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47章 宙天赌注

第1647章 宙天赌注

东神域,宙天神界,宙天塔底。

这里一片灰暗,唯有几点玄玉释放着暗淡的光芒。

不止是光线,这里的一切,都与外界隔绝,包括声音甚至气息。

即使这里是宙天神界重地中的重地,若无宙天神帝的亲口许可,任何人不得踏入。但依旧铺开着一层又一层的结界。

昏暗空间的中心,宙清尘静坐在那里,这是他在这里的第二百二十九天。

他记得无比清楚,因为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要比他过往的千年人生还要漫长。

以往闭关数年,都是静心而过。而这短短数月,却让他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竟是如此的可怕。

嗡。

一声响动,紧闭许久的大门被小心而缓慢的推开,最初的那点响动也马上被完全消弭。

随着门扉的打开,一缕明光照入,并不强烈,却是让宙清尘下意识的抬起了手,挡在身前。

被禁锢在这里,他明明应该渴望光明。但,这些微的明光却让他感觉到刺眼。

因为,现在的他,是一个魔人。

“父王。”宙清尘站起身来,规规矩矩的行礼。

宙虚子放缓脚步走过来,短短几个月,他似乎又苍老了一分,但脸上依旧带着温和如风的微笑:“清尘,最近如何?”

宙清尘道:“回父王,这半月,黑暗玄气并无动.乱的迹象,孩儿的内心也平静了许多。”

“那就好。”宙虚子微笑颔首:“状况要远比想象的好很多,这也说明,先祖一直都在暗中庇佑。所以,你更要坚信身上的黑暗必有净化的一天。”

这一次,宙清尘并没有如以往那般应声,而是忽然道:“父王,孩儿这段时间一直在静思,心中萌生了一些……或许不该有的念想,不知该不该问询父王。”

“呵呵,有何话,尽管问便是。”宙虚子道。宙清尘如今的遭遇,根源在于他。内心的痛楚和深愧之下,他对宙清尘的态度也比以往温和了很多。

“孩儿想问……”即将出口之时,宙清尘还是犹豫了起来,面对上父亲温和的目光,他才终于问道:“黑暗玄力,真的就那么罪无可赦吗?”

“哦?”宙虚子眉头微皱,但依旧保持着温和,笑着道:“黑暗玄力是负面之力的象征,当世间没有了黑暗玄力,也就没有了罪恶的力量。尤其是继承神之遗力的我们,摒除世间的黑暗玄力,是一种无需言出,却世代秉承的使命。”

“你为何会忽然有此一问?”

这些话,宙清尘初修玄道时,便听宙虚子,听很多的人说过不知多少遍。他从未质疑过,因为,那就如同水火不能相容一样的基本认知。

面对着父亲的注视,他说出着自己最真实的疑惑:“身负黑暗玄力的魔人,都会被黑暗玄力泯灭人性,变得凶戾嗜血残暴,为己利可不惜任何罪恶……黑暗玄力是世间的异端,身为神界玄者,无论遭遇魔人、魔兽、魔灵,都须全力灭之。”

“所以,变成魔人后,我一直在恐惧,恐惧自己变成一个人性逐渐丧灭,再无良知的怪物。”

宙虚子:“……”

他抬起自己的双手,玄力运转间,掌心缓缓浮起一层黑气,他的十指没有发抖,眼眸和声音依旧平静:“已经七个多月了,黑暗玄力暴动的频率越来越低,我的身体都已完全适应了它的存在,相比最初,现在的我,更算是一个真正的魔人。”

“但……”他缓缓闭目:“为什么,我却没有感觉到自己变成那样的野兽,我的理智,我的罪恶感依旧清晰的存在。以前不愿做,不能做的事,现在依旧不愿做,不能做。”

“唯一能清晰感觉到的负面变化,仅仅是在黑暗玄气暴动时,情绪亦会跟着暴躁……”

他的双手又抬高了几分,指间的黑暗玄气愈加浓烈:“父王,黑暗玄力是不是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一直以来对黑暗玄力,对魔人的认知……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够了!”

一声怒斥,驱散了宙虚子脸上所有的温和,作为世上最秉正道,以泯灭黑暗与罪恶为毕生使命的神帝,他无法相信,无法接受这样的话,竟从自己的儿子,从亲择的宙天继承者口中说出。

那岂止是大逆不道!

极少生怒的宙虚子眉峰竖起,便要一个耳光扇出……但目光碰触到宙清尘手中的黑气,他的眸光一颤,生生的将涌起的怒气压下,手掌伸出,将宙清尘释出的黑暗气息一瞬消弭。

“清尘,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宙虚子神色强行保持平和,但声音微微发抖:“黑暗是不容存世的异端,这里常世之理!是祖宗之训!是天道所向!”

面对宙虚子的斥责,平日里恭谨顺从的宙清尘却忽然后退一步,音调比方才更重了数分:“如果黑暗真的是世所不容的罪恶,那为什么……劫天魔帝会为了当世安危牺牲自己,牺牲全族!”

“为什么掌控邪婴万劫轮的天杀星神会冒着被围剿的风险现身封锁混沌之壁!”

“为什么身负黑暗玄力的云澈会为了救世独面劫天魔帝……”

“住口!”

啪!

长袖甩起,一个极重的耳光将宙清尘远远扇飞了出去。宙虚子发须倒竖,全身发抖:“清尘,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已经疯了!你已经开始被黑暗玄力蚕食理智和本性!给我好好的清醒!”

“咳……咳咳。”宙清尘扶着墙壁,缓慢起身,他手指抹去嘴角的血痕,低着头颅,缓缓说道:“不清醒的人,只会癫狂若痴,胡言乱语。而孩儿刚才所言,都是父王与孩儿亲眼所见,亲身所历……”

“还不住口!!”

