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69章 劫月

第1669章 劫月

神帝死,等同王界的支柱和信念崩塌。

就在刚才,他们还齐聚主殿商议大事。

两息,仅仅过了两息,主殿湮灭,王城崩裂,魔器粉碎,神帝陨灭……

焚月王城中,下到焚月卫,上到蚀月者,纵然精神再坚十倍,也全然无法从这样的灾变中回过神来。

在庞大焚月界,不知有多少生灵在刚才的神威中被震倒在地,呆愕的看着前方,久久无法站起。

一道道目光艰难的转移到云澈的身上。他一动不动,双目闭合,就连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已死去了一般。

“他……死了……吗?”焚卓低声念道。

砰!

随着焚月神帝的死亡,他的随身空间崩灭。只是,在真神之力下,随身空间所储之物也都已被毁灭,唯有一轮漆黑,且无比完整的勾玉缓缓而落,打落在地上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焚月界蚀月者之力的魔源载体——焚月魔琼玉!

焚月魔琼玉的魔光刺动着众人的瞳孔和心魂,众蚀月者都是身躯剧震,然后以各种扭曲的姿态竭力站起,想要冲向这决定着焚月传承和命运的最重要之物。

而就在这时,他们以为或已死去的云澈缓缓抬起了手臂。

哧!

那把贯穿焚月神帝,将其毁成烟尘的劫天魔帝剑忽然飞起,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划过一道深暗的痕迹,回到了云澈的手中。

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之极的动作,却是让那些刚刚站起的焚月众人险些心弦崩断,齐齐栽回在地,瞳孔全部在一瞬间扩张到最大,带着他们这一生最极致的恐惧死死盯着远处的染血身影。

“啊……啊……”

一声声战栗的低吟从喉咙深处溢出,那群实力稍弱的人身体更是在恐惧中近乎连滚带爬的后移。

明明已没有了任何威凌之力,连生命气息都变得很是淡薄,但……虽然只有短暂的两息,那却是真正的神之威压,是将他们的神帝一击葬灭的力量。

随着劫天魔帝剑的飞回,回转的剑气亦卷了另一件东西。

焚月魔琼玉,被云澈缓缓的抓在了手中,亦抓住了整个焚月界的命运。

焚月魔琼玉的中心,一缕黑芒在缓缓的凝聚闪耀。先前传承予焚月神帝焚道钧的魔源之力并没有随着他彻底湮灭,已开始缓慢回溯。

云澈的眼睛睁开,依旧是猩血般的颜色。在众人剧烈瑟缩的眼瞳中,依旧是属于上古魔神的魔瞳。

手掌一拢,焚月魔琼玉消失在了云澈的手中,也让焚月众人的眼球齐齐一凸。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猛的一暗,一股沉重的威压缓缓袭来。

众人下意识的抬头,随着威压的临近和光线的层层暗下,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了焚月王城的上空。

赫然是一艘足有数百里之长的巨型玄舰!

“魂……天……舰……”焚道启一声呢喃,然后长出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魂天舰……曾经的净天舰,亦如今劫魂界的主玄舰!

在云澈的真神之力下,焚月王城存在了数十万年的守护结界全部崩溃,这艘劫魂界的主玄舰,就这么畅通无阻的直接出现在了焚月界的核心——焚月王城的上空。

魂天舰上,池妩仸的身影缓缓降下。

她的瞳中黑芒闪耀,源自上古涅轮魔帝的魔帝之魂亦在这时随着她的威压无声释下,笼罩着整个焚月王城……

成为了压垮无数崩溃心魂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她身后所跟随的两个身影,赫然是劫心劫灵两大最强魔女。

“啊……啊……这……到底……是……”

焚卓眼球暴凸欲裂……神帝死,王城毁,劫魂界主玄舰临于上空,这番画面,已不是“绝望”二字可以形容。

就算是噩梦,也实在太过于残酷。

遍地狼藉的焚月王城在极度的压抑中安静到可怕,许久,竟无一人能发出声音。

“……”云澈缓缓的转目,看着忽然出现的池妩仸,以及她身边先前明明没有同行的大魔女,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不愧是……你……”

他的眼瞳弥漫着太过浓郁的血色,无法窥视他这句话究竟是赞叹,还是讥讽,亦或者警惕。

“……”池妩仸目视下方,没有说话。

这时,一道带着金痕的黑影从魂天舰上快速飞下,来到了云澈的身侧,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感知到千叶影儿的气息,云澈的双目终于闭合,无尽的虚脱感袭来,他任由自己的身体向后缓缓的倒去。

血珠快速沾湿了千叶影儿的衣裙,她抓起云澈,低声道:“池妩仸,你最好……半点都不要浪费!”

