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24章 东域哀歌

第1724章 东域哀歌

覆满东神域苍穹的投影,所摧心的绝不仅仅是在外的宙天界之人,还在无情的摧灭着无数东域玄者的意志。

作为东神域声望最高,至高无上的王界,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魔人直入核心,毁灭的七零八落。

而另一边,渲染的却是魔人那远超认知不知多少倍的可怕!

前方魔人在步步紧逼,上方宙天步步崩灭……他们的肝胆在颤栗,信念在崩塌,连王界在可怕的魔人面前都如此不堪,他们怎么抵挡?真的能抵挡吗?

战意被快速的浇灭,转为越来越深的恐惧与绝望。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后退,逃亡……

而一旦有人起首,尊严便会在求生欲前决堤而溃。

不多时,逃窜的人、投降的人,竟已多过了死战的人……

北神域的黑暗玄者都有着一样的信念和意志,踏出北神域的那一刻,便无人想着活着归去。

但东神域……他们安定的太久了,更无可能做到北域魔人那般置己身于死地。

也或者,这一切实在太过突然和可怕。

池妩仸在东神域所设置的一百多个“据点”,在短到惊人的时间内,一个接一个被北神域占据。

————

月神界外,一艘小型玄舟飞出。

当来自宙天的投影出现在远方的天空时,蜷缩在玄舟角落的少女缓缓抬头,她朦胧着视线,发出梦呓般的低喃声:“云…公…子……”

“那……那是!”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目视投影,发出骇然之音,然后果然下令:“快!快走!把速度提升到最快……先不要理会能源的消耗!”

玄舟的速度陡然加快,而少女已是不自觉的起身,呆呆的看了远方的投影一会儿,眸光忽然剧烈颤荡起来,身影亦疾步冲出。

“瑾月!”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中年男子沉声道:“你要去哪!”

瑾月眸光惊乱,急声道:“我要回去!宙天遭劫,云公子一定又恨极了主人,说不定……说不定……主人马上会有危险,我必须回去!”

“你疯了吗!”中年男人厉声道:“你刚被月神帝逐出!她下了死令,再入月神,直接诛杀!她如此对你,你怎么还……”

“父亲,不要阻拦我!”瑾月手儿攥紧:“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在主人最危险的时候丢下她不管。”

说完,她身上玄气稍一释放,将中年男子强行斥开,便要飞离。

“瑾月!”中年男子一声大吼,痛声道:“不是你弃了她,而是她弃了她!而且,月神帝何许人物,她若当真有危险,你的力量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别忘了,她逐的不仅是你,而是我们全族。你此番回去……是不惜拿我们全族的性命当赌注吗!”

即将踏出玄舟的瑾月一下子定在了那里。

“姐……姐?”她的后方,传来一个小女孩怯怯的声音。

这一声轻唤,让瑾月的心魂全面崩溃,她转过身,轻轻的抱住小女孩,用自己的手儿安慰着她,更掩着自己缓缓而落的泪珠。

“对不起,父亲,是女儿冲动了。”她轻轻的道,把怀中的女孩抱的更紧。

中年男子摇头,目光闪过痛色。他知道月神帝在自己女儿心目中是多么重要的存在,能为她的近侍,一直都是她是生命里最大的荣耀。

但……月神帝,终究是王界之帝。

她的残酷和绝情,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玄舟极速飞行,直向南方而去。

他们的终点,或许是南神域,或许……是更南方的南域下界。

而没过多久,他们的后方便现出了数不清的东域玄舟,如一群没头苍蝇般逃窜着。

————

星神界,更准确的说,是星神界最大的那一片附属星界。

一艘刻满星辰印记的星舰极速飞出。

当年的邪婴之劫,星神界被直接摧灭,核心力量只余六星神和十七个神主长老,一夜之间凋零到了堪称凄惨的境地。

最惨的是星神帝连同星神轮盘一起不知所踪。

星舰之上,只有十二个人。

天妖、天璇、天炎三星神,以及九个神主长老。

对于宙天神帝的求援,他们没有无视。云澈恨宙天,但亦恨星神。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懂。

虽然只有十二人,却是他星神界最后核心力量的整整一半。另一半核心力量留守后方,防止着魔人的攻袭。

他们星神界,已根本无法承受再一次的摧残。

星舰刚刚飞出千里,前方星域忽然卷起一阵可怕的空间风暴,风暴之下,庞大的星舰被瞬间掀翻,数息之后才恢复平衡。

“怎么回事!?”

闭目凝思中的三星神全部睁开眼睛,同时跃出星舰,然后又同时怔在了那里。

前方,浩瀚昏暗的星域之中,静立着一个小巧纤柔的女孩身影,她背对着他们,轻飘的彩裙之上,升腾着如来自深渊之底的黑暗雾气。

“你……你是?”

本如临大敌的三星神都是怔在那里,熟悉的背影,熟悉的彩裳,还有绝不可能识错的星神神力……却又缠绕着只属于魔的黑暗气息。

“彩脂……公主?”天璇星神紫菀轻念道。

彩脂没有转身,唇间发出无比冰冷的三个字:“滚回去!”

