界,便由深渊接管。作为此世之生灵,吾会恩赐你们两个选择。”

  他手臂伸出,掌心向下,那一刹那,仿佛整个麒麟界都被他拢于指间:“成为屈膝恭迎渊皇尊临的臣服者,或者……化作欢庆此地焕然新生的血色烟尘!”

  陌悲尘……渊皇……神官……深渊……一个个未知的字眼狠狠冲击着麒天理的心魂。而这世上,最可怕的,便是未知。

  他还未有回应,身后便传来一声怒喝:“呵!阁下好大的口气。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野人,但一张口要我麒麟界臣服?怕是丧家的野狗都没你这般吠……”

  “铭诫住口!”

  麒天理心下大惊,他方才心绪过于惊乱,阻止之时已是迟了数分。

  出声之人麒铭诫,能立身此处,他的身份自然非凡,正是麒麟帝之子,他年纪尚轻,却是麒麟帝众子孙后代中地位最尊崇的一个。

  一千两百岁便已初入神主境,这在成长缓慢的麒麟一脉堪称奇迹。但这般修为,尚不足够他如墨麒麟与守护麒麟那般清晰察知到来自陌悲尘的恐怖气息。

  麒麟帝的一声爆喝让他瞬间失声,而亦是在这时,他的身体猛的一僵,瞳孔一瞬放大十数倍。

  随着陌悲尘手掌的缓缓抬起,一股太过沉重、可怕的威压倾覆而下,倾覆于麒铭诫……还有整个麒麟界之上。

  “呵呵呵……”他低低的冷笑着,每一个字音,都如万岳轰魂:“很好。这种时候,就该有一个蠢货站出来,来告诉其他人愚蠢的下场。”

  空间在战栗,天地在瑟缩,苍穹的暗云在扭曲间仿若一条条将死的幼虫。麒天理,墨麒麟,一众主麒麟……他们脸部的鲜血仿佛被一瞬间全部抽干,惨白的像是风化已久的干尸。

  麒天理的一双麒麟瞳已是悚然欲裂,他无法找到任何可以形容这股威压的言语……他疯狂颤抖的意志却又清晰无比的知道,这绝对是超过现世界限,根本不该存在于现世,也根本不可能为现世所抗衡的力量。

  “不愿臣服深渊者……死!”

  “等等,且听老朽……”

  “死”字落下,陌悲尘笼罩着诡异微光的手掌已骤然抓向骇然失魂的麒铭诫,麒麟帝的叫喊被直接湮灭于无声。

  心中万千顾忌与惊惧,但护子的本能压过了理智,麒天理气场爆开,麒麟神力直涌双臂,阻向陌悲尘抓下的手掌。

  轰隆———

  嚓——

  麒麟神域像是被猝然挤压的气球,空间在极度剧烈的扭曲间几近碎断,碎魂的爆鸣之中,夹带着震耳如山崩的骨骼碎裂声。

  麒天理目眦尽裂,当这股超脱认知的力量轰于己身,他才知道那是一种何等的恐怖。

  强大无匹,无可不摧的麒麟臂,竟在一瞬间完全失去了知觉,双臂直接弯折成近乎直角,并爆开数十道飙飞的血柱。而传至身躯的剧痛,让他涌至喉间的言语都再无法喊出。

  弯折的麒麟臂,一瞬爆散的血流……那可是麒麟帝!而对方,仅仅是单手。

  这一幕之冲击,不啻天塌地陷。

  “帝上!”

  爆喝声中,四大墨麒麟同时出手,四股强大的麒麟神力在刹那之间释放到极限,齐轰陌悲尘。

  麒麟一族虽然强大,但深种的本性让他们向来都是守己避争。即使当年西域与北域之战,他们出手之时也是处处留下余地,最终择强从之。

  五大神主十级的麒麟同时全力出手,这般场景,还从未有之。

  极端恐怖的力量爆发之下,强大的守护麒麟和主麒麟都被远远震开,陌悲尘的手掌停滞在了半空,世界在这一刻忽然死寂,仿佛连空间与时间都为之休止。

  而这刹那定格的画面,是面孔惨白的麒麟帝与四大墨麒麟。所面对的,是单手覆下,面无点波的陌悲尘。

  这一幕,摧心碎魂。

  远处,麒铭诫瘫坐在地,双目呆滞,已是忘记该如何起身。这一刻,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会是那般姿态,终于明白自己言语所犯的是一个何其恐怖的存在。

