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52章 梵帝之葬(中)

第1752章 梵帝之葬(中)

南万生最近有些心神不宁。

东神域被北神域入侵,他原本并未怎么放在心上,反而成为了他夺取“永生之物”的极好契机……哪怕宙天界被魔人空降血屠,他依然没有因之生出太大的危机感,反而顺手借此给梵帝神界加倍施压。

但,随着月神界的忽然陨灭,东神域战况的极速恶化以及当年真相的忽然公开,他的注意力也不得不从“永生”二字上大为转移。

对北域之魔固化了百万年的认知,让东神域措手不及,亦让他南溟神帝终于开始觉得自己似乎想的太过天真了。

尤其随着真相的公开……南神域那边,开始频频传来一些让他不愿听到的讯息。

这时,南狱溟王和西狱溟王走入,道:“王上,他们来了。”

很快,六个身着淡金长衣的人携着六股强大到宛若天威的气息走入,拜倒在南万生身前。

这六个人,任何一个,都是在南神域为苍生所仰,傲视天下的恐怖人物,因为他们皆为溟神。

南溟神界,南神域第一王界。南溟神帝麾下共有十六溟神,以及四大溟神之王——东狱溟王、西狱溟王、南狱溟王、北狱溟王。

而今,不仅南溟神帝亲至东神域,还到来了两大溟王和六个溟神。

南万生起身,面对六溟神的“及时”到来,他却并未露出欣然之色,少年般的面孔透着深深的沉重,随之一声低吟:“回南溟!”

“……!?”六溟神齐齐抬头,一脸惊愕。

他们接到王命后日夜兼程的全速赶来,却得到一个回返南溟的任务?

南狱溟王和西狱溟王则并未露出太大的意外。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东神域,对东神域发生的一切都是第一时间知晓。

“是本王想的太天真了。”南万生沉声说道:“无论是云澈,还是北神域,本王都完全错估了。”

在南万生之前看来,北神域强攻东神域是一种自杀式的泄愤,后果无疑是被东神域所灭……毕竟,没有人比他们这些神帝更了解北神域的实力。

后来战况完全出乎预料,他开始觉得,哪怕北神域真的能挫败东神域,也必定元气大伤,若敢动他南神域,随随便便也就灭了。

但短短几天之中,每一天传来的消息都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甚至一次次让他心中惊颤……他知道,自己必须完全推翻先前对北神域,对云澈的认知与评估。

以及,重新思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于这里。

永生的确是一个让他血液为之沸腾,灵魂为之癫狂的诱惑。但诱惑前方,却可能是无尽的黑暗深渊。

“走!”南万生无比果决的下令。这一次,他非但不会再淡视北神域,还会在回归南神域后,在最短时间内凝聚南域四王界的核心力量,然后主动出手!

给北神域一个措手不及……就如北神域对东神域一样。

而这时,一个格外异样的气息忽然快速临近。

南狱溟王目光一侧,身形如苍鹰般飞出,归来之时,后方已多了一个身影。

赫然是梵帝神界第十梵王千叶紫萧。

“哦?这不是第十梵王么。”南溟神帝扫他一眼,目光微凛:“这个时间到访,莫非是你们的神帝想开了,想邀本王去喝茶吗……不过看起来,你的状况有些不太好。”

千叶紫萧的状况何止是不太好,都不需要神识探知,只要长有眼睛,都可一眼看到他苍白的面孔和散发着诡异幽光的眼睛。

而他原本浑厚如岳的梵王气息,此刻极尽的混乱虚浮。全身肌肤在不正常的扭曲蠕动,显然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噗通!

千叶紫萧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然后跪爬着到了南溟神帝前方,这以梵王之姿做出的卑贱姿态,让在场的溟王溟神都是皱眉震惊。

“南溟神帝……救我……救我!”

恐惧、渴望、卑怜……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而无论他的姿态,还是乞求的言语……任何人看到听到,都断不会相信,这竟是来自一个梵王!

