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03章 万世恩泽

第1703章 万世恩泽

浩瀚北神域,密集分布的黑暗投影之下,无数的北域玄者呆呆的看着影像中那漫天翻动的黑云和跪伏在地的界王诸雄……

还有天地之间,那在这一刻独尊北神域的黑暗魔主。

明明面对的只是投影,他们身上的黑暗玄气却在激荡,灵魂在战栗,斥满心魂的,尽是跪地拜服的冲动。

轰隆隆隆——

无尽的暗云依旧在不断的囤积,不仅劫魂圣域,整个劫魂界范围都被黑云所覆。

云澈仰头,看着如巨浪般不断翻腾的暗云,冷漠的脸上,缓缓露出一抹嘲讽的狞笑。

天道?呵!

我顺应天意,拯救神界万灵,却被逼至此。

我既为魔主,誓逆天而行,天道又奈我何!

咔嚓!

黑云激撞,雷霆震魂,但面对云澈这个超出天道法则界限的绝对异类,却自始至终,没有一道劫雷劈下。

早在云澈即将成就神灵境时,天道法则的“雷劫”之力便欲将之从世间抹去。

但,纵然是天道法则最极限的雷罚之力,都根本无法伤到他分毫,反而会为他所汲取利用,转为自身之力。

面对越发强大,如今已彻底成为祸世存在的魔主云澈,天道唯有无力的咆哮和惊惧的战栗。

云澈瞳眸缓慢俯下,圣域内外,已再无站立之人,大半的头颅深深俯下,不敢抬起,身体,更是一眼可见的剧烈颤抖。

他们所有人,无论神王、神君乃至神主,都是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是如此的卑微弱小。

血脉的卑微、气息的卑微、力量的卑微……而且那分明是跨越了不知多少个层面的绝对压制。

不仅是他们的躯体和灵魂,就连他们身上所携的魔器,都在激荡着惊惧与臣服的气息。

黑暗永劫第一次的完全释放,不仅震骇了整个北神域,亦再一次震惊了宣誓臣服的三王界。

云澈的手臂垂下,身上的魔纹褪去,黑光尽敛。

一瞬间,覆世魔威消散的无影无踪,被吞噬的暗淡光明也重新耀下。

就如大梦初醒,众人在怔然中抬头,魔威消失,但他们玄脉和灵魂的战栗却在持续,他们拼命的凝心静气,却怎么都无法休止。

而云澈……那宛若上古真魔降世的魔影,已深深的刻入所有北域玄者的灵魂之中,化作永不可灭的黑暗印记。

“起身吧。”

淡漠的声音,明明不带任何的威压,却在传入耳中的那一刻,深深触及到了刚刚刻于灵魂的魔主印记,一种深深的敬畏由内而外,覆满全身,让他们在这魔主的命令之下,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遵命站起。

甚至,他们在起身之后,才惊觉自己方才竟已跪伏在地。

他们终于知道,本为北域无上存在的三王界为何会甘愿臣服。

他们亲眼看到,亲身感受了何为魔主的魔威与资格。

劫魂圣域前方,皇天、祸荒、神蟒三大星界的界王都是冷汗遍体,缠绕魂间的惊惧与敬畏,要不知多少倍的超越面对神帝之时。

砰!

刚刚站起的皇天界王天牧一单膝跪地,深深拜下:“魔主魔威撼世,震古烁今,堪为魔帝在世。我皇天界……愿从此追随效忠魔主,绝无二心。”

这是北域王界之下第一界王的表态……但,经历了刚才的覆世魔威,没有人觉得惊讶。

祸天星和蝰蛇圣君也连忙向前,想要宣誓效忠。但他们的身体还未屈下,空中便传来一声冷淡的低笑:

“呵,追随效忠?你是为何追随,又为何效忠?”

祸天星和蝰蛇圣君定在原地,天牧一亦是呆住,不知如何回答,更不知面对自己的当众臣服,魔主为何会有此一问。

弱肉强食,这不是基本的生存法则么,还需要理由?

“你如今的臣服,不过是惊惧下的被迫妥协而已。本魔主方才所释的,是成为这北域黑暗主宰的资格。无功无恩之下,有何理由得一浩大星界的忠诚。”

“……”天牧一,还有皇天界到场的人全部懵住,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呵,”又是一声低笑,云澈目光斜过,道:“既然你们选择追随效忠本魔主,那这个理由,本魔主亲手送予你们。”

他手臂伸出,掌心朝向皇天界所在,魔光闪耀,直罩向皇天界的众人。

一股淡淡魔威笼罩而至,皇天界到场的三十人皆是瞳光荡动,躯体下意识的便要作出反应……这时,他们的耳边都传来天孤鹄来自远处的传音:“父王,各种前辈,不可抗拒!”

皇天界众人皆未动弹抗拒,魔光罩下,数息消散。

而天牧一,以及所有皇天界在场的强者,他们如被天雷轰身,全部懵然当场,然后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一个举动……

他们动作僵硬的低头抬手,呆呆的带着自己的手心乃至全身,仿佛在确认这是否还是自己的躯体。

噗通!

本是单膝下拜的天牧一忽然猛的双膝撞地,方才下拜间亦极力挺直的上身更是趴伏而下,整个身体都几乎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高喊道:“皇天界天牧一,谢魔主无上恩赐。愿携皇天界永世效忠魔主麾下,如违此誓,永堕魔渊!”

