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02章 轻而易举

第1602章 轻而易举

云澈道:“回殿下,”此女姓云名千影,为我族上个月所收容的凡女……千影,还不赶紧见过殿下。”
他本还想让千叶影儿假借白错儿之名,但她不肯易装,且隐患太多……还是算了。
“哼。”千叶影儿玉颜别过,一声不屑之极的冷哼。
云澈连忙道:“此女收容时间尚短,未经足够调教,毫无教养,不懂礼数,还经常抗命不尊,望殿下勿怪。”
千叶影儿:(╰_╯#)
千荒神教重地,当着千荒太子和一众霸主之名如此倨傲,那简直和找死无异。但,千荒太子却是马上抬手,急不跌的道:“无妨,无妨!快……上座,上座啊。”
他说的是“上座”,而不是“入座”,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千荒太子的脸蒙着一层极不正常的潮红,两眼在不断的放着光,说话时,声音在哆嗦,手也在哆嗦。他的这幅样子,若是平常见了,断无人敢相信他竟是一上位界王大宗的少主。
云澈和千叶影儿入席,而且果真是上席,刚刚入座,千荒太子忽然脸色一沉,喝道:“魏泰亭,滚出去!”
一声低吼,全场皆静。末席之中,一个中年人颤巍巍的站起,惶恐道:“这……不知在下何处惹怒殿下。”
这个人,正是方才抢着第一个出言斥责“白氏一族”的人。
“哼!”千荒太子面色更冷,威凌尽释:“白氏一族对我千荒神教向来一片赤诚。今日纵然迟至,亦绝非有意,更轮不到你掣雷谷来张口污斥!”
“立刻滚出!”
魏泰亭脸色煞白,刚才的附和者更是全部噤若寒蝉。魏泰亭一下子跪倒在地,全身瑟瑟发抖:“殿……殿下,在下只是一时为殿下所愤,才……”
“滚!”千荒太子眼眸眯起:“难不成,你是要我亲自把你扔出去?”
魏泰亭全身一栗,脸上再无人色,慌忙后退:“殿下息怒……滚,我这就滚……”
魏泰亭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要在噩梦中度过。
千荒太子转身,刚要开口,目光碰触到千叶影儿,眼前又是猛的一恍,无比艰难的移开目光后才总算出声:“这世上总有些不长眼睛的东西,希望没坏了二位的心情。今日请尽情把酒言欢,哈哈哈哈。”
寿宴继续,但气氛明显变得不对劲。
能入这场寿宴者,每个人的身份都必定非凡——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非凡,他们这等位面的人物,哪个不是见惯了荣华美人,对玄道的追求,也早已远远超越了这类世俗之欲。
但,千叶影儿的到来,却是在这场寿宴之中投下了一道太过于耀眼的光华……耀眼到近乎摧灭了他们曾经所以为的所有明光。
宴中有着很多格外明艳的女子,都是由各大霸主带至,以期被千荒太子看中。而能被带入这里,无不是名动一方的美人……但,她们本是引人注目,甚至名动千里的光华,却从千叶影儿踏入的那一刻黯淡到不遗一丝一毫。
原本一直在绽耀光彩的她们,此刻全部深深垂首,再不敢抬头,不敢说话,更不敢看去千叶影儿的方向一眼,心中满是前所未有的羡妒和自惭形秽。
这本是千荒太子的百甲子寿宴,但主角却完全的变了,无论一双双飘忽的眼睛,还有每个人的注意力,完全都集中了千叶影儿身上。而这些,千荒太子却似是毫无所觉,因为他自己是最魂不守舍的那个。
他活了六千年,身份又是无比尊崇,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他后宫之中的姬妾,早已超过了万数,自认为自己的庞大后宫已是拢尽了当世所有种类的绝色。
但今天,他竟忽然觉得,自己后宫的女人,竟是那么的非凡……不,简直是不堪入目。
而想到,这个女子是东域白氏送给他的“贺礼”,他的心脏便阵阵狂跳,非但无法平息,反而在越跳越快,全身血液也跟沸腾了一样,让他的面孔,还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一片惊人的赤红。
这时,他忽然猛的站起,直接向云澈道:“白兄弟,听闻最近东域颇有动荡。关于东域,我刚好有一事需与你白氏一族相商,便入内单独相谈如何?”
大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神葵道人暗暗吐了口气,但也没说什么……甚至,他都完全不觉得意外。
一个女人竟可完美到如此地步……怕是那传说中可以一眸劫魂、一笑祸世的魔后池妩仸,最多也不过如此。
众人大都低着头,脸色不断变幻。他们都知道千荒太子这是何用意,而且这理由找的,也实在太蹩脚了点。
但,这个名为云千影的女子,她的确有这样的资格。
云澈暗中冷哼。他本还以为这千荒太子好歹能坚持到寿宴结束……起码有点身为界王太子的矜持与颜面。
结果,从他和千叶影儿进入到现在,才过去了短短不到百息而已。
云澈起身,欣然道:“殿下之命,当然无不遵从。千影,你也跟着来吧。”
千荒太子在前,直接弃下他自己的百甲子大宴,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云澈和千叶影儿单独入了内殿。内殿之门关上的刹那,大殿顿时喧嚣一片,议论四起。
内殿之门紧闭,结界自成,隔绝了一切的声音和气息——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被任何人所扰。千荒太子转过身来,他想要摆出威凌之态,但嘴唇和手指却明显在不受控制的哆嗦。
“白兄弟,”他看着云澈,但抽搐的眼角像是被无形之物扯动一般不断的瞥向千叶影儿:“不知……你说的贺礼……是?”
