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698章 潜移默变

第1698章 潜移默变

云澈在前,千叶在后,不紧不慢的前往永暗骨海。

千叶影儿没有再说话,似乎在潜心消化着云澈给予的灵魂讯息。

“你为什么不问劫魂界的事?”云澈忽然冷不丁的开口。

千叶影儿抬眸,反问道:“为何要问?”

看着千叶影儿的神色,云澈皱了皱眉:“这么说来,你并没有认为……或者说,你确定在焚月界发生的事,不是池妩仸的算计?”

“当然。”千叶影儿简短直接的回答。

云澈短暂沉默,道:“你为什么如此认为,还如此确信?当天所发生的事,尤其是后来适时出现的魂天舰,都在指向一切都是她算计所成。”

当天在焚月界,他强杀焚道钧,随之池妩仸和魂天舰出现,他冷讽池妩仸一声,便昏迷了过去……醒来时,心生巨大警惕和愤恨的他立刻让千叶影儿入太古玄舟炼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自己则直接入阎魔界。

昏迷期间,池妩仸和千叶影儿之间交流和发生过什么,他自然完全不知。

“我自有我判断的方法。”千叶影儿道。

“……既有依据,为什么不告诉我?”云澈语气僵硬。

“我没有依据,只是凭直觉,以及对池妩仸的一些小举动做出的判断。”

至少,她在焚月界昏迷前,池妩仸抱住她时的刹那震惊和气息战栗,是装不出来的。

再加上之后池妩仸和她说的,让她心中许久无法平静的言话……

“而且,若是池妩仸连打消你的怀疑,让你乖乖相信她都做不到,那也枉为魔后了。”千叶影儿不紧不慢的说着,同时饶有兴趣的看着云澈的反应。

“……”云澈无言以对。

“果然,”千叶影儿玉唇轻勾:“没有我在,你在池妩仸面前简直毫无还手之力,怕是哪天被她吃干抹净了都不知道。”

“呵。”云澈反讽道:“你如此了不起,还不是要任我玩弄摆布。”

以往云澈言语上对她如此讽刺压制,她都会冷眸以对。但这一次,她却是没有丝毫恼怒,反而眉梢弯翘,金眸半眯,声音娇绵绵的道:“你确定现在还能随意玩弄摆弄我吗?”

云澈的黑眸也同样半眯起来:“云千影,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你该不会以为,修为回到了十级神主,就可以逃得出我的掌心了?”

“我现在的确有不听话的能力和资格,能力是你给的,但资格不是。”千叶影儿似笑非笑,她身影向前,平齐到云澈身侧,看着前方道:“最初到来北神域的时候,报仇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为了这个目的,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你之奴。”

“但人果然是会变得。对现在的我而言,报仇依然重要,但好像没那么重要了。”千叶影儿浅浅一笑:“所以呢,当主子没有了必须依赖的价值,工具也是会逃走的。”

“呵,翅膀硬了说话果然大气。”云澈冷声道。

千叶影儿玉颜转过,明眸微漾:“是不是开始后悔当初没有给我种下奴印了?”

“不,一点也不。”云澈眉峰倾下,唇角一抹妖邪的淡笑:“会挣扎抗拒的神女,玩弄起来才更有意思,不是么!”

他感觉的到,千叶影儿的身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应该不是因为她的实力在炼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后的暴增,而是在……焚月的意外之后。

黑暗玄舟之上,她全身蜷缩,无声泣泪的画面犹在眼前,无法忘却。

不仅千叶影儿,他的心态,亦是那一天,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让他忽然觉得,自己复仇之后,或许也该活下去。

因为除了复仇,似乎还有需要……以及自己愿意去完成的东西。

面对他折辱式的反讽,千叶影儿微微撇唇,懒得回击,而是忽然道:“你昏迷的时候,我替你决定了一件事。”

云澈:“?”

“若你将来封帝,以池妩仸为后。”千叶影儿说的无比自然。

云澈愣了一下,随之嗤笑一声:“这种事,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不想先听听理由吗?”千叶影儿道,但不等云澈回应,她已是直接说了起来:“短期内,你若为北域之帝,封帝大典只是一个最简单的开端,而之后该如何在极短时间内统筹、布局、驾驭北神域之力……池妩仸远比你,比任何人都适合的多。”

“论及对北神域的了解,论及驭人的手段,论及在北神域积累的魔威,她都要胜你太多太多。”

“你接下来需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还要以黑暗永劫给无数的黑暗玄者进行黑暗契合。封帝之后,该如何快速凝北域之心,聚北域之力,平衡三王界臣服北域出现唯一之主的影响……”

“你将向三神域复仇的时间限定的如此之短,单单提升实力和进行黑暗契合便足以占据你所有时间,而其他的,最适合的人,亦是池妩仸!”

“帝后的身份,可以让这一切都方便和直接的多。”

“而长期的话,”不给云澈插口的机会,千叶影儿继续道:“若你将来如愿踏平三神域,成为超越龙皇之上的神界之主,混沌之主,该如何管控、平息必将在惶恐中大乱一段时间的神界……恕我直言,你完全不行。”

云澈:“……”

“但池妩仸一定可以。”千叶影儿眸光轻凝:“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野心所向,她一定会做的,远比你想象的更好,而你,只需坐享其成便可。”

云澈盯了千叶影儿好一会儿,低声道:“你和她……似乎有过很多颇为深入的交流?”

