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55章 梵帝抉择

第1755章 梵帝抉择

两个老者,皆是一身再朴素不过的白袍,长长的头发胡须尽皆雪白,老目深邃,沧桑无尽,宛若两个跨越时间,来自远古的老人。

南溟神帝缓缓垂下剧痛的双臂,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两个老者。

梵帝神界中,玄道修为能与他相较者,唯有千叶梵天。

但,视线中的两个老者,他们身上的磅礴气息,竟都完全不下于他!

而且他们的气息之中,透着一股奇异的沉重与苍老感。

怎么回事……梵帝神界之中,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如此人物!

他内心惊颤中,一双瞳孔忽然猛的一缩,口中随之发出无比深沉的低吟:“千叶秉烛……千叶雾古!?”

这两张苍老的面孔,还有他们的气息,竟重重撞击了他所继承的南溟记忆中……那两个原本早已死去的人!

高空之上,云澈的目光也定格于两个白衣老者之身。那属于神帝层面的气息,千叶影儿所说的一切,皆成了现实。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分别是上上代和上一代的梵天神帝。眼睁睁的看着两个本该死去的人物站在自己眼前,南万生心惊之余,同时泛动起的,还有沸腾了数倍的疯狂。

“一切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南万生无比兴奋的吼叫着:“你们不但藏有永生之器,还找到了使用的方法!“

“你们梵帝能用得,我南溟,没理由用不得……嘿嘿嘿,哈哈哈哈!”

他狂笑一声,双瞳金芒炸裂,随着他双臂的张开,身后赫然现出一个黄金塔影。

南溟和梵帝一样,玄光的极致都是金色。随着南溟帝威的疯狂释放,身后的黄金塔影亦冲天而起,从百丈直起千丈……万丈。

右侧的白衣老者面对毒息弥漫的梵帝王城,神色依旧平淡如静湖,他看着南万生,沉声而语:“南溟的后辈,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这溟狱塔修得不错,已及得上故去的南溟老鬼了。”另一个白衣老者叹声道。

这两个老者单单是声音,便带给南万生相当不小的压迫感……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绝不可小觑的古烛。

但,就在眼前的“死人”,近在咫尺的“永生之器”,再加上这或许是唯一的机会,他岂能放弃!

哪怕倾尽溟狱塔之力,他也要强闯前方藏有“永生之器”的地方。

嘴角一咧,就在他脚步即将踏前时,忽然脸色骤变,猛的回首……

另一边,身中天伤断念的众梵王,面对暴怒的南狱溟王与六溟神根本毫无抵抗之力,他们不顾毒发拼尽全力,依旧被完全压制,不多时皆已重创。

轰隆!

最强的第一梵王和第二梵王所合力张开的梵神大阵被南狱溟王单掌破碎,他手掌一翻,两个塔影同时出现,撞击于两梵王之身,

金芒爆裂,在两梵王的胸口同时摧开一个巨大的血洞,他们齐齐洒血飞出。

溟王虽然强大,但两大最强梵王联手,并不至于短时间内落败……但天伤断念之下,他们的力量变得孱弱,躯体变得脆弱,生命更是每一息都在疯狂的流逝。

砰!

第一、第二梵王狠狠砸落在地,周围,众梵王也都已瘫倒在地,身上幽血遍布。

他们互视彼此,眸中唯有惨淡……和最后的狠绝。

南狱溟王身影闪现,目光俯视,阴煞如鬼:“可以亲手处决这么多的梵王,本该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可惜,你们竟敢阴死西狱溟王……那也就别想死的太痛快!”

有西狱溟王前车之鉴,南狱溟王在凶狠之余,也自然格外小心,绝不给任何溟王近身的机会。

他伸出手掌,张开的五指之上耀起五个同样的小型玄阵:“在死前痛苦的嚎哭吧!就当为西狱溟王送葬!”

这时,远方两股庞大无比的梵帝气息传来,让南狱溟王、众溟神梵王全部骇然转首。

“老祖……”第一梵王激动出声,他是现存众梵王中,唯一知晓“老祖”秘密的人:“是老祖!”

“什么!?”南狱溟王一身惊吟。

而就在南狱溟王因两大梵帝老祖现世而分神的刹那,他的后方,先前一直在主动向梵王出手的千叶紫萧,忽然如雷霆般射出,扑在了南狱溟王的后背上,身上金痕疯狂蔓延,死死锁在南狱溟王之身。

“你!”南狱溟王骇然转目……口中刚出一字,下方忽然又有两个人影扑来。

刚被重创的第一梵王与第二梵王在刹那之间同时爆发出了决死之力,冲出之时,竟几乎是超越平生极限的速度,梵神神魂亦在碰触到南狱溟王躯体的瞬间疯狂引动,在全身耀起灼目的金痕与金芒。

“大哥!”

“无羸!”

众梵王悲怆呼喊……但,梵魂金芒耀起的那一刹那,便已是他们最后的生命神光。

轰!

轰——

南狱溟王身上力量爆发,在三梵王身上同时爆开血雾……但,第一、第二、第十梵王都没有松开半分,他们身上的金痕快速连结,如一张金色神网,将南狱溟王的躯体和力量都死死封锁。

“你……们……”南狱溟王眼中的凶狠开始转为恐惧,西狱溟王惨死的画面犹在眼前。

“送葬,不错的主意。”第一梵王的身影已完全被金芒吞没:“那就连你……一起送葬!”