  “……”陌悲尘眼眸微垂,似乎在诧异着自己的力量竟被阻滞。随之,他眼神微寒,唇角淡淡冷笑:“区区神主,竟妄图反抗神之领域的力量,可悲可笑。”

  当世神界,乃至整个神界的历史,谁敢、谁堪在神主面前饰以“区区”二字。

  冷笑声中,他微张的五指忽然流溢起奇异的银芒,然后轻描淡写的一压而下。

  那一刹那,仿佛压顶的苍穹忽然化作了九重天阙,麒天理与四大墨麒麟同时眼前一黑,五感中的世界失色崩塌。

  轰————

  五团血雾伴随着血箭当空爆发,麒麟帝与四大墨麒麟洒血横飞,他们先前所在的位置,现出一个撕扯扭曲,久久不散的漆黑漩涡。

  一击溃败当世最强五大麒麟,何等的惊世骇俗。但陌悲尘神色却是毫无波澜,仿佛只是行了微不足道之举。

  他手掌微收,随之再次抓下,一道银色掌影骤飞向远处已然被骇到魂飞魄散的麒铭诫。

  “铭诫!!”

  刚遭重创的麒麟帝一声低吼,在半空生生折身,再扑陌悲尘,以自己力量溃散大半的麒麟之躯撞向那道银色掌影。

  噗轰!

  “啊——”

  银芒穿过麒麟帝的右肩,惨吟声中,大半个右肩直接消失于麒麟帝的躯体,却只是稍稍削弱了银色掌影的力量。

  “保护少主!!”

  同时爆发的嘶吼声中,无比巨大的骇然与惊惧依旧没有覆没麒麟的守护意志,一众守护麒麟近乎本能的齐涌而上,护于麒铭诫前方。

  而大吼之后,却是瞬间交叠在一起的惨吼声。

  十一个决绝冲至的守护麒麟,本该是何其强大的守护壁垒,却是转瞬化作十一个破碎的血袋,在麒铭诫的眼前铺开一片浓邃的血雾。

  但他们的守护也并非全无作用,来自陌悲尘的银色掌影在穿过麒麟帝和十一个主麒麟后,神光终是有所衰弱,方向也发生了偏移,轰落在麒铭诫身前百丈之处。

  但,超越界限之力,哪怕只是余波,也绝非一个初期神主可以承受。爆裂的银光之下,麒铭诫一声惨叫,周身被溅射而至的力量摧穿数十个血洞,躯体如陀螺般横飞出去,落地之时,已是双腿碎断,前胸血肉模糊,但总算是保下命来。

  “……”陌悲尘眼缝微眯,身为深渊骑士,自己的出手竟未能处决一个小小的初期神主,这无疑让他心中愠怒。

  “死!”

  他手臂一挥,一团银灰色的烟尘在可怕的低啸声中飞向重伤的麒铭诫。烟尘所到之处,空间如被平整的切割一般无声湮灭。

  “铭……诫!”麒麟帝挣扎着起身,发出绝望无力的嘶吼。

  “少主!”墨麒麟和十一个守护麒麟均遭重创,其他的守护麒麟与主麒麟也都被方才的力量远远震开,哪怕想以死相阻都已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银灰色的死亡烟尘向麒铭诫吞噬而去。

  “父亲——”

  麒铭诫闭目待死,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声让他魂颤的凄喊。

  他猛的睁开眼睛……就在他的斜后方,蓦地窜出一个女子身影。这个麒麟女子神君境修为,却是生生突破让一众主麒麟都几乎胆碎的魂压,冲到了麒铭诫的身前,决绝的张开了双臂,去迎接五大最强麒麟都无法抗衡的力量。

  比死亡更胜万倍的恐惧瞬间充斥麒铭诫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喉中吼出几乎炸裂胸腔的咆哮:“真儿退开!!”

