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48章 “秘密”

第1748章 “秘密”

当守护的意志崩塌,防线也自然一溃再溃。本出现短暂胶着的东域战况,随着宙天投影的铺开而一步千里,短短一天的时间,“据点”便已被攻破九成之多。

一旦所有的“据点”都被魔人攻破占据,北神域便可牢牢捏住东神域的核心命脉。

宙天界。

一艘漆黑的玄舰从上空蔽日飞至,缓缓落于依旧一地破败狼藉的宙天土地上。

“云澈哥哥!”

玄舰的玄光尚未散尽,一声空灵的呼喊已是急切的响起,随之一个少女身影如坠空的黑蝶,向云澈直扑而至,在半空中倾洒着点点的晶莹。

“大胆!”

一个焚月神使见状立刻向前……但马上被焚道启一脚踹了回去,暗骂道:“瞎吗!那可是魂天舰!从上面下来的能是一般人!?”

云澈转身,瞳孔映出的,是水媚音那张明媚无暇,盈盈染泪的娇颜。

她重重的扑在云澈身上,抱着他一阵“呜呜”的哭了起来,从第一滴晶莹开始,她的眼泪便彻底决堤,转眼之间,已在云澈的胸口铺开一大片的湿热。

“哼!”千叶影儿双手抱胸,视线撇开。

身前的女孩依旧是熟悉的黑瞳、黑发和漆黑的长裙,就连她的笑与泪,也一如心间那个最清晰的水媚音。

他已从救世神子化为黑暗魔主,他的心满是对三神域的仇恨,他的手刚刚沾染无数东域生灵的鲜血……但她依然将他抱的很紧很紧,没有因为他的变化和他这些天做下的恶魔之举而生出任何的恐惧、隔阂与微瑕。

云澈伸手,轻轻抚在女孩如暗夜般的长发上。

魂天舰之上,又是数个人影缓缓而落。

众蚀月者、焚月神使整齐下拜:“恭迎魔后!”

池妩仸的身影缓缓而落,微笑看着抱在一起的云澈和水媚音。她的身后,跟随的却不是劫心劫灵,而是一个身着水蓝霞衣,眸若沧海明月的绝美女子,以及一个蓝袍中年人。

水映月,水千珩。

五级神主的非黑暗气息让焚月玄者们都是眉头微蹙,但他们是池妩仸带来,自然无人妄动。

云澈抬首看向两人,目光中没有阴煞,反而是一片极少见的温和。

水千珩的气息,已只有神君境中期。水千珩被夏倾月所废的传闻,果然不是虚假。

水映月看了云澈一眼,神色复杂的行礼,道:“琉光水映月,拜见北域魔主。”

水千珩也双手抬起欲行礼……却被云澈一伸手压下,道:“水前辈,连累你们了。”

短短一句话,让水映月和水千珩同时抬首,目光一阵剧动。

当着整个东神域之面血屠宙天的云澈是何其的残忍和可怕,任何人看到那时的云澈,都丝毫不会怀疑,他已在仇恨与怨恨之下化为真正的恶魔。

但这一句带着真诚愧疚的言语,让他们一下子清楚的知道,深渊般的黑暗,并没有完全吞没他原本的人性。

水千珩摇头,脸上露出欣然的微笑:“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我琉光界,只是做了最不违心的选择。”

“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只是……”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复杂:“没想过会如此之快,如此之翻天覆地。我本以为,至少要千年之后。”

云澈的怀中,水媚音终于抬起螓首,她仰起奶白的脸儿,在最近的距离,怔怔痴痴的看着云澈……完全不去管这里是哪里,又有多少人的存在,就这么一直脉脉的看着,仿佛想要把这些年的思念、担心、牵挂全都补回来。

水媚音依旧美的那么妖异,让人几乎不敢去碰触她的眼睛……众焚月玄者看看池妩仸,又偷瞄了一眼千叶影儿,很自觉的都把目光垂下。

“云澈哥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她轻轻的念着:“这些年,我每一天都好担心……我以为,要好久好久才能见到你……太好了……”

千叶影儿实在听不下去,冷不丁的道:“那四枚幻心琉影玉是你的?”

“除我琉光界,世上再无幻心琉影玉。”水映月声音清冷的道。

千叶影儿:“……”

云澈伸手,轻轻抹去水媚音脸儿上的泪珠,看着她的眼睛问道:“媚音,那四副投影,真的是你刻印的吗?”

虽然一切都指向水媚音,但他还是想听到她亲口说出答案。因为这四枚幻心琉影玉……无论它的作用,还有背后所暗藏的心意甚至恩情,都太大太大。

“嗯!”水媚音很用力的点头,她眉毛弯翘,黑眸之中闪动着星钻般的光芒:“虽然幻心琉影玉刻印的时候没有任何气息,但我当时还是很紧张,好在始终没有被人发现。”

她的这个回答,让在场的黑暗玄者无不是心中剧震,看向水媚音的目光瞬间变得截然不同。

“……”云澈的眼神一阵复杂,微微有些失神的问:“为什么你会想到用幻心琉影玉留下这些影像?”

