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94章 玄妩音仸

第1694章 玄妩音仸

云澈的大脑从未如此混乱浑噩过。

师尊的两个人格,不是只属于沐玄音,而是属于两个人?

池妩仸,北域的魔后,她是师尊的另一个人格……

怎么会有这种事?怎么会有这种事……

多么的荒谬梦幻,多么的天方夜谭。

可是,他竟没有哪怕一丁点怀疑的力气。

因为无论她娇绵的言语,还是勾魂的媚态,都直触着那个心魂最深处的身影和记忆。

这种清清楚楚,完完整整的灵魂触动,绝不可能是伪装或模仿。

而且,那是除了他和师尊,再没有人知道,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可是,眼前的女子……她分明是北神域的魔后!

她怎么会是在吟雪界收他为弟子……将犯错逃跑的他亲自抓回……在玄神大会前抛下全宗教导他一个人修炼……不允许任何人欺凌他……明明威冷无情却一次次纵容他的大错……为了保护他可以连吟雪界和性命都不要的师尊……

等等!

心魂像是被一根暗芒猛的刺入,他全身一冷,猛然抬头,死死压下心中的混乱,低声说道:“你劫持了……她的灵魂?”

但,池妩仸却是轻轻摇头:“当年,我的确如此想过。但,因为某个原因,我最终放弃,选择了‘依附’。”

动荡的目光逐渐的收凝,云澈低低的道:“果然……果然……不,不对!你什么时候潜入的吟雪界!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云澈的反应,池妩仸丝毫没有意外。她心中一声悠长的叹息,徐徐道:“我会全部告诉你,也会让你……看清我的全部。”

云澈:“……”

黑雾盈动,池妩仸向云澈缓步走来,带着渺渺魔音:“云千影应该与你说过,万年前,我曾诱千叶梵天和宙虚子至北域边境,并恶战一场。”

“在东神域众帝,以及阎魔、焚月两帝看来,我当年所为,是封帝之后,对东神域两大最强神帝实力的试探,亦是一种野心的昭露。”

“而实则,唯有我自己知道,那一战,我有着特殊的目的,那就是将他们引入北神域之地,借助黑暗气息,来悄然完成一次灵魂潜附。”

千叶影儿最初对云澈提及魔后时,便和他说过万年前的事。那时,面对东神域两大最强神帝,以及最强的守护者与梵神,池妩仸败退,遁入北域。

千叶梵天、千叶无悲、宙虚子、太宇尊者四人直入北域,本想趁着池妩仸的败势将她直接葬杀,却被她引万里魔气噬心残魂,也让这两大最强神帝留下了终生不灭的阴影。

就如池妩仸所言,千叶影儿和他提及时,说过那一战显然是池妩仸的试探,同时也暴露出了她极大的野心。

这个欲踏出北神域的野心,也正是千叶影儿极力促成云澈与魔后合作的最重要原因。

而池妩仸亲口告诉他的,却是另一种答案。

“梵天神帝、宙天神帝、梵神、守护者……他们是东神域最为核心的存在,能接触到的,也都是东神域,和三方神域最核心的力量与秘密。”

“若能以我的魔帝神魂悄然附魂其一,便可通过他的眼睛,看清三神域真正的现状,以及众多最重要的秘密。”

“可惜,我终究是有些低估了梵帝神界和宙天神界的实力。即使是将他们引入了北域边境,我依然没能寻到足够的机会。几次强行尝试亦全部失败,于是,我只得退而求其次,抓走了一个意外进入战局的人。”

“那是一个手持冰剑,全身散发着寒冰气息,眼睛仿佛可以冻结灵魂的女子。她的修为初入神主境,却显然低估了战局和对手,强行加入的她,被我轻易制服,带入了北神域。”①

云澈眉梢剧动。

“我读取了她的记忆,也知道了她的名字的出身——她叫沐玄音,是吟雪界的新任界王。”

云澈眸光再次颤动,却强忍着没有说话,凝心倾听着耳边的每一个字。

“吟雪界,是东神域距离北神域最近的星界,会经常遭遇绝望逃出北域的黑暗玄者,也就是东神域认知中的‘魔人’。作为吟雪界的引领者,界王一脉有很多人曾葬身于北域玄者手中,不仅有先祖,还有很多出现在她生命中的至亲……也因此,她对于北神域,有着极深的恨。”

“……”云澈双手缓缓捏紧。沐玄音极恨魔人,这一点云澈很清楚的知道,因为她和沐冰云的父亲,就是葬身魔人之手。

遭遇魔人必全力诛杀,这亦是冰凰神宗最重要的宗规乃至信条。

可是,对他这个身负黑暗玄力,所有人都想置之死地的魔人,她却……

“也是因距离吟雪界太近的缘故,那场恶战为她所察觉,恨极魔人的她毫不犹豫的加入战局,欲将我诛杀。”

“将她劫获之后,我本欲劫其魂灵,让她彻底成为我的傀儡。以她的身份,虽然不可能接触到真正的核心,但毕竟是一个中位星界的界王,又有着神主境的修为,终归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耳目与棋子。”

“但,就在我实施劫魂之时,我忽然发觉,在她的灵魂深处,竟隐藏着一道层面极高的神魂。”

“而那道神魂并非是与沐玄音源魂的单纯融合,而分明连接着独立的其他意志。若非我有魔帝之魂在身,都无法察觉其存在。”

