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51章 梵帝之葬(上)

第1751章 梵帝之葬(上)

而苍穹之上,投影并没有就此关闭。

宙天界中,云澈遥遥伸手,顿时,一团光明玄光砸在了星绝空的身上,让他孱弱的身躯顿时迸发出浓烈的生命气息。

他愕然抬首的刹那,就连原本浑浊不看的双瞳,都变得格外有神。

云澈向池妩仸递去一个眼神。

不需要任何言语,即使没有这个眼神,池妩仸也已知晓云澈的目的。她唇角微弯,随之瞳中陡然闪过一瞬深暗浓郁的黑光。

星绝空如今是个完全的废人,无论玄力上还是精神上。来自池妩仸的黑暗魂力直接洞穿他的灵魂,他连丁点的抗拒之力都没有。

一抹黑芒在星绝空目中微微闪烁,随之竟化作逐渐威严起来的寒光。

他捧着星神轮盘,从地上缓缓站起,虽然身上毫无玄气,但他毕竟为帝万年。当触及他目中重凝的帝威,竟让水千珩和陆昼有了那么一丝微的压迫感。

他面色肃重的踏步向前,随着他进入投影范围,东神域之中顿时惊声四起。

“星……星神帝!?”

遥远的星神附属星界,天璇、天妖、天阳、天炎、天魂、天魅六星神全部如遭雷击,猝然站起:“神帝!”

这是当年星绝空消失之后,第一次出现于世人眼前。但无论是星神还是东域玄者,都无法理解他为何竟现身于云澈之侧。

众星神心中的激动、震惊难以言表。尤其他们一眼看到了星绝空手中的星神轮盘……那是他们星神界的传承命脉!只要星神轮盘还在,星神界便可有再次辉煌闪耀之日。

噗通!

在众人极尽惊然的注视之下,星绝空竟是在云澈身侧重重跪地……且是双膝齐跪。

他高举象征星神界核心命脉的星神轮盘,目光炯然,神色郑重:“小王星绝空,承魔主救世天恩,感魔主宽恕之赐,愿以星神帝之名,携星神界投身魔主麾下。”

“从今之后,星神界上下将永世以魔主为尊。违逆魔主意志者,皆为我星神界之敌!”

“如违此言,地灭天诛!”

他的言语字字铿锵震心,仿佛发自灵魂最深处。虽是跪姿,但他的眼神、神情依旧饱含帝威,毫无虚假勉强之态。

东神域的界王、玄者们全部惊呆,众星神们和星神长老们更是瞠目结舌,久久心惊。

虽然星绝空消失已久。虽然星神界在邪婴之难后彻底沉寂,但星绝空毕竟还是星神帝,手中连接星神命脉的轮盘,让人想否认他这个身份都不能。

而星神界哪怕凋零严重,也还存在着六星神和十七个星神长老,依旧远非王界之下的任何星界可比。

尤其在宙天与月神葬灭后,星神界已然成为东神域最后的两王界之一。

而现身的星绝空以星神帝之名,擎星神之轮盘宣誓向魔主云澈效忠……

这对东神域的玄者而言,无疑又是一次无比之巨的打击,残忍的摧灭着他们本就所剩无几的希望与坚持。

“姐姐。”天妖星神蔷薇转目看向天璇星神紫菀,其他星神的目光也都集中于她的身上。

星神帝失踪,天毒狱萝、天罡神虎、天元荼蘼死,天杀茉莉和天狼彩脂……余下的六星神中,以天璇紫菀最强,声望最高,也自然成为临时的星神之首。

她缓慢起身,目光停驻在星绝空手中的星神轮盘上……只是,却没有从中,看到本该闪耀的天毒、天元、天罡、天杀的星神神芒。

天杀星神的神力随着邪婴茉莉被打出混沌之外,说不定连星神源力亦被湮灭,就算没被湮灭,有混沌壁障相隔,也注定无法回归星神轮盘。

但为什么连天元、天毒、天罡的也……

难道,这么快就已经全部有了新的继承者了吗?

不过现在,她已无暇思虑这些,看着远方,她的脑海中浮动着无数混乱的画面。

最终定格的,却是当年云澈为了茉莉而殒命星神界的那一幕……她的眼眸逐渐失神,喃喃低语:“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宙天界,水千珩和陆昼看着星绝空的举动,无不是胆战心惊。

目光再触及池妩仸时,他们全身毛发都不自觉的竖起,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脑门。

宣誓效忠后的星绝空倒退着走出投影区域。刚一离开,随着池妩仸眸中黑芒消散,他整个人瞬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再无动静。

云澈伸手,星神轮盘顿时飞回,消失于他的手中。而使用完毕的星绝空亦被他重新冰封,丢回至太古玄舟。

星神帝当着世人之面宣誓效忠黑暗魔主所带来的震撼犹在心魂,投影之中,又紧接着出现了覆天界王陆昼的身影。

身后,跟随着声名已几乎不弱于他的覆天少主陆冷川。

“魔主,这场灾厄,论及根源,为我东神域大错在先。但众生无辜,他们亦是被摆布的受害之人。”

