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61章 乱心

第1661章 乱心

黑暗阵印只有一尺大小,若隐若现,阵中的魔纹简洁到诡异。

简洁到在常人看来根本不足以支撑一个黑暗玄阵。

“这是……什么阵法?”大殿之中惊吟四起。

焚月神帝眉头大皱,他的目光最初盯着云澈,但忽得,他脸色一变,目光陡转,死死的盯在了魔女玉舞和魔女蝉衣的身上。

焚道藏的眼瞳亦在这时猛然放大了一分。

因为就在阵法完全成型之时,两魔女的气息居然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

无论是魔女玉舞,还是魔女蝉衣,她们各自的气息消失不见,身上所释放的……赫然皆是两女气息的融合!

与此同时,焚道藏分明感觉到,一股仿佛来自于虚空的无形吸力,正在狠狠的撕扯着他的黑暗气场。

阴风越来越狂暴,所携的黑暗气息也越来越浓重,逐渐的,开始化作不断席卷的黑暗风暴,带着越来越强烈的黑暗气息,聚拢于两魔女身周。

这一刻,焚道藏忽然生出一种模糊而可怕的感觉……这个空间所有的黑暗之力,都似乎在被一个无形的气场吸引到两魔女的身上!

撕扯他黑暗气场的无形之力越来越大,直至整个气场都开始出现了剧烈的颤动。

而这时,蝉衣和玉舞身上魔光一闪,剑刺齐出。

嚓!

来自最强蚀月者的黑暗气场,便如实质的布帛一般被狠狠切裂。

两点寒芒在瞳孔中极速放大,焚道藏虽惊不乱,白发扬起,一掌轰出,打出一个庞大的焚月魔阵。

但,他的瞳孔在这时忽然收缩了一下。

他力量释放之时,竟骇然发现,自己的黑暗玄气像是陷入了无形的泥沼之中,运转的格外迟滞,两魔女的力量逼近之时,他平日随手可筑的焚月魔阵,居然还未能完全成型。

噗轰!!

未能成型的焚月魔阵在变得狂暴的魔女之力下轰然崩溃,周围的焚月神使和帝子帝女被余波远远震翻。而崩散的黑暗之力随之被风暴席卷,全部聚拢于魔女之侧。

这是……怎么回事!?焚道藏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他隐隐感觉到这一切都是受对方那个忽起的诡异阵印所影响。

但,这世上怎可能存在这种的玄阵!

玉舞和蝉衣的身影急掠,一左一右攻向焚道藏,所呈现出的,却是根本不应该属于八级神主的恐怖速度。

玉舞在前,手中玉刺爆射三丈寒芒。

明明只是魔女玉舞一人,但迫近的威势,却分明是玉舞与蝉衣的合力。焚道藏低吼一声,长袖甩出,卷起一个庞大的黑暗涡流……但这个涡流却在轰出之后,威力忽减,像是被无形虚空生生吸走了一般。

“!??”焚道藏今生第一次有了一种活见鬼的感觉。

焚道藏终究是最强蚀月者,力量何其雄厚,哪怕忽然流失,依旧可怕之极,黑暗涡流所至,魔女玉舞的刺芒被转瞬摧灭,身形亦被远远逼退。

但,下一个瞬间,蝉衣袭至,金色长剑之上,映出一只黑暗凤凰的魔影,剑影所至,带起一声震魂的凤鸣。

轰!

焚道藏大手之下,凤影绝灭,蝉衣亦被震开,但焚道藏还未来得及收势反攻,玉舞便已再次攻来……依旧不合常理的速度,依旧带着两魔女融合的威势!

玉舞蝉衣纵力量融合,也远不及焚道藏。但,她们两人身影极速交错,攻击密集如暴雨狂风,再加上诡异无比的气息融合,让焚道藏明明每次只应对一个魔女,却又是在不间断的应对两人的力量。

而最可怕的是,焚道藏每一次出手,都会清晰无比的感觉到自己轰出的黑暗之力被无声抽离,威势大减。而玉舞蝉衣……她们的黑暗威势非但没有因速度、频率极高的黑暗爆发而逐渐衰弱,反而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盛!

而明明每一次都是全力攻击。但她们的气息,却没有丁点衰竭的迹象,仿佛无穷无尽。

一方渐衰,一方反在增长,焚道藏最初的绝对优势快速弱化,他的脸色从震惊到难看,内心更是再无法保持平静。

砰!

终于,玉舞之力下,焚道藏一直傲立不动的身躯猛然后退了一步……下一个刹那,一道剑芒携着黑暗凰影直刺而下。

这一战,哪怕面对两魔女融合的力量,哪怕力量总是被诡异抽离,焚道藏在玄力之上依旧有着绝对的优势。

但,两魔女黑暗玄力凝聚、释放以及恢复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自始至终没有衰减,反而一直在违背常理的攀升,占据绝对优势的他,竟始终有一种深深的窒息感。

被玉舞击退半步,焚道藏根本没有哪怕喘半口气的机会,蝉衣之力紧随而至。焚道藏面现狰狞,一把抓向蝉衣之剑。

轰——

黑暗之力在两人之间猛烈爆发,蝉衣上身后仰……而焚道藏,他右臂的衣袖直接爆开,露出苍老干枯的手臂。

“住手!”

