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60章 示威

第1660章 示威

焚月神帝快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气息轻吐,神色已恢复如常。

他的目光扫过全场,在魔女蝉衣的身上刹那停留,然后轻一挥手。

众蚀月者力量尽收,结界散开。

蝉衣身姿轻转,一线轻微到难以察觉的黑暗气息涌动之下,她已回返到池妩仸身后,如先前般静默而立。

明明是击败层面等同,修为在自己之上的蚀月者,她却是无喜无傲,甚至,都没有再看去季道翩一眼。

仿佛,这是理所应当,再正常不过的结果。

噗通!

季道翩重跪在地,头部深垂,咬齿道:“父王……道翩无用。”

“起来吧,非你之过。”焚月神帝却是淡淡而笑,轻一抬手,一抹温和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季道翩直接搀起:“相反,你对焚月神力的驾驭又有了不小的长进,为父心中甚慰。”

季道翩抬头,热泪盈眶。

他为蚀月者、为焚月界丢脸,得到的却不是怒目和责罚,而是当众的肯定与安慰。

起身之时,他心中的挫败与屈辱感,已全部化作要拼死修炼,早日完整驾驭焚月神力,再不让父亲失望的意志。

焚月神帝本想以季道翩对比蝉衣,来取得气势上的优势。却在自己的王城,被对方低境界反败……那可是蚀月者!焚月界最最重要,最最核心的力量和支柱。

连他自己都出现了短暂的失态。

但,转目之时,他却再没有丝毫异态,反而微笑如风:“恭喜魔后,竟得如此旷世奇才。能将黑暗玄力驾驭到如此境地,本王都是平生仅见,魔后当真是好眼光,好福气。看来,用不了多少年,魔后麾下的大魔女之位便要易主了。”

方才一战,魔女蝉衣对黑暗力量的驾驭,完完全全达到了惊世骇俗,超出常理的境界。连自认达到驾驭极致的焚月神帝,都自认断无可能做到。

而在任何黑暗玄者看来,这样的奇才,或者说怪胎,怕是万载……甚至几十万载都难遇一个。

可以预见,拥有如此惊世资质的新晋魔女,若她资质不损,将来必成最强魔女……乃至继承劫魂帝位,其最终的实力上限,也将难以预测。

单单今日这一战,便足以狠狠惊动整个北神域。

面对焚月神帝似由衷,又明显带着吃味的赞叹,池妩仸却是悠然一笑,道:“能得蝉衣这般好看又乖巧的孩子,当然是本后的福气。只不过,就资质而言,蝉衣在九魔女中却并无出彩之处,修为亦是最低。‘大魔女易主’这句话,又从何说起呢?”

“哈哈哈哈,”焚月神帝大笑一声,随之摇头道:“魔后,你想要本王看的东西,本王已看的足够清楚,也足够的惊讶和艳羡。魔后又何必如此作态呢。”

“作态?”池妩仸如他一般缓缓摇头:“焚月神帝,你天天耗在女人身上,连带着整个焚月界都没什么长进也就罢了。居然还天真到以为本后也如你一般吗!”

“玉舞!”池妩仸忽然一声低唤。

一直安静乖巧立于池妩仸身后的魔女玉舞抬眸,小巧的手儿抬起,向前轻轻一推。

霎时,一道漆黑匹练如魔蛇吐信,骤射而出,直冲正对面的最强蚀月者焚道藏。

这道黑暗魔光击出之前,能感知到的,唯有短暂到可以忽略的黑暗波动,但其威势之重,却是让整个大殿瞬间阴寒。

焚月神帝脸上的笑意顿时封结。

焚道藏没有起身,老目一沉,一把抓向来自魔女玉舞的黑暗魔光。

但,就在他的手掌与魔光即将碰触的刹那,未见玉舞有什么动作,那魔光就如甩尾之蛇,方向陡转,然后随着她五指的收拢,直接消弭于空中。

消弭的彻彻底底,几乎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可以察知的黑暗残痕。

焚道藏的手掌停滞在半空,脸色一阵动荡。

而焚月神帝……他已不仅是笑意僵住,面孔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出现了轻微的扭曲,心中,更是泛起了比之刚才剧烈了数倍的震惊与骇然。

魔女蝉衣他未曾见过,断定她是魔后万幸寻到的怪胎,此来炫耀也是目的之一。

但魔女玉舞,他并非第一次见,亦不是第一次见她出手。

而当年的魔女玉舞,绝无可能将黑暗玄力也驾驭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他的极度惊骇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劫魂界,找到了可以将黑暗玄力驾驭到极致境界的秘法!?

一个魔女蝉衣已是打破认知,连魔女玉舞居然也……

若当真如此,那其他魔女,尤其是那两个大魔女,再到池妩仸自己……

一念至此,焚月神帝心脏骤紧,全身陡然泛起一层挥之不去的寒意。

“焚月神帝,现在懂了吗?”面对一众瞠目结舌的蚀月者和焚月神使,池妩仸淡淡而笑,慵然轻语:“你不长进,不代表他人也不长进。”

“……”焚月神帝没有回话。

而此刻,哪怕是修为最弱的帝子帝女,都察觉到了焚月神帝眼神和气息的异常。

层面越高,实力越强,越是明白蝉衣和玉舞对黑暗玄力的驾驭意味着什么。

他在脑中快速回翻神帝记忆和焚月记载,整个焚月神界的认知历史,都从未出现过能将黑暗玄力驾驭到如此程度的人物。

若劫魂界真的有这样的秘法,让所有魔女都可以成就这般境界,那劫魂界的综合实力,可绝非“突破”二字所能诠释,而是……不折不扣的蜕变!

