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27章 宙天太祖

第1727章 宙天太祖

当年在封神之战的最终战,云澈对战洛长生时,便是借助绯红之炎第一次扭转局面,亦让所有人牢牢记住了这近乎超越法则的恐怖火焰。

而眼前,将太宇尊者在数息之间焚成虚无的黑暗魔炎,比之当年震撼了何止千万倍。

亦让人在惊恐中想起,八年前的云澈,才只是在玄神大会,在年轻一辈中展露锋芒,才只是初入神灵境。

那时的他,能得宙天一句赞许,已是让所有年轻玄者都艳羡之极,足以铭随一生的荣耀。

如今归来,却是在弹指之间,将宙天血屠。

永劫魔炎,以邪神神力极致的火焰法则,与黑暗永劫极致的黑暗法则融合所衍生而成,凌驾于所有火焰法则之上的诡异魔炎。

当年,他燃烧绯红之炎尚需不短的时间。如今,却已可以转瞬燃起威力远胜绯红之炎的永劫魔炎。

全盛状态的太宇尊者,云澈想要胜他绝不容易。但油尽灯枯之下,他扑来时的威势没有对云澈和千叶影儿造成哪怕丁点的震慑或威胁,在被云澈轻易焚灭的同时,反成为他展露骇世魔威的踏脚石。

死寂之中,阎三忽然一声怪嚎:“主人魔威盖世,混沌无双!区区守护者,居然也敢触吾主之鳞,真是不自量力,喋哈哈哈哈!”

极致的惊骇之后是地狱恶鬼般的狂笑,整个世界都在无声变得冰冷与阴森。

“太……宇……”

宙虚子和太宇尊者万载相辅,感情极深。眼睁睁的看着太宇尊者竟以如此卑微的方式消亡,宙虚子本就灰白的双目再次失色。

他的身边,护卫在侧的三个守护者已经停下了脚步。

留守宙天界的守护者全部陨落,他们现在纵然全速赶回,能得到的,也唯有一地破败的废墟。

“主上……”他们看着宙天神帝,脸上皆是生平未有的灰暗与绝望。

为什么,北神域的魔人会如此的可怕。这和他们认知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当年只能在他们的追杀下拼死逃亡的云澈,短短几年便强大到如此程度!他们之中最强的太宇尊者在他手中死的渣都不剩。

完了……

宙天彻底完了吗……

…………

东神域之北,吟雪界。

北境众界最早遭魔人侵袭,此刻皆处于极大的混乱之中,唯有吟雪界依旧一片冰寒的平静。

冰凰神宗,所有的冰凰弟子都立于风雪之中,呆呆仰首看着投影中那个明明熟悉,却又陌生到极点的身影。

他真的是……曾经师承他们冰凰神宗的云澈师兄吗?

“云……云兄弟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这么可怕……”一个年轻的冰凰女弟子颤声说道。

她的身侧,沐妃雪幽幽转眸,轻语道:“可怕吗?真正可怕的,不是将他逼到此境的那些人吗?”

说完,她转过身,踏雪无声,身影很快消失在冰雪之中。

众冰凰弟子愕然转首,呆滞了许久……他们认知中的沐妃雪性情极其冷淡,一年半载都不一定说上一句话。

另一边,沐冰云缓缓闭目,轻轻一叹。

姐姐,如果是你,这样的他,你会如何面对……

这时,她胸前的冰凰铭玉闪耀冰芒,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禀告宗主,周边星界的人已经察觉到魔人不会进犯我吟雪界,有数不清的外界玄者、玄舟正在涌来,边境已连连发生暴乱。”

“我知道了。”沐冰云淡淡回应,这个局面,她毫不意外。

…………

轰隆隆隆隆!

整个宙天界域在这时忽然开始颤荡起来,苍穹之上万云溃散,暴风席卷,一股苍老、浩瀚的威凌仿佛是从远古,从天外覆下,睥睨万生。

异样的震动与气息让宙天的惨烈厮杀蓦的停滞,也又一次吸引了东神域无数人的目光。

而云澈和千叶影儿的眸光同时一凝。

整个神界最高的塔,直入苍穹三万里的宙天塔在晃动,遥远的威压在快速的临近,逐渐的,宛若实质一般直接压在了所有人的心脏和心魂之上,让人全身陡生一种急欲跪地拜服的敬畏感。

被血雾映红的苍穹之上,缓缓睁开一双眼瞳。

这似乎是一双人类的眼睛,平静而神圣。瞳光耀下的那一刻,就如抚世的圣芒,快速抹去的所有人心中的暴戾、杀意和恐惧。

远离宙天的东域空间,宙虚子瘫软的躯体缓缓直起,手臂颤巍巍的抬起,伸向高空,脸上老泪纵横,口中发出着悲戚的呼声:“老……祖!”

