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13章 异化天狼

第1613章 异化天狼

“逐流!!”
太垠尊者的嘶叫声被吞没于经久不散的灾难风暴之中。
宙天守护者,它不仅仅是宙天神界的基石,更是宙天神界的灵魂和耀世的象征。
当年折损两大守护者,已是让宙天遭遇重创,至今都未能寻到适合的继承者。但那次是遭遇了邪婴,世间最大的异端,那样的损失并非不可承受。
但今日,这个没有了魔帝,没有了邪婴的世界,一个宙天守护者,就这么葬身在了他的眼前。
葬身在了那把他明明熟悉……却此刻又无比陌生的苍蓝巨剑下。
天狼圣剑,属于星神界天狼星神的本命神剑。它的强大毋庸置疑,但在他的认知,在当世任何人的认知中,它都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葬灭一个宙天守护者!
视线穿过依旧在肆虐的毁灭风暴,太垠尊者看到了一抹玲珑纤柔的女孩身影。那身彩色的裙裳,是她生母在离世前亲手所织,是留给她的唯一礼物,所以,在她可以将它穿在身上时,她便不愿再长大,哪怕继承了天狼神力,也宁肯舍弃有着强大守护神力的天狼战甲。
于是,那身彩衣从很多年前开始,便已无形间成为了她身份的象征。
天狼星神……彩脂。
太垠尊者的瞳孔放大到了极限的边缘……他一眼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但,身为宙天守护者,他算是世上最了解星神的一类人,这个新生的天狼星神,虽然号称和天狼神力有着极高的契合度,但她继承神力,一共也才十年出头而已。
而天狼神力,是公认十二星神中最强,但觉醒最难、最慢的星神之力。
当年,刚刚继承神力的彩脂,经常会跑去宙天界,宙虚子对她也很是喜爱。那时的彩脂毫无疑问是十二星神中最弱的星神。哪怕她与天狼神力的契合度再高,短短数年……甚至数十年,也不该有太大的变化。
但,此刻面对她,他的心脏在惊栗,他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发抖……哪怕比她身影还要庞大的巨剑之侧,是属于另一个宙天守护者的葬命飞尘。
虽然,逐流尊者是被太初龙帝击溃力量并创伤在先,但他毕竟是宙天守护者,是世上最难葬灭的人之一,却被一剑轰灭……而能将守护者之躯在力溃之下一击毁尽,除非,力量层面达到……十级神主的层面!
哪怕在整个宙天神界,也唯有宙天神帝和太宇尊者两人居于这等层面。
哪怕当年鼎盛的星神界,也唯有星神帝星绝空一人。
她……明明本该只是“幼狼”的天狼星神……难道……
不……不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事!
有着至高实力和阅历,一生经历风浪无数的太垠尊者,在此刻惊骇到了忘记马上遁离。
而在他终于回魂的刹那,那道葬灭逐流尊者的剑威已重重压覆在他的身上,让他再无法喘息。他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道扑咬而至的苍狼之影。
瞬间,他的五感中除了狼影,再无其他。仿佛下一瞬间,他的这个世界,都会被撕碎摧灭。
而让他心魂再次惊悸的是,这道天狼神影,它的狼瞳之中闪耀的却不是纯粹的苍蓝之影,而是混杂着幽寂的黑光!
魔……变!?
这两个字骤闪过他的意识,躯体已先于意识飞起,宙天神力如被从梦中惊醒的野兽,无比猛烈的释放。
他当年未参与邪婴之战,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如此毫无保留的释放全力。
宙天神力之下,太垠尊者的身前瞬间叠起数十道防御玄阵……没错,他的所有力量都用来防御。逐流尊者被一剑葬身的画面犹在眼前,而哪怕她依旧是当年的天狼星神,旁边,还有一个他绝对不可能匹敌的太初龙帝,他不可能战,唯有逃!
毁灭风暴再次轰裂,太垠尊者的防御玄阵转眼溃散大半,他的脸色陡然苍白,险些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而这一剑之下,他最后的侥幸也就此溃散。
因为这股他正在亲身承受的天狼剑威,竟真的已达到了他刚才所想,却又无法相信的那个层面!
分明已堪比……不,很可能,已超越了上一个天狼星神,那个为世所瞩目的天狼溪苏!
怎…么…会…有…这…种…事!!
太垠尊者惊而不乱,手势瞬变,身形借力后移,并快速抓起寰虚鼎。
但空间神力刚刚运转,周围的空间便陡然被无比霸道的封锁,无上龙威紧接着天狼神力覆下。
瞳孔收缩间,太垠尊者不得不强行收力,在大吼之中被迫硬撼龙帝之力。
轰隆!
天地翻覆,太垠尊者被一瞬轰退数里,虽然依旧昂然而立,七窍中却是血沫飞溅。但,他不可能有丝毫的疗伤与喘息之机,因为两股远胜他的力量已同时将他死死罩缚,周围群龙起舞,封锁了他所有可能的退路。
“异族的人类,带着你的贪婪,永远埋葬此地吧!”
