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79章 阎魔三祖

第1679章 阎魔三祖

“喋喋……喋喋喋喋……终于又有新鲜的食物上门了。”

这是人类的语言,却不会有人相信它是由人类发出的声音。

因为这个声音沙哑的像是劣质金属在摩擦,阴森的像是恶鬼一边撕咬一边发出的恐怖低吟。

“是一个八级神君,莫非,就是阎劫那崽子说的云澈吗?”

这是另一个声音,同样沙哑晦涩,入耳惊魂。

“嘿嘿嘿……看来是没错了。不过这么快就被丢了下来……喋嘿嘿……真是让老鬼我大失所望。”

第三个声音,像是由牙齿摩擦所发出,刺耳难听到了足以让心脏都跟着字音抽搐。

而远比这三个声音更恐怖的,是三股如沧海般浩瀚,如万岳般沉重的黑暗威压。

这只是三股自然释放,而未完全爆发的黑暗灵压,但足够让云澈判断出,这三道气息之强横,几乎都不在方才出手的阎天枭之下。

不,其中两人,甚至颇为明显的在其之上!

而阎天枭可是北神域公认的第一神帝!池妩仸给予云澈的灵魂讯息中,亦清楚的提到单论玄力修为,她要逊色于阎天枭。

而这里,却出现了两个要超越阎天枭的气息,另一个,也与之几乎平齐。

这个足以使得北神域颤栗许久的惊世发现,让云澈短暂惊讶之余,眼中折射的却不是忌惮,而是……如爆燃火焰一般的兴奋。

到底是身承原始魔血,在这里浸淫远古黑暗阴气几十万年的老怪物,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不,应该说是惊喜!

因种族限制,人类哪怕达到最极限,也不可能与龙族之帝龙白相较。

但这三阎祖,其中气息最强的两人,绝对不会弱于东域第一神帝千叶梵天和南神域第一神帝南万生!

最弱的那一个,也不会下于宙天神帝宙虚子!

这是何其庞大的力量!

但可惜,他们拥有如此强大力量,如此漫长生命的代价,却是只能自困于此地,永恒不见天日!

在云澈眼里,他们别说与神帝相较,过的简直连只普通的牲畜都不如。

嚓,嚓嚓!

魔骨被踩踏的声音缓慢的靠近,云澈的目光穿破黑暗,幽黑的瞳眸中,映出三只恶鬼的身影。

没错,就是恶鬼!

这三个黑影同样的矮小,同样的骨瘦如柴,裸露的肌肤呈现着老尸一般的灰白,包裹着嶙峋瘦骨,四肢比凋残的树枝还要干枯……根本看不到任何属于人的特征。

若他们躺在地上不动,任谁都不会怀疑,这是三具风化已久的干尸。

但他们那迈动的枯腿,还有闪烁着地狱幽光的眼眸,却又偏偏证明着他们居然是活着的“鬼”!

“阎万魑、阎万魂、阎万鬼。”

云澈唇角半咧,低低的念着这阎魔三祖的名字。

北神域初期,便是这阎魔三祖寻到了上古阎魔留下的魔血和阎魔功,占据永暗骨海,创立了雄霸整个北神域历史的阎魔界。

如此功绩,当耀万世。

他们活到了今日,却变成了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何其的可悲可怜可笑。

三具“尸鬼”的脚步停止了,他们的眼神变了,那太过可怕的黑暗威压亦出现了轻微的动荡。

因为他们已太久太久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

云澈缓缓抬手,掌心朝向三人,一团黑芒徐徐闪耀:“云澈……你们三个老鬼给我把这个两个字,牢牢的刻进你们的灵魂之中。”

“因为,这是你们未来主子的名字!”

低沉的言语,如不可违逆的天道审判。

但落入三阎祖的耳中,却无疑是太过长久的黑暗与枯燥中,那让他们灵魂疯狂抖动的笑料。

“嘿嘿哈哈哈哈……喋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恶鬼重叠在一起的笑声,难听刺耳到了仿佛有无数尖利的刀刃在刮刺着耳膜。

他们肆意的大笑,疯狂的大笑,这样的笑料,对他们而言简直就像是天赐的甘露,让他们全身干瘪的毛孔都舒爽的全部张开。

“喋哈哈哈……这里有三个疯癫的老鬼,居然又进来一个比我们还要疯癫的小鬼……喋哈哈哈!”

“云澈,这个名字,的确就是崽子们说的那个人。劫天魔帝?黑暗永劫?一剑杀焚月神帝?喋喋喋喋喋……果然都只是疯癫之语。”

“那么,这个疯小子的命气,归谁呢?”

