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578章 神秘蝉衣

第1578章 神秘蝉衣

幽墟五界,神君为天。
东墟界、西墟界、北墟界、南墟界,共有神君十几人。
中墟之战,则是仅次于神君层面的巅峰神王之战。
而这一日,在云澈的一剑之下,这些幽墟五界的至高存在如脆弱的草芥般成片葬灭。
四大界王,殒命三人。
就连来监督中墟之战的北寒初和陆不白也丧命此处。
中墟之战,成为了可怕绝伦的灾厄之战。而这一切的一切……
黑影一晃,云澈身体沉下,落在了南凰战阵前。身上气息暗沉,毫无血气戾气,却是惊得南凰众人全身紧绷,仓皇后退。
死了……
所有人……全死了……
一剑……仅仅一剑?!
这样一个人,竟然在代表他们南凰……参加中墟之战!?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笑,更荒谬的事吗?
南凰默风向前,全身绷如拉紧的弹簧,他向云澈拱手俯身:“感谢云……尊者手下留情。”
南凰戬双腿足足抽荡了三个来回,才终于踏前一步,强装镇定道:“今日能瞻云尊者风采,南凰戬……纵死无憾。”
“唉。”南凰神君长长一叹,看着已化深渊的中墟战场,心中无尽惊惧,无尽唏嘘,无尽悲凉。
三大界王,千万玄者,就这么死了。
还包括一个入北域天君榜的北寒初,以及在九曜天宫都地位不低的陆不白。
纵是他,要完全接受今日之事,亦需要不短的时间。
北神域是个极为残酷的世界,最不该存在的东西,就连手软和怜悯。但,面不改色葬灭千万……这已不是残忍和冷血所能形容,而是真正的恶魔。
他可以预见,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南凰的幸存者,包括他南凰神君在内,每次想起今日画面都会不寒而栗。
他没有和云澈说话,转身摆手:“我们走吧。”
他知道,他们都巴不得马上离云澈与千叶影儿越远越好。
“恭送父王。”南凰蝉衣盈盈一礼。
没有人多言多问什么,带着深到极致的心悸和懵然离开,唯有南凰蝉衣留在原处,独面云澈与千叶影儿。
南凰神君似乎也并不担心她的安危。
“放心,今日之事,我南凰不会有任何人传出半字。”南凰蝉衣道:“九曜天宫那边也不会知道你们的名字。不过……”
“你们也着实够狠。”
看不到她的容颜,也看不到她的眼神。只是她的声音并无太大的动荡。
而若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她的长兄南凰戬,别说如此淡然平静,怕是最基本的言语都无法做到清晰利索。
“哼,还不是因为你!”千叶影儿冷冷道。
他们现在杀的了北寒初和陆不白,但断然惹不起九曜天宫。一个上位星界的庞大宗门有多强大,他们清清楚楚。
若要真正不留后患,南凰这边也该完全抹杀……但,无论云澈,还是千叶影儿,都选择没有对南凰下手,尤其云澈,还刻意避开。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因为南凰蝉衣这个人……
云澈和千叶影儿来参加中墟之战,要的是中墟界的一片界域以及资源。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南凰蝉衣的确是主因。无论是她和北寒初的“纠葛”,还是她各种推波助澜。
“我?”南凰蝉衣眸光轻转,落在那个目光呆然许久的白裳少女身上:“难道不是因为她吗?”
