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91章 吟雪危机

第1691章 吟雪危机

太古玄舟的内部世界。

千叶影儿全身笼罩在无比浓郁的玄光之中,气息极尽纯净,却又卷动着格外狂暴的玄气涡流,席卷着周围数十里的空间。

云澈感知着千叶影儿的气息变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她已经炼化了近半,比之第一颗炼化了整整半年无疑要快上太多。

而这个速度,也和云澈所预料的相差无几。

再有半月左右,千叶影儿便可完成第二颗蛮荒世界丹的炼化。到时,哪怕阎祖为仆,阎魔臣服,她也定会是他身边最大的助力。

没有去打扰千叶影儿,云澈牵着禾菱的手儿来到了另一片区域。

太古玄舟的世界依旧一片贫瘠,很少见到花草翠木,偶见的玄兽也都颇为低等。

为了减少太古玄舟的能源消耗,云澈从未试着将其催成一个更为富饶的世界,而是将其保持在一个不会崩坏的状态。其能源,自然要尽量留在危机时穿梭空间所用。

“禾菱,”云澈看着前方,缓缓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很可怕吧。”

“……”禾菱微微启唇,走神间一时没有回答。

“曾经,我敬畏每一条生命,尊重每一个人的命运。现在,我的眼中却只有可用的工具,和不可用的废物。”

“曾经,即使面对极恨之人,我也从不会施以虐杀,亦不会容许自己泯灭人性。而今,我却可以面不改色的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从无仇恨,连一丝旧怨都没有的三阎祖,让他们六天六夜生不如死,心中却没有丝毫的不忍。”

“曾经,我将拯救神界和当世,揽为自己必须承担和完成的使命,并希望以此。成为我和我家人的荣耀与护身符。现在,我却日夜都在渴望看到神界的绝望与痛苦的哭嚎。”

“而我对这样的自己,居然完全不感到害怕,这或许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吧。”云澈缓缓阖眸。

他有着独一无二的资质,有着无法估量,必将突破当世极限的未来,却偏偏缺少了与之相配,也必须要有的野心……当年,这类的话,神曦和他说过,夏倾月和他说过,连劫天魔帝都如此说过。

他明白,但人的追求和心志,是无法轻易改变的。

另一方面,若当年劫天魔帝离开后,宙天神帝没有背信,三方神域收起对他的忌惮。那么,一切都将归于平和,云澈会带着茉莉归隐蓝极星,就算回神界,也基本只会为了吟雪界和神曦。

就算云澈在未来当真突破世之极限,甚至超越邪婴,诸界强者的担忧也永远不会发生……因为那就是云澈的本性,那就是他最大的愿望和追求,不会改变。

但,对邪婴的忌惮,对云澈未来的忌惮,却让他们对这个刚刚完成“使命”的救世主,展露了无比狠绝的獠牙……

只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被逼出野心的云澈,会变成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

“主人,”禾菱看着他,绿眸盈动,轻缓的声音如空谷柔风:“这不是你的错,从来都不是。将来,你就算将三神域全部毁掉,也不过是收回了曾经对他们的恩泽。”

或许,没有人敢相信这样的话语,竟是出自一个木灵之口。

云澈却是忽然转眸,笑了起来,他看着禾菱有些发怔的玉颜,轻声说道:“其实,你不必担心我。因为我的世界里还有你,红儿,幽儿的存在,所以,我永远都不会舍得丢弃最后的人性。”

“……”有些惊乱的心弦被轻轻的撞击,禾菱的唇瓣微微张开,翠绿的美眸无声泛起一层如梦幻般的水雾。

云澈这些年所有的变化,禾菱都看的清清楚楚。现在的他,全身都散发着让人恐惧的黑暗威压,连阎天枭那样的人物,在他面前都极尽小心敬畏。

唯独,面对她和红儿幽儿时,依旧是记忆中……或者,是他仅存的温柔。

云澈看着她的眼睛,脸上的微笑没有阴暗,更没有丝毫的寒意:“我们一起双修,你至纯的木灵气息一定可以有助于我对虚无法则的领悟。而同样,也会有助于你灵力的增长,说不定,会大为加快天毒珠毒力的恢复。”

“……”禾菱慌乱的垂下螓首,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这会加快我们复仇的进程。但是,你永远不会是我的工具,而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从我们生命连结的那一刻,一直到我们死亡,都永远不会改变。”

内心有无数的涟漪轻轻的荡开,带着所有的担心、害怕、彷徨无声而散。她螓首抬起,注视着云澈的眼睛,美眸中如有万千璀璨的星辰在闪耀。

她很喜欢云澈说的这些话,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喜欢。

云澈忽然手臂伸出,一抹圣白与翠绿交加的光芒在他指间闪耀,然后快速绽开,弥漫向周围的空间,铺开浓郁的生命气息。

当年在蓝极星时,禾霖给予他的王族木灵珠在触发生命神迹后消失,但依旧保留着所载的记忆和些许的木灵之力。

顿时,视线中的大地绿草摇曳,翠木成荫,百花盛开,仿佛忽然在一瞬间,置身到了另外一个全然不同的梦幻世界。

禾菱的视线一下子变得迷蒙。

这些年一直在北神域和太初神境,世界的色彩只有幽暗、灰白、猩血……

眼前的世界,仿佛只存在于遥远的梦中。

“啊……”

