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26章 永劫魔炎

第1726章 永劫魔炎

宙天神界的惨战在继续,短短一个时辰,近半的界域已被鲜血染红,血雾如云,越来越深的绝望弥漫在这个神圣王界的每一个角落。

而支撑他们的最后希望,便是临近的上位星界,以及其他王界的救援。

但,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星神界的援军被彩脂一剑吓了回去。

最强大的梵帝神界在出动之后遭了南溟的暗算,双方虽没有就此恶战,但千叶梵天也再顾不得宙天,还直接封界。

而月神界……则在那之前分散大量核心力量去追捕逃出的水媚音,目前都来不及归界,又哪来得及救他宙天。

至于那些强大的上位星界……

最强三大星界中,覆天界虽未遭魔人入侵,但距离宙天过于遥远,伸手难及。

琉光界因水媚音逃出,被青瑶月神瑶月亲自盯死,索性不动。

而圣宇界,在东域大乱的局面下却是一片诡异的死气沉沉。

洛孤邪、洛上尘、洛长生这三大顶级神主,始终无一人现身,对各界的求援之音也都毫无回应。

三大最强星界之外,其他临近宙天的上位星界皆是自顾不暇……很大一部分星界的界王与核心战力都被宙虚子调走,他们在与魔人交战之时,都恨不能朝天大骂,又哪会去救援。

来自宙天的投影始终没有中断,东神域几乎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抬头望天,便可一眼看到宙天神界的战况。

越来越触目惊心的惨状,也无疑越来越重挫着东域玄者的战意和信念。

宙天界中,千叶影儿收起传音玄阵,走到云澈身边,道:“梵帝神界那边传来消息,梵帝玄舰刚出,南万生毫无意外的踏入了梵帝王城。”

“哼。”云澈一声低沉而嘲讽的冷笑。

“南万生似乎只带了两个人,应该是四溟王之二,显然是想猝然侵袭,速战速决。但可惜的是,两方最终并没有打起来。”

千叶影儿虽然口中说着“可惜”,但神情中并无惊讶:“倒也不奇怪。千叶和南溟这两个老东西都是利益为上,极擅权衡,不会那么轻易做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来。”

“之后呢?”云澈道。

“梵帝封界,千叶梵天现在定是没胆子出来‘多管闲事’了。至于那南溟……”千叶影儿低冷一笑:“他没有走远。‘永生’这样的诱惑,以南溟的性情,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放弃。而且东神域目前的状况,对他而言可是万载难逢的良机!”

“我猜,南溟应该是给了千叶时间。而这段时间里,他一定会用浸各种方法施压。”

“究竟是南溟先失去耐心,还是千叶梵天狗急跳墙呢……我现在期待的很。”

她完全想过千叶梵天就范的可能……因为根本不会存在这个可能。

“星神界那边呢?”云澈问道。

“星神界那边倒是有些奇怪。”千叶影儿道:“他们的星舰已经出动,但没过多久,那些离界的星神和长老又折了回去,却不见星舰踪影。”

云澈:“……?”

“后来探寻了一番星舰所飞行的轨迹,却发现了一堆星舰碎片。”

“谁?”云澈微一皱眉。

“没有寻到。但……”千叶影儿唇瓣微动,道:“我大概能猜到是谁。摧毁星舰,却无恶战痕迹。半是怨恨,半是不忍。能作出这般举动的,好像也只有一个人了吧。”

云澈许久不言。

彩脂,你也回到东神域了么……

轰隆————

一声震荡整个东神域的巨响,宙天界第一圣殿的守护玄阵终于在无数力量的直接轰击与余波之下全面崩溃。

守护之力一旦溃散,纵是神玉所铸造的圣殿亦不可能支撑神主之力,转眼间便崩塌大半。

而圣殿之下百里之深,便是宙天神界数十万年的积累所在。一旦被察觉,被魔人劫走,宙天界将真正的再难有崛起之日。

但,如今宙天中人连保命都已成奢望,又哪还管得了宗门积累。

随着圣殿的倒塌,又一个守护者葬身于阎一的鬼爪之下。他死亡时,眼瞳里充斥的不是守护的意志,而是深深灰暗与恐惧。

身为守护者,一生自然杀过很多从北域逃出的魔人。但最后生命最后一日,他才知道黑暗玄力竟可以如此可怕……才知道这世上竟还存在着如此恐怖的怪物。

身负神主境九级的修为和强大无匹的宙天神力,在这个怪物面前竟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阎一,三阎祖之首,第一个承载阎魔之力的真太祖。在永暗骨海的上古阴气中浸淫八十多万年的他,单论玄道修为,他堪为龙皇之下的当世第一人,凌驾于神界众帝之上。

但,如此恐怖的存在,东神域、西神域、南神域却无一人知。

即使在北神域,也是在成为云澈的忠狗之后,才逐渐为魔人所知。

阎一、阎二、阎三,这场血洗宙天之战,他们所展露的无上魔威,让东神域所有生灵都在惊惧中死死记住了他们的面孔……以及那如地狱鬼嚎的叫声。

宙天留守的守护者只剩最后两个,太宇尊者和太陨尊者,长老和裁决者也已灭亡超过六成。

太宇尊者……这个宙天神界仅次于宙虚子的二号人物,在阎三的爪下步步败退,身上的赤黑爪痕多到了惨不忍睹的程度。

眼睁睁看着圣殿崩塌,太宇心魂再溃,被阎三一爪穿心,全身爆开十几道血箭,如一个破碎的血袋般甩飞出去。

身体砸落在地,又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他一时之间无力站起,脑中唯有声声悲怆的呼喊:

救援呢……为什么救援还没有到……

天要亡我宙天么……

“太宇!”

