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17章 万魔压境

第1717章 万魔压境

东域北境大都冰雪覆盖,随着北域魔兵带着无尽煞气涌入,鲜血的蔓延在雪域之中无比的刺目。

遥远的苍穹看去,一道道漆黑魔影,将无尽苍白的世界切裂开道道血红色的沟壑。

十支魔兵,每支百万,对一个庞大星界而且,当真只是一个堪称微小的数字。

但,一方是整备多时,满心怨恨愤怒,并将生死彻底弃之的北域恶鬼,一方是各自为势,毫无准备,连散沙都算不上的东域玄者。

恶战拉开,形成的绝不仅仅是一面倒的屠杀,更以极快的速度,如一把离弦黑箭,疯狂穿刺向每一个星界的心脏。

而最中心的魔兵队伍,则是由天孤鹄一人当先。

他速度全开,将片片雪域甩于身后,所到之处,带起着经久不息的黑暗风暴。

寒葵仙府,寒葵界的界王宗门。自从吟雪界的玄音界王陨落后,寒葵仙府已隐有成为北境第一宗的趋势,要说唯一的“障碍”,便是吟雪界的新界王,冰凰神宗的新宗主亦有着八级神君的实力,胜过她寒葵界王足足两个小境界。

而除了沐冰云,寒葵仙府全层级的实力,都要胜过冰凰神宗。

这一日,仙府之中,寒葵界王沐雪而坐,静凝寒息。这时,她胸前的冰凌之上,忽然传来无比惊惶的传音:

“宗主!分宗遭袭……魔人!是魔人!”

寒葵界王眼眸睁开,冷声道:“魔人若近,诛杀便是。面对区区魔人便慌乱至此,你这些年的心性都修炼到狗身上了么!”

“不!这次的魔人……呃!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的,是皮肉被断裂,骨头被刺穿的声音。

寒葵界王眉头大皱,她刚要起身,另一个分宗的传音急促的响起:“宗主!魔人……有魔人入侵!”

寒葵界王沉声道:“魔人一旦离开北神域,便会废一半。来多少杀多少便是。”

“这些魔人很可怕,有大量的神王,还有神君……而且和疯了一样……我们的防护大阵还未成型已被击溃……宗主求……”

砰!

最后传来的,是传音玉的破碎之音。

寒葵界王猛的起身,心中快速蒙上一层阴霾……这时,她忽有所感,转首看向北方。

一个漆黑的人影从北方极速而近,带着一股瞬间罩下的恐怖威压。

光线陡然暗下。那一刻,寒葵仙府上下,包括寒葵界王在内,都感觉自己仿佛忽然置身深渊,世间万物,都在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

“魔人入侵!”寒葵界王心中惊栗,但无比冷静的吼出号令:“闭界!结阵!”

浩大寒葵仙府,绵延万里,弟子数千万。天孤鹄在高空之上驻身,俯视着下方。

同为中位星界,北神域只能生存于越来越狭小的黑暗,无时无刻都可能要面对残酷的争斗与抢夺,而眼前的中位宗门,却可以静享这万里雪域,并可以无比坦然的对他们黑暗玄者赶尽杀绝……

他的到来,所携的可怕气息让寒葵仙府的护宗结界快速开启,无数的弟子浮空而起,数十个神王冲于最前,并快速列阵。

天孤鹄的表情在轻微的抽搐,但没有说一个字,皇天剑高举,一剑斩下!

轰隆!!

刚刚闭合的护宗结界,连同浩大的寒葵仙府,被一剑断成两半。

这堪称灭世的神威,几乎一瞬间惊爆了所有寒葵弟子的眼珠,涌起的战意和守护的信念更是顷刻崩塌。

天孤鹄嘴角微动,发出恶魔般的低吟:“在黑暗中……毁灭吧。”

皇天剑指下,黑暗之芒散成无数的漆黑流星飞坠而下,贯穿着亘古寒静的寒葵仙府,葬灭着一片片懵然无措的生灵。

寒葵仙府众长老骇然失魂,齐齐大吼:“走!快走!!”

只属于神主层面的力量,哪怕倾尽全宗主之力,也断无抵抗的可能。

寒葵仙府所有神王冲天而起,疯狂的自焚精血,奢望着能给宗门弟子博得些许生机。

哧!

无情的裂响,随着天孤鹄身影的瞬闪,他们被一瞬断体,全部丧命,刚结起的寒冰大阵也当即溃散。

八级神主剑下,神王与草芥,又有何区别?

没有回身去看一眼,他的神识已锁定溃逃的万灵之中那个最强的气息,再次瞬身而下。

当!

一剑,寒葵界王的冰剑崩碎,身影洒血飞出。

砰!

第二剑已贯体而过,寒葵界王的神君之躯在黑暗中崩碎,散开漫天的血沫。

天孤鹄的视线刹那恍惚。

白雪、黑暗、血色……深深刺动着他灵魂深处最痛苦的画面……

…………

少女碎衣染血,气若游丝,她静静的躺在男子的臂弯中……这竟是她一生最平静放松的时候,再不需要恐惧、抗争、彷徨。

“天大哥,为什么……明明已经如此艰难,大家还要互相残杀……为什么永远都有这么残酷的争斗……我们一起努力……真的没有办法冲破牢笼吗?”

“青……儿……”天孤鹄抱着生机已绝的女子,咬齿欲碎,泣不成声。

“听说……外面的天空是蓝色,海洋也是蓝色……那里,随处可见碧色的森林,异彩的万花……”

“我讨厌那里的人……但我……好想……去……看……”

…………

砰!

