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27章 魔女妖蝶

第1627章 魔女妖蝶

“看来,二位今日是为寻衅而来。”天牧一低缓的话语听不出任何怒意:“天某很是好奇,究竟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我皇天界造次。”
“寻衅?”面对皇天界众人陡然释放的威压,千叶影儿的姿态语调却是毫无变化:“我们二人不过是为了观会而至,到来后连话都未说上一句,却被你这蠢儿子一通莫名其妙的喝骂,还当众扣上一堆臭不可闻的帽子,现在却反污我们寻衅?”
“如此说来,只许我们被你们皇天界的人无故欺凌,却不许我们有片语反抗?不愧是北神域第一星界,真是好大的气派,好大的威风哦!”
天孤鹄手臂抬起,衣袂轻舞,神色淡然:“无故欺凌?我与你们二人素不相识,今日之言,皆源自我亲眼所见。你们所行,非我所能容,故而当众言出,而父王胸怀广博,已是容了你们,何来无故欺凌!”
“而你们之言,却是字字含血带辱,辱我一人也就罢了,”他脸色陡变,声音骤沉,一身青衣高高鼓起,铺开一片惊人的气场:“竟敢如此言辱我宗太长老!单此一点,纵然父王与大长老能恕你们,我天孤鹄,也断不会让你们安然走下皇天阙!”
“哦?”千叶影儿看他一眼,言语似乎带笑:“就凭你?”
千叶影儿的言语,让众人瞠目惊然之余,险些笑出声来。
在北神域,谁人不知天孤鹄能是在神君境都能越级碾压两个小境界,持平三个小境界的奇迹之子。
同为七级神君,她竟对天孤鹄说出“就凭你”三个字……
这已经不是“无知”二字可以形容。
“孤鹄公子,”天罗界王起身,淡淡说道:“今日是属于你们天君的盛会,这两个货色还不配坏了今日之兴,更不配你亲自出手。”
“琼武、元典,将这两人……轰出去!”
随着天罗界王一声令下,他身边的两个老者缓缓站起,一个神君境十级,一个神君境九级,两股沉重绝伦的气息将云澈与千叶影儿牢牢锁定。
所有人都清楚,就凭他们今日之语,这两人可绝不会是被“轰出去”那么简单。
这里是皇天阙,又是天君盛会的会场,是最不适合起恶战的地方。而轰出皇天阙后,这两个天罗界的顶级神君定会下死手。
而就算这两人逃得今日一劫,以后在北神域的日子也不可能好过。
“呵,真是不知死活。”另一个上位界王冷笑道。
“孤鹄公子说的半点不错,这两人确是神君之耻。”
“天罗界王,记得顺便查清他们的来历。”又一个上位界王道:“本王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居然出了这样两个货色。”
众人看向云澈和千叶影儿的目光,都已毫无了先前的怜悯,而尽是嘲讽鄙夷。身为七级神君,何等高贵,何等不易。北神域有着无数他们可以任意横行之地,他们却在这皇天阙撒野。
完全就是自掘坟墓,蠢不可及。
天牧河缓缓坐下,他和天牧一不再多言,但同时给了天罗界王一个眼神。天罗界王心领神会,缓缓点头。
而就在这时,苍穹之上暗云崩散,三股骇人威严同时罩下,只是一瞬,便将皇天阙陡变的气氛,以及压向云澈两人的气场全部冲散。
天牧一和天牧河刚刚坐下去的身躯猛的站起,祸天星与蝰蛇圣君也随之站起,目视苍穹。
三个方向,三个完全不同的气息同时来至,一个老者的声音当先响起:“阎魔界阎三更,特来拜会。”
苍老的声音之下,现出的却是一个中年人的身影。他一身过于宽大的灰袍,面色僵灰,双目无神,宛若活死尸。
阎三更,阎魔界三十六阎鬼之首,地位堪比十阎魔的恐怖存在。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北神域之中,阎三更之名所响之处,万灵无不惊惧战栗。
今日的天君盛会,阎魔界所来的监督者竟是这位无比可怕的阎鬼之首。他的到来,气息未至,单单是他的名字,便让整个皇天阙蒙上了一层骇人的煞气。
天牧一顿时大声道:“牧一恭迎阎鬼王。”
“哈哈哈哈,千载未见,皇天界王别来无恙。”
另一方向,一个分外肆意的大笑声响起,随之一个看似很是年轻的男子缓缓而落,身上的“焚月”印记彰显着他无比尊贵的出身。而面对一众上位星界的强者乃至界王,他却是双目上斜,不掩傲然。
“哈哈哈哈,”天牧一同样大笑一声:“不过短短千年未见,帝子殿下竟已踏足神主之境,让天某惊叹万分。”
“我的这点成就,又哪及你家威震北域的孤鹄公子呢?”焚月帝子一脸笑眯眯,目光准确无比的扫了天孤鹄一眼。
此人,正是焚月神帝的亲子,焚月王界的帝子之一——焚孑然。
“殿下说笑了,”天牧一笑呵呵的道:“殿下未来可是耀世之月,犬子若能有幸触碰到些微神光,都是三生有幸,有哪有半点与殿下相较的资格。”
天牧一声音刚落,第三个身影也缓缓落于众人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黄衣女子,衣袂飘仙,长发如墨,面带异常绮丽的蝶翼面罩,如千叶影儿一般不见双瞳和容颜。
整个人身上毫无气息,但她落下的那一刻,却是将阎三更和焚月帝子的气场瞬间湮灭。
“魔……女!?”