一声嘶哑带血的大吼声响起,太陨尊者拼着被焚道启一掌断肋,飞扑向太宇尊者,宙天神力直轰前方。

轰隆!

一声巨响,风暴卷世,将太宇尊者远远甩出。

“走!快走!呃啊!!”

太陨的嘶叫之后,是一声绝望的尖吟。

他的守护者之躯被阎二从后方一爪贯穿,阎魔之力瞬间涌至他的全身,残忍的噬灭着他本就所剩无几的命气。

“真他娘的伟大,老鬼我都快被感动哭了。”

阎二低笑一声,鬼爪一收,顺手将太陨尊者的尸身毁得稀碎。

“太……陨。”太宇尊者一声痛苦的低吟,但马上,他的身影已爆窜而起,远远而去。

他不能让太陨白死。

但,他的遁离只持续了数息,便忽然折身,全身残剩的玄气如暴怒喷发的火山,整个人骤冲向云澈,瞳光是平生从未有过的凶狠。

不,身为守护者之首,守护宙天是他的第一使命!是超越生命的最高意志!

他怎么可以逃!

绝望的力量和意志下,他这一瞬间的速度,近乎超越了他的极致,转眼便已逼近云澈。

但,无论云澈还是千叶影儿都没有转身,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直到已近在十丈之内,云澈依旧毫无反应,而太宇玄者的手中,已凝聚他几乎所有残剩的力量,带着他一生最极致的杀意,直轰云澈的后心。

东神域,无数的玄者、魔人同时抬头。

就连正在被守护者带着远遁的宙虚子,那一直混沌无神的双目也恢复了清明,猛然睁大了几分。

太宇尊者的手掌距离云澈的后心越来越近,但……随之而来的,却不是宙天神力猛烈爆发的震天声响。

而是一声沉闷到让人心脏不适的轻鸣。

云澈依然面向前方,没有转身,就连身姿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唯有他的右臂向后,手掌撞击……或者说粘在了太宇尊者的心口。

包括太宇尊者在内,没有人看清他的手臂是何时伸出,又是如何穿灭太宇尊者那澎湃如海的宙天神力。

而太宇尊者就这么定在了半空,定格在了云澈的掌心之上,一双瞳孔呈现着极其骇人的瑟缩。

嗡!

周围的气浪轰卷,云澈的手臂之上,凤凰炎与金乌炎同时燃起,又在瞬间之后,凝为绯红神炎。

随之,云澈身上黑雾升腾,绯红之炎在黑气之中快速变得浓郁深邃,逐渐转为赤黑之色……

到了最后,赫然已化为……漆黑色的火焰。

黑色火焰,虽然罕见,但并非不能实现。

但,云澈身上所燃烧的黑炎,却纯粹、深邃到了让人惊悚,纵然只是投影,却让东域万灵目光碰触的刹那,仿佛看到了一汪正在燃烧的漆黑地狱。

而上一息还在血战中的宙天神界,黑炎燃起的那一刻忽然变得无比安静,无论是宙天子弟,还有焚月魔人,包括阎魔三祖,都目光转过……像是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强行吸引。

漆黑的火焰在他们的瞳孔中燃烧、弥漫,化作一种无法言喻的漆黑恐惧,仿佛随时便会将他们葬入永无尽头的黑暗深渊。

“啊……呃啊啊啊……啊!!”

太宇尊者在惨叫,叫声中更多的不是痛苦,而是恐惧与绝望。

漆黑魔炎在他身上徐徐燃烧,他的视线中,东域万灵的视线中,他的躯体从心口为中心,在黑炎中一点点的消失……再消失……

没有鲜血,没有焦气,没有燃烧之音,没有飞尘灰烬,甚至没有痛苦。

就这么在黑炎之中缓慢消失着。

太宇尊者虽身负重创,力量衰竭,但他毕竟是宙天最强守护者,一个强大无匹的十级神主!

拥有着真正意义上的神躯。哪怕万岳压身,也伤不了他毫发。

却在这黑炎之下,被一点一点,化作彻彻底底的虚无。

意识无比的清醒,视线清晰到残忍。太宇尊者想要挣扎,但他残余的力量,却根本无法挣脱云澈的压制。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消失……这是一种他人永远不可能理解的恐惧与绝望。

安静的宙天神界,众宙天子弟像是全部被骇离了魂魄,无一人出声和向前,唯有他们的眼珠、心魂颤荡欲碎……直至黑炎燃烧至太宇的四肢、头颅,然后完全消失于天地之间。

没有留下哪怕一丁点的灰烬。

黑炎熄灭,云澈的手臂缓缓放下,负于身后,自始至终没有回首看一眼,否则只是随手焚灭了一只自行送死的苍蝇。

灾难中的东神域忽然陷入了一片骇人的死寂。

无法形容的巨大惊恐,几欲将他们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丝魂弦都生生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