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06章 黑暗生长

第1706章 黑暗生长

阎魔界,永暗骨海。

劫心劫灵、夜璃、妖蝶、青萤、蓝蜓、婳锦、玉舞、蝉衣……九魔女皆端坐于地,身上的魔女气息剧烈流转。

而她们的周围,囤积了不知多少年的上古阴气不断的涌动、咆哮,每一刹那带起的气流,都狂暴如急欲灭世飓风。

云澈身体浮空,双目紧闭,五指所向,黑暗阴气疯狂的涌向九魔女的身躯,但丝毫没有伤到她们,反而在不断的,以一种超脱认知的形式与她们自身的力量进行着诡异的融合。

加冕为魔主,北域三王界归顺后,云澈终于可以再无顾忌的释出黑暗永劫的另一种逆天之力。

黑暗生长!

而这个能力的存在,才是当初他第一次听到千叶影儿提及北域核心永暗骨海时,目绽异芒的原因。

在对应的特殊环境下,他可以吸纳周围的元素之力,来融合为自己的力量。

这种融合之力,虚无法则可以做到,邪神的元素之力加大道浮屠诀的灵气吸收也可以做到。

但,在黑暗领域,黑暗永劫才是无上的存在。

它不仅可以让云澈融合周围的黑暗化为自己的力量,还可以施于他人之身。

虽然因体质所限,施于他人肯定远远不及自己那般夸张,但……哪怕只有小半之效,亦是毫无疑问的逆天之力!

而永暗骨海……简直就是为此而存在!

云澈身上的永劫气息连结着九魔女的躯体和玄脉,本是无主的上古阴气在源源不断的化为着魔女们的黑暗之力。

每承受十二个时辰的黑暗生长,她们都要用至少十天的时间来适应和巩固。

换言之,黑暗生长之力,哪怕强如魔女、阎魔、蚀月者,也要十几天才能承受十二个时辰。

但,所换来的黑暗之力的成长,却大到让他们为之悚然。

永暗骨海之外,阎魔帝域的上空,池妩仸和千叶影儿正在悠闲的交谈着。

“天孤鹄如今自称‘魔子’,号召了越来越多的年轻玄者,在各大主星界竭力维持秩序,帮扶弱小,收效如何且不谈,他在年轻一辈的影响力极大,号召之下,响应无数,至少在声势上,向北神域展示着魔主临世之后的正面变化。”

“我们的魔主大人还真是捡到宝了。”池妩仸用的是夸赞的语调。

“哼,心怀恶魔的野兽,自然能从他人身上也嗅到恶魔的味道。”千叶影儿目光从池妩仸身上急速掠过,忽然淡笑一声,语气怪异的道:“你的元阴气息居然还在?这若是被他人知晓,之前死的那些男人也就罢了,如今你身为帝后……我们的魔主大人岂不是要被疑为无用?”

“咦?”池妩仸发出长长的咦声,娇媚的眼眸轻轻睇了千叶影儿一眼:“说及此事,还真是让人伤心呢。本后新嫁的魔主天天被其他女人纠缠不放,没日没夜的宠幸另外的女人,本后可是连半点雨露都分不到呢。”

千叶影儿眉梢翘起,轻然道:“这要看各自的本事,你说呢?”

对于池妩仸,千叶影儿依旧有着极强的敌意。

不过,这个敌意比之先前已经有了相当微妙的变化。

不再是不容,而更倾向于……竞争?

而且千叶影儿心里很清楚,池妩仸并不是“争”不过她,而是无暇。

封后大典之后,她可远比云澈要忙碌的多。

池妩仸清楚的知道千叶影儿为何推她为帝后,但她从未抗拒,更未说破。

这亦是她所愿。

“那本后自是远远比不过你。”池妩仸道:“毕竟本后至今还是纯纯的一张白纸,而你这些年,却是和本后的魔主日日喧淫,夜夜笙歌。”

“如今的‘梵帝神女’,倾绝天下的怕不仅仅是风华了,本后又哪里比的上呢,唉。”

池妩仸忧伤的一声叹息。

千叶影儿撇了撇唇,忽然问道:“你生平的那些男人,都是傀儡?”

“当然。”池妩仸淡淡一笑:“说起来,在对待男人这一点上,本后倒是和你颇为相似。”

“?”千叶影儿侧眸。

“你当年身负‘神女’之名,生来便高高在上,对男人极其的鄙夷和厌恶。你眼中的男人,大概只有两种:有用的工具和无用的废物。”

“……”千叶影儿没有反驳,这的确,便是当年的她。

其实包括现在,亦是如此。只是出了一个特殊的意外。

“而本后生来便身承涅轮魔帝的一缕魔魂,虽远不及你神女那般高贵,但就灵魂层面而言,亦是高高在上,在认知本能上便会俯视天下众生。”

“尤其对男人,会极为的排斥,如你一般,只会视为有用的工具和无用的废物。区区凡世男子,又岂配碰触本后的身躯呢。在魔魂下化为傀儡,奉上自己的力量和一生的基业,这便是他们最大的用处。”

“净天神帝呢?”千叶影儿问道:“是控不住么?”

