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64章 影殇

第1664章 影殇

“走!”

不等云澈询问和靠近,亦没有向焚月神帝说半句话,池妩仸带起千叶影儿直接浮空飞起,瞬间远去。

蝉衣和云舞对视一眼,紧随而去。

“恕本王不远送。”焚月神帝声传百里,帝威凛然。

远远的,池妩仸完全消失在视线前的那一刹那,他看到池妩仸忽然回眸,淡淡看了他一眼。

没有威凌,没有冰冷,没有嘲讽,没有愤怒……没有任何情感。

“哼!”焚道藏沉声道:“八级神主,居然也妄想挑战吾王魔威。”

“……”焚月神帝没有说话,更没有在被池妩仸压制到窒息,终于挫了她一次锐气的快意。

千叶影儿力量爆发之时,那忽然迫近的压迫感直到现在都没有散尽。

而之后……她的一系列举动,完全的不符常理,莫名其妙。

不过这些,不是他现在应该思索的。

云澈所身负的魔帝之力,还有因他而产生蜕变的劫魂界……这是前所未有,很可能会彻底改变北神域格局的大事!

“召回所有蚀月者。”他沉声下令:“让他们无论身处何地,即刻赶回!”

————

黑暗玄舟穿空飞行,以最极限的速度直返劫魂界。

玄舟的内室,池妩仸将千叶影儿轻轻放下……自始至终,她都很有意的没有让云澈碰触到千叶影儿。

直到现在,已远离了焚月界。

千叶影儿依旧处在昏迷中。而她的伤势和气血缺失,根本远不足以让她昏迷。

“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澈又岂会看不出,池妩仸是在有意不让他碰触千叶影儿。

但他心中虽万般疑惑,却没有强逆池妩仸之意。

毕竟,这近一年来的相处,他、池妩仸、千叶影儿之间,已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微妙的信任感。

尤其是在杀了宙清尘,魂溃宙虚子之后。

就如池妩仸忽然说出云澈将为劫魂之帝时,云澈还是千叶影儿事前毫无所知,但都并没有露出异样。

池妩仸转身,缓缓开口:“她的胎息……散了。”

“……”云澈定在原地足足三息,才无比僵硬的转首:“你…说…什…么?”

“你自己看吧。”池妩仸让开身体,然后缓缓吐了一口气。

云澈向前,伸手触在了千叶影儿的心口,玄气和神识缓慢释放……然后,他彻底的定在了那里,全身上下就如忽然僵化了一般,持续了很久很久。

他和千叶影儿,都是心怀仇恨,化身复仇恶鬼的人。

他们平日里的结合,大都以双修为目的。仇恨满心之下,他们都会刻意规避这种意外。

以千叶影儿的修为,只要她不愿,断无任何受孕的可能。

以她的立场和仇恨,也根本没有这样的理由!

“胎息浅弱,应该还不足半月。”池妩仸道。

云澈的瞳光猛的一晃!

不足半月……正是那日杀了宙清尘,在这艘黑暗玄舟之上!

亦是千叶影儿最主动,最疯狂的一次。

“她,怎么会……”云澈失神低念。

啪!

一声脆响,云澈放在千叶影儿心口的手掌被重重打开。

千叶影儿眼眸睁开,她坐起身来,脸色依旧蒙着一层惨白,但眸光却已冰寒如前,毫无异状。

“哼,让你们看笑话了。”千叶影儿淡淡说道,她站起身来,道:“我没有让它结胎,就是为了随时将它散掉,这样也好……不,这样最好。”

“……你没事吧?”池妩仸用极轻的声音道。

“我能有什么事?”千叶影儿漠然回答:“马上便要吞并阎魔,之后是焚月。一切都近在咫尺,这个时候若多出一个麻烦……简直蠢不可及。”

“原本,在去阎魔之前,我也会散掉它。”

池妩仸:“……”

千叶影儿看了云澈一眼,道:“那次是我只顾着在你身下放浪,忘记了自封。你放心,这种错,以后不会再发生。”

云澈没有说话。

“池妩仸,这次让你在焚月那里丢脸了……我自会补救。”

说完,千叶影儿转身,推门而出。

长久的沉默。

池妩仸幽幽一叹,缓缓迈步,准备离开。

“的确,”云澈低低出声,似是自言自语:“这样最好。”

“……”池妩仸即将踏出房门的脚步停滞,胸脯重重的起伏了一下。

“云澈,”她忽然开口,声音很轻很软,却又带着一抹触人心弦的凄然:“我知道,你心中有着无尽的痛苦,无尽的怨恨。报仇是你唯一的目标和执念。除了仇恨,你甚至不允许自己再有其他的任何情感。”

“但是……我依然希望,哪怕你灵魂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仇恨,也不要让它完全噬灭了你那颗……原本温暖的心。”

