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29章 不自量力

第1629章 不自量力

云澈之言让天孤鹄的双目微眯,周围的哧鼻和低笑声瞬间大了数倍,一双双眼睛快速从云澈身上移开,都不屑再看他一眼。
天孤鹄的笑意多了几分自嘲,声音也淡了几分:“看来,即使是小丑,我也还是高看了你。”
到了此刻,天孤鹄自己,以及周围众人,都深深感觉到,这种用“丢人现眼”都不足以形容的货色,虽是个七级神君,却也压根没有让天孤鹄出手的资格。
天孤鹄的主动站出,简直都拉低了自己的身份和格调。
“不过……很好。”天孤鹄缓缓点头,连嘲讽之言都懒得多说一句:“那就三招吧,我彻彻底底的成全你。”
他伸出三根手指,只是神态和言语,比之方才轻蔑了何止数倍:“你只要在我手下三招不败,便算你胜,你还有话要说吗!”
是的,同为七级神君,他要三招败“凌云”!
这句话,这番气魄,这般实力,唯有天孤鹄。
亦是对这个“凌云”最为傲然的回应,最为彻底的践踏。
云澈斜他一眼,目光如扫蚍蜉:“天孤鹄,你好像搞错了什么。我是说,你能在我手下三招不败,算你胜。”
此言一出,皇天阙霎时静寂,随之爆发一片无比猛烈的狂笑。就连那些位高齐天的上位界王都一个个龇牙咧嘴,眉角抽搐。
“顺便,我再予你一个恩赐。”在肆意爆发的嘲笑之中,云澈音调依旧散漫低沉:“三招之后,只要你还能站起来,便算你胜。”
“呵……”天孤鹄嘴角扯动,露出了或许是他这一生最无奈,又最鄙夷的淡笑。
“居然在这么一个疯子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简直岂有此理!”祸天星冷冷道。
“很有趣不是么?”蝰蛇圣君依旧一脸笑眯眯。
“哈哈哈哈哈!”焚月帝子焚孑然直笑的腰身后弯,几乎要栽到地上去。
如果说,之前众人眼中的云澈是一个滑稽的小丑,那么现在,他们看向云澈的目光,完全是在看一个彻底疯癫的小丑。
天孤鹄要三招败同级,绝不会引人耻笑。但一个同级的玄者要三招败天孤鹄……这怕是整个北神域玄道最可笑的笑话。
“孤鹄,赶紧结束。”天牧一道,显然可笑之余,心中已是无比的不耐烦。面对这样一个又蠢又疯的七级神君,天孤鹄就算是一招胜了,也不会有多么荣光,反而有些脏手。
“是,父王。”天孤鹄表情完全收敛,恢复一片淡漠。而他的表情变化,也在无形间带动着众人的情绪,让皇天阙顷刻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也都牢牢集中在他的身上。
“既是关乎荣誉和尊严的赌战,”一个干枯低沉的声音忽然突兀的响起,赫然是阎魔界阎鬼之首阎三更:“那就不该受任何外力的干涉,更不得事后追究,诸位以为呢?”
阎三更这句话,毫无疑问是说给妖蝶听的。
三王界中,皇天界与阎魔界交往最密,阎三更会有此言,毫不让人意外。
“阎鬼王放心。”蝰蛇圣君眯起狭眸:“在场之中除了某些可笑的宵小,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做不出这等自辱身份的下作之举。”
众人尽皆附和。
“说的不错。”出言者,赫然是魔女妖蝶:“我劫魂界最见不得的,便是下作!此为两方自订的赌战,本魔女既然在此见证,便容不得任何不公……谁敢包庇、耍诈、干涉、事后追究,休怪我翻脸!”
妖蝶之言,让全场猛的一寂。
阎三更之言,是防妖蝶下明手或暗手帮助云澈,因为她先前邀请云澈二人,必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却没想到,她的话,却要比阎三更还要狠绝数倍。
魔女之音带来的惊悸之后,皇天界众人的内心反而彻底轻松了起来,因为最后的一丝担忧也彻底消散了。
“开始吧。”阎三更道。
“你出手吧。”说话之时,天孤鹄双手负后。面对一个玄道境界与自己相同,且要三招败之的对手,他却没有亮出兵刃,还摆出一个空门大露的姿态。
甚至,就连玄气都没有运转。
这不是愚蠢的托大,而是只属于他孤鹄公子的气魄与自信……以及极度的蔑视。
是的,他从未如此轻蔑过一个人。
云澈未动,也同样未现兵刃,未凝玄气。
“罢了。”天孤鹄一声低念,手指点出,指间黑芒闪耀,随之又在黑芒之中撕开一道道深紫色的雷电:“无趣的游戏,马上结束吧。”
声音未落。空间陡然暗下,黑气弥漫,上空却是紫芒漫天。身为北域玄者,天孤鹄无论黑暗玄力还是雷电玄力,都是登峰造极,只一瞬间,便让在场众人尽皆色变。
在神君境三招败同级,他天孤鹄可以做到,但一定不可能轻松做到。因而他在姿态上再轻蔑对手,力量上也绝对不会。
“这……这真的是七级神君之力?”喊出这句话的,是一个上位星界的核心人物,修为高至十级神君的他已是站了起来,满面惊然。
天孤鹄之名响彻北神域,就连其他三方神域都有所知。但成长至神君境中后期后,亲眼见过他全力出手的人并不多。而他一出手,那铺开的威压,居然让众十级神君都感受到了清晰无比的压迫感。
而那些明明境界相近的玄者,则直接窒息,心中的骇然无以言表。
“看来,孤鹄是准备将他一瞬碾杀。”天牧一淡淡道。平静的脸上看不到丁点的担心。
荒天大长老天牧河冷冷一哼:“这个凌云活到现在,已是便宜了他,还用得着给他留半点脸面?直接灭了,一了百了。”
“跪吧。”
天孤鹄一声轻念,身影也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的刹那消失,唯余一道横空炸裂的漆黑雷霆。
嚓!
