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57章 阎魔老祖

第1657章 阎魔老祖

“看来,你对这永暗骨海很感兴趣。”池妩仸微笑道。

“和我预想的差不多。”

云澈缓缓起身,最初从千叶影儿口中听到关于永暗骨海的传闻时,他便大致猜测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远古之魔的尸骸之海……果然如此。

“先取阎魔。”云澈目光幽暗,惊世骇俗的四个字,却没有丁点的情感波动。

“时间呢?”池妩仸问。

“十六个月后。”云澈又淡淡的补充了两个字:“最晚。”

劫魂界的核心力量虽全部蜕变,但要做到吞并阎魔,依旧是不可能的事。

但既然云澈敢如此说,定有他的打算。

劫魔祸天阵的强大,她早已亲眼目睹。而这,或许才只是黑暗永劫之力的冰山一角。

池妩仸却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徐徐说道:“虽然在常理看来,这是几乎不可能之事。但既出自你之口,本后倒也愿意相信。”

“只不过,若那时当真能有碾压阎魔的力量,为何,不先吞并焚月呢?”

池妩仸的话让千叶影儿眉角猛的一动,问道:“据我所知,焚月虽弱于阎魔,但差距并非太大。”

“不,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池妩仸看了一眼千叶影儿,问道:“你听过‘阎祖’这两个字吗?”

千叶影儿目光微沉:“阎祖究竟是什么!”

当初在向云澈提及永暗骨海时,她亦提到了“阎祖”二字。但这在东神域,只有很模糊的记载,它似乎是一个名字,又似乎是一个称号。

最为诡异的是,从多次记载的时间跨度看来,它竟是存在了相当漫长的岁月。

池妩仸目光稍转,思及阎祖这个存在,她亦心有触动,缓声道:“你们相信,这世上存在不会死的人吗?”

“……”云澈和千叶影儿都没有回答,但眼神都有了微变。

“阎祖,就是这样的人。”池妩仸道:“而且,是三个人。”

眉角的微变彰显着云澈和千叶影儿再次被触动,他们都没有说话,等待着池妩仸继续说下去。

“阎祖之名,便如其意,是阎魔界的创界老祖。他们存活的时间至少已经七八十万年……百万年,亦非不可能。”

池妩仸开始缓慢讲述,关于“阎祖”的存在,也唯有北域三王界知之甚详。其他北域星界唯有浅闻。

“这三阎祖在久远年代,得到了上古阎魔留下的魔血和魔功,之后占据永暗骨海,创建阎魔界。”

“后来,随着他们将阎魔功修炼到极致之境,忽然发现,借助阎魔功,他们竟能将永暗骨海的黑暗之气与自己的生机相连,从而……只要永暗骨海不灭,他们便会拥有不死的生命。”

“甚至……就连受伤、断体,都可在永暗骨海中极速恢复。”

“不仅不死,还可不灭!”

从近百万年前存在至今……还不死不灭的魔人!

听上去无比的匪夷所思和怪诞。

“既然阎魔功修到极境,便可借助永暗骨海不死不灭,那为何阎祖就只有三人?”千叶影儿问出之时,便已想到了答案:“血脉?”

“不错。”池妩仸颔首:“能有这般‘待遇’的,唯有那三个得到根源魔血的阎魔老祖。而他们的子孙后代,因继承的阎魔血脉已不再纯粹,虽依旧可以修炼阎魔功,但再无人可实现‘不死不灭’。”

“负面呢?”云澈冷不丁的出声。

很显然,若无相应的负面或限制,当真就直接这么不死不灭,北神域哪还会有其他两王界的存在。

池妩仸脸颊一转,看向云澈时,眸光顿如嵌入媚月,明媚撩心:“阎魔三祖自身的寿元早已枯竭,要完全依靠永暗骨海来维持不死。所以,他们无法离开永暗骨海超过半个时辰,否则,就会命绝而亡。”

“呵!”本还满心凝重的千叶影儿嗤笑出声:“那这和被圈养起来的牲畜有何区别。”

池妩仸却是幽绵绵的道:“被圈养的牲畜没有自由,但却是可以看家的。存活了近百万年,又始终浸于北神域最极端的黑暗环境之下,你猜……他们的黑暗玄力,该是何等境界呢?”

“任何一个,都不下于阎帝。”池妩仸直接给出了答案。

千叶影儿:“……”

三个阎祖,单论修为,是三个不啻于北域神帝的存在!