祸天星和蝰蛇圣君呆住,所有的界王都愣在了那里。

天牧一的喊声比刚才震耳了数倍,而他的声音中那无比强烈的激动,每一个字在颤抖之余,都几乎带着恨不能把心脏挖出来以表真意的忠诚与决意。

他的身后,皇天界到场的所有人也都紧随着拜下,如天牧一一般双膝跪地,上身匍匐,高喊震天:“谢魔主恩赐!愿永世追随效忠魔主,如违此誓,永堕魔渊!”

众北域玄者彻底的呆了。

天牧一作为第一界王,也第一个站出来……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态。姿态尽显敬畏,但依旧保持着第一界王的傲姿,效忠之言,用的也是“绝无二心”。

但,不过转眼之间,随着云澈那数息黑芒魔光的罩下,天牧一,还有身周所有皇天之人的姿态全部大变。那激动的声音,战栗的言语,自甘卑微的姿态、还有“永堕魔渊”的毒誓……

以天牧一的界王傲姿,怕是他祖宗从棺材里跳出来,他都不会激动恭敬成这个样子。

“这……这是?”祸天星惊疑出声。

高空之上,阎天枭的神帝之音凌空而下:“此为魔主至高无上的黑暗永劫之力所赐的黑暗契合。”

“得此黑暗之赐,你们的躯体已为真正魔躯,永不会再遭黑暗反噬。不但寿元大幅延长,对黑暗玄力的驾驭亦将远胜以往,修炼的速度数倍提升。一些上等魔功的修炼瓶颈,也可能不攻而破。”

“完美的黑暗契合之下,你们对黑暗之力的驾驭也将不再大为依赖于黑暗环境。纵离开北域,黑暗玄力的驾驭、魔威、恢复,也将几乎与现在无异!”

阎天枭的言语,在北域玄者耳中,无疑是字字天雷,字字梦幻。

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惊世如天崩地裂。

“另外,此永劫之赐不但永恒存在,而且可传承于后世。”

换言之,永劫之赐,恩及后代万世。

说这些话时,阎天枭心中也是震动不已。

就在短短一个月前,云澈赐予众阎魔、阎鬼黑暗契合时,大部分都是一个个赐予,偶尔才会尝试一次施予数人,且神情会颇为谨慎。

而今,随手之下,短短两息,皇天界最核心的三十余人竟全部完成了黑暗契合。

黑暗永劫,记载中只属劫天魔帝,根本不可能为他人所修的极道魔功,在云澈的身上,进境居然可以快到如此恐怖!

阎天枭的脑中甚至晃过一抹将他自己彻底惊到的意念:怕是劫天魔帝自己,进境都不至于夸张至此吧?

从开始修炼黑暗永劫到如今的中境大成,云澈只用了三年。

若劫渊没有离开混沌,面对云澈的这般进境,亦绝对会骇然失色。

而这恐怖进境背后,除云澈自身的【特殊】之处外,最大的功臣,无疑是千叶影儿。

阎天枭之言,换来的,毫无疑问是整个北神域的死寂。

因为他口中的“魔主恩赐”,实在是太过于夸张,太过于梦幻,完完全全的超出常理认知,已根本远不是“恩赐”二字所能诠释。

“这……这……这……这是真的?”蝰蛇圣君和祸天星盯着天牧一,哪怕以他们的身份位面,也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

天牧一抬手,五指之上,魔光瞬现,属于皇天界的威凌一瞬间便横扫百里,又在一瞬间消逝无踪。

“!!”瞳孔中像是被万针刺入,祸天星、蝰蛇圣君,还有所有神主境的界王都一瞬惊到失魂。

“既为魔主,自当施恩麾下魔生。”云澈目光俯视,淡淡而言:“皇天界既愿追随效忠本魔主。那么,皇天界内,所有神灵境以上的玄者,皆可得此恩赐。十甲子之下的年轻玄者,亦可择万名资质优异者承恩。”

无数的眼瞳放大欲裂,无数张下巴几乎砸到地上……皇天界内,投影之前,片片玄者当场激动的跪在了地上。

天牧一全身的血液齐涌头顶,到了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天孤鹄竟对云澈崇敬到了那般地步。他的头颅再次深深叩下,高声道:“魔主之恩,如同再造,恩泽万代,纵万死亦能相报。”

“我皇天界上下万灵,将誓死效忠魔主。魔主之命,无不遵从;魔主之言,既为天谕;魔主之敌,既为我皇天不可恕之死敌!”

他先前,还在万分惊诧不解着高高在上的三王界为何会对云澈敬畏臣服至此……而现在,他的姿态、誓词的夸张程度还要远远胜之。

哪还需要任何的迟疑,皇天界的后方,祸荒界、神蟒界的人以界王为首,全部跪倒在上,脸上尽是敬畏、激动、渴望还有极力表现出的虔诚。

口中宣誓之言,更是犹胜皇天界。

“很好。”

短短二字赞赏,云澈手掌再次罩下,两大星界的核心力量,五十四个强大的黑暗玄者,依旧是短暂的两息,便全部完成了黑暗契合。

在旁人看来,那不过是挥手之间罩下的黑暗玄光,就算再怎么夸张,又能算得什么恩赐?

但,唯有亲身承受,才真正知晓魔主挥手之间,缔造是何等的神迹。

无尽的激动与震惊之余,所衍生的,也无疑是暴增了千百倍的钦服与敬畏。

覆世骇魂的无上魔威,随手为之的无上神迹,以及……福泽后世万代的无上恩赐。

三王界为何如此臣服,他们哪还有半点的疑惑和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