“其实,我第一次刻印,只是为了悄悄记录下混沌边缘的画面,因为大家都说,那道绯红裂痕很可能关系着神界的命运。却无意间,刻印下了魔帝前辈归世的情景。”

“而之后,云澈哥哥成功的改变了魔帝前辈,成为所有神帝界王都称赞感激的救世神子。但每次见到云澈哥哥,我的灵魂总是会有莫名的不安感。于是,我就继续用幻心琉影玉,悄悄的把一切都刻印下来……”

“看来,我果然做对了呢。”

水媚音所述的缘由,并不是多么深沉的心机筹划,而更像是在隐约的不安感下,出于对云澈格外强烈的保护之念而做下。

云澈心中暖流涌动。虽然,他已身在无底的黑暗,但至少这个世上,还始终有一抹温暖的明光牢牢的系在他的身上。

“谢……”

感谢之言,他已太久没有说过,但刚出口一个字,一只温玉般的小手已经覆在他的唇上,她眸光盈盈的摇头:“云澈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保护我未来的丈夫是天经地义的事,才不要你谢。”

云澈微笑,伸手触了触她的脸颊:“好,不谢。”

“这些年,你都是被关在月神界吗?”云澈问道。

“嗯。”水媚音点头:“夏……倾月把我关在了月狱的最底层。但其实,她根本关不住我的,我之所以一直在里面,都是为了保护爹爹他们还有琉光界。”

“嗯?”云澈眉头一动。

水媚音继续道:“在知道北神域做出的一些奇怪举动后,我猜测可能是云澈哥哥要回来了,于是便偷偷离开了月神界。终于,还算及时的把这些影像交到了云澈哥哥手中。”

“夏倾月根本关不住你?为什么?”云澈问道。

“秘密,以后再告诉你哦……和一个很大很大的惊喜一起,嘻!”她眯眸笑着,风华漾心。

云澈没有追问,微笑道:“好。另外你放心,伤害你父亲,关押你的夏倾月已经死了,月神界也已灰飞烟灭,你们再无需担心月神界的欺凌。”

“……”媚眸中的星芒忽然停止了璀璨,微张的唇间发出了很轻的声音:“死……了?”

“嗯。”云澈道:“死在了无之深渊。可惜的是没能手刃她,她强行留了最后一分力量,直接跃入了无之深渊……嗯?你怎么了?”

水媚音的脸上,忽然间泪痕滑落。

水媚音连忙抬手,用力抹去脸上的水痕,重新展眸时,已再次绽开笑颜:“太好了,她终于死掉了……她那么对云澈哥哥,那么对爹爹……她是这个世上最坏……最坏的人……”

“她终于……终于……”

忽然,水媚音猛的向前,将螓首再次深深的埋于云澈的胸前,肩膀剧烈的颤动着,并持续的发出想要极力忍住的抽泣声。

云澈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感受着胸前又一次快速铺开的湿热感,有些好笑的道:“怎么又哭了起来。”

他甚至很想调侃一句:都三千多岁……还和小孩子一样。

水媚音在他怀中用力摇头,发出断断续续的泣音:“我……我只是……太高兴了……云澈哥哥终于回来……夏倾月……也终于死掉了……我……我真的好高兴……好高兴……呜……”

另一边,池妩仸一直默默看着水媚音的背影,眉宇间凝起一抹轻微的疑惑。

过了好一会儿,水媚音才终于平静下情绪,她从云澈怀中起身,然后忽然用警告的眼神盯了一圈,然后摆出一副凶相:“云澈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再怎么激动,再怎么哭都不过分,你们……都不许笑我!”

“不,不敢。”焚道启连忙垂首道。

“哈哈哈哈!”水千珩却已是开怀大笑起来。

千叶影儿:(ˉ▽ ̄~)??切~~

“媚音,劫天魔帝为什么会单独见你?”云澈问道。

他和千叶影儿一样,都深深疑惑着第四幅投影的存在。至少,劫天魔帝从未和他提及自己单独见过水媚音。

“魔帝前辈一直都知道我在悄悄刻印影像的事。”水媚音回答道,而她这句话,在任何人听来都毫不意外。

幻心琉影玉作为极高等的玄影石,可以瞒过神主神帝的灵觉,但再怎么也不可能瞒过劫天魔帝这般存在。

“她在决意离开后,最大的担心,就是云澈哥哥会有可能被背叛。于是,她找到了我,托付给我一件很重要,而且只有无垢神魂才可驾驭的东西,并要我在将来发生坏结果的时候,可以帮助到云澈哥哥。”

“是什么东西?”云澈问……只有无垢神魂才可以驾驭的东西?

水媚音却是摇头,脸上是很神秘的微笑:“现在,还不可以说哦。”

“云澈哥哥,”没等云澈追问,她抬眸看着云澈的眼睛,眸光变得无比晶莹深邃:“我再也不想看到相似的事情发生。所以,成为这个混沌的主宰,世间规则的制定者,好吗?”

“拥有邪神和魔帝前辈传承的你,一定可以做到,也只有你,才真正拥有这样的资格。”

“那一天,我一定会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云澈哥哥……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