连他自己,都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哆嗦,更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么不堪,怕是把自己这一生所有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但不重要……都不重要!他甚至有一种无比可怕,又无比兴奋的感觉,若能拥有这个女人,哪怕一夜之后猝死横尸,他都不会犹豫。
可惜,他并不知道,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连南神域第一神帝狂贴数百年都碰不到一指的女人。
云澈的灵觉默然扫视四周,不愧是属于千荒太子的内殿,气息隔绝堪称完美。他微笑了起来,然后让开身体,走到一边,道:“贺礼是什么,殿下走近些看看就知道了。”
千荒太子喉咙剧烈蠕动了一下,眼前更是剧烈一恍,他已来不及回话,猛的抬步,脚步落下时,视线之中,忽然飞过一只燃火的赤蝶。
然后是两只……三只……百只……千只……
炎蝶起舞,美若幻镜。它们纷纷飞来,飞到眼神,再飞到瞳孔,直到将他的整个世界都化为一片纯粹的火焰。
噗通。
千荒太子直挺挺的向前倒去,双目半睁,面色痴懵,满脸迷醉之态,却一动不动。
红蝶魂域!
以一个神君的强大神魂,红蝶魂域想要强行焚魂,很难直接做到。但以他方才那不堪之极的灵魂状态,云澈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便将他的灵魂锁入炎蝶世界中。
“呵,”千叶影儿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千荒太子一眼,因为这对她而言,简直都是污了自己的眼睛:“这种货色,居然是界王太子,真是笑话。”
能千荒太子,当然不可能是简单人物,但她完全不会将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
而且,相比之下……她宁肯成为云澈的玩物,都不愿被这种货色碰一下衣角。
云澈手指一伸,玄罡射出,直入千荒太子魂海……随之脸色轻微变动。
“嗯?”千叶影儿似有所感,稍稍侧眉。
“怪不得千荒神主不在。”云澈声音有些低沉:“他半个时辰前离开这里,去亲自远迎一个人。”
“谁?”千叶影儿脸上也多了一分凝重,能让千荒教主如此远迎的人,毫无疑问绝非寻常。
“焚月王界的人。”云澈道:“一个我们现在可能对付不了的人。”
“走!”千叶影儿无比果断的道。
“不,”云澈却是目光阴下:“既然来了,岂能空手而归!而且,我既然答应天罡云族,答应云裳,那就一定要翻了这里!”
他目中炎光一闪,顿时,红蝶魂狱彻底爆发,将千荒太子的灵魂完全焚灭,变成了一个唯剩生命和躯壳的活死人。
伸手一抓,云澈已将千荒太子的外衣穿在身上,发长、面孔也在转眼间变得一模一样。
千叶影儿盯着云澈,忽然道:“难怪三方神域倾巢而出,却连你影子都没摸到过,逆渊石、匿影,加上这不依赖玄气,却近乎完美的易声易容,你不去做贼真是可惜了!”
将千荒太子的躯体丢入太古玄舟,云澈根本不用刻意,意念随便一动,身上所散发的黑暗气息已和千荒太子一模一样,再随着玄气上涌,他的面色也化为一片潮红。
“走!”云澈大步向前,不等千叶影儿反应,手臂已在她腰上用力一搂,然后直接推开内殿大门。
“哈哈哈哈,”“千荒太子”红光满脸,勾着千叶影儿的腰大步走出,口中还带着毫无仪态的肆意大笑:“众位,方才忽然想到一件大事,需暂回寝殿一趟,众位尽情玩乐,不必拘谨客套。大长老,此地便劳你待客,我去去便回。”
说完,不等其他人有任何回应,他已迫不及待的带着千叶影儿飞起,转眼便远远飞离,什么百甲子寿宴,直接抛之身后。
“砰”!
神葵道人一掌将席案拍得粉碎:“真是不像话!”
“这也怪不得少主,”他身边的老者道:“这般女子……呼。”
他想了半天,都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的言语,唯有长长舒了口气。
畅通无阻的来到太子寝殿,进入一个层层封印的密室,云澈将千荒太子的身体从太古玄舟中拎起,抓着他的手中按向地方,并挤出一滴血珠。
铮——
一声轻响,玄光闪动,一个无形结界打开,现出了一个不知通往何处的暗道。
“希望这次的收获,不会让我太失望。”云澈的嘴角缓缓裂开,因为这条只有教主一脉的鲜血才能打开的暗道,通往千荒神教的核心宝物库!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