砰!

宙虚子全身血流冲顶,脚下的玄玉崩裂大片,齑粉横飞。

宙清尘长发披散,剧烈喘息。缓缓的,他身姿跪地,头颅沉垂:“孩儿失言冒犯……父王恕罪。”

对宙清尘而言,这最灰暗的二百多天,却成了他最清醒的一段时间。

身承黑暗,才真正的了解黑暗。

或许,这才是云澈对宙天第一次报复的最残忍之处。

不仅摧毁这个宙天继承者的躯体,还摧毁着他一直坚信和固守的信念。

血滴从宙清尘的唇角缓缓而落,每一滴都刺在宙虚子的心魂之上,所有的怒意被刺痛所代替,他长叹一声,缓步向前,手指点出,玄光轻闪,已淡去了宙清尘脸上的红痕。

“清尘,”他缓缓道:“你放心,我已找到了让你恢复的方法。无论如何,无论何种代价,我都定会做到。”

“这是为父,对他最重要儿子的承诺。”

“孩儿……相信父王。”宙清尘轻轻回应,只是他的头颅始终埋于散发之下,没有抬起。

宙虚子回身离去,步履无声,却万般沉重。

走出层层结界,宙虚子没有就此离开宙天塔,而是向最底层,也是宙天神界最隐秘之地而去。

那里,是宙天珠的所在。

只是,他的脚步时而沉重,时而飘忽。

“祖宗之训…宙天之志…一生所求…半生所搏……怎么可能是错,怎么可能是错……”他喃喃念着,一遍又一遍。

这段时间,他一次又一次的来找宙天珠灵,奢望着其能忆起些许上古记忆,找到拯救宙清尘的方法。但每一次得到的回答,都是“云澈能将之强行施加,便有可能将之解除……而且是唯一的可能。”

刚要踏入宙天珠所在的禁域,他的心魂之中,忽有人传音而至。

这个传音让他脚步骤停,全身剧震,猛的折身,以极快的速度飞离而去。

离开宙天塔,太宇尊者已在主殿中等他。宙虚子直落他身前,重声道:“太宇,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太宇尊者缓缓点头,以他的尊位,若非十成,哪怕只是九成九的把握,也不会说出“千真万确”四个字。

“可知详细?”宙虚子道。

太宇尊者摇头:“详情难知。云澈确已落在劫魂魔后手中,阎魔界亦曾因此向魔后要过人。”

“阎魔界?”宙虚子微微皱眉。

“嗯。”太宇尊者道:“云澈虽负黑暗玄力,但对北神域而言,毕竟是东神域之人。他们对东神域亘古仇视,他们识出云澈后,自然也会视为外来异端。”

“再加之他身上的邪神传承与天毒珠,北神域王界层面也会有耳闻的可能。因而,云澈在北神域一旦暴露身份,绝不好过。”

“他先前出现在太初神境,应该就是暴露了身份,为逃离追杀之下被迫遁入太初神境。在伤害清尘,暴露行踪后,又被迫逃回北神域。”

“他在落入魔后手中之前,似乎已深深触罪过她。至于阎魔,则是被他杀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如此看来,云澈虽然实力的变化着实诡异,但在北神域也是四面楚歌。”

这样的结果,听之丝毫不让人意外,无论是因云澈的身份,还是他身上的秘密。

宙虚子浅思一会儿,道:“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一个月前。”太宇尊者道,然后皱了皱眉:“魔后当初明明应下此事,却在得手后,整整一个月都毫无动静。说不定,她拿下云澈后,根本没有将他拿来‘交易’的打算。毕竟,她怎么可能放过云澈身上的秘密!”

“不,”宙虚子缓缓摇头:“秘密终究只是秘密,看不见,摸不到。但我的筹码,是她拒绝不了的。何况,我提出的只是逼云澈解掉宙清尘身上的黑暗,承诺不会对他忽下杀手或带回东神域……她更没有理由拒绝。”

“她是笃定我迟早会得到消息,等我主动联系她。”

太宇尊者一声轻叹,他知道,哪怕沦入彻底的被动,宙虚子也一定会屈从。

“魔人之后,狡诈贪婪,我越是急切,她越会漫天要价……但清尘等不得。他的神智已开始被黑暗侵蚀,多一天,便是多一分变数,太迟的话,恐有彻底无法挽回的可能,哎。”宙虚子满脸疲惫:“但好在,她是真的拿下了云澈。”

太宇尊者看着宙虚子,道:“不过看起来,主上并不太过担心这次交易。”

宙虚子看着前方,缓缓道:“那个筹码,她不可能拒绝的了。任何人……都无法拒绝。”

太宇尊者深深皱眉,问道:“主上,你所用的筹码,究竟为何?”

话一出口,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惊声道:“难道……难道是……”

宙虚子闭目,未有言语。

惊容定格在太宇尊者的脸上,许久才艰难缓下。他一声悠长的叹息,道:“主上为宙天,为当世付出半生,当为自己活一次了。”

宙虚子缓缓道:“此事之后,我便不再是宙天之帝。这个代价,就由清尘自己来还吧。”

“太宇……感谢你刚才之言。”他由衷道。虽然太宇尊者只是短短一句话,对他而言,却是莫大的心灵慰藉。

太宇尊者微笑摇头:“你我兄弟之间,又何需这些赘言。只是,那魔后不但狡诈万般,魂力更是诡异而可怕,当年已有领教。千万要慎之。”

“放心。”宙虚子道:“若不足够周全,我又岂会踏入北域边境。这之前,如何隐匿行踪是最重要之事……太宇,拜托你了。”

“主上放心。”

收起隔音结界,太宇动身离开。在他的记忆中,宙虚子封帝之后,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私心为己。

或许,也只有宙清尘能让他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