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19章 血染宙天(一)

第1719章 血染宙天(一)

北神域对东神域的侵蚀,就如一场有声的瘟疫。

太久的安和,以及对北神域亘古的蔑视,让东神域的玄者在骤闻北域魔人入侵时,丝毫不会有“灭顶灾厄”之想。

而本该作为主战力的上位星界,却因不会被侵蚀而理所当然的自守,等一切的“始作俑者”宙天神界出来解决,绝不当为了他人白白折损自身的“冤大头”。

但,当这场黑暗“瘟疫”以快猛绝伦的速度侵入到东域心脏时,他们再反应,怕是已经来不及。

————

南神域,南溟神界。

消息传来,南溟神帝缓慢起身,目绽异芒。

“短短两天,东神域的北境被魔人占据了两百多个星界,简直像是一群失了心的疯狗。”

说话者一身银衣,目光阴煞。

其名南飞虹,南溟四溟王之“北狱溟王”。

“不过,这些星界都是中位和下位星界,倒算不得什么大损。但据说那些被魔人侵占的星界都是血染半界,而这些血债……”北狱溟王一声嘲讽的低笑:“大概要全由宙天来背了。”

“现在,宙天只需要施以号令,组织众上位星界反攻,将这些癫狂的魔人屠尽只是时间问题。但宙天的声名,怕是要就此大损了。”

北狱溟王说了一通,却见南溟神帝一直都是沉吟之色,顿时问道:“王上,莫非你觉得此事有诡?”

南溟神帝抬眸,然后低低的笑了起来:“随本王去东神域。”

北狱溟王皱眉:“王上难道是要……施以援手?”

以他对南溟神帝的了解,目前局面,他最不可能做的,就是对东神域施援,甚至巴不得东神域被祸乱个半残。

南溟神帝道:“宙天想要尽快压下这场魔人暴乱,将损失降到最低,很可能会求助梵帝、月神和星神……这倒是个万载难逢的好机会。”

“机会?”北狱溟王更为不解,向前一步,用极低的声音道:“吾王是要……”

“不必多问。”南溟神帝转目看向北方,随之眉头忽然一沉。

“这时机,似乎也来的太巧了。”

他嗅到了不对劲,但,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以超越“永生”的诱惑。

“难得愿意当一次枪,”南溟神帝冷笑:“那就当的彻底一点吧!”

低语之时,他眸中杀机闪现。

他甘不甘愿是一回事,但敢拿他当枪使的人……他岂会让对方好过!

————

东神域,月神界。

瑶月、怜月、瑾月皆恭敬的拜于月白的沙帐之前,向月神帝禀告着北方的乱境。

这才没多久的时间,被魔人侵占的星界便已达到了三百个,速度之快,让人无法不为之悚然。

沙帐之后,月神帝缓缓而语:“自毁星界嫁祸宙天,以复仇为由雷霆攻破中、下位星界,然后以万灵为质,却不主动碰触上位星界,使得众上位星界都心压‘宙天’这个罪魁祸首,而不愿自损去救他们本就低视的中、下位星界。”

“面对魔人,本该轻易结成的战线,从一开始就土崩瓦解。”

“能将人心玩弄到如此境界,应该是那北域魔后的手笔。”

“嫁祸?”瑶月不解:“可是,我反复确认过,那投影之中的确是寰虚鼎无疑。”

“怜月。”月神帝道。

“是。”怜月颔首,讲述道:“两年前,太初神境之中,太垠尊者陨落之地,我寻到了寰虚鼎的力量气息。应该是那个时候,寰虚鼎落入到了云澈的手中。”

“而太初神境所发生的事涉及到宙清尘,宙天神帝不可能对外公开。世人,也同样不可能相信寰虚鼎这么重要的神遗之器会落入北神域之手。”

“竟有此事。”瑶月面浮惊然。

“魔人入侵的规模和野心,要远比你们所看到的可怕的多。”月

神帝缓声道:“他们看似只敢欺凌中位和下位星界,号称等待宙天表态。”

