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47章 信念崩溃

第1747章 信念崩溃

宙天界,千叶影儿收起四颗幻心琉影玉,也关闭了投影玄阵。

另一边,焚月界众玄者也都是神情呆滞,目光久久颤荡。

魔人为世所不容……连他们自己都早已习惯这样的命运。如今,终于有人为他们质问当世和平反正名!

而且,她还是远古劫天魔帝!并用她的恕世之行,向世人展现着魔的真姿。

认知是很难被改变的。

但,恕世的是魔帝,救世的是魔人……在这般亲眼所见的事实之下,劫天魔帝的那些言语,足以深深钉入所有人的心海和意志之中,足以……或许真的足以颠覆世人对魔的认知。

“魔主大人竟曾遭遇过这些。”天孤鹄失神低念。他亦是到今天,才终于知道为何云澈对三方神域竟怨恨至此。

“千影大人说的没错。”焚道启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四枚特殊的玄影石,抵得上万亿魔兵。”

虽身为北域魔人,但他亦知这些被隐下的真相一旦公布,对东神域玄者的信念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冲击。

而这个影响,还必将以极快的速度辐射至西神域和南神域。

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而这些所带来的攻心……是足以粉碎意志和信仰的那一种。

神主聚集,众帝环绕,也唯有幻心琉影玉这类无息无痕的完美玄影石才能悄然刻印一切。

而焚道启之前清楚看到千叶影儿喊出“幻心琉影玉”,以及“四颗”时的惊讶。也就是说,纵以千叶影儿的层面,幻心琉影玉都是极其珍贵稀少的奇物。

而有人,却不惜动用如此珍贵的东西……而且那些神主神帝何许存在,稍有不慎,便会有被发现的风险,但那个人依旧做了,将一切悄然刻印。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显然绝非临时起意,而是在早早的准备、提防着什么。

做下这一切的人,其嗅觉和心智,以及未雨绸缪的手段,近乎可怕。

千叶影儿远远瞥了云澈一眼,是谁刻印的这些影像,已是显而易见。

传闻中能够隐约预知危险的无垢神魂,只会存在于琉光界的幻心琉影玉。

将这些交给池妩仸的“水姓女子”。

再加上,影像中多次出现过水映月和水千珩,却全程未曾出现过水媚音……

这些,显然都是水媚音在瞒着所有人的情况下悄然刻下。

时间、时机、动机、幻心琉影玉、有朦胧预知能力的无垢神魂……全部吻合,再无第二个可能。

“只是可惜,”千叶影儿道:“魔帝从混沌边缘离开那天的情景没有被刻印下来,否则……哼。”

虽然可惜,但千叶影儿并不奇怪。毕竟那一天,水媚音……以及琉光界的任何人都很意外的没有到场。

大概,是她的无垢神魂在那之前给予了预警。①

她更为好奇的是,若这一切都是水媚音所为……为什么劫天魔帝要单独见水媚音,还将她带至了北神域?

也是因为她罕见之极的无垢神魂吗?

这的确是唯一的解释了。

“琉光界的那个小丫头,居然早早的准备了这一手。”千叶影儿道:“而且放出来的时机也刚刚好!”

若是在云澈刚被全界追杀之时放出,虽可引无数星界激愤……但,根本不可能改变云澈的命运。

而现在,云澈以魔主之态归来……以绝对可怕的实力与血手葬灭王界,再以忽至的真相崩溃意志。如今要掌控东神域,还有之后的西神域与南神域,都一下子简单了十倍不止。

云澈没有驳斥千叶影儿水媚音并非“小丫头”,他看着前方,微微有些出神。

当年在玄神大会,只有十五岁的水媚音在封神台上与他“激烈”一战,然后忽然就不可理喻的粘上他,让他莫名其妙躲避不迭,让她的父亲水千珩大发雷霆险些在宙天直接一掌毙了他。

宙天三千年后,她似乎依旧没有长大,对他的心意也依旧没有淡去,每次看着他的眼神,都仿佛闪耀着万千璀璨无暇的星辰。

如果一定要说外貌和修为以外的变化,那就是她的性情一半如少女时纯美烂漫,一半又如妖精般媚惑撩心。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在他心中从未褪去“天真”的女孩,竟悄然的为他做下了这些……

————

飞星界,

梦魂剑宗与堕星界的恶战在投影下停止,投影结束后,战场依旧一片死寂,唯有刺鼻的血腥气息在压抑的弥漫着。

堕星界王激动的全身颤抖不止,他忽然转身,用尖利到嘶哑的声音咆哮道:“听到了吗……你们听到了吗!魔帝大人在为我们执言!而我们的魔主大人是救世主!真正的救世主!却被这些为他所救的丑恶人们背叛,还要赶尽杀绝!”

“我们是一直遭受无故压迫的黑暗之子,却背负了百万年的恶魔之名。而他们……才是真正的魔鬼!!”

阎舞的目光依旧投向上空。

身为北域王界之人,劫天魔帝归世的事,她稍有知晓。但亲眼看着一切的真相,再结合云澈的遭遇……任何人,都无法不深深唏嘘。

救世之子竟在完成救世的下一刻,便被他所拯救的人逼入死境,还成为人人见之必杀的魔患……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悲哀讽刺的事吗?

哪怕是真正的魔鬼,也至少该感怀一下救命天恩吧!

堕星界王之言让众黑暗玄者群情激愤。而面对他们的“污言”,飞星界的玄者们却个个神情呆滞,目中无光。

“宗主……”一个梦魂剑宗的弟子喃喃出声:“这是……真的吗?”