基于王界这个至高层面的蜕变!

这时,焚道藏忽然缓缓起身,脚步前迈,落下之时,大殿轰然一震,也顿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魔后,”他淡淡出声,语气沉抑:“你此行,莫非是为了示威而来?”

作为焚月神帝的叔祖父,焚道藏对于焚月神帝算是最为了解。

焚月神帝一直都是一个极为慎重之人,在做重大决定之前,都必须摸清足够的底细,掌控足够的主动,不愿意做无把握或有大风险的事。且极擅忍耐,从不轻易动怒。

这是他的为帝之道,无关对错。

池妩仸的到来,直接搬出拥有惊人黑暗资质的魔女蝉衣,和发生了惊世蜕变的魔女玉舞,这无疑会极大触动焚月神帝的神经。

从某个层面讲,池妩仸此举,是在狠狠的戳动焚月神帝的软肋。

但,这里毕竟是焚月王城,岂能让劫魂魔后继续作威下去!否则若是传出,他焚月界岂不是成了笑话!以后在劫魂界面前,也再难抬起头来。

焚道藏之言让大殿氛围骤凝,焚月神帝微微动眉,但没有阻止。

“不错!”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面对焚道藏忽然的质问,池妩仸却是直接承认,傲然道:“本后今日,就是为了示威而来!”

本就凝结的气氛,因池妩仸这句话顿时彻底僵冷下来。

“哼!”焚道藏再向前一步,地面剧震,他老目凝威,声沉若钟:“魔后,这里是焚月王城,不是你的劫魂圣域!你这是当我焚月界无人吗!”

“若真要示威,带大魔女来也还罢了,单凭你带的这几个人,资质再高又如何!怕是远不够格!”

论及辈分,他在池妩仸之上,论及在焚月界的权威,他仅次于焚月神帝。纵面对池妩仸,他亦是气势骇人。

池妩仸已欺人到这般程度,再忍下去,他焚月界岂不是成了怂龟!

硬碰池妩仸这件事,焚月神帝不愿做,那就由他来!

在焚月王城之地,岂能让劫魂界的人嚣张跋扈!

“不够格?”

池妩仸声音渺渺缓缓,不见丝毫怒意,她的目光很淡的扫了焚道藏一眼,不是阴沉,反而是一种……近乎怜悯的嘲讽。

“玉舞,蝉衣。”她幽幽出声,道:“这老头说你们不够资格,你们该如何?”

玉舞和蝉衣对视一眼,一阵香风轻掠,她们已并肩飞起,落于焚道藏身前,一把金剑、一把玉刺,齐齐指向焚道藏。

焚道藏一愣,随之大笑出声:“魔后这是恼羞成怒了吗!两个小魔女也该挑战老朽?就不怕老朽不慎失手,折了你魔后的臂膀吗!”

蝉衣和云舞所表现的黑暗驾驭能力的确无比骇人,但她们的修为,毕竟只有神主境八级。

尤其魔女蝉衣,她和季道翩的一战虽然大胜,但其实力上限也基本暴露无遗。

而焚道藏……作为焚月第一蚀月者,他在一万三千年前,便已成就神主境九级,如今早已达神主境九级极致。

虽然这一生都基本无法踏入神主境十级这个至高之境,但,十级之下,他可以说无人可及。

别说玉舞蝉衣都是神主境八级,纵然她们都初入神主境九级,联手也根本不可能胜过他。

面对焚道藏的大笑,玉舞蝉衣一言不发,猝然出手。

两道寒芒带着瞬间爆发的黑暗气息,切裂空间,带着层层黑暗涟漪直刺焚道藏。

这一次没有结界隔绝,那些修为较弱的焚月神使和帝子帝女在两魔女力量爆发的刹那被狠狠逼退,然后仓惶运力抵御。

焚道藏重哼一声,脚下不动,干枯的老手向前缓缓一推,一个黑暗气场无声张开。

一声并不响亮,但格外沉闷的轰鸣声,玉舞蝉衣的身影都停滞在了半空,焚道藏的黑暗气场下,她们被生生阻滞,就连身上的黑暗气息,也被逐渐噬血。

哪怕是完美的黑暗契合,也根本不可能超越如此之大的境界差距。

焚道藏冷笑一声,沉声喝道:“凭你们两个牙都没长齐的小魔女,也配在老朽面前放肆!”

他手掌一翻,黑暗气场猛然膨胀,将玉舞蝉衣再度逼退一分:“赶紧滚回你们的劫魂界!”

这里毕竟是王城主殿,若是全力为战,只会重损王城。但焚道藏这一手,已是足证他的神威和两魔女与他不可跨越的差距。

这时,一直静坐沉默的云澈忽然缓缓站了起来。

呼!

一阵阴冷的寒风忽然吹起,并不强烈,却是转眼席卷大殿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卷起在了焚道藏的黑暗气场之中!

阴风之中,他衣袂鼓起,头颅微垂,神情冷漠,唯有长发高高飞扬,每一根发丝之上,都缠绕着深邃到极点的漆黑魔气。

焚月神帝猛的转目,所有的目光,也都在这时集中到了云澈的身上……而黑发飘扬间,他的身上,忽然缓缓现出了一个黑暗阵印。

而同样的阵印,亦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玉舞和蝉衣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