池妩仸道:“如此完美的时机,若是没有足够完美的后果,岂不是辜负了你最初的‘选择’和‘期望’。”

没有再说话,千叶影儿带起云澈,浮空而起,回到了魂天舰上。

庞大的魂天舰上,存在着多到惊人的强大气息。除了两个大魔女和之前同行的玉舞蝉衣,夜璃、妖蝶赫然也在舰上,九大魔女,竟至六人!

二十七魂灵和三千六百魂侍亦到来大半。

“云公子如何?”

看到遍体染血的云澈,众魔女连忙迎上。

“不用管他。”千叶影儿将云澈很随意放到地上,道:“他的命硬的很,这种程度,最多两天,便会恢复如初。”

“不…用…管…我。”云澈低低的念了一声,眼眸闭合,声音虚弱。

蝉衣道:“这里我会照看,你们去支援主人。”

“不必,你也去吧。”千叶影儿冷冷道。

蝉衣微怔了一下,随之颔首:“好。”

夜璃、妖蝶、玉舞、蝉衣离开,飞落向焚月王城,为崩溃边缘的焚月王城再添四道沉重威凌。

云澈的全身的皮肉、骨骼、经脉崩裂碎断了七成以上……以彻底陨灭四星神的源力为代价,强撑了两息的“神烬”状态,他如今的样子,已算是最好的结果。

千叶影儿美眸俯下,默默的看着他此刻颇为凄惨的样子,许久,才终于出声道:“这就是你先前和我说的,准备送给龙白的底牌?”

“……”云澈没有说话,不知是觉得无必要回答,还是已经没有了开口的力气。

千叶影儿的双手微微攥起,声音泛冷:“你就没有想过……无法撑住的后果吗!”

能将焚月神帝灭杀,将焚月的核心结界全部摧灭,让近三成北神域都在颤抖的力量……毫无疑问,这是根本不该存在于现世,很可能,是属于远古真神那个领域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哪怕有那么一丁点的不慎或失算,都会是灰飞烟灭的结局。

云澈的嘴唇缓慢开合,发出很轻微的声音:“会……再……有……的……”

千叶影儿眉头猛的一蹙,转过身去,微微咬齿:“是,这样的力量,或许你还可以做到,但……你的命只有一次,懂吗!”

“会……再……有……的……”

面对千叶影儿的愠怒,他却在重复着刚才的轻语:“将来……会……再……有……的……”

“……?”千叶影儿怔了一怔,蓦的,她如遭电击,本是冰冷的眼瞳忽然无比剧烈的晃动起来。

唇瓣在颤抖中轻微开合,却是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一种难以形容,在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陌生感觉从她的心底溢出,酥麻中带着温热,快速的蔓延她的全身。

她脚下迈动,快步跑开,只是脚步那般的凌乱。

身影转过墙角,千叶影儿重重的依在了墙壁上,她伸手,死死的掩住了自己的唇瓣,但晶莹的泪珠却从她的每一根手指划过,无声淋落。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去控制,也不想去控制。

——————

焚月王城,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天覆般的压抑。

池妩仸目光扫视下方,幽暗的瞳光,带着来自上古魔帝的魂力,每一个被她瞳光触及的人,纵是蚀月者,心魂都会长时间的颤抖。

“你们有两个选择。”

她的声音,指向着十一个蚀月者,他们是焚月界最后的核心,拿下他们,便是拿下了整个焚月界。

“其一,”她的话语无比之缓慢,清晰的传递到了焚月界的每一个角落:“追随劫天魔帝的继承者云澈与本后,永世效忠。”

“其二。”池妩仸无比冷淡的一笑:“有尊严的死!”

“呵!”池妩仸声音刚落,一个冷笑传来。第一个回应者……第二蚀月者焚卓挣扎着站起,用尽全部的意志,在脸上撑起最大的傲然:“蚀月者……只可战死!绝不苟生!”

“很好。”池妩仸淡淡的斜他一眼,随之便目光一转,看向了焚道启:“焚月帝师,你呢?”

焚道启也缓缓站起,凝目仰视,道:“我有两个问题,请魔后如实回答。”

“讲。”池妩仸没有拒绝。

“第一个问题。”焚道启连喘几口气,调整着气息道:“若我们追随于你……是否会如魔女一般,得云澈黑暗永劫的恩赐?”

“当然。”池妩仸回答。

“道启!你……”焚卓猛的转目,愤怒中带着不可置信。

“第二个问题!”焚道启似乎不理会焚卓的目光,道:“魔后的志向,究竟指向何方?”

池妩仸媚眸半眯,缓缓而语:“本后的余生,可不想被永远困在这黑暗狭小的牢笼之中!难道……你想吗?”

砰!!

一声重响,焚道启已是重重跪地,头颅俯下:“焚月第七蚀月者焚道启,愿誓死追随魔后与云神帝,此生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