“等……等等!”

轰——————

这一次,是三大梵王同时爆发的梵魂烬,其中两个,还是最强的梵王。

那一刹那的金芒,直覆百万里的苍穹。

金芒之中,南狱溟王没有如西狱溟王那般以强大的溟王之躯留得残命,而是直接碎裂,尸骨横飞。

那些正冲过来准备救南狱溟王的溟神亦被卷入灾厄金芒之中,被远远甩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

下方,众梵王亦被遥遥排开,他们顾不得身上的创伤和剧毒,抬首望着三梵王以生命释放的金芒……

梵帝神界的梵王,东神域最强大,最至高无上的群体。在他们一直秉承的信念之下,他们相信这个殊荣会永恒持续下去。

但,一日之间,风云变幻。

五大梵王,转瞬陨灭。

远方,云澈仰头看向远方,一声低念:“千影说的果然没错,若是强攻梵帝,怕是要损失惨重。”

南溟神帝回首,放大的瞳孔映着遮天蔽日的金芒……以及,南狱溟王崩灭的气息。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亦在这时忽然出手,两股擎天巨力汇成一道金色匹练,甩向惊愕中的南万生。

南万生瞬间折身,身后的万丈塔影推向前方。

嗡——

一声沉闷的轰鸣,次元缓慢断裂,整个梵帝王城都仿佛出现了长久的错位。

溟狱塔影剧烈摇晃,然后忽然崩散,而南万生的身影已是数十里之外,又在极速的远去中,发出一声嘶哑的暴吼:“走!!”

第一个溟王的死,他心神大骇,却更加癫狂。

第二个溟王的死,让他惊恐之余,终于清醒。

明明已陷绝境,唾手可灭的梵帝神界,竟以五梵王的决死之力,拼死了两大溟王!

让他南溟神界四大溟王,在短到如噩梦般的时间里,折损了一半!

那纵是溟神,亦会让他无法接受……何况两大溟王!

永生之器的确近在咫尺。但更近的,是两个强大无比的梵帝老祖。

他再不咬牙回首,面对两大梵帝老祖和置身死地的梵王,说不定连六溟神都要折在这里。

此来东神域,他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计。

但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一趟东域之行,竟会折损两溟王……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都没有追赶,他们的神识跟随南溟神帝和六溟神而去,直到他们彻底远离后,才将目光收回,然后同时坐下身来,双目闭合,再无动静。

千叶梵天从地上站起,看着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的举动,他神情微变,沉声道:“父王,祖父,难道你们也……”

“两位老祖也都中了毒……咳咳!”古烛话刚出口,脸上便呈现出再也无法崩住的痛苦之色:“他们为了不被南溟看出,所以死敛毒息于五脏。先前两次出手,已是极限。”

若是身上毒息外泄,定无法惊退南万生。

千叶梵天身体摇晃,双目失神,低喃道:“天毒珠的毒,竟可怕至此。”

这个塔楼,有那么多玄阵封锁,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更是一直沐浴于“永生之器”的神息之中……竟也没有摆脱天毒之厄。

梵帝神界是何等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天毒珠面前,却是这般卑微。

“主上。”

众梵王拖着毒息到来。第一、第二、第八、第十、第十三梵王皆灭,残剩的九梵王亦满身皆伤。

他们向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跪拜而下,激动道:“拜见先王,拜见老祖。”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皆未回应。

“无河、无羸、宗轮、北烈、紫萧……他们都去了吗?”千叶梵天闭目,声音听不出什么情感。

“是。”第三梵王轻声道:“能拼死南狱溟王,全靠紫萧。他出卖在先,舍命在后,他究竟……在做什么?”

“紫萧的行为,只有一种可能。”回想着千叶紫萧先前被遣去吟雪界,千叶梵天道:“他从吟雪界回返的途中,遭遇的或许不只是阎天枭,还有魔后。”

“难道……”众梵王都想到了什么,心中猛惊。

“他被魔后‘劫魂’了。”千叶梵天道,随之微微抬首,目光缓慢扫动上空。

引诱南溟来东神域,释放天毒将梵帝逼入绝境,将送上门的紫萧劫魂,以千叶紫萧让南溟欲望沸腾,亦是以千叶紫萧先卖梵帝,再阴南溟……一切综合之下,导致了梵帝和南溟的两败俱伤。

这么精彩的大戏,始作俑者怎么可能不在侧“观赏”。

但,千叶梵天没有说破,而是闭上眼睛,长长一叹。

千叶紫萧是不是被魔后劫魂,已经不重要了。先前的恶战,让众梵王体内的天毒彻底暴乱,感受着躯体与生命在被极速的残噬着,第三梵王悲声道:“主上,我梵帝……真的要就此亡去吗?”

“不,”千叶梵天却是缓缓开口:“还有一条生路。”

这平淡的一句话,让众梵王幽暗的眼瞳泛起一抹明光。

“备舰。”千叶梵天眼眸睁开,无喜无悲:“不知不觉,本王也已有多年,未曾见到影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