她缓缓回眸,本就轻缓的声音飘渺如梦中烟云:“你的女儿云无心,她至少还曾到来过这个世界,至少还曾得到你毫无保留的父爱。”

云澈:“……”

“那一日,并不是意外,她的确有自己的私心。”池妩仸继续道:“只是她的私心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你。”

“她不想你死。”

池妩仸离开,安静的房间,云澈怔怔的立在那里,很久很久。

走出内室,循着气息,他在玄舟的尾端,看到了静立在那里的千叶影儿。

“想骂我?”察觉到他的靠近,千叶影儿斜了他一眼,别过脸去:“这次的错,我认。我说过,以后不会再犯。焚月神帝的账……我也一定会讨回来。”

云澈没有说话,定定的看着她。

“……?”千叶影儿疑惑的转头,碰触到云澈明显异样的视线,她皱了皱眉,道:“怎么?还是气不过?”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生气?”云澈开口,声音冷淡。

“还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吗?”千叶影儿毫无迟疑的回应。她的确最有资格说出这句话。

“比起生气,”云澈道:“我更多的是意外。”

“意外?呵!你该不会认为我是有意为之吧?”

千叶影儿再次转眸,看着前方极速掠动的黑暗世界道:“算了,都已经无所谓了,你怎么想是你的事。”

“真的无所谓了吗?”云澈道,言语中似乎不掺带任何情感。

千叶影儿宛若听到了一个笑话,冷笑出声:“难不成,我该像个可怜无用的弱女人一样痛哭流涕?真是可笑至极。”

她美眸半眯,目若寒剑:“虽然有些丢脸,但总算是了了一个扰我数日的心事。如此,便可彻底心无旁骛了。”

“阎魔界那边,你依然要独自冒险一试吗?”她忽然问道。

“我自有打算,你无需有这些多余的担心。”

说完,云澈转身,迈步离开。

走出很远后,他停住脚步,身上的气息缓缓收敛,再收敛,身影也逐渐淡薄……直至气息和身影都完全消失在了原地。

他无声移步,反向走回,很快,视线中再次出现了千叶影儿。

森森寒风,带着阵阵鬼哭般的呼啸,千叶影儿飞扬的金发成为了黑暗中最绮丽的风景。

静默之中,她一动不动,亦没有察觉到云澈的去而复返,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昏暗的世界,淡薄的光线,云澈第一次如此细致,如此目不转睛的看着千叶影儿。

许久,就在云澈身体半转,准备离开时……千叶影儿的身影忽然缓缓蜷下。

双膝触地,她跪在了地上……一个有悖于她的骄傲,她最厌恶排斥,从不允许自己轻易做出的姿态。

但,她却久久没有站起。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身体如沐在冰狱寒风之中,无比剧烈的颤抖着……

滴!

滴!

滴!

水滴滴落的声音明明那般轻微,却每一滴,都重重砸在云澈的心弦之上。

千叶影儿缓缓抬手,朦胧的视线中,她看到了转眼已被打湿的掌心,她死死咬齿,但眸中泪珠却如疯了一般的涌出淋落,无论如何都无法休止。

“为……什……么……”

她迷茫低吟……

明明应该是解脱,明明不需要再挣扎犹豫,明明……只是一个不该出现的错误。

为什么会这么痛苦……

为什么我还会有眼泪……

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到底怎么了……

她螓首深深垂下,双手用尽全力抱着自己的肩膀,死死的,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的泣音,因为那样,会被云澈所察觉。

“你的女儿云无心,她至少还曾到来过这个世界,至少还曾得到你毫无保留的父爱。”

“她不想你死……”

云澈的手缓缓握紧,再握紧。

静默中,他收回目光,缓步远离,保持着匿影状态,一直来到了玄舟的另一侧。

他看着前方,久久无声。

…………

“帮我……报仇。”

“请你……重新赐予我奴印,我愿永远……为你之奴!”

“你不会后悔!”

“千叶影儿已死,现在世上,唯有云千影!”

“你以为,你对云裳好,就可以消抹没有保护好女儿的罪恶与愧疚?就可以填补心中的空缺?我告诉你……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相反,你这是在错上加错!”

“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她报仇!你好不容易没有了挂念和破绽,却要在这里,自己强行再造出一个来?呵!”

“我是你的工具没错。但别忘了,你也是我的工具!你可以犯蠢,但我也可以阻止你犯蠢!”

…………

云澈失神呢喃:“明明是你,让我断绝所有情感,帮我抹去最后的牵挂和破绽……”

“为什么却是你……”

他闭上眼睛,然后忽然飞坠而下,脱离了黑暗玄舟,直飞反方向而去。

感知中,黑暗玄舟的气息快速远去,云澈的身影亦在这时显现出来,他身上黑芒闪耀,速度暴增,睁开的眼瞳之中,缓缓耀起进入北神域后,最幽暗的黑暗之芒。

目光所指……焚月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