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65章 焚月之谋

第1665章 焚月之谋

“主人,你要去哪里?”禾菱惴惴不安的问。

“焚月。”云澈回答。

“可是……”

禾菱抬眸……天毒珠的世界,被映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

她没有再说下去。

或许,相比于千叶影儿,相比于池妩仸,她才是最了解云澈的人。

她与云澈生命相连,不仅经历着他的一切,也随时感受着他的灵魂。

焚月界,那是北神域的王界!

单单焚月神帝焚道钧一人,他是北神域最至高无上的三人之一。云澈哪怕身负黑暗永劫,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但是,她无比清楚,此刻的云澈,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让他停驻和回头。

穿过一片片漆黑的星域,掠过一个个暗色的星辰,刚离开不久的焚月界重新呈现在了视线之中。

速度稍稍减缓,双目的黑芒也逐渐隐下……但瞳孔最深处的黑暗却更加的幽寒。

进入焚月界,层层穿梭之下,他落在了焚月王城前。

焚月王城的结界已经闭合……虽然,再强的黑暗结界在他面前也形同虚设。

“此为王城重地,若无许可,不可擅近,违者死!”

云澈刚一落下,一个强横威严的声音遥遥传来,带着一股让人胆寒的气场。

云澈看着前方,淡淡开口:“劳烦告知焚月神帝,云澈前来拜访。”

短暂的沉默,随之响起一阵惊声:“云……云澈!?”

先前在焚月主殿的几次交手都是神主级别,毫无疑问震动了整个焚月王城,虽才过去不久,王城范围早已悄然传开……尤其是云澈这个名字。

之后,在外的蚀月者、焚月神使都被急速召回,王城之中哪怕最不敏感的人,都嗅到了相当强烈的异样气息。

“不是说魔后和他刚刚离开吗……”

“会不会是假的?”

“无论真假……速传音总统领,让他告知神帝!”

…………

焚月主殿,气息分外沉闷。

焚月界的蚀月者与劫魂界的魔女不同。魔女只侍于魔后,而蚀月者则都有自己的管辖星域。所以平日里若无天大的事,极少被强行召回。

而这种紧急召回,更是极少发生。

短短一个时辰,所有蚀月者和焚月神使全部归界!有的为了极速赶回,甚至不惜代价的动用了沉寂多年的次元玄阵。

大殿之中,焚月神帝端坐主位,面色无比的平静,全身却无形释放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压抑气息。

下方,是一众格外安静,面色无比凝重的蚀月者、焚月神使以及数十个地位最高的帝子帝女。

“吾王,此事当真有那般严重吗?”一个刚刚归界的蚀月者道。

焚卓,在蚀月者中排位第二,实力仅次于焚道藏。

在焚月界,神帝之下并无十级神主。但相比于阎魔界的十阎魔,劫魂界的九魔女,焚月界的蚀月者有着数量上的绝对优势。

足足十二人!

焚道藏看他一眼,声沉如渊:“你若是亲眼所见,便不会说出这句话。”

焚道藏不止亲眼所见,还亲身被两个神主境八级生生压制。他当时满心愤恨耻辱,但当“劫魔祸天”、“劫天魔帝”、“黑暗永劫”这些震世惊雷抛下时,此刻回想,却已不再是那么难以接受。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沉重。

焚卓目光移动,发现那些之前留在王城的蚀月者,每个人脸上呈现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遣往刺探劫魂界的那些人,全部撤回了吗?”焚月神帝道。

“回吾王,已全部召回,未留一人。”

焚月神帝缓缓舒了一口气。

月神帝不太喜争斗,尤其在劫魂界崛起,犹胜当年的净天神界后,他从不愿招惹劫魂界。

但,从未忌惮的如此明显,如此强烈。

一个焚月帝子道:“那云澈身上的,真的是劫天魔帝的力量?会不会是魔后在故弄玄虚?也或者,黑暗永劫在凡灵身上,其实远没有那么强大。就如那个梵帝神女,他在父王手下根本不堪一击。”

“天真。”焚月神帝冷然道:“是否是魔帝之力,本王还不至于识错!它只会远比你们想象的更加强大。那两魔女身上所展现的,或许只是黑暗永劫之力的冰山一角。毕竟,你们看到的,也仅仅只是两个最弱魔女,和一个永劫魔阵而已。”

“根据上古记载,劫天魔帝是始祖神所创造的第一个魔。她的黑暗之力,被称作‘始祖黑暗’。魔女身上的变化,一定远不止完美驾驭黑暗那么简单。”

众人尽皆窒息。

身为北域神帝,对远古魔帝的了解,自然远胜常人。

“至于那梵帝神女……”焚月神帝微微皱了皱眉:“她似乎有状况在身。真正实力,可远不止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吾王,眼下,我们该如何做?”焚卓道:“若黑暗永劫当真有那么可怕,魔女、魂灵、魂侍都在黑暗永劫下完成蜕变的话……若魔后有犯我焚月之心,我们岂不是……难以招架?”

在场的人都明白“难以招架”这四个字说的多么含蓄。

借助“劫魔祸天”,两个最弱魔女都能压制最强蚀月者。

那两个恐怖的大魔女若是来了,黑暗蜕变加施以同样的“劫魔祸天”,十二个蚀月者齐上都可能够呛……

焚月神帝的目光,看向了坐于焚道藏身边的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四岁的男子,一身白衣,黑发无须,头戴宽帽,皮肤亦远比其他蚀月者白净,身上毫无威凌之气,姿态恬静中带着温雅。

任何人见之,都断然想不到,他竟是焚月界的十二蚀月者之一。

“师尊,你如何看?”焚月神帝道。

焚道启,论修为,他在十二蚀月者中排位第七。

但蚀月者之外,他还有两个特殊的身份。

焚月帝师,以及焚月的智囊!

