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567章 一脚踹飞

第1567章 一脚踹飞

“五级神王?开什么玩笑?”
“南凰神国脑子里进屎了吗!”
“怎么回事?南凰不是还有南凰戬吗?”
“南凰这是破罐子破摔?呃不……这是把自己的脸扔到地上给人踩吗?”
“以南凰戬的实力,未必就不能战胜祈寒山。就算是自暴自弃,也太难看了点吧。”
……
惊愕、不解、哄笑、耻笑……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与声潮淹没,南凰几乎没有一个人敢抬头,他们一生,都未曾觉得如此丢人过。
“呵,南凰这是在故意恶心我们吧?”东墟神君斜了南凰神君一眼,讽刺一笑:“本来是天降的福泽,却被搞成如此难看的局面,啧啧。”
在这之前,中墟之战出现过的下限是八级神王,当时不仅是战场,在战后,都引发了长久的讥讽。
而今,南凰竟然在南凰戬未曾出战的情况下,派出个五级神王!
这除了踩自己的脸皮恶心别人,恶心中墟之战,还能有其他的解释?
“嗯?”东墟神君话刚出口,忽然眉头一动:“云澈?”
“怎么是他!”他的耳边,同时传来东九奎明显讶异的声音。
“他,就是在东界域一朝称霸的那个云澈!”东九奎道:“绝对不会错,他怎么会在那南凰神国那边?”
“这小子,跑去南凰那边也就罢了,居然像条狗一样被人推出来当笑话。”东雪辞大笑起来:“有趣有趣!这下子,怕是要马上名震东墟了,哈哈哈哈。”
“哼!以他那副嘴脸,用来丢人倒是个绝佳的选择。”东雪雁也嫌恶道。
“怎么回事?”东雪辞和东雪雁的话让东墟神君与东九奎同时侧目:“你不是说没等到他吗?”
“他的确未至宗门,却是直接来到了中墟界,刚好被我遇到。他忤我东墟之意,非但没有赔罪和任何愧意,反而出言不逊,显然是根本没有将我东墟宗放在眼中。”
此刻说起,东雪辞已经没有了不爽,反而深感快意:“于是在他投奔而来时,我便让雪雁收回赐他的东墟令,让他逐出。哼,若非是在中墟界,就凭他的言行,我早已亲自出手打断他的四肢。”
“云澈被大哥和我逐走后,应该是自知不可能继续在东墟界混下去,于是便恬不知耻的去投奔南凰,结果却是在这种时候,像个小丑一样被南凰推出来,呵。”东雪雁低笑一声,想到一个月前,她竟还亲自去东界域邀请云澈,颇有一种羞耻之感。
东九奎眉头大皱。
“竟然如此?”东墟神君神色并无波动,问道:“九奎,你不是说,他的玄力,只是神王境一级吗?”
“我当时所见,的确如此。”东九奎道:“不过很显然,他的身上应该有隐匿修为的玄器,断无可能短短一个月如此进境。他现在所呈现的修为,也定不是真的……毕竟,他击败陨阳剑主和暝鹏老祖的事,并非虚假。”
“九爷可曾亲眼所见?”东雪辞问道。
东九奎摇头:“不曾。但以我所识,他定有过人之处。”
“也就是说,九爷先前对他的评价,始终都只是猜测而已。”东雪辞缓缓道:“若是猜错了,我东墟宗,岂不是被他当猴耍?”
“罢了,便当这个人,从未在东墟存在过。”东墟神君道。云澈就算真的用某种玄器隐藏了修为,封顶也是十级神王,东墟战阵不缺他一个,逐也就逐了。
原本他急于搜寻大量强大外援,是担心南凰的崛起。
现在还担心个锤子。
“南凰!”北寒神君站起,冷言道:“你们确定让此人出战?”
“当然。”回应的,是南凰蝉衣。
方才他们还在怀疑是不是这个自称的云澈的人自作主张强行进入战场,但,南凰蝉衣的回应,却是毫无犹豫。
北寒神君眉头一沉:“这里是中墟之战,不是卖丑的地方!”
一句话无比刺耳的话,说的南凰众人面红耳赤。
南凰戬还站在那里,居然让一个五级神王入战场……这不是卖丑是什么?
“卖丑?”南凰蝉衣淡淡道:“北寒神君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他入中墟之战,可有违背规则?”
“呵,很好。”北寒神君笑了起来:“堂堂南凰神国,竟摆如此丑态,同在幽墟,连本王都深感羞耻。既如此,那本王,就来好好目睹你南凰压阵之人的风采!”
他手臂一挥:“西墟祈寒山,南凰云澈,开战!”
“祈宗主,速战速决。中墟战场不是废物配留的地方!”西墟神君道,不是传音,而是当众出言。
祈寒山的面孔依然在抽搐,在中墟之战这等属于巅峰神王的战场居然遇到一个五级神王的对手,这说出去都是一件掉价的事。
北寒神君喊出“开战”二字后,他一动不动,连气息没有运转。当先出手?他丢不起那人。
耳边传来西墟神君“速战速决”之令,他才总算抬起手掌,斜了斜嘴角,向云澈道:“听到没有,这里不是你这种废物该留的地方……滚下去吧!”