在这个白裳少女出现之前,云澈只是踩了北寒初的脸,夺了他的藏天剑,用来反试探南凰蝉衣。而少女的出现,则导致矛盾彻底激化,北寒初更是被千叶影儿一剑剁了……前后的差别,可大了去了。
“我要中墟界。”云澈忽然冷冷开口。
“好。”南凰蝉衣点头,毫不犹豫:“从现在开始,中墟界就是你的。五百年之内,你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在我离开中墟界前,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云澈继续道。
“……可以。”南凰蝉衣依然颔首:“明天开始,除你们之外,不会有任何人踏足中墟界,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把中墟界炸了都随意。”
该死的全死了,虽然九曜天宫不会知道北寒初和陆不白是怎么死的,但一定知道他们是死在中墟界。用不了多久,必须派人来中墟界。
另外,东墟界、西墟界、北墟界的界王、战阵,乃至所有观战者都尸骨无存,可想而知,接下来中墟界会是多么的不平静。
以南凰之能,挡下其他三界尚能做到,但定不可能挡下九曜天宫。
但南凰蝉衣依旧答应了下来。
她说过,云澈要的,她一定给的起。
而她想要的答案,也已经得到了。
千叶影儿唇瓣轻动,向云澈传了一句话。
“好,六个月后,我会来中墟界见你们。”南凰蝉衣道。
“……!!”云澈和千叶影儿同时目光微变。
因为,千叶影儿刚刚传给云澈那句话,便是“让她六个月后来中墟界”。
“放心,我们是朋友。”南凰蝉衣似乎在微笑:“只有东神域、西神域、南神域那群蠢货,才会选择和怪物成为敌人……还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云澈和千叶影儿默然。
南凰蝉衣转身,飘然而起,缓缓远去:“云澈,云千影,欢迎来到北神域。你们今日的风姿,让我更加相信,这个被天道遗弃的世界,终于迎来了翻身逆世的曙光……哪怕是黑暗的曙光。”
千叶影儿的金眸缓缓眯起,金眉之下折射的不是震惊和庆幸,而是无比危险的寒光……须臾,她的唇角很轻微的勾起一抹极美的弧线。
预想成真,南凰蝉衣的种种异动,果然是因为她早就知晓“云澈”这个名字。
北神域与三方神域互相排斥,消息也互相闭塞。虽然云澈在东神域绽放了无比耀眼的光环……但那毕竟是属于年轻玄者的玄神大会,夺得封神第一时的云澈,也才是神灵境中期。
以北神域得到三方神域消息的难度,岂会特意关注这个层面的人物。
就如千叶影儿,以她梵帝神女的身份,知晓北神域有北域天君榜的存在,但从不知每一代位列榜首的天才是谁,也懒于知道。毕竟,年轻的天才这种东西,实在太多,也交替的太过频繁。
哪怕忽成魔人,被举界追杀的云澈,也才是一级神王。
至于劫渊归来、云澈救世……以及期间发生的一切,消息都被死死封住,三方神域除了那些顶级存在,都没有多少人知道,何况从始至终未有半点参与的北神域。
而严格说来的话,以上的一切,北神域也不是完全没有知晓的可能……但,绝对不该是幽墟五界这个层面。
能将触角伸到这般程度的,应该是……
南凰蝉衣知晓了云澈的身份,也很可能知晓了千叶影儿的身份。
而他们,却对南凰蝉衣一无所知……除了“南凰太女”。
“能大致猜出她的修为吗?”云澈忽然问。
千叶影儿摇头:“至少,我们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就凭她能如此轻易的劫走她的传音。
“……”云澈脸色沉下。在北神域的中位星界,居然会遇到这等人物,着实是大不幸……因为,这是一个太大,又过于突然,还完全在掌控之外的变数。
“她说,我们是朋友,你觉得呢?”千叶影儿问。
云澈眼眸抬起,冷冷道:“北神域……只有工具,没有朋友!”
“好。”千叶影儿很满意云澈的这个回答:“那就把南凰蝉衣变成工具,或者……”她眼中闪过一抹异芒:“奴仆。”
云澈转身,看向后方,马上。这处中墟界就可以成为专属他和千叶影儿之地。但出了今日的巨大变数,这里,已不是该留之地。
看着云澈的眼神,千叶影儿顿有所觉,道:“这么说来,你方才向南凰蝉衣提出要中墟界,以及不被打扰,都是幌子?你本意,是要瞒过她离开这里?”
“从她要我独战十神王时,我便知道她在试探我。”云澈道:“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任何变数都要避免。这里有南凰蝉衣,便不该留了。”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千叶影儿道:“正因为有南凰蝉衣这个人,中墟界,反而会成为一个最安稳的地方。”
云澈眉头一动。
“另外,”千叶影儿继续道:“你在中墟战场时,我一直在观察她,我发现她诸多方面都毫无破绽,却有一个非常愚蠢的特质。”
云澈:“?”
“那就是仁慈。”千叶影儿道:“尤其,刚才你那一剑落下时,她明显有出手的意图,直到最后一刻才勉强忍下……若不是不想暴露什么,在其他场面,她必定会将你的力量拦下。”
“还有,她对父亲的敬重,也是发自肺腑。”说完这句话,她的眸中晃过一抹冰冷的嘲讽。
短短思虑,云澈看向那个被救下的白裳女孩。之前面对陆不白时,她勇敢而倔强,此刻,她的小脸上却满是怯惧,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更不敢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云澈问。
“……”少女张了张唇,好一会儿才小声怯怯的回答:“云……裳。”
云澈向她伸出手:“跟我走,我有一些话要问你。”
她亲眼看着云澈将所在的世界一瞬化作死亡的深渊,她不敢拒绝,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乖乖的,无比的小心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入云澈的手中。
“不先和我解释一下吗?”千叶影儿冷冷道。
云澈没有回答,拉着少女的手,默然走向无比安静的中墟界深处。
中墟边界,南凰蝉衣停住身影,幽然回身。
她玉手伸出,纤指之上缓缓映现出一枚黑色的指环,随着她瞳眸中光芒闪动,一朵奇异的黑莲在指环上无声绽放:
“主人,他来了……”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