“但,那些从被侵占的星界中‘逃窜’的玄舟,才是最可怕的隐患。”

“唉?”怜月纤眉蹙起:“主人是担心,北域魔人通过那些星界的玄舟隐入东神域?这个应该难以行通。魔人的黑暗气息极易失控暴露,即使隐于玄舟最深处,也会被轻易察觉,更不可能做到大规模的迁移。”

短暂的沉默,沙帐后的身影轻轻而语:“果然,这个世上最危险、最可怕的事物不是未知,而是‘超脱认知’。”

三女面面相觑,瑶月道:“众月神、神使已全部在神月城待命,各层级的力量也已全部整备完毕。只需主人下令,便可随时北移镇压。”

沙帐掀起,夏倾月缓步走出,身影随之虚幻,出现在了三女很远的后方:“本王先亲自去一趟宙天,归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妄动。”

踏出帝殿前,她的脚步忽停,道:“瑾月,水媚音身有无垢神魂,诡计极多,如今生乱,她有可能会想着趁机遁走,这段时间,你亲自去看着她。”

瑾月怔了一怔,但无法抗命,轻轻应声:“是。”

…………

宙天神界的气氛前所未有的诡异。

北方魔乱的消息每半个时辰便会传来一次,每一次都会更加的触目惊心。而无数的求救之音也随着消息混乱而至。

北域魔人号称这场入侵是对宙天的报复,而连东神域众界也都在等着宙天出手。

最钟爱的儿子才死在北神域不到两年,还折损了东神域最后的蛮荒神髓,宙虚子心伤未愈,明明是最大受害者的他,竟忽然成了……这场天降魔患的始作俑者!?

宙虚子终于明白先前各种未知来源的流言,和那场让他们懒于理会的嫁祸究竟是所欲何为。

“赤风界已经陷落!赤风界王已死,王宗七成被毁,三成投降!”

“禀主上,乾天、紫虹已被攻破,我们已下数道严令命最近的四大上位星界前去支援夺回,但它们谁都不肯先动!”

“摩诃九界已全部被魔人占据……”

“禀主上,北神域此番出动的魔人数量,比昨日预估的至少要多五十多倍,很可能……很可能这些都还非全貌。而且,已连续多次确认,这些魔人的黑暗玄力,在东神域完全没有衰弱的迹象!”

“主上,现在北方各星界已是一片大乱,每一刻都有无数的玄者和玄舟疯狂的向南方逃离。中境和南境也已经开始了不同程度的恐慌混乱。”

“……”

一方早有整备,一方一盘散沙。

一方悍不畏死,一方各自惜命。

安定了太久的东神域,谁都想不到,面对真正的灾难时,竟是如此的混乱不堪。

不断传来的消息让宙天神帝脸色无比低沉,但也丝毫未失了冷静。

下方,浩浩荡荡的宙天队伍已整备完毕,其中,包括整整六个守护者。

“主上,不能再等下去了。”太宇尊者道。

每多一息,都会有无数的东域玄者丧生,而这些血债……一半记在北域魔人身上,另一半,则会记在他们宙天神界的头上。

想甩都甩不掉。

“已经多少了?”宙虚子问。

“目前已至一百四十三个上位星界的核心战力,皆是界王亲随。”太宇尊者道:“不过有些奇怪的是,最近的圣宇界始终没有回音。”

“另外,传送玄阵已经备好,所蕴的力量,足以在五次之内将所有人传送至北境边缘。”

宙天神界最擅空间之力,即使没有了寰虚鼎,依旧可以快速筑起距离极远,传送数量又极大的空间玄阵……只是消耗也毫无疑问的巨大无比。

“的确不能再等了。”宙虚子一声低念,这时,他的目光忽然一侧。

一个紫色身影瞬间由远而近,快的如同从虚空裂痕中走出,立于宙虚子之侧

“月神帝也是来指责老朽的吗?”宙虚子淡淡道。

虽然,传讯者都在刻意隐瞒,但他不用想都知道,那些遭厄的星界,惶恐中的东域玄者,一定都在……用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恶毒的言语在指责、咒骂他。

虽然,或许就在数日前,这些人还在真心的敬仰和不遗余力的赞颂他。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再正常不过的人性。

夏倾月漠然一笑,道:“你宙天丢了一尊寰虚鼎,却换来了一口奇大无比的锅,本王怜悯还来不及,又何来指责?”

