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44章 崩心(上)

第1744章 崩心(上)

“主上,怎么回事?”众梵王也发现了千叶梵天的异状。

而他们问出口时,顺着千叶梵天的目光所向,他们也全部目光停滞,面露骇然。

千叶紫萧瞳眸中的碧绿幽光,他们到死都不会忘记。

因为那是天毒珠的天毒之芒!

当年千叶梵天为云澈和夏倾月所算计,在身缠邪婴魔气的同时,又中了天毒珠的剧毒……那时,他的瞳孔中所闪耀的,便是这种幽绿毒光。

而且,千叶紫萧眼中所释出的幽光,比之当年千叶梵天身上的,要更加的碧绿深邃。

“嗯?”千叶紫萧更为诧异:“你们到底怎……么……”

他话音未落,神情忽然怔住,随之他的躯体、五脏六腑开始了不受控制的颤抖,一股锥魂的冷意在全身疯狂泛动。

“唔!”

随着他一声低吟,瞳孔中忽然爆开一团幽绿色的异芒,他身体一下子跪倒,全身如筛子般瑟瑟发抖,气息更是在转瞬之间,便混乱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天毒毒力和黑暗玄力可以相互催化,这一点当年曾在千叶梵天身上得到佐证。

千叶紫萧身上残留着黑暗创伤,悄然侵体的天伤断念毒亦在他身上第一个爆发。

“紫萧!”

众梵王大惊失色,他们下意识的想要向前,随之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慌忙后退。

“呃……啊啊啊啊!”

痛苦的声音从千叶紫萧的口中溢出,他挣扎着想要直起身来,头颅抬起时,不止他的眼瞳,就连脸上亦蒙起一层淡淡的幽绿,五官在极度的痛苦之下,更是扭曲如恶鬼一般。

“毒……是毒!”他惊恐的吼着,额间、全身的冷汗如雨而落。

他是千叶紫萧,是梵帝神界的第十梵王,一个强大的九级神主!到了他这种层面,本该万邪不侵,万毒不惧。认知中唯一能对他造成威胁的毒,唯有南溟神界的魔毒“弑神绝殇”。

但,毒发的那一刻,就如无数只恶鬼在他体内觉醒,疯狂的残噬着他的躯体、血液、生命……甚至灵魂!

他拼命的运转梵王之力……但,那强至神主后期的梵帝神力,竟只能将那些在他体内暴乱的恶鬼稍稍压制,而无法驱散,更无法噬灭哪怕一丝一毫!

“那是天毒珠的毒!”

千叶梵天低沉出声:“凝神运息,平静情绪。天毒珠的毒是一种魔毒,你越是惊惧暴躁,它发作的越是猛烈!”

当年的阴影如噩梦重现,千叶梵天说话时,手心已是冷汗涔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千叶紫萧在承受多么可怕的折磨……当年,他就是在这样的噩梦之下,为了自救而不惜算计舍弃了千叶影儿。

“紫萧,你究竟是在何时中了云澈的暗算!”第一梵王颤声道。

“不,”千叶紫萧艰难摇头,字字痛苦欲死:“我往返吟雪界途中,从未见过云澈!”

就在这时,梵帝王城的气息忽然剧变,随着空气的异常窜动,就连视线都出现了轻微的诡异扭曲。

而陡然爆发的痛苦惨叫声,如忽然炸开的万千波涛,响起在梵帝王城的每一个角落。

在众梵王一瞬放大了数十倍的瞳孔之中,他们看到了浩大恢弘的王城……忽然铺开了无数的碧绿幽芒。

各处的王城守卫成片的瘫跪在地,全身抽搐痉挛,发出痛苦绝望的嘶叫声。

随之,是梵帝弟子……梵帝神使……甚至,拥有神主之力的梵帝长老!

视线所至、灵觉所及的每一片熟悉的王城土地,每一个梵帝玄者……一个接一个,一片接一片,无穷无尽,无休无止。

就像是一场降下的幽绿噩梦。

不……是忽然现世于梵帝王城的天毒地狱!

“怎……怎……怎么……回事……”

众梵王之首,无论力量、意志都无比强大的第一梵王,他的声音在发抖,眼瞳在瑟缩……这一刻,他无比强烈的相信自己正在荒谬的梦境之中。

千叶梵王缓缓转首,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梵王呆滞失魂的的面孔,又从每一个梵王的瞳孔之中,都看到了一抹正在无声放大的幽绿色。

手指点出,一抹玄光微闪,借着玄光的映照,他从自己的双目之中,亦看到了两点比恶魔之目还要可怕的绿芒……

————

东神域,惨烈的恶战依旧在无数的星界上演,鲜血和尸体铺满着越来越多的土地。

虽然,长久的安逸让东域玄者过于惜命,王界的接连陨灭又对他们的信念造成着重创。但东神域之中,也同样不乏不屈的强者。

飞星界,东神域一个强大的上位星界。

梦魂剑宗,为飞星界的界王宗门,亦是少有的拥有两个神主的上位星界之一。

飞星界王、梦魂剑主,拥有六级神主之力的梦残阳。

以及他的儿子,当年在东神域玄神大会排位第八,经历宙天三千年后成就三级神主的梦断昔。

魔人一波又一波的压境,但,在梦魂剑宗以两大神主和数十神君为核心所筑起的强大防守下,他们的防线始终没有被踏破,反将一片又一片的魔人之身永恒留在了飞星界上。

飞星界亦是池妩仸所设的必须拿下的“据点”之一,而负责攻下飞星界的,是北神域一个拥有强大战力的上位星界,其名堕星界,正应堕落飞星之意!