  麒麟女子一动不动,她的麒麟之力在陌悲尘面前,渺若暗夜微光。

  但,陌悲尘那自始至终都宛若死井的双目,却在这时猛然颤动。

  他的手掌也条件反射般的忽然抓出。

  顿时,那再有瞬息便将噬灭麒铭诫与麒麟女子的烟尘竟停滞在了那里,然后……就那么无声消散。

  “……”陌悲尘五指缓慢收拢,隐有颤抖。他目光未瞥向任何一人,却也没有再出手。

  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麒麟帝长舒一口气,失力的身躯险些瘫跪在地。

  麒铭诫连滚带爬的向前,再顾不得身上重伤,拼着所有的余力将麒麟女子带向了后方。

  “谢……尊者手下留情。”麒麟帝强自回神,向陌悲尘躬身而拜。他的肩膀血骨森森,却是全然顾及不得。

  “铭诫,还快向尊者赔罪!”麒麟帝转目厉声。

  麒铭诫本就是瘫跪之姿,方才的一切,让他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挣扎,连忙深垂头颅:“晚辈麒铭诫无知冒犯,当受惩戒。谢尊者恕命之恩。”

  麒麟帝也好,麒铭诫也好,陌悲尘都没有再看一看。他的心神似乎有些不宁,声音也带上了些许烦躁:“臣服于深渊,或者死!”

  同样的一句话,此刻落入耳朵,与方才已是天壤之别。

  滴……

  滴……

  滴……

  血珠从麒麟帝肩膀快速淋落,每一滴都是冰寒刺骨。他上身微躬,声音也尽敛帝王之势,唯恐再稍有触怒陌悲尘:“敢问尊者所言的深渊,可是……无之深渊?”

  “不错。”陌悲尘斜目道。

  “……”麒麟帝呼吸明显急促,数息才艰难平息。所有麒麟的神色无不是剧烈变动。

  “尊者言中的‘渊皇’、‘神官’,比之尊者……如何?”他用极尽恭敬的语气问道。

  “蠢货!”陌悲尘眼角沉下:“吾能侍奉于渊皇脚下,已是万世之幸,何来资格与渊皇相较!若非念你愚蠢无知,单凭此亵渎渊皇之言,当赐万死!”

  麒麟帝心中惊颤,脱口道:“莫非……渊皇乃是……真神之躯?”

  “呵!”陌悲尘低笑一声,随之眼珠上挑,神态间不自觉的现出早已深印骨髓的敬仰:“深渊诸神,皆为渊皇驭下!渊皇非凡神,而是神上之神!”

  麒麟帝的喉咙重重的咕嘟了一声,一众麒麟更是惊得连血流都为之凝固。

  如此可怕的怪物,居然……以侍奉于脚下为荣……

  他每次提及“渊皇”二字时,伴随而溢的,分明是一种甘愿为之万死的虔诚。

  那名为“渊皇”与“神官”之人,究竟该是……何其可怕的存在。

  可怕到拥有当世最高层面认知的他们都全然无法想象的程度。

  双眸斜垂,无尽的敬仰顿时转为阴沉的轻蔑:“懂了吗?”

  麒麟帝的身姿不自觉更低了数分,声音也已再难保持平静:“求……求尊者赐知,我麒麟一脉若愿举族臣服,渊皇脚下侍奉千秋,他日……渊皇尊临,可否……赐予安生?”

  “侍奉千秋?”陌悲尘如闻天大笑话,唇角的嘲讽刺若寒芒:“凭你们也配侍奉于渊皇脚下?你们只配成为深渊的奴仆!”

  “……”麒麟帝无法言语。

  “我若要杀你们,如屠鸡犬。以你们先前之冒犯,更是当诛全族。”陌悲尘字字森然:“知道你们为什么还活着吗?因为渊皇性情悲慈,最厌滥杀与欺凌。你们纵然再过卑贱,命运也当由渊皇来裁决!”

  “再有短短数载,渊皇便会尊临此地。吾欲献给渊皇的,是万灵恭迎,世皆臣服,而非一片血洗之地。”

  “你们,是准备成为有功于新世的引路之人,还是须被抹除的无知蠢货呢!”