“不可以么?”千叶影儿毫不否认,然后忽然纤眉一斜,道:“我在太古玄舟的这段时间,你与她发生了什么?”

云澈目光不自然的闪烁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刹那的异样让千叶影儿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她缓缓道:“因为你提到她时,和以前很不一样。”

云澈避开千叶影儿的目光,看向永暗骨海的入口,冷冷道:“我不需要什么帝后。所谓封帝,不过是为了方便行事。”

“你会需要的。”千叶影儿幽幽道:“再说,不过是一个更加‘方便行事’的封号而已,连我都可以接受,你又有什么……”

话说一半,千叶影儿的声音戛然而止,眸光微乱。

果然,云澈目光转过,冷笑淡淡:“连你都可以接受?说的好像牺牲比我还大一样。作为工具,你该不会是不小心摆错自己的位置了吧。”

千叶影儿无视他的言语,语气生硬的道:“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

“笑话。”云澈冷哼。

“时间还足够。”千叶影儿声音缓下,眸光变得悠然:“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听话。”

他们的后方,阎一和阎三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瑟瑟发抖……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忽然杀人灭口。

“关于池妩仸,我有个秘密,你或许会很感兴趣。”千叶影儿嘴角微勾,眼神微现神秘朦胧。

云澈:“说。”

“她的元阴尚在。”

云澈:“……”

“听上去很离奇。不过……嗯?”看着云澈那毫无讶异的神色,她美眸轻闪:“你已经知道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云澈反问。

“这个问题该我问你。”千叶影儿身影转过,螓首前倾,凝眸盯着云澈的眼睛:“怪不得……难不成,你已经把她给搞了?”

咚!

阎三一头撞在了阎一的后脑勺上。

“不,”千叶影儿马上纠正:“趁我不在,池妩仸已经把你给搞了?”

“~!@#¥%……”云澈嘴角抽搐。

这时,永暗骨海的入口,忽然现出了两个人影。

阎二和天孤鹄。

相比于刚完成强制传承时,留于永暗骨海,又有阎二辅助融合之下,天孤鹄身上的阎魔气息已是颇为稳固,眸光所闪耀的,也已是属于阎魔的黑暗玄光。

他是北神域历史上,第一个无需血脉而完成阎魔传承。但云澈亲口所言,他虽承阎魔之力,却并非阎魔,无需为阎魔束缚,更无需为阎魔效命。

看到云澈,天孤鹄身影停住,当即拜下:“天孤鹄拜见吾主。”

“看来融合的不错。”云澈满意的点头。天孤鹄的黑暗玄气已稳固在神主境八级,想要在进攻三神域前将阎魔之力融合到成就神主境九级是不可能的事。但比之先前的七级神君,已是天壤之别。

“感谢吾主、阎前辈成全。”天孤鹄俯首道。

云澈注意到,从永暗骨海走出的天孤鹄,他的神情,他的眸光,反而再没有了先前的迷茫,坚毅如剑。

“天孤鹄,回答我一个问题。”云澈道:“你的信念,是因为什么?”

他有些好奇。

身居高位,光环耀世,他却自诩“孤鹄”,血液里,尽是改变北域现状的信念。

“因为恨。”天孤鹄回答,他抬眸看着云澈,缓慢的道:“我平生最爱的女子,死于北域星界之间那永无休止的争斗与掠夺之中。而这一切……除非北域摆脱牢笼的命运,否则,永远不可能改变,”

“原来如此。”云澈笑了笑:“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你时,便从你身上嗅到了和我相似的味道。”

天孤鹄眼神剧动。

“回皇天界吧。”云澈道:“距离你渴望的那一天,不但不会远,而且已经近在咫尺。这段时间,千万不要浪费你这些年积累的影响力。”

天孤鹄深吸一口气,郑重道:“孤鹄明白。”

天孤鹄离开,阎二归位。

“强制传承,黑暗永劫还有这样的能力?”千叶影儿瞥了远去的天孤鹄一眼。

“并不完全是黑暗永劫。”云澈道。

“我想知道,副作用是什么?”千叶影儿斜眸。若无副作用,云澈必第一时间给她,而不是“浪费”在别人身上。

“减七成寿元。”云澈淡淡道:“而且在他死后,源力会随之溃散,不会再回归。”

“哦?”千叶影儿目露讶色:“他居然没有反抗?”

“这也是我选择他的原因。”云澈低声道:“执念这种东西有多可怕,我清楚的很。他非但不会反抗,反而会更增他的执念。毕竟,耗费如此大代价换来的力量,怎能不尽情的挥洒在所‘向往’的地方!”

“……”千叶影儿默默看了云澈一眼,眸光出现了短暂的朦胧,随之道:“焚月界的那两股魔源还是好好留存吧。控于手中,依其法则代代传承,可为永不熄灭的力量。强制传承然后永远消散,也太可惜了。”

云澈道:“这北神域,怕是也找不到第二个天孤鹄。”

“走!”

他抓起千叶影儿的手,直接飞跃入永暗骨海之中。

三阎祖刚要跟上,一个声音将他们轰了回去:“你们在外面守着,封起结界,谁都不许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