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576章 地狱无门

第1576章 地狱无门

北寒初顶着“北域天君榜”的光环出场,但云澈自始至终没正眼看过他。
东神域打破历史的第一玄道奇才洛长生被他按在封神台上虐的求死不能,那阴影估计够折磨他一辈子。
北域天君榜?那是个什么东西?
但此刻,云澈不得不承认,北寒初是个人物。
因为他居然敢拿剑罡指着千叶影儿!
“云澈,”陆不白喘着粗气,他眼中的杀意比之刚才消散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骇色和惧意:“我九曜天宫,不想与你为敌,更不想场面如此难看。将她交给我,我们双方,都可平安无事,何必为了一个罪族之女……鱼死网破。”
他怕了,真的怕了。
云澈能抵住他的力量,已是让他震惊莫名。但,他的力量,居然还能暴增……而且是数倍的暴增,一击险些废了他一个四级神君的手臂!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这句惊吟,今日已不知多少次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云澈没有说话,手掌按在了白裳少女的肩膀上。
下方,漆黑的面罩之下,千叶影儿的瞳光微微的变了。
她的唇间,发出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低吟:既如此……那就彻底一点吧。
她的手指,在腰间轻轻一掠。
叮!
众人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抹轻鸣……很轻,但却缠绕耳际,直渗灵魂。
一道掺杂着漆黑的细长金痕,在那抹轻鸣声中,骤然印在了沉闷冷寂的战场之上。
金痕的中心,是北寒初的头颅。
北寒初手中剑罡指向千叶影儿,气息亦将她牢牢锁定,双目满是阴沉,他感觉到了陆不白投来的赞许目光,心中亦升腾着数分激动。
他很确信,云澈和这个女子的关系定非同寻常。若能就此逼他就范,换回那个能释出紫色“魔罡”的少女,那么,这个大功或许能完全折去失藏天剑之罪。
还能在云澈面前扳回一城!
虽然这般手段很是卑劣。但,是云澈卑劣强抢在先,谁也不能说他什么。
但……不知为什么,他耳边的声音忽然消失了,只余那一线不知来自何处的嗡鸣。
他的视线,也忽然变得模糊,和玄气的联系,也变得淡薄,然后竟……一下子完全消失了。
眼前的世界开始上升……不,是他的视线在自行的下降、昏暗、翻转……忽然,他看到了一个人,他有着和他一样的身材,一样的穿着,就连残缺的右手,都一模一样。
左手,还擎着一道黑色剑罡。
只是,这个人只有半个脑袋。
他的头颅,印着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金痕,似乎是那道金痕,将他的脑袋平整无比的切成了两半。
那一刹那,无尽的恐惧和绝望涌入了他最后的意识,他想要嘶声吼叫,却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随之,最后的意识,也带着毕生最极致的惊恐绝望坠入了永恒的黑暗。
陆不白呆了,北寒神君呆了……所有人都呆在那里,脑子里像是涌入了亿万只蜂蝗,一片嗡鸣。
“初……初儿……”
北寒神君一声呢喃,眼前泛黑……但,他颤抖的手还未来得及伸向北寒初依旧站立的残躯,一道金芒骤掠身前。
千叶影儿现在很惜命。
她本以为无望的玄脉在恢复,她得到了魔帝之血,身边还有云澈这个可以互相利用的怪物。只要好好活着,就一定会有亲手报仇的那一天。
所以,她一次次警告云澈在实力足够之前,绝不可为非必要之事犯险。
但,若是她的杀心被点燃,便会残暴的彻彻底底!
一剑断首北寒初,第二剑便已骤刺北寒神君,直取其命,没有半点犹疑,不留丝毫余地。
身为北寒神君,死亡是再见惯不过的东西,断不至于失神。但北寒初……那不仅是他最骄傲的儿子,更是他和整个北寒城的未来!
他成为九曜天宫的第一弟子,又入了北域天君榜,成为幽墟五界最大的奇迹和骄傲,这一切都是多么的崇高耀眼,却在这时,忽然葬身眼前。
这对他的冲击之巨,不啻天覆地葬。
魂飞天外,加之千叶影儿骤然爆发,快如流光幻影的一剑,北寒神君回魂之时,已根本来不及涌动玄力,只勉强将躯体稍稍一侧。
哧啦!!
第二道金芒切裂空间,从北寒神君的左肋直印左臂,将其左肋之骨,乃至大半只左臂直接切断,猩血飙天。
砰!
北寒初的半颗脑袋掉落在地,不重的落地声,却像是砸落在所有人心脏之上,压过了世间的一切声响。
砰!