宙虚子轻微动容,随之道:“月神帝果然慧眼如炬。只是不知这宙天之中,还有多少是月神帝的眼线。”

“这似乎不是宙天神帝现在该关心的事。”夏倾月丝毫没有否认的意思,转而道:“你先前不屑澄清,现在想澄清也不可能了。这口锅,也只能牢牢的背着。”

她瞥了远方释放着浓郁空间气息的大阵一眼,月眉微凝:“一百多个上位星界的界王大宗。不愧是宙天神界,哪怕被贴上了招引魔患的罪名,依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集结这么庞大的力量。”

“让本王猜一猜,你这新筑的传送大阵欲往何方……”月眸微凝,随之轻语:“是东域北境边缘吗?”

“不错。”宙虚子颔首。

夏倾月道:“凭空转移如此庞大的力量到北域魔人后方,然后与东域中部、南部的力量一北一南向中推进,阵势一成,所有攻入东域的魔人便皆成瓮中之鳖。”

“不愧是宙天神帝,数日不动,一动便是如此狠绝。看来,这场魔患很快便会硝烟散尽了,本王也无需妄加担忧。”

语落,夏倾月转身,似乎准备离去。

“月神界不准备出手相助吗?”宙天神帝道。

夏倾月道:“这场魔患,在世人眼中是因你宙天而起,你宙天如能独立解决,之后背负的骂名也自会最轻。”

“但若是魔人强大到远出预料……”夏倾月目光倾斜:“传送大阵就在那边,我们月神界自会马上出手。想来,那千叶梵天也是如此认为。”

“不过,各方讯息都已反复确认过,北神域出动了大量上位和中位星界的力量,但并无那三王界现身的痕迹,毕竟主宰都是畏死的,岂会有胆亲身现于北域之外。我月神和梵帝,怕是没有‘插手’的机会。”

言语上似为宙天着想,让其独揽功劳,减轻骂名。

实则……无论月神,还是梵帝,都不想折损己力。

“唉。”宙天神帝长长叹了一口气。

回想当年,他决定带着宙清尘前往北神域时……便完全落入了池妩仸的玩弄之中。

夏倾月离开,宙虚子也不再等候那些尚未回音的上位星界,道:“准备传送!”

“太宇,你留下镇守。”

“是。”太宇尊者领命。

“父王!”一个身着白衣,剑眉幽目的年轻男子从空中飞下,落在了宙虚子身前,目光坚毅道:“孩儿请战。”

此子,正是为宙虚子择为新宙天太子,很快便要行封立大典的宙清风。

“清风不可。”太宇尊者道:“那些魔人凶恶非常,而且此番入侵诡异之处极多,你身为未来太子,不可犯险!”

“不,”宙清风抬头,脸上毫无畏惧道:“正因清风将为太子,更不可在如此魔灾之前怯战!此为东域之祸,更为宙天之祸,请父王允许孩儿与您并肩为战,共力承担,纵死无悔!”

宙虚子的目中浮起几分欣慰,他没有太久犹豫,缓缓点头:“好,清风,你便随为父一起,将这群魔人永葬东域。”

“是!”宙清风欣然而拜,目光灼灼。

————

【奇怪的情节铺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准备开始大爆……宙天、月神、梵帝,颤抖吧!】

【唉?好像漏个一个?东神域还有第四个王界吗?算了不重要!】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