但,面对强大且顽强的飞星界,堕星界却是久攻之下,反而折损严重。

随着全部“据点”已被攻下近七成,堕星界王早已逐渐焦躁。

“真是一群顽强的耗子。”堕星界王面对梦残阳、梦断昔父子,又一次的吼出胁迫之语:“我们的魔主大人魔威盖世,天地无双。你们的王界都一个接一个完蛋了,你们还不乖乖投入魔主麾下,又在挣扎什么呢?”

“早早投降,就可以不死。别让你们无辜的族人,白白为你们的愚蠢的送命!”

“呵!”梦残阳冷笑,他高举染血的长剑,咬牙切齿,字字傲骨凌云:“我飞星界的玄者,纵死……亦不为魔人之奴!”

“反倒是你们,已经蹦跶不了几天了!”他声震四野,以自己的意志感染着梦魂剑宗的所有人:“我们东神域措手不及,暂落败境。但,你们如此恶行,西神域和南神域定不会袖手旁观!待三域联合之日,你们魔人,便将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呵,冥顽不灵!”堕星界王阴狠出声:“杀!!”

双方恶战再度拉开,随着玄光、剑气如天灾般猛烈爆发,瞬间尸横遍野。

经过永劫改造,又置身死地的魔人固然可怕,但这里毕竟是梦魂剑宗的主场,又死秉着不屈的意志,随着他们一次次击退魔人,信心也与日剧增。

恶战之下,魔人队伍依旧无法侵入梦魂剑宗半分,反而没用太久,便再次被步步逼退。

类似的战况,在诸多的东域星界上演。

“杀!用你们的剑,尽情畅饮这些魔人的鲜血!”

梦残阳一剑断首数百魔人,大声咆哮着……但他的咆哮声刚落,忽然全身泛冷,猛的抬头。

上方的空间忽然裂开,一个黑衣黑发,身材纤长浮凸的女子身影缓步走出,在这个布满着鲜血和惨叫的战场之中,她的脚步却是信步闲庭,目光俯下的刹那,整个飞星界都仿佛为之一暗。

堕星界王抬首,随之发出惊喜又惶恐的大叫:“恭……恭迎阎舞大人!”

阎舞毫无回应,她手臂伸出,一把漆黑长枪闪耀起如雷电般狰狞的黑芒,向梦残阳直轰而至。

身为六级神主,却在这过于可怕的黑暗威凌中身魂欲碎。

“父王!”

同样感知到巨大危机的梦断昔疾飞而至,与梦残阳剑气连结,同迎阎舞的枪芒。

嚓!!

崩天裂地的碰撞声中,无数玄者的双耳血珠飞溅。随着一道噬灭空间的黑芒爆开,梦残阳父子同时贴地横飞,一瞬溃败。

阎舞面色毫无波动,一步踏前,长枪轻描淡写的横扫,阎魔之力如黑星坠世,无情释放。

轰!!

庞大的黑暗光圈一瞬千里,数不清的梦魂剑宗弟子和飞星玄者洒血飞出。

枪身再转,黑暗风暴狂戾席卷,将六个神君和数十个神王一瞬碎体,尸骨横飞。

梦魂剑宗坚守了数日的守护大阵,亦在这时崩开了无数的黑暗裂痕。

但,梦幻剑宗的抵抗没有就此崩溃和停止,随着一声震魂的大吼,梦残阳和梦断昔同时从废墟中飞出,两道如炽日般闪耀的剑芒带着决绝的战意刺向阎舞……

————

云澈离开梵帝神界,再次回到宙天界时,这里已被北神域完整的占据,再寻不到一缕宙天玄者的气息。

焚道启亲自清点着血屠王界的战利品。虽然宙天界近些年因各种大事消耗极巨,但宙天毕竟是宙天,数十万年的底蕴,又岂是“庞大”二字可以形容。

轰隆隆隆……

虚无法则的运转之下,云澈面无表情的开启了宙天神界的守护结界,并得到了完整的控制权。

作为王界核心之地的守护结界,自然强大无比。只不过,他们是直接天降于宙天界内,让这个守护结界完全沦为无用,如今,却反成为他们所用的强大壁障。

也让这原本的东域王界,成为了北神域在东神域最坚实的据点。

“据点还没有全部攻破吗?”云澈扫视着前方的玄影,“据点”在上面闪动着不同的异光,他目光冷厉,忽然淡淡一笑:“既然这么喜欢挣扎,那就……”

这时,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气息忽然极速靠近。

“嗯?”云澈目光一凝。

很快,一个颀长男子的身影如暴风般赶至,未及喘息,已是拜倒在云澈身前:“天孤鹄拜见魔主。”

云澈皱眉,沉声道:“你不是应该在北境么,为什么到这里来?”

天孤鹄马上道:“回魔主,奉魔后之命,有一些重要之物,务必交予魔主手中。”

让天孤鹄亲自跨越东域送至,显然必是不容有失的极重要之物。

说完,他双手捧起,随着结界之力的散开,几点水蓝色的光华映入云澈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