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39章 冰影(上)

第1739章 冰影(上)

东神域,吟雪界。

云澈刚刚追夏倾月进入太初神境之时,吟雪界也终于迎来了……似乎并不在意料之外的大祸。

作为魔主云澈在神界“出身”的星界,周围无数星界都陷入黑暗灾厄时。它的安生,本就是一种罪。

当确定着吟雪界不会被魔人攻入时,周边星界无数溃逃的玄者争先恐后的涌来,吟雪界的周边区域,几乎所有的人族之城都人满为患,各种大乱、小乱横生。

但似乎畏惧于冰凰神宗,并无多少外来玄者试图靠近中心的冰凰界……这种畏惧并非是完全因为冰凰神宗的强大,而是那毕竟是魔主云澈曾经师承的宗门。

他的面孔通过宙天投影重现东神域时,给所有东神域玄者都留下了无比可怕的阴影。这种阴影,让冰凰神宗无形中在所有玄者心间多了一分黑暗威慑。

但除了威慑,也可能会带来……

咔嚓!

雪白的天空忽然紫雷漫天,随着一声巨响,百道雷光骤然落下,劈落在冰凰界的结界之上。

轰雷之下,冰凰结界瞬间裂痕无数,并在震颤中发出长久的嘶鸣,也狠狠的打破了这片雪域的静谧。

遥远的苍穹之上,魔女蝉衣目光俯视,轻瞥了一眼。

该来的,果然来了。

冰凰震动,无数冰影迅速飞起。沐冰云和沐涣之当先飞出冰凰界,凝目看向远方天降的不速之客。

能以一瞬雷光,将冰凰结界冲击到如此程度,那分明是神主境界的力量!

飞扬的冰雾缓缓散去,陷落的雪域之中,映出八个男子身影。他们皆是一身深紫色,刻印着雷电铭文的外衣,衣上大都染血,脸上、手上伤痕遍布,脸色阴沉中带着些微的狰狞。

“啸神雷。”沐涣之一声低念,他一眼识出,刚刚轰击冰凰结界的,是惊雷界独有玄雷。而当他看清为首之人时,老目猛一收缩,最后的侥幸也尽皆散去。

惊雷界王……厉道谙!

“原来是惊雷界王驾临。”沐冰云冰眉冷目:“我吟雪界与你惊雷界似乎从未有过什么过深的交情,惊雷界王若是来此避难,自便即可,何需如此大礼!”

“呵……”厉道谙一声冷笑,只是笑意有些扭曲难看。

他的身上,留有着大量黑暗玄气所噬出的伤痕,显然,他在不久之前,和实力明显在他之上的神主魔人交手过,且结果颇为狼狈。

“吟雪界王,”厉道谙毫无掩饰,阴沉出声:“现在东域众界都被魔人入侵,唯独你吟雪界安然无恙!看来云澈……那黑暗魔主,还真是念旧啊!”

对面只有八人,但却是一个二级神主和七个神君!冰凰神宗纵然倾全宗之力,也几乎不可能有抗衡的希望。

沐涣之向前,用尽可能和缓的音调道:“惊雷界王,云澈当年的确是冰凰神宗的弟子。但他很早便已被逐出宗门,与我冰凰神宗早已没有了任何关系。”

“另外……”沐涣之稍稍放沉声音:“我吟雪界有月神界相护,此事东域皆知。惊雷界王若为客,我宗自当欢迎。若为他故,惊雷界王尚需三思。”

冰凰神宗上下都知道,在沐冰云面前万不可提“月神界”三个字。但,面对带着凶煞而至的惊雷界王,他不得不以月神界为盾。

“月神界?”听到沐涣之之言,厉道谙非但没有露出忌惮,反而面现嘲讽:“呵呵呵……现在哪还有月神界!月神界都已被魔人炸的渣都不剩一点。怎么?你们还不知道吗?”

“什……什么!?”沐涣之大吃一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沐冰云也猛的抬眸,目绽惊然。

吟雪界毕竟在东神域最边境,又早早闭界,并未得到这个骇然悚魂的消息。

厉道谙手臂一挥,暴躁的雷电顿时缠绕全身,一股灭顶之威几乎将整个冰凰界都笼罩其中,他目光冷沉,阴恻恻的道:“当年吾儿剑鸣,便是死于魔人之手!我惊雷界……与魔人永世不两立!”

“如今,我惊雷宗遭魔人侵袭,损失惨重!现在,该是我们讨债的时候了。”

咔嚓!

随着他五指的张开,雷光在肆虐中碰撞,一股更骇人的威压笼罩而下。

厉道谙声音微微哆嗦,面对悍不惧死的魔人,他惊雷宗的惨状何止是“惨重”,他自然无颜喊出自己是弃宗而逃,满心的怨恨憋屈,只想疯狂的发泄于冰凰神宗。

“若是屠了你冰凰宗,那个北域魔主……”他咧嘴,笑的逐渐狰狞:“一定痛快的很吧!”

“等等!这其中必有误会!”沐涣之急声道:“我们冰凰神宗的宗规第一条便是遭遇魔人必须全力诛……”

“不必和他们多言!”