“彩脂公主,真的是你?”天妖星神蔷薇试探着向前,他盯着彩脂身上的可怕黑气,声音沉下:“你怎么会……”

“小心!”紫菀一把抓住蔷薇。而亦是在这时,彩脂忽然转身,天狼圣剑……不,天狼魔剑无情挥出。

轰————

一声威凌而悲怆的天狼啸空,整片星域被一斩而断,蓝黑相间的剑痕之下,数十个玄阵加持的百里星舰瞬间碎断,又在疯狂塌陷的空间和澎湃的天狼神威中化作无数崩飞的碎屑。

九个神主长老从被一剑毁灭的星舰中飞出,其中三个身上染血,他们都呆呆看着彩脂,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璇、天妖、天炎三星神瞳光骤变,看向彩脂的眸光彻彻底底的天翻地覆。

天狼星神,当世星神中最小的星神,虽然,她和天狼神力之间有着高到惊人的契合度,但要达成完美的神力融合,至少要千年的时间。

但,刚才那一剑,虽然只是一刹那的神威,却分明……

是神主境十级境界的力量!

甚至有可能……不在星神帝星绝空之下!

距当年邪婴之难爆发,彩脂消失之后,才过去了短短七年时间。

七年,从刚承载天狼神力后的八级神主之力,成长到了神主境十级这个至高的领域!?

这在星神界历史,在他们认知之中,都是从未有过,也不该存在的可怕进境。

“滚……回……去!”

天狼魔剑指向三星神和惊恐颤栗的星神长老,本释放着苍蓝玄光的剑体,覆着一层幽暗的黑芒。

剑尖的天狼之目,亦泛动着赤黑色的戾光。

恐怖的魔威与杀意笼罩于他们所有人的身上,告诉着他们:同样的话,她不会说第三遍。

紫菀抓着蔷薇的手掌缓缓攥紧,然后道:“走,回界。”

没有人再踏前一步,他们全部转身,回返而去。

飞出许久,紫菀悄然回首,远远的看了彩脂一眼。

她的脸上,没有了记忆中那烂漫倩兮的笑颜,瞳眸之中,不见了那万千闪耀的星辰。

唯有让人窒息,让人恐惧到连靠近一步都不敢的阴暗与魔威。

她心中想的,不是彩脂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在短短七年内发生如此可怕的变化,反而是无尽的凄伤和针刺般的心痛。

这一切,究竟是谁之错……

————

另一个东域王界。

几乎在星神界的星舰出动的同一时间,一艘玄舰从梵帝神界迅疾飞出,直赴宙天界。

玄舰之上,千叶梵天面沉似水,他身后的众梵王亦是面色沉重。

宙天神界的惨状,让他无法不触目惊心。

身为神帝,他是东神域最了解北神域市里的几人之人。

但,仅仅是宙天神界的战况,便彻彻底底撕裂了他对北神域的认知。

尤其那三个佝偻老者,不过是通过投影碰触到他们丑恶的眼睛,便让他这个东域第一神帝心生惊悸。

而就在他离开后不久,梵帝王城之前,慢吞吞的走来三个人。

三人所到之处,万物为之凝结。

站在王城之前,为首男子淡笑而语:“通告千叶梵天,南溟来访。”

梵帝守卫迅速下拜行礼:“拜见南溟神帝……宙天界遭遇魔劫,王上已亲身去救援,刚刚离界。”

“是么?”南万生淡淡而笑:“那本王便静候他归来……怎么,你要阻拦?”

“不,不敢?”梵帝守卫连忙退步,垂首道:“请。”

以前因为千叶影儿,南溟神帝经常亲自到来梵帝王城……抛开此点,南域第一神帝,他们岂敢阻拦。

大摇大摆进入梵帝王城,南溟神帝神识横扫,锁定了数个梵王的所在,嘴角一咧,手中拿出一个暗金色的圆盘,一个小型玄阵无声释放。

瞬间空间切换,三人的身影已出现在了一个塔楼之前。

并不起眼的塔楼,却缠绕着上百个封印玄阵,守卫玄者的气息,亦是多到了极不寻常。

而这,反让南溟神帝的眼中迸发出无比炽热,近乎癫狂的异芒。

他大步向前,刚走每几步,一个身影从天而落。

他肥头大耳,身体矮胖,但周身玄气却磅礴如万岳,赫然是梵帝第八梵王。

“南溟神帝,南狱溟王,西狱溟王。”第八梵王念出着他们的称号,脸上笑容可掬,心中却在快速下沉:“若得知三位贵客到来,王上定然万分欣悦。还请三位入主殿小憩片刻,王上马上就会回来。”

“是么?”南溟神帝淡淡一笑,眼瞳之中杀机陡现:“可本王,已经等不及他回来了。”

声音一落,他手掌猛然抓出,五指耀开刺目的金芒,直穿第八梵王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