“对。”池妩仸道:“本后当年选择他,便是因为他是当时的三神帝中最弱,也是最易劫魂的一个。”

“但,最弱的神帝,也是神帝,本后一步步卸下他的心防,竭尽全力,终于成功劫魂。但,他的灵魂挣扎极烈,随时可能摆脱掌控。于是,本后只得将他碎魂,变成一个无魂的活死人。”

“唉,”她轻轻一叹,似乎至今依然有些惋惜:“可惜了一个上佳的傀儡。”

千叶影儿稍稍眯眸,淡淡道:“论及狠毒残忍,我比你,还是差得远了。”

“咯咯咯咯,欲成大事,最忌优柔。男人如此,女人亦当如此。”

池妩仸一声娇笑,波涛乱颤,然后悠悠而语:“相比男人,如玉一般的女子则要美好的多了。本后身边的九个孩子,她们的美好,你……想不想也体会一番呢?”

魔音入魂,媚惑撩心。若是最初接触池妩仸的千叶影儿早已败阵,但如今她却是玉唇微倾,声音亦便如池妩仸一般慵懒绵软:“相比于此,我倒是更想知道……如此厌斥男子,喜爱女子的你,当年在炎神界被云澈强上的时候,究竟是何种感受呢?”

在封后大典后,池妩仸依先前之诺,告知了千叶影儿自己的“身份”。

而且颇为的详细。

而这种坦白,自然也无形间拉近了两女的距离。

“他带来的感受如何,这个世上,还有人比你更清楚吗?”

魔后的“反击”转瞬而至,她转眸看向前方,在任何时候都无比妖媚的一双美眸悄然浮起了一层撩人心弦的迷离:“也是在那日之后,无论是沐玄音,还是我,都发誓一定要把他找回来,牢牢的抓在手心里。”

“嗯?”千叶影儿似笑非笑:“你对云澈如此上心,就是因为‘那一次’?”

她当然知道不是,但这般揶揄池妩仸的大好机会,她岂能放过。

“当然哦。”池妩仸道:“如本后这般了不起的女人,却被他一个小鬼头给玷污了,岂能不找他算账呢?”

她吃吃一笑,万媚横生。

“……”千叶影儿无言以对。

“说及沐玄音,本后倒是一直很在意一件事情。”池妩仸笑意收敛。

“在意云澈是个连自己的师尊都乱搞的禽兽么?”千叶影儿冷嗔一声,随之微一皱眉,因为她忽然发现池妩仸的神色颇为异样。

池妩仸看着前方,娓娓说道:“本后附魂沐玄音时,她的灵魂之上,便寄居着冰凰的神魂。”

“起初,冰凰神魂只是在通过沐玄音看外面的世界,而最后的几年,因云澈的出现,冰凰神魂对沐玄音施加了‘要无条件对云澈好’的意志干涉。为防被冰凰神魂察觉,我并未阻止。”

“之后,就在劫天魔帝离开前的那段时间,冰凰神魂的意志干涉消失,就连那抹神魂……以及神魂所指向的魂源,也完全的消散。”

“但消散之后,却在沐玄音的魂海之中,留下了一团很是怪异的水晶状蓝光。”①

“那是什么?”千叶影儿问。沐玄音早已亡去,池妩仸却提及此事,必有特殊原因。

池妩仸却是摇头:“若是知晓,便不会疑惑至今。本后曾尝试碰触探究,却毫无所获。不过……”

她眸中的媚光缓缓收凝,声音也多了几分飘渺:“蓝极星外,她命殒魂消,我的魔魂也随之分离时,最后的意识,我似乎……隐约看到那抹蓝光拢住了她消散的冰魂。”

千叶影儿金眉深蹙:“什么意思?”

池妩仸依然摇头:“我不知道,之后多次确认,沐玄音也的确是死了。只是……”

没有继续说下去,池妩仸眸光转向千叶影儿,看着她道:“这件事,千万不可告诉云澈。如果会有奇迹,他将来一定可以看到。如果没有……萤火般的希望一旦再次破灭,带来的会是不啻先前的剧痛。”

千叶影儿定定的看着池妩仸,惊疑不解着她话中的“奇迹”二字。

千叶影儿并不知晓云澈当年命殒星神界后,为什么会活着回到神界,而是和当时所有神界之人一样,以为邪婴之劫时,他那时其实是用什么方法从星神界安然遁离。

但池妩仸却是清清楚楚。

凤凰涅槃!

在涅轮魔帝残缺的记忆中,存在着一个并不起眼的认知。

在那个神族与魔族之间的矛盾还未彻底激化的久远年代,凤凰与冰凰这对在记载,以及认知中相克相悖,属性上自然会被认定为死敌的两大神兽……

曾经同属一族。

————

【①:第1512章不该知道的真相——第1513章宙天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