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62章 碎心(上)

第1662章 碎心(上)

劫魔祸天……这个名字让焚月众人一脸茫然。但,他们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焚月神帝,还有焚道藏脸上那从未有过的震惊之色。

一息……两息……三息……

足足吐了三口气,焚月神帝才总算是冷醒了下来,他沉声道:“劫魔祸天阵,还有魔女的变化,都是因为……他继承的魔帝之力!?



终归是焚月神帝,哪怕内心翻腾如海啸,依旧快速理清了那个明明匪夷所思,却又近在咫尺的事实……身为北域神帝的他,又怎会不知道劫天魔帝曾经归来,又因云澈而离开的事。

劫魔祸天众人尚还不知,但“魔帝之力”四个字,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强如蚀月者,都如被天雷轰身,惊到险些眼球炸裂。

魔帝……那是上古真魔的帝王,信仰之上的存在啊!

“黑暗永劫。”池妩仸微笑而语:“焚月神帝不会不知道它是属于谁的魔功,又有着怎样的力量吧?”

焚月神帝:“!!”

“不!不可能!”焚道藏向前几步,声音无比急促:“黑暗永劫是上古劫天魔帝的本源玄功!记载之中,连同族真魔,连其他魔帝都无法修炼,云澈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那你看到的,又是什么?”池妩仸宛然一笑。

“……”焚道藏呐呐的说不出话。

两魔女那完全不符常理,连焚月神帝都望尘莫及的黑暗驾驭,以及他亲身领教,根本无法理解的可怕魔阵……这都不是属于现世的力量,而都隐隐契合于那传说中、记载中象征着黑暗极致的黑暗永劫!

“完美的黑暗契合,在北神域百万年历史中从未出现过,但在继承了魔帝之力,修成了黑暗永劫的云澈手中,不过是随手为之。”

池妩仸慢慢悠悠,说着字字骇世的言语:“焚月神帝好奇本后为何召回所有的魔女、魂灵和魂侍,现在明白原因了吗?”

焚月神帝的身躯轻微晃了一下。

焚道藏,众蚀月者、焚月神帝、帝子帝女也全部懵逼当场。

北神域从未存在过的完美黑暗契合……云澈可随手为之!?

魔女、魂灵、魂侍全部召回……

也就是说,他们的黑暗驾驭能力,很可能在云澈的手下,全都达到了以往连神帝都不可能达成的完美黑暗契合!?

这、这尼玛……

如果这都是真的,那岂不是……以前同层面的人,如今,他们都要低人一等?

八级神主中期的第九魔女,凭完美黑暗驾驭几乎可以说是完胜八级神主后期的蚀月者季道翩!

若所有魔女都完成了这般蜕变。那蚀月者,将在今后,毫无疑问低于魔女一个层面!

再延伸至魂灵、魂侍……再到星界。整个焚月神界,岂不是都要低下于劫魂界!

而这九魔女最终的实力上限,又会达到怎样的程度……

不过稍稍一想,他们便已全身冷汗,再不敢继续想下去。

此时再看端坐不动,沉寂无

声的云澈,他们的视线,无不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焚月神帝双目稍眯,稍稍掩下几乎有些失控的眼神动荡:“当年北神域黑暗气息频繁异变,后方知是远古劫天魔帝并未陨灭,而是于外混沌存活至今,携恨归来……后因云澈而重归外混沌。”

由于北神域与三方神域的仇视和闭塞,焚月神帝对详情知道的不多,但亦晓得大概。

“原来劫天魔帝离开前,竟留下了如此珍贵的黑暗馈赠。”

说这些话时,他的目光在看着云澈:“难怪,竟能以神君境七级之力杀阎魔鬼王,难怪会让魔后甘侍之为帝。劫天魔帝……黑暗永劫,看来我北神域,终到了命运翻覆之时。”

他的言语,开始逐渐呈现出激动和振奋。

池妩仸哪会看不破他的心思,淡笑一声道:“焚月神帝,你现在捧他,已经晚了。因为他属于本后,属于劫魂界,而不是属于北神域,更不会属于焚月界!”

焚月神帝面色稍稍一僵,又马上回复淡然,微笑道:“魔后此言过了。劫天魔帝身为远古真魔之帝,她之所以会留下如此传承,定是为了我北神域的命运和未来!又怎会……只属于你劫魂界!”

云澈身上的魔帝之力和黑暗永劫,他人或许根本不敢相信,但,以焚月神帝所继承的上古记忆与焚月历史,以及眼前所见……根本无法不信。

池妩仸所说的话,他也并不怀疑!