“嗯?”南万生微微眯眸,目寒如针。

身为南神域第一神帝,他的眼睛何其毒辣。千叶紫萧身上、眼中所呈现的那种恐惧与渴望,全然不是装出来的,而像是刚刚承受了长久的恐惧与绝望。

他忽然伸手,一缕气息直覆千叶紫萧。

千叶紫萧丝毫没有抗拒……而就在南万生的神识随着气息侵入千叶紫萧躯体的第一个刹那,他面色骤变,气息瞬间撤回,脚下近乎仓惶的连退数步。

“王上!?”南万生的反应,让两溟王和六溟神尽皆大惊。

南万生双目盯死千叶紫萧,声音无比低沉:“这是什么毒!?”

他神识侵入的那一刻,竟仿佛感知到了一个正欲向他扑至,将他永远吞噬的恐怖恶魔,让他全身泛寒,神识根本还没碰触到毒息,便慌忙撤回。

而在南万生惊声吼出的瞬间,他已想到了答案……那个唯一的答案。

神界皆知,南溟神界有着最可怕的魔毒——弑神绝殇。

而千叶紫萧身上的毒,却远比他熟知的弑神绝殇都要可怕的太多,绝对足以轻易将一个强大梵王逼至绝望死境。

这样的毒,也唯有可能,出自当年将千叶梵天逼至绝境的天毒珠!

“是云澈!是他的天毒珠!”千叶紫萧颤声吼叫着。他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他摆出如此卑贱的姿态,不是他在绝望下顾不得尊严,而是一种“诚意”的表现:“现在,梵天神帝,众溟王、长老、神使……梵帝王城所有人,都中了这种毒……”

这一消息,让南万生等人无疑心中剧震。

梵帝王城,梵帝神界的核心存在……包括梵帝梵王,所有人都身染天毒!?

若这是真的,若天毒珠注定无解,那岂不是预示着……梵帝神界可能会被灭界!?

众溟王、溟神互相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那深深的惊悸。

王界之间少有恶战,因为到了这个层面,对对方造成任何一分伤害自身都会承受巨大的反噬。

纵然有着极深的仇恨,只要还残存一分理智或余地,亦不会有王界拼着数十万年的基业,倾全力去与另一王界死战。

因而,神界百万年历史,在云澈出现前的时代,王界一个接一个崛起,但从无王界的陨落……如北神域的净天神界那般因易主而更名,已是极限。

但这短短十日之内,宙天界轻易就被屠了,月神界直接破灭消失,现在,梵帝神界的所有核心都陷落天毒地狱……

这已远远不是“可怕”二字可以形容。

南溟神帝目光阴寒,忽然冷冷一笑:“天毒珠的毒,大概也只有天毒珠能解。你若想活命,大可去找云澈求饶,为何来找本王?”

“不!”千叶紫萧嘶哑着喊道:“现在的云澈,就是个嗜杀的魔鬼!而且根本毫无信义可言!连宙天老祖诚意和解,他都当着世人之面言而无信。”

“他在下毒之时,给了我们七日之期,但是……有宙天前车之鉴,我们纵然向他屈膝,这个魔鬼也绝不可能为我们解毒,反而会将我们趁机极尽折辱!”

“呵。”南万生低笑:“你倒是看得足够透彻。”

“南溟神帝……”千叶紫萧跪地向前:“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南溟神珠是当世第一辟邪之物,连弑神绝殇都可以解,说不定可以解天毒珠的毒!”

“就算……就算不能完全解除,也一定可以净化到足以控制的程度。”

“笑话!”南万生目光阴寒而不屑:“南溟神珠的灵力何其珍贵,就算可以净化天毒,又岂会用在你的身上!”

