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39章 云澈的底牌

第1639章 云澈的底牌

劫魂界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庞大,远观之下,竟是连吟雪界都不如。

但黑暗的世界之中,那片星域就如一头黑暗之魔张开的巨口,一旦靠近,便会永堕深渊。

这就是北神域的王界……云澈远远的看着,黑雾缭绕中的劫魂界不断变幻着形状,那可怕绝伦的冰冷、压抑、危险感无时无刻不在逼退着任何想要靠近的生灵。

“这里已差不多是北神域的中心了。”千叶影儿从未来过此地,但说的很是确定:“北神域存在着一处名为【永暗骨海】的特殊地域,它是北神域的中心,亦是北域黑暗的核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北神域的黑暗源脉。”

“黑暗源脉?”云澈不屑的冷哼一声:“北神域消弭至此,这所谓的源脉,怕也是条死脉了。”

千叶影儿继续道:“也是因此,这里的黑暗气息最为精纯浓烈,三王界阎魔、焚月、劫魂都位于此地。换言之,这北域三王界相离很近,据说,以神主之力,全速的话,几个时辰便可互达。”

云澈眉梢微微一动,问道:“三王界,哪个距永暗骨海最近?”

“阎魔。”千叶影儿道:“永暗骨海本就是阎魔界所属之地。因而,阎魔界始终都存在于北神域的最核心。这大概也是阎魔界在三王界综合实力最强的原因。”

“说起这个……”千叶影儿忽然想到了什么,声音沉了数分:“关于阎魔界,我当年曾在梵帝的记载中,看到一个叫‘阎祖’的名字。这个名字被打上很重的警示魂印,但没有任何的相关解释。”

“也就是说,梵帝的先祖曾从某个途径隐约知晓了‘阎祖’的存在,却不知它究竟是什么。但这两个字上所刻印的警示魂印,却重的有些过头。”

“池妩仸不会不知道,问她就是。”云澈道。

说话间,两人距劫魂界越来越近,穿越层层足以噬魂的黑雾,两人踏足在了一片灰黑色的土地上。

劫魂界虽然很小,但意外的是一个非封闭的王界。但毫无疑问,魔后与魔女所在的核心之地绝非常人所能踏足。

云澈神识释放,穿过层层黑暗,目光最终落在了东北方。

那里,便是这劫魂界的核心魔域,北域魔后所在的魔之圣地。

速度减缓,两人飞向东北方,下方,快速的掠过这片黑暗王界的土地与生灵。

“关于池妩仸,我所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千叶影儿开口:“至于九魔女,虽然传闻和记载颇多,但我在东神域时只知晓三个魔女的名字。”

“三个?”云澈稍有惊讶。

“第七魔女婳锦。”千叶影儿缓缓说道:“她的玄力在九魔女之中位于下游,但有着鬼神莫辨的隐匿与伪装之力。她甚至有可能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东、西、南三神域中。”

“也是因她这方面太过强大和诡异,所以诸王界都知晓这个魔女的存在。”想到之前竹林中的那个小女孩……如此之近却被她瞒过,千叶影儿深深皱了下眉。

虽然她的修为远不及当年,但身负魔帝之血的她,黑暗感知的能力极其之强,却在十步之内都没有窥破婳锦的伪装。这般能力,已非“恐怖”所能形容。

“另外两个呢?”云澈问。

“大魔女。池妩仸最先‘创造’出来的魔女,亦是魔女中的最强者。”千叶影儿的声音陡然重了几分:“十级神主!”

云澈眉梢猛的一动,随之道:“第三个呢。”

“大魔女,是两个人。”千叶影儿说了一句怪异的话。

“什么意思?”

“劫心、劫灵。”千叶影儿说出两个在北神域有着撼世威凌的名字:“她们是一对孪生姐妹,并为劫魂界的大魔女。”

云澈皱了皱眉,道:“也就是说,所谓的九魔女,是十个人?”“不,”千叶影儿否认道:“大魔女之下,是第三魔女。劫心和劫灵不但外貌一模一样,就连气息、修为也完全相同,据说除了魔后和她们自身,任何人都无法识别。”

“因此,她们共为大魔女。九魔女之中,并无第二魔女的存在。”

云澈沉吟片刻,忽然转眸:“你是说,她们两个,都是十级神主?”

“对。”千叶影儿点头:“这大概也是焚月界如此忌惮劫魂界的原因。”

云澈许久沉默。

十级神主,世人认知中的神帝层面。

东神域王界的十级神主:

星神界原有一个:星绝空,被废。

月神界有一个:夏倾月。

宙天界有两个;宙虚子和太宇尊者。

梵帝神界本有六个,但三梵神被劫天魔帝随手抹杀,千叶影儿为解奴印而废,如今存有两个:千叶梵天和古烛。

而这枯竭北神域的劫魂界,竟有三个!

池妩仸、劫心、劫灵。

“万年前,这里还是净天神界的时候,十级神主唯有净天神帝一人。”千叶影儿继续说道:“后净天神帝猝死,池妩仸强行上位。诸界都以为净天神界必乱,最有可能的结局便是内乱外伺之下分崩离析,被阎魔和焚月分食,最终只余两王界。”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净天神界的内乱才刚刚爆发,便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结束。净天神界的传承之力也被池妩仸用不知什么手段异化,成为了只可传承给女子的魔女之力。”

“在大魔女劫心、劫灵‘降生’后,无论内外,都被池妩仸所震慑。”千叶影儿看向云澈:“她身上的秘密,倒是和你有些类似,都是无法以现今的认知与常理所解释的能力。”

“你是因身负创世神的传承,那么……她呢?”

