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399章 失而复得

第1399章 失而复得

“太好了。”看着云澈激动难抑的样子,禾菱目中水雾氤氲,轻轻出声。
云澈转过身来,看着禾菱,他忽然道:“禾菱,我一定吓到你了吧?”
“……”禾菱微微低头,终于还是说道:“有一点点……”
“你放心,”云澈目光柔和而真诚:“黑暗玄力对我而言,只是属于我的一种力量,而无法扭曲我的性情。我知道在神界拥有黑暗玄力意味着什么。所以在有他人在的地方,我绝对不会使用这个力量,也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拥有这个力量。”
“嗯。”禾菱颔首,纯净无尘的眸光没有因云澈的黑暗玄力而对他有丝毫的排斥:“我已经跟随主人这么久,当然知道主人不会是传说中的那种魔人。”
云澈摇头而笑:“拥有黑暗玄力便是魔人……按照神界的这个标准,我的确是个魔人。呃……不过这算是我最大的秘密,将来若是回到龙神界,可千万不要告诉神曦。”
神曦身负光明玄力,最斥的无疑就是黑暗玄力,如果被她知晓,后果难料。
神曦会想要灭了他他都不奇怪。
“嗯。”禾菱答应,螓首抬起,看着云澈:“跟随主人的那一天,我就说过,无论主人将来去往何方,是善是恶,是生是死,我都会永世追随,绝不后悔。”
云澈微笑,同样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道:“禾菱,同样的保证,我再说一次,你的仇,禾霖的仇,你们木灵王族的仇,我一定会为你报……不,是我们一起来报。你所执着的仇,亦是我所执着的仇。”
“……”禾菱用力点头,眼眶微微湿润。
云澈看了一眼红儿……这一眼却是忍不住看了好久,才终于抽离意识,离开了天毒珠。
黑暗之中,少女悠悠醒转。
她睁开彩色的眼眸,周围,铺满了紫光莹莹的幽冥婆罗花,她被环绕在紫色的冥光之中,连亮银色的长发都被染上了一层紫莹。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快速转目,似是急切的想要寻找到什么。这时,她的耳边传来她想听到的声音:
“幽儿,你醒了。”云澈就坐在她的身侧,微笑着道。
少女彩色的眼眸看着他,如先前一样一眨不眨。
“我猜这些幽冥花可能有助于你的恢复,就采了一些过来。”云澈说道:“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
少女彩眸轻动,她站起身来,小巧的手指轻轻一点,顿时,铺在她周围的幽冥花瓣轻轻飞起,然后飞回幽冥花海,在云澈惊异的目光中,这些被采下的花瓣竟全部回到枝茎,重归一株株完好的幽冥婆罗花。
云澈一时目瞪口呆。
少女手指放下,归于平静,如一个精雕玉琢的瓷娃娃般安静乖巧的站在云澈身前。
无论是第一次到来,还是这一次,女孩的目光从来都不肯离开他。云澈无法读懂她目光的含义,但能感觉到她的亲近……尤其,她刚才醒来时,那明显有些慌乱的举动,是在找寻他的身影。
她是因为在这里太过孤寂,所以渴望他人的陪伴,还是……只是因为我?
她竟然……唤回了红儿?
那个黑光,那个剑印,还有本已失去,却又完好重现在他世界里的红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身份,她上次给自己的黑暗种子,还有她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原因……
幽儿的存在本就无比的神秘和诡异,她的身上,亦有着太多的迷雾谜团,但她不会言语,连最基本的表达都格外勉强,让他根本无法得到答案。
但有一点,云澈已是无比确信。
那就是……她和红儿一模一样的容颜,一定不是他当初以为的巧合!
“幽儿,谢谢你为我带回红儿。”云澈矮下身,面对眼前的女孩,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他想了想,还是问道:“你一定认识红儿……对吗?”
上一次,他便问过这个问题,而无论是她,还是红儿,都给了他否定的回答。
而这一次……
幽儿依旧摇头。
“……”云澈久久愕然。
上一次,红儿未经他召唤而出现,面对幽儿忽然嚎啕大哭,但又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哭,且不知幽儿是谁。这一次,黑色的剑印,红儿的归来,毫无疑问是因为幽儿……但幽儿却依旧不知红儿是谁?
难道这一切,只是出于某种她们自己也不理解的本能?
“好吧,没关系。”云澈微笑道:“你刚才睡了很久,现在也一定很虚弱,就在你最喜欢的幽冥花海中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的魂体,是千万不可受损的。”
当年,茉莉不止一次的和他说过,魂体受损,要修复比登天还难。
“我该回去了。”
说完这句话,他看到少女的手儿急急的伸出,碰触在他的衣角。
云澈声音更加软下,安慰道:“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下次来的时候,保证不会再隔这么久。嗯……那这样好了,以后,我每隔一个月就来看望你一次,好吗?”