她一声失措的轻吟,纤纤腰肢已被忽然抱住,随之整个人都失重在云澈的手臂间,被他轻轻的压在了欣然绽放的花草之中。

“……”她心如鹿撞,眸光迷乱躲闪,两只手儿失措间不知置于何处,脑中不自觉的涌入着无数以往窥听的画面声音,让她全身酥软,喘息紊乱。

“要……要开始……双修吗?”她用尽所有的努力来让自己保持着平静,但呼吸却越来越急促,身上的酥粉色也蔓延的越来越快。

千叶影儿、小妖后、凤雪児、楚月婵、苍月、苏苓儿、风寒月风寒雪……那些画面仿佛就在眼前,怎么都挥之不去。

云澈这一生虽然不长,但已见识过太多风姿各异的女子。身下的动人楚楚的木灵少女有着神赐一般的幻美容颜,而她的美又与云澈经历过的所有女子都不同,她美的娇柔欲碎,如初绽的花瓣,如幼蝶的初翼。

“不,”云澈摇头,声音和动作都不自觉的轻柔了几分:“我要先把我的禾菱,变成完完全全只属于我的小菱儿。”

…………①

吟雪界,冰凰界,冥寒天池。

“姐姐,我来看你了。”

天池池畔,沐冰云轻跪而下,将几朵新绽的冰羽灵花洒在天池之中,冰眸默默的看着它们缓缓漂远。

那是姐姐生前最喜欢的花……虽然,她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会忽然如此钟爱于它。

“姐姐,你离开之后,所有人才真正明白你对宗门,对吟雪界有多么的重要。”

“立于你的位置,我才真正明白你有多么的了不起。”

冰眸闭合,长长的发丝拂在池水之上,撩动着凄伤的涟漪。她轻轻道:“姐姐,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骄傲。”

“我带来了云澈,而他,却带走了你。可是,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恨他……因为,他是姐姐喜欢的人。姐姐那么喜欢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会恨……”

“反而……每一年,每一天……我都在牵挂着他……”

“最怕的事,就是听到他的死讯。”

她轻轻的呢喃,如梦中轻呓。

“姐姐,生前,你用生命,用吟雪界的未来保护他。在死后的世界,你也一定在很努力的保佑着他,对吗……”

沐玄音的玉陨,让吟雪界失去了最大的支柱。若非当年月神帝当众所宣的警告,吟雪界必定早已遭受众多有着前怨,或心怀叵测的星界落井下石。

沐冰云的修为和声望毕竟远远弱于沐玄音,她继位吟雪界王和冰凰宫主后,所背负的压力亦无比巨大。但越是如此,她越是不能表现出丝毫的软弱。

曾经的她婉柔如轻云,如今,却必须让自己冰冷果决……甚至无情。

唯有在这里与姐姐独处时,她才会尽情的释放软弱。

没有停留太久,待冰羽灵花在视线中漂尽,沐冰云款款起身,转身之时,眸光水雾一瞬散尽,唯余一片慑心的冰寒。

回到冰凰圣域,二长老沐坦之已等候于殿外,他面色格外肃重,疾步向前道:“宫主,大事不好。我们这几年最担心之事,终于还是发生。”

沐冰云幽幽一叹,绝美傲世的冰颜却不见动容:“是北域,还是南域。”

吟雪界中存在着三只神君境的强大玄兽,为所在领域的玄兽霸主,分别位于吟雪东、南、北三域。②

吟雪界有沐玄音坐镇时,这三只玄兽霸主全部被她镇压,老老实实臣服,不但从不踏出自己的领地,还听话的管束制约所在领域的玄兽秩序。

当年玄兽暴乱时,东域的神君巨兽在暴怒之中踏出领地,被从炎神界为了沐妃雪赶来的火破云灭杀。

而今,吟雪界没有了沐玄音,南、北两域的那两只神君玄兽也终于不甘再继续臣服。

“南域。”沐坦之道。

沐冰云暗中微舒一口气,毕竟,南域的那只若是造反,他们尚有强行压制的能力。

“宗主,真的不求助月神界吗?”沐坦之道:“单一只神君境中期的巨兽,尚可合力强杀,但它可号令的玄兽却可达千万计,纵能强压……也必定损失惨重。”

“若将来北域那只再……”

“不,”听到“月神界”三个字,沐冰云身上气息骤寒,唇间之音更是字字冷冽:“纵冰凰绝灭,也绝不能求月神界一丝一毫!谁敢违之,立刻逐出宗门!”

“传音大长老,让他坐镇宗门,本王会亲赴南域一趟……另外,尽量压下消息,以免引起恐慌。”

沐坦之领命而去,但眸中满是忧色。

虽然有月神界的警告,但吟雪界在世人眼中口中,依旧因云澈和助云澈逃走的沐玄音,而染上了“罪”字。

吟雪界的未来,究竟会如何……

——————

①:为节约大家的小钱钱,此处省略八万七千字。

②:第1411章 神君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