千叶紫萧立刻道:“我可以帮南溟神帝得到……”

他声音一顿,目光微侧,扫了旁边的溟王溟神一眼,压低声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哦?”南溟神帝眯眸俯视,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千叶紫萧继续道:“现在梵帝王城所有人都中了天毒,只要……只要我打开结界,南溟神帝便可轻松取走想要的东西!我保证,他们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有抵挡之力。”

“呵呵……”南溟神帝冷冷低笑了起来:“第十梵王,你的表演也实在太拙劣了。能为东神域第一王界,其梵王便是如此卖主求生的货色?你当本王是傻子么!?”

千叶紫萧没有惊慌,他与南溟神帝对视,目中反而闪耀起灼灼的冷芒:“忠诚自然重要。但不该超越生命!我现在,只是在做一个想活命的聪明人,真正该做的事!”

“南溟神帝若是不信……”千叶紫萧微一咬牙,还是道:“尽可搜寻我近段时日的记忆。我千叶紫萧……绝不反抗。”

此言一出,溟王溟神,连同南溟神帝都是目光剧动。

让他人的魂力入魂,对方稍有歹意,后果便不堪设想。

若非当真被逼至绝境,岂会如此。

“好!”南万生岂会拒绝,直接伸手,抓在了千叶紫萧的脑袋上。

千叶紫萧重重咬牙,身体发抖,但果真没有抗拒,任由南万生的魂力直传心魂。

须臾,南万生的手掌从千叶紫萧的头颅离开,脸色一阵变幻。

“王上?”西狱溟王向前一步。

“他没有说谎。”南万生低语道:“现在的梵帝王城……呵呵,简直悲惨的像个只剩绝望的地狱。”

他说话之时,三分震惊,三分意动,还有四分的惊惧。

如果这些天毒是爆发在南溟神界,同样可以在一夜之间,将他南域第一王界化作剧毒炼狱。

“七天……不,还剩下不到六天。”千叶紫萧支撑着被侵魂后昏沉的头颅,竭力提醒道:“到时,云澈到来,‘那个东西’就会落在他的手上。”

“不,很可能……梵天神帝会提早将它献给云澈来博取生机。南溟神帝若想要得到,一定要尽早出手。”

南溟神帝斜眉看他,笑意变得温和起来:“第十梵王,你的确是梵帝众梵王中最聪明的人。真正聪明的人就该如你这般,及早认清形势,在最短的时间内做最正确的选择。”

他缓缓抬手,掌心之中忽然多了一抹金芒闪耀的宝珠,一抹浓郁无比的净化气息也瞬间充斥了他们所在的空间。

南溟神珠!神界传说中,拥有最强净化之力的上古宝珠。据说连弑神绝殇毒都可净化……当然,只是据说。

嗅到南溟神珠净化气息的刹那,千叶紫萧猛的抬头,双目陡然释放出无比强烈的渴望光芒,如溺水将亡之际,忽然在视线中浮至的救命稻草。

“你现在立刻回梵帝王城,并马上开界!”

即使刚刚都已搜过他的记忆,南万生依旧谨慎无比……他必须亲眼看到梵帝王界的结界打开,才会真正尽信千叶紫萧。

“做好了,无论最后成与不成,本王都会以这南溟神珠,为你净化甜天毒!”

“本王一定说到做到,而且……”他露出低沉的微笑:“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千叶紫萧抬头,咬牙坚决道:“我既然迈出这一步,便不会回头,更不会后悔!”

说完,他猛的转身,带着满身毒息飞回向梵帝神界。

“跟上!”

忽然变得唾手可得的“永生之器”,让南溟神帝完全掐灭了速返南域的念想,遥遥跟随于千叶紫萧身后。

…………

梵帝王城的上空,云澈匿影中的身姿遥遥而立,无人发觉他的存在。

等待许久之后,终于,笼罩梵帝王城,唯有梵帝神力才可操控的强大结界忽然关闭。

与此同时,远方的空间,传来南溟的气息。

云澈双眸眯起,幽然而笑:

“一窝中毒的狗,和一群贪婪的狗,最终谁能咬得过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