“若非有着超脱他人的实力,又怎会有他人不敢有的野心。这不也是你选择她的原因么。”云澈淡淡回道:“至于她身上的秘密,不重要。”

“不,重要。”千叶影儿毫无迟疑的道。但她看了云澈一眼,却没有再说下去。对如今的云澈而言,复仇便是一切,其他的,他的确漠不关心。

两人穿过小半个劫魂界,一个庞大的无形结界出现在感知之中。

哪怕百里之外,光是那股无形的威压,便足以让人不敢踏前半步。

结界之中,便是劫魂界的核心之地,亦是整个北神域的至高所在之一。虽然只是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却是分割着两个完全不同位面的世界。

云澈的身形不自觉的缓了下来,目光出现了刹那迷蒙。

因为眼前所见,竟是像极了吟雪界中心,那由一层无形结界隔离出的冰凰界。

一只手臂伸出,挡在了云澈身前,千叶影儿看着前方,目光冷凛:“你还有最后一次犹豫的机会,立刻踏出这一步,或者……再蛰伏几年。”

云澈微微眯眸:“畏首畏尾,这不是你最鄙夷的东西么?”

“让我犹豫的不是你现在的能力,而是池妩仸这个人。”千叶影儿沉声道:“我们与她的交锋,结果上太过理想,不过一次会面,我们现在便已踏在了劫魂界的土地上。这种形式的‘合作’,根本不应该如此顺利。”

“另外,虽然我看不到她的眼神,但总觉得她对你有些奇怪,但却说不出、找不出哪里奇怪,而这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云澈毫无动容,将她挡在身前的手臂推开,淡淡道:“走吧。”

“等等。”千叶影儿叫住了他:“虽然这几年我和你日夜不离。但我知道,你的身上还有着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以及底牌。”

云澈:“……”“底牌这种东西,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从来不会问,也从不试图探寻。但这一次,我希望你回答我。”

千叶影儿身影一晃,已直接拦在云澈身前,双眸直视着他的眼睛:“你现在所拥有的底牌,极限在哪里?”

云澈目光微寒,但在他碰触到千叶影儿的目光时,眸中刚泛起的寒意便微微动荡了一下。

她的眼神带着阴暗,以及必须得到回答的坚决。但除此之外……竟还有一些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的情绪。

那似乎是……深隐的担忧?

眉角稍稍倾斜,云澈缓缓低语:“足以灭掉这世上……任何一个人。”

千叶影儿的金色眸光猛的一晃。

“不过,只能用一次。”云澈继续道,眼前恍过沐玄音玉陨的那一幕,声音变得很轻,很缓:“我会在最后,将它……赐于龙白!”

龙皇龙白,龙族之帝,混沌之皇……千叶梵天口中,东域四神帝联手也不可能胜的超然存在,当之无愧的当世第一人。

云澈所说的“足以灭掉这世上任何一人”,赫然包括龙白!

而且他的眼神竟没有丝毫的晃动……灭掉龙皇,并非只是可能,而分明是祭出那种底牌后,一定可以做到!

千叶影儿收回目光,道:“也难怪你一直这么笃定,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哪怕接下来会面对所能想到的最坏局面,你也能……”

但马上,她忽又反应过来什么,猛一回眸:“‘在最后’,是什么意思?”

“呵。”云澈冷淡一笑:“有些底牌,是需要拿命来换的,你是第一次知道吗?”

说完,他身影晃过千叶影儿,直落而下。

千叶影儿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沉默了数息。

如今的云澈,他虽然还活着,但塞满他全身每一个角落的,只有复仇。

当完成复仇,再无留恋和目标的他,或许……

他想要在最后,用自己的生命终结龙白……竟说的没有丁点的犹豫或悲怆。

仿佛,他现在所拥有的生命,也只是他复仇的工具。

“除了报仇,真的再没有……让你有那么一点点想要活着的理由了吗?”

看着视线中远去的云澈,她轻轻自语。

复仇……

她伸出手,静静看着自己的掌心,每一缕肌肤都如雪一般白皙,还隐隐流转着玉一般的莹润。任何人看到她的手,都会恍如看到梦中的神迹,不会、更不愿相信它曾沾染过无数的鲜血、污秽、罪恶。

怎么回事?

五指拢起掌心,又无意识的攥紧……复仇,不也是我被废后也要活着的执念,也是我的全部吗?

为什么离目标越来越近,我反而开始……如他所说的“畏首畏尾”!

我在到底在担忧什么!

咔!

五指攥入掌心,发出声声清脆的骨骼错位声。千叶影儿的金眸在一刹那间变得如冰狱一般寒冷,那不知从何而来的迷茫与担忧亦被死死冰封。

千叶梵天……杀我母亲、愚我一生、碎我信念、毁我一切!我自践尊严,堕入黑暗,出卖身体和灵魂,就是为了亲手杀他!

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不……重……要……

她急坠而下,与云澈一起落于结界之前。

而他们刚一靠近,一股黑暗气浪便骤轰而至,伴随着一道包含威严与杀意的低吼:“擅闯圣域者,杀无……唔啊!”

“赦”字未出,便已化作数声闷哼,黑暗风暴被一瞬撕裂,风暴中的四个漆黑身影也全部倒栽而下,重砸在结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