噗通!

血染的宙天大地上,一个个宙天子弟深跪于地,他们想要呼喊。却又一个接一个的泣不成声。

他们最后的希望终于现身,但,他们却无法生出一丝的喜悦,满目皆是血骸,满心皆是绝望。

“云澈,停手吧。”

一个飘渺的声音从苍穹传下,这是一个苍老的女子之音,如远古梵音,如万里沧澜。

声音传下的那一刻,东域万灵的灵魂都仿佛被无声净化,恶战、杀机为之缓和,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抬头望空,想要倾听那浩世之音。

宙天珠灵。

世人皆知其存在。作为先前唯一问世的玄天至宝,它亦被认为是世间唯一堪称“神灵”的存在。

在世人认知之中,包括绝大多数宙天子弟在内,这是它第一次现于人前。

随着它的现世,它的神灵之音响起,所覆下的,亦是一种超越一切,凌驾一切的浩瀚灵压。

那一刹那,东域众生恍惚之间,仿佛当真看到了远古真神的降临,一种渺小、卑微感从魂底油然滋生,一双双眼睛呆呆仰望,全身不断涌动着跪地而拜的冲动。

面对现世的神灵之目,云澈微微抬眸,却是没有转身,脸上更没有哪怕丁点的敬畏,他缓缓开口,声音冰冷而嘲讽:“区区宙天珠灵,在本魔主面前竟敢俯空而言,给我滚下来!”

神灵现世,云澈竟敢如此狂妄恶言。

东域众生尽皆骇然,宙虚子更是双目圆凸,愤怒怨恨的险些再次背过气去。

云澈之言让苍穹之上的神灵之目微微收凝,似乎没有想到,面对自己的现身,云澈竟也狂肆至此。

云澈嘴角一咧,目光一阴,身上忽然金炎燃起,随之苍穹之上金芒耀下,赫然出现了一轮黄金炽日!

随之第二轮、第三轮……直至九日临空,金芒刺目。

九阳天怒!

金色的炎芒之下,宙天众人如坠火狱,全身痛苦不堪,大地逐渐焦黑,血潭更是升腾起刺鼻之极的血烟。

单单是炎芒便已如此,若是九阳坠世,无法想象宙天神界会变成怎样的火焰地狱。

“滚……下……来!”

云澈再一次命令道。

灼热的沉寂中响起一声幽叹,空中的神灵之目缓缓闭合。

须臾,一个飘渺如雾的虚影出现在了正下方。

云澈手掌一抓,炎芒尽散。他总算是转过身来,看向了视线中的虚影……虚影很是淡薄,仿佛风拂即散,但依稀可见是一个苍老的女子身影。

虚影之上,漾动着独有的神灵气息,虽然很薄很淡,远不如禾菱那般清晰纯粹,但足以成为凌驾于万灵之上的特殊存在。

“呵,”云澈低眉而笑:“憋了这么久才出来,我还以为你准备将你的乌龟脑袋缩到底了,啧。”

身为宙天珠灵,何曾受人无礼和污言。

它并未愤怒,神灵之音再次响起:“云澈,你造下如此罪孽,不怕天道之谴吗?”

天道,又是特么的天道。

云澈笑了,笑的极为阴冷,他抬步向前,竟是一步步逼近那让人望而生畏的宙天珠灵:“天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绯红之劫,魔帝归世时,天道在哪,你在哪!”

“我拯救诸世,拯救苍生时,天道在哪,你又在哪!”

“我救世而被世所弃,家破人亡陷落深渊时,天道在哪,你又在哪!!”

云澈步步逼近,目光阴寒,字字锥魂:“劫难之前,你没有现身;宙天为首隐下我的救世之绩,反将我全力追杀时,你屁都不放一个!”

“现在跳出来和我说什么天道,哈哈哈哈!!”

云澈仰头狂笑,目若魔渊。面对这俯世神灵,他没有半点的敬意,唯有深深的蔑视和鄙夷:“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

“……”宙天神灵无言。

是的,它竟不知该何言以对。

而东神域之中,无数玄者茫然无措,面面相觑。

什么魔帝归世?什么拯救诸世?

云澈……这个可怕的恶魔究竟在说什么!?

————

【短了,明长๑乛◡乛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