寒葵界王残尸落地,漫天的血珠之中混入了几点冰冷的泪迹……又在下一瞬间,弥漫开无尽的黑暗与狠绝。

“青儿,我很快就会去陪你……带着所有你想看的风景。”

他呢喃着,皇天剑刺地,阎魔黑暗涌入,周围万里雪域,爆开无尽黑芒,将这个存世十数万年的庞大宗门从根基上无情的摧灭着。

他不喜杀生,更从未沾染过如此深重的罪恶,但,感受着无数的生灵在他的力量下葬灭,他的脸上、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他身影飞起,手臂挥洒,以皇天剑在空中斩出数道长达千里的黑暗弧线,将数十艘欲仓皇远遁的玄舟当空毁灭。

轰!!

毁灭光柱冲天而起,寒葵仙府的根源,一道寒冰地脉在这一刻被彻底摧灭,天孤鹄头颅高仰,发出啸世之音:“寒葵界界王宗门已灭,寒葵界内,降者生,封印为质,反抗者……杀无赦!”

寒葵界内嚎叫震天,苍白雪域以无比可怕的速度染上血红。天孤鹄的声音传遍全界,寒葵仙府灭亡的消息无情摧灭着无数寒葵玄者的信仰和希望稻草……

北域边境,消息传来。

“禀魔主魔后,寒葵界界王宗门已灭,第一个‘据点’已成。”

“其他九星界,那六个下界星界已被轻易攻破。另三个中位星界也已刺入核心,五个时辰之内,定能全部攻破!”

消息传来,黑暗玄者们彻底沸腾。

以北域天君为首,为千万名年轻一辈的黑暗玄者为前卒,池妩仸所行的这一步绝非是试探,而是为了进一步消抹北域玄者们的忐忑和恐惧。

百万年的龟缩,让北域玄者对东神域的恐惧早已深入骨髓,年纪越长越是如此。毕竟,他们无法像年轻玄者那般容易燃烧热血。

而力量浅薄,只有天孤鹄一个神主的先锋军,短短不到一日便势如破竹,全线大胜。

用近在眼前的事实,告诉着所有北域玄者东神域并没有那么可怕,而他们北神域在魔主降临后,也已变得远比他们自己想的还要强大。

“很好。”池妩仸遥望南方,玉手在黑雾中抬起,发出了将东神域推入更深噩梦的黑暗号令:

“西境百界,以第一个‘据点’为核心,全线压境!”

“记得,不得靠近吟雪界,不得碰触上位星界,一旦入界,全面压境,直取核心,不得有半分懈怠留情。”

“反抗者杀绝,投降者以黑暗封印为质!”

池妩仸嘴角轻弯起一抹无情的冷笑:“东神域不是自诩正道么!那就以万灵为质,正道为挟!”

轰隆隆隆隆……

北域苍穹,万雷惊空。

百艘百里之上的黑暗玄舰,以及数十万黑暗玄舟从北域涌出,带起蔽日黑暗,横压向东神域北境。

十支破界利箭之后,真正的黑暗正式覆世而临。

池妩仸手臂一挥,身前一片投影铺开,投影之上,是东神域的全境图,上面精确的排布着所有的九千个星界,王界、上位、中位、下位都呈现着不同的颜色,一目了然。

而这九千星界之中,零星的分布着一些位置诡异的黑暗光点,数量大概在百个左右。

这些黑暗光点的位置,由她和千叶影儿共同所定。毕竟,她附魂沐玄音的万年,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吟雪界。对于东神域的全貌,以及最重要的“枢纽”,千叶影儿远比她清楚的多。

池妩仸的目光快速扫动,最终,定格在了右侧的一个光点之上,许久未移开。

“怎么,还在担心?”千叶影儿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池妩仸伸手,道:“这三个‘据点’,距离圣宇界太近。圣宇界有洛孤邪、洛上尘、洛长生三个巨大威胁,宗门力量更是无比雄厚。”

“这三个据点以雷霆之势强行拿下容易,但要在圣宇界的眼底下守住,且不分散我们王界的力量……”池妩仸转眸,看着千叶影儿:“到了此刻,你还不肯说吗?本后的心胸,可是因为担忧而一直颤的厉害呢。”

池妩仸的言语让千叶影儿的视线下意识的落于她的胸前,那不需要刻意挺动便耸傲如满月,仅随着呼吸便颤荡着撩魂曲线的胸脯又让她瞬间转目,玉齿微紧。

“圣宇界,埋着一个巨大的暗雷。”千叶影儿有些恨恨的说道,她明知这是池妩仸在激她……但也唯有此时说出,才能“扳回一城”:“只要触动这个暗雷,圣宇便会自乱。”

“哦?”池妩仸露出饶有兴趣的神情。

千叶影儿玉白的手掌伸出,指间是一枚已备好多时的魂晶:“在你认为合适的时机,让它落入圣宇界王洛上尘的手中。到时,圣宇界一定会上演一出无比精彩的好戏。”

池妩仸伸手拿过,神识一扫。顿时,她唇瓣轻抿,脸上释出媚惑苍生的浅笑,先前的隐忧尽皆消散。

“连圣宇界都被你抓到了如此之大的把柄,真不愧是当年让各大王界都害怕的梵帝神女呢,”

“呵,”千叶影儿冷笑一声:“我也没想到,当年处心积虑收拢了这么多的‘把柄’,居然全给你北神域做了嫁衣!”

“不,”池妩仸唇瓣媚光潋滟,软软而语:“是为云澈,做的嫁~衣~哦,可爱的小雏鸟。”

千叶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