“……”云澈知道,那是冰凰神灵的神魂。

原来万年之前,她便已在赐予沐玄音力量的同时,将自己的意志附着其上,通过她的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

后来,还因为他,悄然干涉了她的意志。

只是,冰凰神灵却并不知道,她留于沐玄音之身的这缕神魂,在那时拯救了她。

“当时,那缕独立的神魂意志处于沉睡之中,若我强行劫魂,它必定苏醒,而且很可能引来无法预料的反击。于是,我最终选择了附魂……将我一成的魔帝之魂,依附在了沐玄音的灵魂之上。”

“……”云澈身体微微摇晃。

冰凰神灵从未提及过魔帝之魂的存在,甚至向他表达过对沐玄音分裂人格的疑惑……并非是她在伪装,而是整整万年间,她都真的从未察觉到过池妩仸的存在。

因为,池妩仸所负的涅轮魔魂,是当世唯一的魔帝之魂。比之冰凰神魂,高出了整整一个大层面。

所以,池妩仸知晓冰凰神魂的存在;冰凰神灵却从不知池妩仸的存在。

而沐玄音……两者,她都完全不知晓。

当年,在知晓冰凰神灵对沐玄音有过意志干涉时,他对一直无比敬重感激的冰凰神灵释放了无法控制的愤怒……因为这对沐玄音而言,太过残忍。

他没有想到,冰凰神灵之外,她的意志,竟从万年前,便不再纯粹的只属于自己。

后面的事,不需要池妩仸讲述,云澈也可以想到。她只需很自然的放走沐玄音。之后,苏醒的沐玄音会回到吟雪界,完全不会知道,她的灵魂之中,依附了另一个人的灵魂——一抹无比可怕,她永远都不可能察觉的魔帝之魂。

也就意味着,从那一天起……从一开始,他所认识,所尊重,所相处,所迷恋……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他内心最深处的世界,又从他的生命里永远消失的师尊,并不是纯粹的吟雪界王沐玄音。而是沐玄音与池妩仸的结合体。

两个人格……两个人的人格。

可是……

“回答我一个问题。”云澈终于出声,声音艰涩:“你对她的意志干涉,究竟可以到什么程度?”

“很浅。”池妩仸回答:“就如你认知中的那般浅薄。就算是魔帝之魂,灵魂依附,也终究只是依附。无法独立控制她的躯体,更改不了她的决定,独有的优势,就是永远不需要担心被她察觉。”

云澈:“……”

“我可以看到她的所见,听到她的所闻,倾听她的所思,感知她的所感。我的存在,也被她视为由自己的内心所衍生的第二个人格,从排斥,到逐渐的接纳,到了最后,她甚至会享受,会主动由我的意志为主导……享受那种完全肆意的释放。”

“但,无论如何,我终究只是依附。在非原则的事上。她会顺从我这个‘人格’的决定,但,她所坚决认定的事,无论我这个‘人格’如何试图干涉,都不可能真正的阻止。”

“你的师尊,虽非纯粹的沐玄音,但那终究是她的身体,且始终,以她的意志,她的人格为主导。”

池妩仸闭上眼睛,本就绵软的声音又轻了一分:“万年之中,我通过沐玄音看到了很多的东西,也让我彻底知道凭我之力,想要改变北神域的命运不过是痴人说梦。”

“就在我准备将魔魂从她身上解除依附时,你出现了。你身上的邪神气息,在你踏入冰凰神宗的第一刻,便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

“于是,在我的意愿下,她(我)与你相见,她(我)收你为弟子,她(我)好奇着你的邪神神力和龙神神魂,之后,更对你产生了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的好奇,亦在不知不觉中,落向一个越来越深的危险深渊。”

云澈:“……”

“那期间,我察觉到了来自冰凰神魂的意志干涉,那是一道‘必须对你好’的意志,她没有察觉,我亦没有阻止,也无法阻止。”

“但,这来自冰凰神魂的干涉,其实根本是多余的。”

“尤其……在经历了葬神火狱之后,我感知到了她心境的巨大变化,在你逃走,她无法找到你的那段时间,那是她万年之中,心魂最为迷乱不安的时候,而我深知,她的这种迷乱是因为什么。”

闭合的媚眸轻轻睁开,折射的眸光,迷离如嵌入星辰的水晶。

她在讲述沐玄音与云澈的过往时,每一个“她”的后面,都隐藏着一个“我”。

那个时候,她曾笑沐玄音身为吟雪界王,又修炼着冰封情感的冰凰封神典,却逐渐的沦陷于一个处处不省心的小男人,身份上还是她的亲传弟子。

但,灵魂依附,本质上是灵魂的悄然嫁接融合,共知共感。

她在笑沐玄音的同时,浑然未觉,自己的意志在影响着沐玄音的同时。亦在被她反向影响。

而且,沐玄音所经历的有关云澈的一切,亦是她和云澈所经历的一切。

沐玄音在悄然沉沦,她同样也在悄然沦陷……哪怕她的真身、源魂是在遥远的北神域。

尤其在葬神火狱之上,太古玄舟之中……

云澈玷污沐玄音时,沐玄音的意志是昏迷的。依附于沐玄音灵魂的池妩仸虽然无法独立控制她的躯体来让她苏醒或反抗,但她的那部分魔魂意志,却始终是清醒的。

那一次,沐玄音在昏迷中被玷污了身体,而她,却是被全程玷污了灵魂。

————

①:宙天和太宇那里早有铺垫和提及,忘记的可回翻第162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