“他们虽然不能久离永暗骨海。但,若是阎魔界遭遇重大危机,三个与阎帝同等,甚至超越的恐怖阎祖,半个时辰,足以击溃任何的敌人,翻覆任何的危机。”

“这也是为什么,阎魔界从不愿招惹本后,本后也从不会去招惹阎魔界。阎魔界的主场……无人可破。”

“如此,还是要先取阎魔吗?”这句话,她在问询云澈。

被拴起来的神帝,也是神帝。算上本就无比强大的阎帝,阎魔界相当于实存着四个神帝级人物。

知晓了三大阎祖的存在,他应该会暂且知难而退。

“这段时间,阎魔界有没有再来要人?”云澈忽然问了一个听上去毫不相干的问题。

池妩仸道:“并没有。阎帝可是个相当沉得住气的人物。不过,你杀的毕竟是阎鬼王,他不可能真的就这么沉默下去,或许,是在寻找一个足够好的时机。”

“哼,那就不等他们了。”云澈抬头:“依然是先吞阎魔。”

知晓了阎祖的存在,云澈非但没有迟疑,眼神,竟比刚才还要决然。

“时间呢?还和方才一样么?”池妩仸媚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不,”云澈缓缓吐出四个字:“现在就去。”

“……!?”

这一次,云澈愣是把池妩仸都给吓了一跳。

千叶影儿伸手,紧紧拽住云澈的手臂:“你想要做什么?给我说清楚!否则,我不会允许你去!”

“若不说清,本后也不会同意。”池妩仸慎色道。

两女的目光下意识的碰触,随即避开。

云澈没有说话,他短暂闭目,魂力释放,两点灵魂碎片凝结,分别点向千叶影儿和池妩仸的眉心。

两女同时闭目,又同时睁开。

“真的……可以做到?”千叶影儿犹疑着道。

“可以。”云澈回答。

“不行!”千叶影儿摇头,抓着云澈的玉手微微收紧:“还是太过危险!”

“危险?”云澈低冷嗤声:“那是什么东西?”

池妩仸沉默少许,道:“的确是过于危险。而且关于永暗骨海和阎祖,太多的东西都是未知的。不过……你如此的复仇心切,相比于时间的煎熬,你肯定更愿意冒险一试。”

“还是不行!”千叶影儿向前一步,目盯云澈:“再过几年,修为足够,黑暗永劫大成,加上劫魂界之力,吞并焚月和阎魔不会有太大的困难。这样的风险,根本没有任何必要。”

“你拦不住我。”云澈没有任何犹疑,任何情感的回应。

“……”千叶影儿欲言又止。

“好吧,那便如你之愿。”相比于千叶影儿的极度抵触,池妩仸倒是很快接受,她思忖一番,道:“不过,这件事也不必太过急于一时,在这之前,不妨先解决掉某个不安定的因素,以免在我们踏入阎魔界时造成什么后患。”

“不安定因素?”

“这些天,焚月界那边在频繁的试探。”池妩仸眯了眯眼睛,妖媚的瞳光泛动着点点危险的寒芒:“大概是他们发现了本后十日前亲赴边境的事,也可能……是嗅到了什么。”

嗅到了劫魂界的变化,并非不可能。毕竟,整整三千六百魂侍都完成了黑暗契合,解除他们的封禁后,如此大的目标,很容易就会被察觉到异样。

“如果你那么迫不及待的话……”池妩仸稍顿,继续道:“明日,本后便亲自去一趟焚月界!”

“去做什么?”千叶影儿道。

“示威。”池妩仸淡淡一笑:“顺便……讨个旧债!”

千叶影儿侧过身,似乎不太愿让云澈和池妩仸看到她此时的眼神:“既已决定去阎魔界,在那之前先向焚月示威,不怕起反效果吗?”

池妩仸笑了笑道:“若那是阎帝,的确会如此。但焚月神帝这个人……本后可是太了解了。”

“万年前,趁着净天神帝死,净天界混乱,他偷走了蛮荒神髓。之后见识到本后的手段,他将其远离焚月神界,足足藏匿了万年都不敢擅动半分。”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他可是一个极珍自己的神帝之位,最怕冒风险的人。”

“我与你同去。”云澈道。

“可以。”池妩仸没有拒绝。

————

焚月界,位于阎魔界西方,与劫魂界距阎魔界的距离近似。

焚道钧,一个曾经震荡北神域的弥威之名。但如今已为世所忘,北域之人却无人不知他的另一个称号:

焚月神帝!

这一日,他于静心之中忽然睁目,随之缓缓起身。

“神帝,可有吩咐?”身边的侍女连忙迎上,随之愕然发现焚月神帝的脸色出奇的凝重,让她心下一紧,一时不敢再开口说话。

焚月神帝抬头望天,眉头紧蹙,一身玉袍微微鼓动,整个大殿,也忽然变得压抑起来。

那个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

魔后池妩仸!

她丝毫没有要隐藏自己气息的意思,反而在刻意释放,相隔遥远,他已是感知的清清楚楚。

北域三王界的综合实力,以阎魔为最强。但若论焚月神帝最忌惮之人,却是劫魂之帝池妩仸。

她今日,竟然亲身到来,且毫无预兆。

他眸光转回,沉了沉眉,忽然沉声道:“开界,备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