焚月神帝一直对他极为敬重。纵为神帝,依旧对他师尊相称。

焚道启起身,道:“道启未能在场亲见。但,以吾王所言,近期,断不可触碰劫魂界,连试探都不可有,以免被魔后借机抓为把柄。”

焚月神帝缓缓点头:“远期呢。”

“唯有两条路。”焚道启声音一顿,声音变得格外沉重:“其一,杀云澈。”

“难。”焚月神帝道,狡诈如魔后,怎么可能不把云澈保护到极致:“其二呢。”

不止是难,而且风险太大太大。毕竟刚刚才说过,现在绝不可触碰劫魂界。

“其二的话,相信已在吾王心中。”焚道启微微一笑,然后说了一个字:“揽。”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若有所思。

焚月神帝缓缓起身,看着前方道:“能得云澈,将来必得北神域。完美的黑暗契合之下,纵脱离北神域,黑暗玄力很可能也不会衰弱。”

“也就意味着有了脱出牢笼,与其他三神域真正鼎力的基础和资本。”

这番话,说的所有人都剧烈动容。

“更难。”焚道藏道:“净天神帝何许人物,还不是栽于魔后之手。说到对付男人,世间怕是无人堪与魔后相较。云澈自始至终毫无言语,神态冷僵,说不定连魂都已被捏在魔后手中,如何揽之。”

“不,”焚月神帝却是摇头:“天下万魂,魔后都可劫之。但云澈身负劫天魔帝之力……绝无可能。”

这一点,他很确定。

“师尊,你认为有什么办法,有可能让云澈入我焚月?”焚月神帝再次问道。

“入

,几无可能。但揽的话……”焚道启微微一笑,淡淡说出一个字:“色。”

众人都是微皱眉头,尽皆不以为然,唯有焚月神帝眯了眯眸。

“这似乎是最不可行的方法。”焚道藏看着焚道启一眼,诧异着睿智如他为何会说出这一个字:“说到媚惑男人,这北神域能有人比得过魔后?现在,那魔后定是日日夜夜将云澈伺候的舒舒服服,哼!”

“还有他身边的梵帝神女……据说论姿容,与西神域的龙后并为神界第一!”

他的话明明是在嘲讽,但任谁,都能从中听出深深的嫉妒和不甘。

焚道启却是微微摇头,道:“我们能给的东西,劫魂界同样能给。但‘色’这个东西,却可以千种万种。”

“他会入劫魂界,最大的原因应该便是贪魔后之色,也就是说,‘色’对他有用,”

“魔后与神女,我焚月之女的确难以相较,”焚道启很客观的道:“但‘色’这个东西,相比于‘质’,有时候‘新’和‘量’会更为重要。”

“尤其……据说那云澈年龄尚不足一个甲子,正值最难抵御女色,又最易喜新厌旧之时。”

焚道藏目光一动,似有所悟:“你的意思是?”

“魔后性情极端霸道,她就算真的甘奉云澈为帝,她为后,也一定不会让云澈的权势在她之上,”

“那么,她对云澈的管控……尤其是女人方面的管控定会极为专横霸道。而焚月这边,便可趁此隙诱之……”

焚道启摇头,叹声道:“听上去很是粗俗可笑,但却似是唯一可能生效的方法。”

“虽然用这种方法让他背离劫魂界,入我焚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需他分心于我焚月,便已足够。之后,可再从长计议。”

既已“落入”魔后手中,他们想揽云澈这个人太难太难,可以说几乎不可能。可行的,唯有揽他的部分心念……揽的越多,焚月的危机越小。

众人看焚月神帝的神情,便知他赞成焚道启所言,或者,他本就是如此之想。

只是……他们这些焚月的核心,北神域的至高存在,齐齐整整的聚于此地,最后得出的唯一结论是强行色诱!

真特么的……

“卓。”焚月神帝忽然开口。

焚卓站出,拜道:“吾王请吩咐。”

“七日之后,你亲赴劫魂界,送云澈一份重礼。”焚月神帝目光闪烁。

“是。”焚卓应声:“那重礼是……”

焚月神帝闭眸,声音透着几分沉重:“合凰。”

“什……什么!?”焚卓猛的抬头,在场众人无不是面露惊色。

焚合凰,北神域无人不知的焚月小公主,其貌如玉,其姿如仙,是焚月界的瑰宝,亦是焚月神帝最疼爱的女儿。

面对众人的惊色,焚月神帝毫无动容,继续道:“记得尽可能避开魔后。云澈若收最好,若不收,便强行留下,之后就算送回来也没关系,只要他见到就好。”

男人最了解男人。哪怕云澈齐拥魔后和神女,也不会拒绝其他上乘美色……何况,他很确定,这世上不会存在见到焚合凰不动心的男人。

“可……可是……”

“没有可是。”焚月神帝背过身去:“她既为本王之女,便该有为焚月界牺牲的觉悟。”

焚卓嘴唇微颤,细看的话,他的手指亦在不断的颤抖。最终,他还是深深闭目,垂首道:“谨遵……吾王之命。”

就在这时,一道气息极速靠近,一个带着急促的声音已遥遥传来:“焚月卫总统领焚冑求见吾王……有要事相禀。”

焚月神帝心情极差,但并未发作,淡淡道:“讲。”

一个人影急停于殿前,跪地俯首道:“王城门前……云澈求见吾王。”

“云澈”二字让殿中所有人猛的转目,焚月神帝蓦的回身:“你说什么!?”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