陆昼目光灼灼,言语真诚,虽是面对云澈言出,却更像是在说与东神域的玄者:“北神域和东神域如此盈恨残杀,只会为双方带来无休止的厄难与死亡,还请魔主,赐予我东神域一个重新认知黑暗……哪怕是一个赎罪、弥补的机会。”

“赎罪”、“弥补”这样的言语,对于东神域而言无疑极为刺耳。但既处劣势,便该有败者的低姿态。陆昼不是在谈判,而是在为东神域求取生机。

“覆天界王陆昼,愿引覆天界就此拜于魔主麾下,听从魔主号令!陆某万般相信,如今已尽知当年真相的东神域众生,定愿意逐渐化解与北神域的仇怨,与黑暗玄者们和平共处。”

无愧是东神域的三大界王之一,陆昼之言撼心之余,亦带着极强的感染力。

水映月亦在这时向前,陆昼说的已经足够,她倾身而拜,只有简单的一句话:“琉光界,愿从此效忠魔主,绝无异心。”

星神帝之后,最能代表东神域众界的三星界之二,竟也当众宣誓效忠于黑暗魔主。

就连那些原本刚烈抗拒的东域玄者,都在懵然中,忽然找不到了反抗下去的理由。

“机会,本魔主已经给了东神域。”云澈背对东域万灵,低眉沉声:“七日之后,会有多少星界消失于黑暗,本魔主很是期待!”

投影关闭,东神域顿时陷入一片可怕的死寂。

有星神帝、琉光界、覆天界在前。面对云澈丢出的“机会”,毫无疑问会有大量的上位星界选择臣服。

如此,东神域的反抗势力只会越来越弱。或许到时,反抗,反而会成为他人眼中的愚蠢行径。

不过,东神域也并非完全没有了希望。

至少,他们还有一直未动,或许会一鸣惊天的梵帝神界,还有有着足够声威号召组织众界的第一星界圣宇界。

…………

投影关闭,云澈缓缓眯眸,低语道:“接下来,还有最后一根‘稻草’。”

这时,天空三道黑芒掠动,阎一阎二阎三从空而落,齐刷刷的拜在云澈面前。

“嗯?这么快?”云澈斜眸:“你们该不会是空手而返吧?”

三阎祖齐齐一个哆嗦,阎一俯首道:“回主人,东神域我们搜罗了近半,却……却一个月神的气息都没寻到。”

“一个都没有?”云澈眉头大皱,随之沉声道:“我可不相信,所有的月神都已在永暗魔晶下灰飞烟灭。”

“老……老奴……这就……这就重新去搜罗。”阎二战战兢兢的道,别说辩驳,一句解释都不敢有。

“不必了。”云澈冷笑一声:“他们若是足够聪明,就该第一时间夹着尾巴逃窜的越远越好。若真的如此,那就让他们和宙天老狗一样,多苟活一段时日!”

他缓缓转首,目光看向了梵帝神界的方向:“差不多是时候,去看一场精彩大戏了。”

…………

被东域玄者寄予最后希望的梵帝神帝,此刻依旧处在闭界之中。

同时,亦处在前所未有的绝望之中。

“咳……咳咳咳……噗!”

剧咳之中,千叶梵天一口猩血喷出,昏暗沉寂的大殿中,洒地的血痕却反射着幽绿的妖光。

他抬手,看到了自己比上一个时辰又惨白一分的手掌。

目光抬起,视线中的梵王们脸色一个比一个痛苦,一个比一个……绝望。

这十几个时辰,他们用尽了所有可能的方法:最上等的避邪神玉、驱毒大阵,甚至互相融合贯通彼此的力量……

没有用,完全没有用!所有的方法,都只能稍稍压制毒力,但根本无法将“天伤断念”驱散湮灭哪怕一丝一毫。

当年经历的绝望再次重现,而且这一次不止是他千叶梵天一人,而是整个梵帝王城!

那是天毒珠的毒力,又岂是当世凡灵可以祛除!

在“天伤断念”面前,什么神帝之力,什么谋略算计,什么王界积累……都是无用的笑话。

“主上,真的……没有可行之法了吗?”第一梵王痛苦出声。

他已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问出这个问题,每问出一次,他的眼神便会更加灰暗一分。

“呵!”千叶梵天低沉一笑:“若有可解之法,本王当年……又何至于放弃影儿。”

当年,为了让微弱的天毒毒力直接在他体内爆开,夏倾月和云澈可是经过了相当精心的算计,并伴随着颇高的风险。

而今,却是让他和所有梵王都在毫无察觉下中毒……两者可谓天壤之别。

所以,千叶梵天无比清楚的知道,当年都那般可怕的天毒,今时……除了天毒珠,再无解除的可能。

他以最小心、最温和的方式控制着周身玄气运转,压制着毒力的残噬蔓延,缓缓抬首,幽深无底的双目定定的看着上空。

即使到了此境,他亦不甘心去求云澈。

他在极力寻找着其他的可能性……或者,属于梵帝神界的后路。

当梵帝王城上下都在“天伤断念”中痛苦挣扎时,无人有暇注意到,一个梵王一边压制着天毒,一边收敛气息悄然离开梵帝王城,然后又脱离了梵帝神界的界域。

去往的位置,赫然是南溟神帝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