龙帝审判一般的低吟响彻于苍穹。这里是太初龙族的领地,龙帝现身,又加一个强大到超越认知的魔化天狼。哪怕对一个强大的宙天守护者而言,亦是绝地。
————
砰!
宙天神界,宙虚子全身一晃,伸手扶住前额,脸色一阵惨白。
他身前的太宇尊者迅速上前,沉声道:“主上,发生了何事?”
宙虚子气息混乱,许久,才直起身体,发出虚软的声音:“逐流……死了。”
太初神境独立存在,灵魂联系亦与外界完全隔绝。但,宙天神界这等存在毕竟不能以常理论,
“什么!?”太宇尊者大惊失色:“谁?是谁?难道……失手了?”
宙天神帝摇头,以神界与太初神境之隔,能感应到死亡已是极限,不可能回传其他的灵魂讯息。
他的脸上持续不见血色,守护者死亡,对宙天神界而言,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灾难。他喃喃道:“以他们的空间神力,加上寰虚鼎,就算失手,也该全身而退……”
“或有可能,太初龙帝刚好守护在神果之侧?”太宇尊者道。
宙天神帝闭目,然后忽然道:“寰虚鼎由太垠主控,就算真的遭遇太初龙帝,他也定不会有事。但他们的另一个任务是暗中保护清尘,这让我难以心安。”
“太宇,你立刻亲身前往太初神境,取消试炼,将清尘带回!”
“是!”太宇领命,迅速折身而去。
————
太垠尊者第一次真正知晓何为噩梦与绝望。
太初神境的最强之龙,魔化的天狼星神,他面对其一,都将无比吃力,两者的合力之下,这个强大的宙天守护者堪堪支撑了十数息,便已是全面溃败,狂暴的天狼神力和霸道的龙帝之力疯狂的轰落在他的身上。
砰!
他被龙帝之爪重击后背,身体狠狠砸入地面之下。
轰!
他被一股巨力从大地中仰起,一道绝情狼影直接贯体而过,在他身上崩开数十道裂痕,血肉飞溅。
轰!!!
喉中的血箭才堪堪喷出,他已再次被龙爪轰落,五脏剧裂。
他就像是一片被卷入暴风的枯叶,被肆意的摧残绞灭,没有了哪怕丁点的反抗之力。
砰……他一直死死持于手中的寰虚鼎脱手飞出,远远砸落。
彩脂目光冷寂的像是葬灭过亿万生灵的黑暗深渊,面对全身已残破到惨不忍睹的太垠尊者,瞳眸之中依旧没有丝毫的怜悯,小小的手儿一推,天狼圣剑带着灭世魔威飞出,直轰坠落中的太垠尊者。
以太垠尊者如今的状态,很可能会被一剑断体。
太垠尊者已明显涣散的瞳眸闪过暗淡的光华,千疮百孔的躯体在威压之下依旧堪堪扭转。
嚓!!
天狼圣剑擦体而过,没有贯穿太垠尊者的躯体,却带起了他早已鲜血淋淋的右臂。
整只右臂脱体而碎,化作漫空飞散的血沫。
砰!
太垠尊者砸落在地,他全身浴血,气若游丝,但并没有昏迷,两只眼睛死死瞪大,却唯有灰暗与绝望。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痉挛……任何人看到他此时的样子,都断不会相信他竟是宙天神界的守护者,一个立于玄道之巅的九级神主。
许久,他都再无法站起,最后的气息,也在以相当之快的速度逐渐离散。
风暴渐歇,天狼圣剑飞回彩脂的手中,她螓首微抬,看了一眼太初龙帝……就是她这一眼,太初龙帝收回了它的骇世龙威,交由她来处决这个入侵者,亦是她怨恨的人。
彩脂缓步向前,站在了太垠尊者前方,漠然看着这个虽还睁着眼睛,但或许已经没有了意识的守护者,天狼圣剑缓缓抬起。
而就在这时,远方那尊从太垠手里脱手飞落的寰虚鼎闪烁了一抹微弱的神芒。
一瞬,太垠尊者消失在了原地,在同一个瞬间,出现在了太初神果的下方。
看似奄奄一息,意识几无的太垠尊者忽然飞身而起,浴血的左臂在周围众龙的措手不及间抓向了太初神果。那股特殊的宙天神力将太初神果无比轻易而又完好的取下。
彩脂猛然转身,暴怒的天狼神力再次爆发,重覆其身……但,寰虚鼎亦在这时重新出现了太垠尊者的手中。
陡然的变故,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之下,太初龙帝已根本来不及封锁空间,龙威堪堪覆下,寰虚鼎与太垠尊者已同时消失,再无气息,唯余一个随之崩散,但溢动着高等空间法则的玄阵。
太垠……守护者,终究是守护者。
愤怒的龙吟响彻在已没有了神果气息的大地上,一道道真龙灵觉极力释放,却无法寻到任何的痕迹与气息。
天狼圣剑消失在彩脂的手中,没有慌乱,没有愤怒,她转过身,看向遥远的南方。
“我的主人,”她的魂海之中,响起一个有着无上威严的声音:“你如此怨恨于他,又为何要故意让他取走神果?”
没有任何的回应,她已飞身而起,直赴南方。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