而如此,随着魔女、魂灵、魂侍全部完成蜕变,他焚月界,已是不知不觉间被劫魂界横压而过!

两个最弱的小魔女都堪堪压制住了他焚月界的最强蚀月者,大魔女若是来了……那还得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云澈一人!

焚月神帝表面很是淡定,但每一丝灵魂、每一根血管都像是有火焰在疯狂烧灼,让他震惊不止,惶恐不安,同时又衍生着有生以来最强烈的嫉妒……

他早知云澈到了北神域,当年还因蛮荒神髓而暗中追查追杀过他。却从不知他竟身负魔帝之力和黑暗永劫……还被劫魂界抢了先!

如果得到云澈的是焚月界,那这一切……都将是属他焚月界所有!

“呵,笑话。”

毫无意外,焚月神帝之言得到的唯有池妩仸的一声冷嘲:“云澈是个活生生的人,他想去哪里,属于谁,由他自己来定,什么时候成了这北神域共有之物?焚月神帝这话出口之前,没问过自己的脑子吗?”

“再说,当年你派人暗中追杀他的事……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就算你真的忘了,本后也会替你记着。”

焚月神帝极力保持着淡然,但眉线还是稍稍下沉了一分。

池妩仸忽然转眸,那侵魂的目光从殿中每一个人的身上缓缓掠过,然后轻轻而语:“北神域的命运的确要更改了,但改变这一切的,只有我劫魂界。当然……”

“若有人想在一夕之间蜕变,亲身感受另一个黑暗领域,想亲手筑造、亲眼见证这一切,我劫魂界自然欢迎的很。”

缕缕魔音,从耳入心,丝丝绕绕,

不绝于魂。

从蚀月者,到焚月神使,到帝子帝女,每一个人,都在动容。

焚月神帝双手微攥,他不用看,都知道池妩仸这番话下来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冲击。

魔女的强大他们全部看在眼中,一夕完成那样的蜕变……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北神域有史以来最大的诱惑,修炼黑暗玄力者,不可能不为之心动,与是否忠诚无关。

而且实力越强,便越会心动若狂。

当着神帝之面,惑焚月众人之心。换做任何神帝,都必然勃然大怒……但,焚月神帝没有怒,甚至没有出言斥之。

因为,那种已经被劫魂界狠狠踩下的感觉,实在太过清晰。以往就从不愿和劫魂界硬碰的他,如今……或许连掂量都不用了。

淡淡瞥了焚月神帝一眼,池妩仸唇角微不可察的弯翘,她今次来的目的,已是完全达成。

先不说焚月神帝还敢不敢再乱动什么心思,光是蚀月者、焚月神使们必定躁动的心,都够他自顾不暇很久。

倒不是说她有多高明,而是云澈的黑暗永劫之力实在太过强大……毕竟,那可是在上古时代引领真魔的极道之力。

池妩仸妖娆转身,面向大殿出口,背对着焚月神帝道:“这两年,焚月神帝想必一直在担心本后找你讨旧账吧?”

焚月神帝:“……”

“哼,”她淡淡一笑:“不过,这种担心,你大可以暂时放下。因为区区蛮荒神髓,对本后而言已经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待云澈于劫魂界封帝之日,还望焚月神帝不吝莅临。”

“我们走吧。”

云澈刚要起身,焚月神帝的声音忽然响起:

“等等。”

池妩仸回眸:“焚月神帝还有何指教?”

焚月神帝缓步向前,平淡的目光难辨情绪,他微笑着道:“魔后之意,本王已是了然于心。与魔后相见一面极是难得,借此难得的良机,本王倒是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魔后成全。”

“哦?”池妩仸淡淡应声。

焚月神帝微微昂首,道:“历代王界之帝,到了生命最后,最大的愿望,便是能一瞻极限之后的黑暗领域。但从未有人能如愿。”

“纵是阎魔界那沉浸黑暗数十万年的阎祖,都从未能突破‘神主’这个界限。”

“但是……以魔后之能,融以黑暗永劫之力,或许足以呈现出先祖都未曾见过的黑暗领域。”

焚月神帝左手魔光耀起,右手做出“请”的姿态:“还请魔后,让本王见识一番,以了平生大愿。”

明显,他想探池妩仸的底。

最弱的魔女在黑暗永劫之力下都能完成那么惊人的蜕变。那么,以池妩仸本就极端强大的实力加之黑暗永劫,实力会不会也远胜以往?

作为实力、地位一直与他平齐的劫魂之帝,这一点,显然无比重要。

——————

【当你看到这行字时,下一章已经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