一阵低喝,让所有人的心魂剧烈激动。

焚月神帝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焚道藏和魔女中间,未见什么动作,只是站于那里,本是气息无比暴乱的黑暗气场便快速消弭。

他再不阻止,万一焚道藏真的败了……焚月界最强蚀月者败在劫魂界两个最弱魔女手中,那可不是“难看”二字可以形容。

“此处毕竟是王城,再这么打下去,本王这王殿怕是会归于尘土了,到此为止吧。”

焚道藏心知肚明焚月神帝站出止战的原因,他看了一眼自己衣袖尽碎的手臂,双手在颤抖中攥起。

云澈飘扬的黑发缓缓落下,大殿中暴风渐止,玉舞和蝉衣身上的阵印也随之消逝。

他坐下身来,漠然闭目,哪怕是焚月神帝,都没有瞥去一眼。

“哦?”池妩仸淡淡微笑:“是怕这王殿没了,还是怕脸没了?”

焚月神帝:“……”

“焚道藏,”池妩仸又岂是好相与之人:“现在知道,什么是‘资格’了吗?”

“……”焚道藏嘴唇嗡动,却是说不出话来。而他的目光直直落在云澈的身上……只有神君境七级的气息,却让他心间升腾起莫名的寒意。

刚才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焚月神帝没有去回应池妩仸的嘲讽,而是身形一转,直视云澈,道:“此人,莫非就是……”

“焚月神帝何必明知故问。”池妩仸软绵绵的打断他的话:“他是来自东神域的云澈,虽在北神域总共就出现过那么几次,但早已名声在外。焚月神帝若是愿意,可以继续无视,然后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一抹尬色快速晃过,焚月神帝笑道:“云澈之名,本王又怎会不知。以神君境七级的修为,一剑断命阎魔鬼王阎三更。这般骇世之举,若非众上位界王和吾儿亲见,本王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传闻还身负上古邪神传承,兼得玄天至宝天毒珠认主。”

“如此奇人,本王可是很早便想结交一番。”

“可惜,晚了。”池妩仸缓缓起身,随着她的站起,一抹淡淡的凌威也无声压覆于所有人的灵魂之上:“马上,云澈便是我劫魂界的新帝,本后,亦可就此成为名副其实的劫魂之后,你现在结交,又有何用呢?”

此言一出,在场尽皆瞠目结舌,焚月神帝猛的侧目,眉头亦深深蹙下。

千叶影儿眉梢倾斜,但没有说话。

云澈:“?”

“劫魂……新帝?”焚月神帝看了一眼过分沉默的云澈,又看向池妩仸,想从她的神情和气息上找到戏弄的痕迹:“魔后是认真的么?”

池妩仸双手负后,冷然道:“这些时日,你焚月神帝对我劫魂界的事似乎颇为上心。短短百日,十三次刺探,其中还包括蚀月者。”

焚月神帝:“……”

“本后一直无动于衷,你焚月却在变本加厉。莫非,本后沉寂这么多年,连那笔颇大的‘旧账’都一直没去找你清算,让你焚月开始觉得本后好欺了!?”

“呵呵,”焚月神帝淡笑一声,道:“这世上,不惧阎王者众,但认为魔后好欺者,怕是还未出生。纵然有过,也都早已化作枯骨。”

“本王前段时间的确曾遣人前往劫魂界。”焚月神帝大大方方的承认,脸上坦然无波:“但绝非有什么企图或冒犯之意。只是偶闻魔后下令召回所有魔女、魂灵,最后连所有的三千六百魂侍都全部召回,心忖劫魂界或有大事发生,因而前去了解一二。”

“以魔后之胸襟,当不至于为这等小事动肝火吧?”

“小事?”池妩仸似笑非笑:“那焚月神帝找到答案了吗?”

焚月神帝笑着摇头:“不曾。”

“那本后便清清楚楚的告诉你。”

池妩仸的回答,让焚月神帝眉绽愕然。

“刚才,本后的魔女所加持的黑暗玄阵,你可识得?”她不紧不慢的说道。

焚月神帝、焚道藏……还有所有蚀月者都目绽异芒。那诡异无比,让两个小魔女生生压制焚道藏的魔阵究竟是什么!他们无比的想知道。

“那个魔阵奇异无比,本王见过未见,闻所未闻。”焚月神帝淡淡瞥了云澈一眼:“还请魔后指教。”

“劫…魔…祸…天。”池妩仸玉唇轻吐:“焚月神帝有听过吗?”

短短四个字,如四道灭世劫雷轰在焚月魔帝的心海之中。纵被池妩仸一路横压也面不改色的焚月神帝终于眼神骤变,身体剧烈一晃,他刚要出言,忽又想到了什么,目光从玉舞和蝉衣身上急速掠过,最终死死的定在云澈的身上。

“难道……难道他……”

“不错,果然焚月神帝再怎么不长进,也还不至于愚蠢。”池妩仸明赞实讽,幽幽淡淡的道:“一切,就如你所想的那样。”

“现在,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