  陌悲尘声音刚落,麒麟帝已是屈膝齐跪,低垂的头颅也几乎触及于地。

  超越认知的可怕,却未滥下杀手,甚至中途留情。这让他深深相信着陌悲尘的言语。

  以他之识人,陌悲尘所展现的性情,绝非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却在渊皇将临之际不敢滥杀……那个渊皇,应该当真如他所言,并非是个暴君,反而有些过分仁慈。

  “再有短短数载”……这几个字,更是无尽惊心。

  “谢尊者教诲。我麒麟一族,愿追随辅佐尊者重整神界大势,引诸世万灵臣服静候渊皇的尊临。”

  麒麟帝知道陌悲尘想要什么,要在渊皇到来之前,于最短时间内将整个神界纳入掌控,他无疑是极好的工具人。

  龙皇、云帝、深渊……

  短短数载,数易其主,麒麟帝心中何其悲凉。

  但,他别无选择。

  陌悲尘之强大,他已亲身领教。绝对压倒性的力量,世间不可能有任何人能与之稍加匹敌。

  而他,仅仅只是一个马前卒。

  当世云帝,他拿什么与之相抗衡。

  他已看到,云帝的时代刚刚揭起,便即将悲惨落幕。

  “你很幸运,也很识时务。”陌悲尘赏赐了一句赞许:“若能流最少的血,杀最少的人,便让这卑微之世尽皆臣服,渊皇尊临后,定会很是欣慰。你们一族作为有功之辈,自然能苟得安生。”

  “谢……谢尊者赐我一族为渊皇效命的机会。”麒麟帝千恩万谢,只是心脏的战栗至此也不曾舒缓过。

  若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他能做的,就是保下更多的人。

  麒麟一族外,他最先想到的是青龙一族。

  他一直视为半个女儿的青龙帝,性情冷淡刚硬,定不会如他这般一上来就如此“识时务”。他已经在想着如何找机会向陌悲尘提出请求,让他先去说服青龙帝。

  “很好。”陌悲尘冷道:“告诉我这个世界目前的格局与大势。以及,你先前说的‘云帝’又是个什么东西!”

  “是是是。”麒麟帝连忙应声,忍着剧痛道:“云帝本名云澈,为掌驭诸世万灵的最高帝王。也是神界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将东西南北四神域都尽控掌中的无上之帝……”

  …………

  相比于陌悲尘现身麒麟界前颇为平静的西神域,东神域的动静则是大的多。

  南昭冥、南昭光带着四个随从骑士直飞东方,一路所带起的恐怖气浪狠狠搅动着一片又一片的星域,引得多方惊动。

  而他们所去的方向赫然是……

  吟雪界!

  因为那个方向,存在着这片神域最强大的气息。

  南昭冥大口的呼吸着这里的气息:“曾偶听神官大人有言,若能成功到来这个世界,我们的寿元将延长数倍,甚至数十倍。此刻方知,神官大人之言当真半点不虚。”

  “这才是……本就该属于我们的世界!”南昭光低吼道,他目光横扫,恨恨道:“这群卑贱的生灵,却一生尽享着我们以前做梦都不敢奢求的世界,我们却只能在深渊的渊尘中挣扎……他们该死!”

  “别忘了骑士大人的告诫。杀可以,但不可滥杀。”南昭冥提醒道:“我们虽然修为未到,但身为先驱者,或许会被破例提转为真正的深渊骑士。何必为了区区贱民,玷染自己的双手和这份无上荣光。”

  “哼!”南昭光低低的应了一声。

  “顺者生,逆者亡,如此足够。”南昭冥唇浮冷笑:“至少在前面这一两年,送死的人是不会少的。毕竟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蠢货。”

  这时,南昭冥和南昭光忽然同时止声,目光盯向了前方。

  叮!

  空旷的星域骤闪蓝光,周围空间温度急促下将,转瞬已是冰寒刺骨。

  随着不知从何蔓延而至的冰雾,一个如仙如幻的女子身影无声浮现。

  白衣胜雪,冰发如梦,迷离的冰雾半遮着她的容颜,唯有一双冰眸依旧寒澈刺魂。

  “你们是何人!”她冷冷出声,字字如冰落寒渊。

  南昭冥和南昭光都是眉头微蹙,随之同时嗤声:“居然是个女人。”

  “自己送上来,那可是再好不过。”南昭冥目光扫视着她。眼前之人,正是他们感知之中,这片神域气息最强之人。

  吟雪神帝,沐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