感受着这个强大到近乎梦幻,又在无形中猛烈悸动心魂的气息,众强者的脸色全都变了,一些上位界王的口中,发出似惊惧,似难以置信的低吟。
天牧一转身,收起所有的神情,郑重拜道:“皇天天牧一,恭迎妖蝶殿下。能得殿下亲临,这场天君盛会,已是荣光漫天。”
“妖蝶”二字一出,几乎所有心脏都是剧烈一震。
因为,这是劫魂界第四魔女之名!
这个女子,果然是魔后麾下的九魔女之一!
北域天君榜上的年轻神君,无疑会是北神域未来的掌控者。因而王界也始终都很重视每一届的天君盛会,所到来的监督者身份也都极其之高。就如今次,阎魔界来的是阎鬼之首,焚月界来的是一个帝子,且是在焚月神界地位最接近太子的帝子。
而劫魂界这次居然派来一个魔女,着实超出所有人之预料。
对于天牧一的问候,妖蝶毫无反应。
世上极少有人能见到任何一个魔女的真颜,她们被称作魔后的九个“影子”,既是“影子”,自然极少现于人前。
她的漠然反应,没有人觉得太奇怪。她所戴的蝶翼面罩遮蔽了她的容颜和视线,也自然没人能察觉,她的目光,从一开始就落在云澈的身上,始终没有移开。
众皆起身,高呼恭迎王界的三大监督者。
焚月帝子焚孑然不紧不慢的入座,悠然开口:“近些年,年轻一辈没什么像样的人才问世,倒是天孤鹄的声名在这几百年间一日盛过一日,所以本少此番主动向父王请求前来。孤鹄公子,你可千万不要让本少失望……嗯?”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云澈和千叶影儿身上:“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殿下不必在意。”天牧一道:“不过是两个不知死活的狂妄之徒,方才竟在我皇天阙寻衅放肆。”
他转身厉声道:“还不赶紧将他们轰出去,别污了三位贵客的雅兴。”
“是!”
“等等。”
应声刚起,忽然响起一个女子声音。短短两个字,如轻风般柔和,却仿佛有着无法言语,又无法抗拒的魔力,让所有人的心魂为之莫名收紧,全身亦不由自主的一栗。
那两个正要逼向云澈与千叶影儿的天罗界长老顿时如被钉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而出言阻止者,赫然是劫魂界的第四魔女——妖蝶。
天牧一一怔,又马上道:“殿下,不知有何指教?”
妖蝶却并未理会他,而是直面云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澈看着她,面对这个立于北神域最顶点层面的女子,他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退避,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凌云。”
“凌云?”魔女妖蝶微微点头:“你们二人,可是为了观会而来?”
云澈却是嘴角扯动,露出一个让人看着很不舒服的笑意:“你说呢?”
这个回答,毫无疑问让众人心中猛然一惊。天牧一脸色稍变,沉声道:“竟然对魔女殿下如此说话,这何止是胆大包天……看来这两人,果然是疯癫无疑了。”
“还不赶紧将他们轰出去!”
“不必。”妖蝶又是淡淡两个字,那所有压向云澈与千叶影儿的气场也在一瞬间全部消弭,她看了千叶影儿一眼,随之目光又转回云澈:“同席观会,如何?”
此言一出,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阎魔阎三更,焚月焚孑然,第一反应都是自己出现了听觉偏差……甚至可能是幻听。
“可以。”唯独云澈,连愣一下都没有,给了一个很平淡,还并不是那么客气的回应。
“来吧。”妖蝶转身,幽影一拂,已是落于监督者的尊贵之席。手势所至,赫然是对云澈与千叶影儿的邀请。
天牧一何等身份、修为、阅历,竟是足足愣了数息,他惊疑道:“殿下,你这是……”
天牧一话刚出口,未见妖蝶有什么动作,连目光都没有扫过来,他后面的声音却忽然自断,再无法说出。
“我欲邀请何人,难道还需经你皇天界王许可吗?”妖蝶发出很轻淡的言语。
天牧一垂首,额头上不知为何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不……不敢,是天某唐突。”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