纵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但,他们依旧不敢相信,不愿相信。

这个声音,让无数目光都转移到了梦残阳、梦断昔父子身上。因为前三段影像中,他们的身影都清晰可见。意味着,他们全程经历了当年的一切。

“……”梦残阳脸色不断变幻,投影在上,根本没有否认的余地。

一声叹息,随之是他剑威凛然的呼喝:“宗门生死在前,又何论因果是非!这些魔人杀了我们多少的同族同宗,再前一步,便要毁我们的宗门故土啊!”

梦残阳之言,顿时让众梦魂弟子混沌的精神为之一凝,周围的尸身血海重新激起他们的战意,身上玄气亦重新凝聚。

但这时,一个虚弱昏沉的声音从一个角落传来:“若没有云澈……哪里还有宗门故土……今日一切,难道不是东神域……该得到的报应吗……”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梦魂弟子,他倒在尸堆之侧,全身都是黑暗伤痕,已是气若游丝。

平日里,他在梦魂剑宗这般的界王宗门,根本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但此刻,他将死前的一声悲叹,却是无比之重的撞击着每一个飞星玄者的心海,几乎是一瞬间溃灭着他们刚刚才重新涌起的战意。

“呵呵……”一个惨笑传来,同样是一个重伤的梦魂弟子。将死之人,言语何需再压抑顾忌:“我倾半生努力,终入梦魂剑宗,引为一生荣耀。因为天下皆知,梦魂之剑为正道之剑,仁义之剑。”

“宗主……为何此剑,竟如此之肮脏……”

这一次,不仅是众飞星玄者,连梦残阳、梦断昔的气息都变得混乱起来。

当年,由龙皇、南溟、梵帝、宙天为首,在场之人无论心中作何之想,都不得不表态。

当众帝众王皆如此,他们的负罪感便不会那么沉重……而之后云澈身上爆发黑暗魔气,更让他们的负罪与异样感大减。

当局面注定,再没有任何可能更改逆转时,他们甚至会觉得就该如此……至于真相,他们都会锁于心中,不会泄露一字。

而当一切在短时间内拼接、重现,那巨大反差下彰显出的恩将仇报、卑鄙无耻无比的清晰猛烈,连他们自己,都在深深的羞愧中头皮发麻。

恕世的是魔帝,救世的是魔主……而他们身为东神域的主宰,所作所为相比之下,又何止是肮脏。

从周围弟子、甚至长老投来的异样目光中,他们知道,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已不再高大无尘,而是染上了永远无法洗去的脏污。

空中,阎舞的阎魔枪缓缓倾下,指向神乱心溃,再无战意的飞星玄者,阴暗威凌的声音狠狠压覆着他们混乱中的心魂:“给你们最后一次投降的机会……降,或者死!”

当!

那个冲锋最前,先前亦是战意激昂、悍不畏死的剑侍,他的剑从掌心无力垂落,砸在地上,发出格外刺耳的碰撞声。

他秉承了一生的信念,在上一刻被无情的粉碎,粉碎的彻彻底底。

信念越是强烈,粉碎时,无疑越是崩溃。

第一把剑的垂落,宛若决堤时的第一枚水滴,随之十把……百把……万把……数不清的利剑如它们溃心的主人一般,失去了它们的剑芒,落在了染血的大地上。

正道,这两个字从不纯粹。但它在绝大多数的玄者心中,都一直是最美好的向往和追求,是他们愿意坚守一生的信念和铭刻一生乃至后世的荣耀。

如果连这两个字都被粉碎……那无疑是一种太过残忍的心灵重创。

飞星界只是其中一个缩影,整个东神域的战况,都在这一刻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与此同时,绯红之劫的真相,以及无数刻印下来的投影,以根本无法阻滞的速度疯狂传播向南神域和西神域。

————

东神域,一个小星界的死寂角落。

这里,停着一艘小型玄舟。它只有数十丈长,舟身颇为陈旧,却是纹满了十数个层面极高的隔绝玄阵。

玄舟之中的身影,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世人大吃一惊。

黄金月神月无极,随着月神帝的陨落,他暂为月神之首。②

只是,月神界已被葬灭,彻彻底底的葬灭,数十万的一切,都永远消失于神界的历史之中……

他们,还能叫“月神”吗?

月无极默然看完来自宙天的投影,目光复杂的颤动,转过身时,面色已是一片平静:“走吧。”

“不……为什么要走……我要为主人报仇!”青瑶月神瑶月眸中含泪,只是,她的身上有着数个月神同时覆下的玄阵,死死的封锁着她的行动,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这是命令!”月无极道,说话时,他手掌抬起,指间绽放的,赫然是月皇琉璃的光芒。

“月无极!”瑶月切齿出声:“星界被毁,主人殒命……暂代月神帝的你,却要选择苟生!你这个懦夫……懦夫!你若为帝,必为月神帝之名的永恒耻辱!”

“你再挣扎,气息泄露,我们说不定都要为你陪葬!”月无极脸上毫无动容,沉声而语。

瑶月的挣扎总算一缓。

月无极手掌缓缓收紧,道:“只要月皇琉璃不灭,月神界终有再起之时。而若是我们都死了。不仅现在,后世,也将再无神月当空。”

他闭上眼睛,声音带上了几分沉痛:“瑶月,我成为月神已有两万载,我对月神界的感情超越我的生命,绝不弱于你们任何一人。相信我这次的选择……终有一天,你会明白。”

陈旧的玄舟飞起,带着一众幸存下来的月神与月神使,飞向了未知的遥远空间。

————

①:第1515章:黑暗预兆

②:月无极为月无涯他哥,月神界最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