沐涣之话音未落,沐冰云已是冷冷出声,她手中寒光乍闪,雪姬剑冰芒耀目:“厉道谙,惊雷界遭遇魔劫,你却现身此处,看来,你竟是选择了当一只畏死而逃的丧家之犬!”

“冰云!”沐涣之大惊……惶然之下都直呼其名。

“现在逃窜到我吟雪界义正言辞,耀武扬威!?你也配为上位界王?简直丢人现眼!”

她一眼看出,这惊雷界王是在魔人手下溃败后泄恨而来。向他委曲求全,不过是自取其辱。

“呵呵呵,”厉道谙脸色难看:“好一个……吟雪界王!”

看着厉道谙身上即将爆发的雷电气息,魔女蝉衣手指点出……忽然间,她目光微变,刚要释出的黑暗玄力快速收回,身影亦更深的隐于雪云之后。

“哈哈哈哈,说的好,这般货色,也配为上位界王?”

一个平淡的笑声毫无预兆的响起,伴随笑声的,是一股并不强烈,却瞬间让万里雪域的寒风尽皆沉静的无形威压。

就连空中由厉道谙刚刚凝结的雷云,也在一瞬间消息无踪。

威压之下,厉道谙脸色骤变,猛的转首……无际的白雪之中,正安静的立着一个身影,无人知道他何时出现在那里,也或者他始终都在那里。

他面色白净,神情淡然带笑,一身淡金色的长衣。现身的那一刻,无尽雪芒都为之暗淡。

当他金衣上的神纹映入厉道谙眼瞳时,他全身一抖,出口之音带上了深深的惊栗:“梵……梵王!”

惊吟出口,他立刻回神,慌忙俯身而拜:“惊雷界王厉道谙,拜见梵王大人。”

一听“梵王”二字,厉道谙身后的七个神君险些惊得面无人色,也慌忙下拜。

此人,正是梵帝神界的梵王之一!

他的梵帝威凌,还有外衣那独有金色神纹,都清晰的证明着他的身份。没有看厉道谙一眼,他缓步向前,在冰凰众人惊悸的视线中,他竟是微微一礼,道:“在下梵帝神界第十梵王千叶紫萧,特奉王上之命,来接请吟雪界冰云界王入我梵帝为客。”

话音落下,未等冰凰神宗的人回应,他的手臂忽然向后一挥,一个金色手印当空甩出。

啪!!!

这绝对是在场所有人毕生听过的最响亮的耳光。

当那金色手印扇到厉道谙脸上时,大地剧烈震颤,万里积雪都被震起,随之淋下一场覆天蔽日的暴雪。

而厉道谙被一掌扇出了数十里之遥。满口牙齿尽断,右侧的额骨、颊骨全部崩碎,当他颤颤巍巍起身时,整张左脸都是血肉模糊,半人半鬼。

“哼!在魔人那里吃了瘪,却来欺凌无辜的中位星界?”千叶紫萧没有回首,一声淡笑:“真是有够丢人现眼。”

厉道谙视线蒙血,全身哆嗦,刚一开口,猩血混着牙齿从他麻木的口中狂涌而出。

“冰云界王为吾王欲邀的贵客,你竟敢如此无礼。此次只是略施小惩,再有下次……”他稍稍侧目:“哼,滚吧!”

厉道谙手捂左脸,忽然转身,连滚带爬的逃窜而去,连一个字都没有敢多说。与他同至的七神君也都连忙随他而去,无比的狼狈不堪。

目光转回,千叶紫萧脸上已重新带上微笑:“冰云界王,在下的来意已表述清楚。还望冰云界王给个薄面,随在下去一趟梵帝神界。”

遥远的高空之上,蝉衣收凝气息,已第一时间向池妩仸传音:“主人,情况有变,第十梵王出现在了吟雪界。”

“他要带走沐冰云。不过,倒是并未表露出攻击性,反而彬彬有礼。”

另一个空间,池妩仸猛的皱眉。

梵帝神界的梵王?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吟雪界?

梵帝神界在东域南境,吟雪界在东域极北。在东神域重要的次元阵法都被第一时间摧毁的状况下,一个梵王竟能躲过所有魔人耳目,在此刻出现在吟雪界……

唯有一个可能:

在魔人的全面天降还未爆发,只是作势攻击北境时,梵帝神界便已遣一梵王,悄然临近吟雪界!

那个时候,连宙天神界都未曾真正重视,更谈不上感知到了灭顶之灾。梵帝神界竟已有所行动。

千叶梵天……这个北域第一神帝,他的嗅觉,果然惊人!

那个时候,他定然不可能料到今日的局面。却是极其谨慎的做了如此的准备。

“不要出手。”池妩仸沉眉道。

“蝉衣明白。”魔女蝉衣看着下方,神色颇为凝重。

若正面交手,她丝毫不惧这个第十梵王。

但,冰凰神宗断然承受不起他们交战时的力量波及。

“待他将沐冰云带远后,我会在星域中,找机会将她救出。”她低声说道。

“不,”池妩仸却道:“你继续留在吟雪界,防止其他的意外。这件事,我亲自来解决!”

收起传音,池妩仸媚眸凝寒。她忽然庆幸,自己还留在东域北境之中。

沐冰云,她是沐玄音在世时唯一的亲人。

无论是为了云澈,还是出于私心,她都不能让她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