雷光骤闪,在皇天阙横向撕开一道千丈黑痕,黑痕之中万千道雷光在嘶鸣闪耀,其中任何一道,乃至一丝,都蕴含着摧山毁岳的恐怖力量。
天孤鹄的身影出现在了云澈先前所在的位置,身后的黑痕久久不灭。但,他的脸色却是变了,没有了先前的轻蔑从容,唯余一片惊愕。
下一瞬间,他猛的转身,目光之中,云澈正站立在天孤鹄先前的位置,脸上毫无表情,双手依旧负后,站立的姿态和先前没有任何的差别,就连长发和衣袂,都没有飘起的痕迹。
一切,都与天孤鹄愕然的神情呈现出着让人难以接受的反差。
“怎么回事?”天牧一站起,满面惊容。
没有人回答他,他的周围,每个人的脸上都唯有错愕。就连阎三更都目光定格,焚月少主散漫的笑容也一时僵在了脸上。
以在场众强者所在的高度,再高等的身法玄技也都有见识过。但方才,他们却无一人看清云澈究竟是如何移位。
而且,在天孤鹄强的离谱的气场压制下,同级玄者别说瞬身,就连移动都会变得格外艰难。
而云澈在天孤鹄的力量之下瞬间移位,且明显毫发无伤,神态、气息更是平静到让人悚然……他究竟是如何做到?
妖蝶的螓首微抬,眼睛很轻的眯了眯。
“第一招。”云澈冷冷出声,传到天孤鹄耳中,竟让他的耳膜一阵难受的颤动。
“天宗主,你有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祸天星沉声道。天牧一摇头。
“这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祸天星也缓缓站起,目视云澈,神色不定。
“他刚才瞬身时的玄气溢动,的确是七级神君无疑。”蝰蛇圣君淡淡出声:“如果老朽没有感知错误,方才有一瞬间的寒冰气息。”
“寒冰?”天牧一皱眉:“北神域兼修寒冰的玄者极少,且重防御而轻身法……”
天牧一话说间,天孤鹄的身体已然转过,重新面向云澈,神色已恢复淡然,方才还有所收敛的玄气,在一瞬间倾力释放,在自己的身周卷开一个快速放大的黑暗涡流。
天牧一话语止住,轻哼一声道:“罢了,孤鹄又岂会需要本王的担心。”
“很好。”天孤鹄长发飘扬,双目紫黑交替,外放的气息惊颤着一个又一个玄者的心脏:“前所未见的奇异身法,居然让我有了一瞬间的狼狈,看来,我有些小看了你。”
“不过,若你嚣张跋扈的资本就是身法的话……”天孤鹄双眉稍沉:“那也太让人失望了。”
咔嚓!
一道紫雷轰落,天地震鸣,众人下意识的抬头,这才发现苍穹之上,已是铺开一个无比庞大的黑暗雷域,足足蔓延了百里的空间。
没有给云澈任何的反应和逃离之机,天孤鹄手指一点,雷域沉下,一瞬间吞没了自己和云澈所在的空间,将小半个皇天阙化作了沸腾的雷海。
显然,第一式的出手,引燃了天孤鹄的愤怒,这个黑暗雷域,他毫无保留。
再绝顶的身法,也断然无法避开这短短数息便铺开的庞大雷域。云澈未动,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雷域吞没,且他像是已经认命了一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抗挣扎。
的确,那远远超出七级神君的界限,让十级神君都深感心悸的威压,的确足以直接击溃一个七级神君的信念。
“看来已经结束了。”祸天星道:“虽然出了点小意外,但结果依旧是无聊至……”
他声音忽止,脸色陡变。他的身边,天牧一和蝰蛇圣君的神色也全都变了。
沸腾的雷域之中,云澈的气息依旧存在,而且无论位置、强度,都和刚才竟毫无变化。
他们目力凝聚,透过层层黑暗雷电,赫然看到云澈正定定的站在雷海之中,任何周围黑暗与雷光肆虐,他却如风中磐石,巍然不动。
“这是!?”
而距离云澈最近,又在自己力量领域中的天孤鹄明显也发现了异状,瞳孔骤得一缩。
“孤鹄!”天牧一一声低吼:“出手!”
三招之内败云澈,这个“赌战”天孤鹄亲口赢下,无数强者在侧目睹,无论如何都不能落败。
锵!
一声铮鸣,天孤鹄手中黑芒一闪,皇天剑出鞘,剑身搅动雷域,凝聚黑暗雷霆,转眼间已缠绕起万千黑暗雷光,随之刺穿雷域,刺穿空间,临近云澈时,剑体之芒已浓郁耀目如神灵普世,直贯云澈眉心。
但……
没有预想中的穿刺和力量爆发,世界忽然诡异的安静下来,就连雷域的肆虐之音都停止了。
骤灭的雷光之中,现出了天孤鹄和云澈的身影。那把北神域无人不知的皇天剑正点在云澈的眉心。剑身威势犹在,雷电在缠绕,神光依旧刺目,而云澈被皇天剑正面刺中的眉心……别说刺穿,就连一滴血珠,都没有带起。
在天孤鹄放大到极限的瞳孔之中,云澈缓缓抬眸,同时抬起的,还有一根没有凝聚任何力量的手指,耳边,是他幽冷如前的声音:“天孤鹄,你真的以为,自己配当我的对手?”
声音落下,他的手指也已碰触在了皇天剑上,轻轻一弹。
一秒记住"逆天邪神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