北寒神君的手臂落地,和北寒初的脑袋,几乎在同一个瞬间。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千叶影儿的玄力气息亦只有神王境五级,又是个女子,北寒初、陆不白、北寒神君……又怎会对她有丝毫的防备。
“啊……啊啊啊!”北寒神君的惨叫声这才响起,北寒初的身躯亦在这时向后倒去。失子失臂,响彻在战场的,是一个不该来自一方神君的凄厉惨叫。
但,那道致命的金芒,又在下一个刹那直刺而至。
“啊……呃啊啊!!”北寒神君的咆哮近乎绝望,他任由左臂血泉飙洒,右臂挥横,一把青黑巨剑现于手中,凝聚着他混乱狂暴的神君之力轰砸而下。
“神君!!”上空的陆不白瞳孔骤缩,失声惊吼。
云澈的玄道修为,的确是五级神王,毫无虚假。
千叶影儿则是以逆渊石所隐,玄力爆发之时,便会完整暴露。
逆渊石是来自劫天魔帝之物,只要不主动暴露,连远古神魔都难以窥破,何况在场之人。
一个五级神王在极短的距离之内爆发神君之力,这种措手不及足以致命!
北寒神君虽单臂持剑,但巨剑之威依旧骇人绝伦,千叶影儿手中细长的金剑相对之下颇为脆弱渺小。
但,就在两剑即将碰触的刹那,金色细剑由剑化索,如一条灵蛇般将北寒神君的剑威和力量瞬间刺穿,点在了他的心口……一声爆鸣,透体而过。
轰!
北寒剑威之下,千叶影儿借力后移,轻盈飞离,手中软剑在一道金色流光中脱手,缠绕回她纤柔的腰间,看上去,只是一根寻常的金色裙带。
而北寒神君的胸口,已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
“宗……宗主!?”
“父王!!”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过,太突然,从北寒初被断首到北寒神君断臂穿心,都发生在短暂到极点的一瞬。北寒城的惊恐吼叫,在这时才仓皇响起。
东墟、西墟、南凰,无不是骇然瞠目。中墟战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混乱的惊吼。
北寒城的人狂涌而上,冲到北寒神君面前,北寒神君手中巨剑顿地,他定定的站在那里,双目瞠直,状若失魂。
“父王,你……没事吧?”北寒神君长子颤声道。
北寒神君虽手臂被断,心口被穿,但对一个神君而言,手臂可以重塑,穿心也绝不至于致命……毕竟,强大的神君岂是那么容易陨落。
但……
当!
巨剑在这时脱手垂落,重砸在地。
“初……儿……”他一声轻喃,微若残风,然后如一根木头桩子般,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宗……宗主!!”
北寒城众人齐齐大骇,北寒大长老一步踏前,将北寒神君扶住,这一瞬间,他像是被重锤轰身,全身剧颤。
因为,北寒神君的五脏六腑,已完全化作一团血浆,就像是被千万只魔爪,千万把利剑无情、残暴的撕裂粉碎,连微小的碎屑都无法找到。
北寒大长老呆在那里,北寒神君的气息,也在所有人的灵觉之中快速消散,直至完全消失。
“死……死了?”东墟、西墟、南凰……都发出了同样的呢喃,短短两个字,却带着比任何时候都要剧烈的颤抖。
千叶影儿如今的修为依旧是神王境君三级,有魔帝源血的优势,面对神君境四级的北寒神君,她可以不败,却也几乎不可能胜。
但,她毕竟是曾经的梵帝神女,有着神帝层面的玄道认知,以及残忍决绝到神帝都不寒而栗的手段。
还有,她身为梵帝神女时,便一直缠绕腰间的,有着“神谕”之名的梵金软剑。
能以三级神君之力,一瞬诛杀一个一级神君加一个四级神君。整个神界,或许也只有千叶影儿能够做到。
“啊……啊啊……”陆不白手掌伸出,五指曲张,惊颤、恐惧的像是被魔鬼扼住了喉咙与灵魂。
北寒初死了……九曜天宫历史上第一个进入北域天君榜的弟子,九曜天宫的骄傲乃至未来……死了!!
他的父亲,实力与他最近的北寒神君,也死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北寒初惨死,在云澈看来是必然的结果。就凭他以剑罡指向千叶影儿,一万条命都不够他死。而北寒神君竟也被她一瞬轰杀,这倒是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云澈抓起白裳少女,飞坠而下,将她远远丢给千叶影儿:“护好她。”
千叶影儿一手抓过,冷冷道:“既已如此,那就全部杀尽……那之后,你最好给我一个足够完美的解释!”
云澈冷哼一声,直扑陆不白。
替云澈解决了两个神君,千叶影儿不再出手,很不温柔的一把带起白裳少女,折回南凰结界之中。
两人分工明确。
她折回之时,南凰战阵顿时一片惊恐怪叫,所有人都恐惧后退,南凰戬在踉跄间险些栽坐在地。
就连南凰默风都猛的后退了数步。
回想中墟之战期间,她就一直安静的坐于南凰战阵中,南凰众人无不是冷汗直冒,此刻更是全身紧绷,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
【对了,在微信公众号上贴了第二版沐玄音的人设,有兴趣的可以去围观下,微信公众号:火星引力】
【然后,下一次会贴的,是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人物,某个北神域的超级大BOSS,南凰蝉衣的顶头上司(手动滑稽)。】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