“不过……”

气息最强的阎祖手掌伸出,干枯的五指随意绕动间,浩大空间顿时卷起阵阵黑暗涡流,他盯着云澈,深陷的漆黑老目眯起两道恐怖的缝隙:“在小鬼区区神君境,在我们三个老鬼面前却还能站立,似乎有些门道。”

“喋嘿嘿,一个疯癫的小鬼,又哪还知道‘怕’字。”

中间的鬼影缓步踏前,每走一步,周围都会带起如骇浪般的黑暗波纹:“小鬼,我们三个老鬼活了八十九万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们面前说出如此可笑的妄言……喋喋喋喋,我都有点不舍得马上吸干你了。”

他的狞笑,已不能用丑陋或丑恶来形容,任何人看去一眼,足够他数年噩梦缠身。

这个说话的恶鬼,正是这三阎祖的老大,亦是三人中最强的阎万魑。

“八十九万年?”云澈也笑了起来,相比于阎祖的狞笑,他的笑意却满是深深的嘲讽和怜悯:“哪怕是三条被打断腿的豺狗,也能光明正大的活于天日之下。”

“你们三个连豺狗都不如的老东西,居然窝在这里活了八十多万年,多么的悲哀可怜。你们竟还引以为傲?呵呵呵呵……”

他低笑阵阵,缓缓摇头,嘴角的怜悯如毒刃般刺入三阎祖的眼瞳之中:“三个北神域……哦不不,是整个神界历史最大,最卑贱的笑话,三只被埋在这臭不可闻的地方永远出不去的老臭虫,你们是哪来的老脸在我面前狂笑,嗯?”

三阎祖活的极久,但也的确活的无比憋屈甚至卑怜。但,身为阎魔的创界之祖,身为拥有极致黑暗之力的十级神主,哪怕真的活得连个臭虫都不如,又有谁曾言辱他们?谁敢言辱他们!

作为创界老祖,纵是历届阎魔神帝,都要对他们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失礼。

身负极道玄力,本不可能被区区几句言语激怒。

但,窝在这里数十万年,再强横的精神也断无可能保持完全正常。

三阎祖的灵魂早已无比的扭曲狂躁,而云澈的言语,这无数年来最大的嘲讽,直刺他们最痛处的羞辱,无疑足以将三阎祖扭曲的精神刺激到彻底失控疯癫。

“嘶……唔呃呃呃啊!”三阎祖身体在哆嗦,眼中释放着可怕的黑芒,口中更是发出着声声完全不属于人类的怪叫。

“该死的小鬼!”阎万魑五指抓挠,口中嘶叫:“看来,你是不想死的太痛快!!”

“呵,”云澈的笑意更为嘲讽:“区区两句话,就能把你们激怒成这般难看的模样,看来把你们比作臭虫,都是抬举你们了。”

“喋啊啊啊啊!”右侧的老鬼——阎祖老二阎万魂已是再无法忍耐,身体骤然扑出:“我要亲手撕了他!”

瘦小佝偻的身体,扑出时的气势却磅礴如风云变幻,山崩海覆。

阎祖所承的始祖魔血,所修的阎魔功,让他们的生命和玄脉都与这庞大的永暗骨海建立了奇异的连结,这亦是他们不死不灭的根源。

力量爆发之时,整个永暗骨骸都在震动,伴随着犹如无数冤魂恶鬼发出的哭嚎之音。

面对扑出的阎万魂,云澈站立不动,身上骤然爆开血色的玄气。

阎皇开启!

邪神的黑暗种子,魔帝的黑暗永劫……他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动作或意念指引,周围浓郁无比的黑暗玄气每一个瞬间都在无比狂暴的涌向他的体内。

在这里,他的阎皇毫无疑问可以无限维持!

哪怕再疯狂的消耗,也断然比不上这更为疯狂的恢复速度。

忽然爆开的血气风暴让三阎祖都为之一惊,阎万魂的身形出现了刹那的停滞,而云澈已是主动扑向,一拳直轰他的头颅。

砰!!

阎万魂明明先于出手,但措手不及之下,却是被云澈一击而中。

那远超预料的力量让他身体后仰,但马上一声愤怒嘶叫,前方空间在黑暗的爆发中猛烈塌陷。

阎祖之力,何其恐怖。云澈闷哼一声,被一瞬击伤,拉着一道血箭倒翻而去,而阎万魂已是撕破空间,如鬼影一般再次扑向云澈,五指狂暴的挥下。

嘶啦!

空间被一瞬撕开三道长达万丈的巨大黑痕,那恐怖的画面,仿佛整个世界被生生撕成了四断。

噗!

云澈身上血雾炸开,三道深深的沟壑印在了他的身上。

砰!

云澈重重砸落在地……但却没有如三阎祖所想的那般碎成四断,而是在落地之后的第一个瞬间,便翻身而起。

“嘶!?”阎万魂定在空中,放大的老目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但马上,他深灰的瞳孔又一下子放大了数十倍。

云澈站起,身上三道血沟全部深可见骨,其中一道,更是从他的左眉一直延伸到右肋,长近半丈。

这是来自阎祖的撕裂之力!但他非但没有被撕断,反而依旧在冷笑……又在冷笑中缓缓伸手,在脸部的血迹上轻轻一抹。

黑暗在呼啸,像有无数的风暴席卷在云澈的周围。

诡异的风暴之中,他身上可怕的血沟正在快速的愈合,再愈合……

一息……两息……原本触目惊心的血沟,已是化为几道血色的浅痕。

三息……就连最后的血痕,也消失不见。

无论内伤、外伤……完完全全的恢复如初。

连一丝一抹微小的痕迹都无法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