声音落下,他身体骤闪,卷动着一股暴风直冲云澈,五指成抓,直覆天灵,显然是要将云澈以最耻辱的姿态直接扔出战场。
云澈一动不动,似乎压根就没准备反抗。半个大境界,无法用任何手段弥补的巨大差距,反抗也是毫无意义,直接落败还能少受点嘲讽与冷眼。
所有人都无比确信,下一瞬间云澈就会被横扫出战场,南凰神国的这次中墟之战也将就此耻辱收场。
原本,若是南凰戬出战,南凰神国还有挽回少许颜面的可能。哪怕败了,至少也能在最后展露一番南凰一脉的耀眼光彩。而他们却选择推出一个五级神王……或许,真的就是在极度的羞怒下,以此来恶心整个中墟之战。
唯有千叶影儿,她漠然坐在那里,双目闭合,螓首微垂,压根没往战场看一眼。
因为根本不用看。
回想当年东神域的玄阵大会,云澈以神劫境的修为入封神之战,引得多少唏嘘,之后,又不知震翻了多少的心魂。
云澈,他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颠覆常理与认知!
祈寒山瞬间逼近,卷动着黑芒的手掌距离云澈的头颅只有堪堪两尺之距。就在这时,静止许久的云澈忽然一脚踢出,直中祈寒山小腹。
砰————
那一声轰鸣,沉闷的像是炸响在每个人的五脏六腑之内。祈寒山周身的玄气瞬间溃散,身躯弯成一个夸张的直角,狠狠的倒飞出去,一瞬穿过战场,砸落在了西墟宗区域。
轰隆隆——
祈寒山落地,身体又在地上犁出了一道数里长的深沟,才终于停住。
中墟战场瞬间死寂,所有人像是忽然被死死扼住了喉咙,双目圆凸,嘴巴大张,久久发不出一丝声音。
那个在他们预想中本该被重创并丢出战场的云澈,他依旧站在战场的中心,脚下没有丝毫的位移,身上看不到一丝的灰尘。
“……”珠帘之后,南凰蝉衣的美眸陡现分外绮丽的异芒。
在一双双如见鬼神的惊恐目光中,云澈却是一脸冷然,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一毫的激动之态,幽冷的像是随手拍死了一只飞过的蚊子。
战场南方,传来南凰蝉衣的悠然轻语:“西墟界王说的没错,废物的确没有留在这个战场的资格。”
“……”西墟神君定在那里,毫无反应。
“这……这……”南凰默风、南凰戬……他们全部怔在那里,目光,乃至大脑都有些恍惚。
南凰神君无意识的站起,死死的盯着云澈……就连他,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死寂,依旧是死寂。中墟之战,从未出现过如此之久的无声。因为中墟之战,从未出现过如此荒谬绝伦的一幕。
“这……怎……怎么回事?”本等着看云澈凄惨下场的东雪辞像是被人迎头打了一闷棍,彻底懵在了那里,许久回不过神来。
“呃……啊啊!”
一声无比痛苦的嘶哑打破了让人窒息的安静,沙尘之中,祈寒山猛的站起,他狠狠盯向云澈,嘴巴张开,似乎想要吼叫什么,但话未出口,一道血箭已是狂喷而出……随之,血箭又化作血泉,从他的口中、七窍疯了一般的喷涌,整个人也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这次,再未站起。
“祈……祈宗主?”
祈王宗的弟子发出战兢之音,西墟神君翻身而下,落在了祈寒山身旁,玄气一扫,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骇人。他抬头看向云澈,目光三分震怒,却是七分骇然:“你……”
祈寒山竟是五脏俱裂,全身经脉断了近半!若不救治,甚至会有性命之危。
祈寒山的修为,他无比清楚。而刚刚,他明明只是受了云澈一击……竟重创到如此地步!?
面对西墟神君的怒视,云澈视若无睹,毫无反应。
“西墟界王有话要说?”南凰蝉衣再次开口:“既然知道他是个废物,却还派他出战,西墟界王莫非是在告诉世人,你西墟界也就只剩下废物了?”
明明那么轻柔的声音,却字字带着无比刺耳刺心的嘲讽。
西墟神君之前那句“速战速决。中墟战场不是废物配留的地方”,被她轻描淡写,却又凶狠无比的狠狠甩回到了他的脸上。
西墟神君目光陡然阴寒。身为西墟界界王,平日里承受的从来都是敬畏的目光,谁敢对他如此言语……若是南凰神君也还罢了,南凰蝉衣,还只是个小辈女子!
南凰蝉衣目光转过,再不看西墟神君一眼,而是看向北寒神君:“北寒界王,我南凰这‘丑’卖的如何?若是还让你满意的话,你是不是该宣读胜败了!”
无数的视线始终集中在云澈的身上,但这些视线却和先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所有人都认作笑话的五级神王,他竟一击击败祈寒山……或许是祈寒山轻敌大意,但他的瞬败是活生生呈现在眼前的事实,而且还当场重伤昏迷。
而云澈之外,南凰蝉衣……这个传闻和认知中性子清冷柔婉,玄道天赋在南凰中偏于中庸,唯有容颜绝美超凡的南凰太女,她今日不但出乎所有人预料拒北寒初之心,更在此刻一言直刺西墟神君,面对北寒神君,竟也是字字含讽!
不仅他人,连南凰上下都久久愕然。他们看着云澈,看着南凰蝉衣,无不有一种深深的虚幻感。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