“……”幽儿彩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然后终于轻轻的点头。
“可惜,你不能离开这里,否则,我倒真想把你带在身边,一直照看你。”云澈伸手,轻轻触碰着她的魂影。这句话,他是发自内心,不仅仅是因为幽儿救了他,救了红儿,更因为那种很微妙,很难形容的亲近感,以及……想要呵护她的感觉。
告别幽儿,云澈在黑暗世界中一路向上,脱离黑暗世界,脱离绝云深渊,在一抹久违的光明中回到了绝云崖边。
玄兽的嘶吼,暴乱的气息,空气中甚至隐约传来淡薄的血腥气息。
如今的沧云大陆,或许比绝云深渊的黑暗世界还要可怕。
云澈没有马上离开,他的神识释放,罩向四周,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他终于飞身而起,身上闪耀起逐渐浓郁的纯白玄光。
“主人,你要‘净化’这里吗?”禾菱问道,声音里带着些许的不安。因为她知道,释放光明玄力这种极为特殊的力量,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有神界的人在附近的概率极低,但以云澈目前的状态,暴露的后果太过严重,任何可能的风险都不该去稍有触碰。
“这里,毕竟曾承载过我的一生,”云澈平静的道:“虽然我对这里没有了牵挂,但无法坐视不理。”
“你放心,我会缩小力量范围,一片一片的净化。虽然根源不除,安宁不会持续太久,但……这算是我为沧云大陆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声音落下,光明玄光已当空洒下,笼罩向这片已化作灾难之地的大陆。
如他所言,他尽可能的缩小了净化范围,从而不会释放出过于强烈的神道气息和光明玄力,他在沧云大陆的上空不断瞬身,足足数十次长距离的空间转移,数十次的光明释放,终于将光明玄光洒在了整片沧云大陆上。
包括临近的海域。
做完这一些,云澈的心中轻松了许多。这也算是多少偿还了自己当年在这里犯下的累累血债。
虽然……沧云大陆的时间轮因轮回境而发生了变动,那些“血债”也被抹去,变得“未曾发生”。但只是在沧云大陆被抹去,却永远不可能从云澈的心里抹去。
玄兽咆哮的声音明显弱了许多,空气中浮动的凶戾也在明显的褪去,今天之后的沧云大陆会如何,云澈无法预料。不过,下次回到这里看望幽儿时,他说不定还会净化一次。
做完这一切,云澈面向西方,准备离开。
而这时,他眼前忽然红光一闪,现出了红儿玲珑小巧的身影。
她一出来,就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小小的腰儿也用力的伸展:“唔啊……饿!好饿!主人,人家快要饿死了,还不赶紧给人家拿吃的来!”
“咕咕……”
她刚说完,肚皮就无比配合的响了起来。
“红儿……”看着她活蹦乱跳的样子,听着她空灵悦耳,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云澈心中泛动波澜,向前一步,将她轻轻抱在胸前:“你回来就好,我还以为……”
他动情的话语还未说完,红儿已“嗖”的从他怀中挣脱,两只小手摸着肚子,一阵不满的娇喊:“呜……人家都快要饿死了,你还只想着抱人家……快点拿吃的来!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啊!”
“呃……好好好。”云澈连忙点头,手一抓,拿出几小块紫脉神晶,但还没等他递给红儿,眼前便红光一闪,紫脉神晶已出现在红儿手中,被她如糖豆般塞到口中,咬得“嘎嘣”直响。
云澈手再一抓,拿出一把释放着寒冰气息的长剑……这次,云澈连剑影都没来得及看清楚,便被红儿以快到吓人的速度夺过,尖尖的小虎牙咬在了剑刃上,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本是冰寒无暇的剑身已多了一大排牙齿状的缺口。
云澈早已见怪不怪,换做任何其他人,估计都会当场被吓掉下巴。
红儿抱着冰剑在那一顿狂吃,满脸的幸福和满足,丝毫没提她这段时间“沉寂”的事,云澈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她,一直等她将整把剑吃完,满足的拍了拍毫无起伏的小肚子,才微笑道:“红儿,你这段时间都在睡觉吗?”
“当然啊。”红儿打了个饱嗝,精神奕奕的道:“红儿最喜欢的就是睡觉了。”
“呃……”云澈瞪了瞪眼:“你该不会忘记……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了吧?”
“咦?”红儿眨了眨朱红的眼眸:“主人在说什么?好难懂。”
“就是……星神界,我被人杀死,你也跟着……呃,你都忘记了?”云澈试探着道。禾菱“苏醒”后,在激动与后怕中抱着他大哭一场,而红儿……他喵的跟没事儿人一样!
“哦,当然没有忘记啊,人家又不是主人这样的傻瓜。”红儿小脑袋一歪,笑吟吟的道:“但是主人现在好好的,红儿也好好的,还吃得好饱,所以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主人为什么要提这件事呢?”
“~!@#¥%……”云澈这才回想起来,红儿的脑回路和思维方式从来就不属于正常的人类,他歪了歪嘴,无力的道:“那你那天哭着喊着说,只要主人我能平安无事,以后你就会乖乖的,什么都听我的话,再也不任性和乱发脾气……嗯,这个你肯定也没有忘记吧?”
“唉?”红儿咬了咬手指,然后眉儿一弯:“因为刚才太饿,所以完全忘记啦,嘻嘻。”
“我…就…知…道。”云澈一阵无力的咬牙。
“对了,有个秘密要告诉主人,”红儿保持着眉儿弯翘,粉嫩的脸颊如初绽的娇荷:“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之后,红儿好像更喜欢主人啦。”
她身体忽然前飘,用她刚吃过剑,却娇软异常的嘴唇在云澈的脸颊用力的点了一下,然后在嬉笑中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云澈手背的剑印中。
“……”云澈不自禁的碰触了一下自己的侧脸,然后摇头而笑:“这小丫头,跟谁学的……”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