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57章 末路梵光(下)

第1757章 末路梵光(下)

在身份上,千叶梵天毕竟是千叶影儿的生父,她猝然而绝情的出手,让周围并不了解全部的蚀月者们都眼皮狂跳。

数个梵王连滚带爬的移到千叶梵天身侧,第四梵王拿出一枚玉白色的灵丹,想要去平缓千叶梵天的伤势:“主上,快……”

但,他的手掌却被千叶梵天一把推开。

剧毒之下,千叶梵天伤口上奔涌的血流都透着明显的异色。但他丝毫没有压制的意思,而是沉声吼道:“主上?你们是聋了,还是瞎了!现在影儿……才是你们的主子,才是梵帝之主!”

“呵!”千叶影儿冷笑出声,刺骨的杀气依旧锁死于千叶梵天之身:“千叶梵天,这就是你临死前的最后挣扎?居然想用如此可笑低劣的手段,来保住你这群走狗?”

“不,他们不是我的走狗。”千叶梵天缓缓直起上身,开始涣散的双目,依旧带着只属于神帝的威凌:“他们现在,是只属于你的忠犬!”

他猛一转首,厉声吼道:“还不赶紧拜见新帝……宣誓效忠!你们连梵帝最基本的忠诚与信仰都忘记了吗!”

千叶梵天的言行让千叶影儿唇角的笑意更加的冰冷嘲讽,她手指一掠,神谕由剑化丝,如金蛇般射出,缚住千叶梵天全身,将他一瞬拉到自己脚边,上面所携的黑暗之力将他的神帝之躯快速残噬,直勒入骨,爆开一片又一片触目惊心的血雾。

没有发出一丝的痛吟,千叶梵天在千叶影儿脚下抬首,嘶声道:“影儿,你恨的人,最该杀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们!他们只是在忠诚履行主命与职责。”

“你的身体里流着梵帝的血脉,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而他们,都是你的同族!”

“是么?”千叶影儿笑的依旧冰寒,当年千叶梵天的残忍对待历历在目,她怎么会容许自己被他的言语蛊惑哪怕半分,她幽冷的讽刺道:“可我还是会宰了他们。毕竟,斩草除根,这可是你当年教了我无数次的东西。你说……该怎么办呢?”

噗通!!

第三梵王重重跪地,然后向千叶影儿深深叩首,颤声道:“吾主千叶影儿在上,我等愿誓死效忠主上,拥主上为新帝,以主上之言为天命,至死不渝,纵死无悔!”

他已是完全看清,千叶梵天所说的最后“出路”,便是不惜一切,保住梵帝的血脉与传承。

至少不要像宙天与月神那般被从东神域……甚至历史上就此抹去。

哪怕万般屈辱,哪怕丧尽尊严。

后方,其他八梵王和众梵帝长老也全部跪地,喊出着一样的宣誓之言。

然而,这一切换来的,却是千叶影儿眸中更深的嘲讽。

“我本还期待着,垂死的梵天神帝会使出多么高明的挣扎手段,原来就是这么拙劣的一场表演?”

“你还是留点力气,去地狱里哀嚎吧!!”

她手臂一挥,黑暗爆发,一声爆鸣,千叶梵天瞬间横飞出去,又一次血雾漫空。

第三梵王猛一伸手,阻住了两个想要上前的梵王,全身剧烈发抖,无法休止。

千叶梵天始终没有运转最后的力量抵御,他的神帝之躯在黑暗之力下已是千疮百孔。

他趴在地上缓缓抬首,这一次,目光却是转向了云澈。

“云澈,你所拥有的一切,若是只用来复仇泄恨……实在太过浪费……你既踏出这一步,就注定……是要成为神界之主的人!”

“你现在……虽然踩下了东神域,但也彻底警醒了南神域和西神域,你对它们,注定不可能像对付东神域一样奇袭,而是需要更多的力量!”

他抬起手来,虚弱的声音依旧震心:“活人……永远比死人有用!他们以前对我有多忠诚,以后对影儿……对你就会有多忠诚!你可以将他们当忠犬,当工具,当铺路石……杀了他们,对影儿和你而言,只会是巨大的损失!”

“真正的帝者,会在征服敌人后更加壮大……而不是空有折损!”

云澈:“……”

“唔!”

他刚要站起,便再次重重跪了下去,七窍之中的血流已愈加幽暗。

涉及千叶影儿的“家事”,云澈也好,池妩仸也好,蚀月者也好,始终无人插手,无人出声。

“说完了吗?”千叶影儿的五指张开,指尖凝聚起骇人的黑芒。千叶梵天的所有言语,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让她有任何的动容,更没有让她的杀意出现任何的动摇。

“既然说完了可笑的遗言……”千叶影儿手臂伸出,指向千叶梵天:“那就死吧!”

“可惜,你没有向我母亲赎罪的资格,因为她在天堂,而你,注定要永堕地狱!”

声音落下,她身影骤掠,直冲千叶梵天,金眸中是幽暗的恨意,手中的黑芒,凝聚的是绝对足以将此刻的千叶梵天灭杀的力量。

轰——

气爆惊空,空间震荡……但千叶影儿的力量却不是爆发在千叶梵天身上,而是被云澈死死阻住。

“你?”千叶影儿双眉骤沉,眸中满是不可理解。

云澈的手牢牢锁死千叶影儿的手腕,然后一声低吟:“阎一,杀了他。”

阎一领命,瞬间出手。

随着光线的陡然暗下,一只黑暗鬼手如从虚空中伸出,将千叶梵天一瞬贯穿,将他的五脏六腑狠辣摧灭,亦将这个东域第一神帝的生机完全断绝。

“……”众梵王心脏痉挛,全身悲凉,却无一人动,无一人出声。

千叶梵天的瞳光逐渐涣散……这个世上,有些东西,纵是极致的力量和权谋也无法超越。他认栽,却又败的不是那么甘心。

意识在游离,身体在失力的向前倒下……最后的视线,他给了云澈。

视线中包含的情绪,是一抹暗淡的感激。

“感激”这种情绪,他在为帝期间,从未有过……因为那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东西。

却在生命最后一刻,给了这个他曾经最为忌惮,又最终将他逼死的人。

砰。

他倒在血泊中,再无动静。

最后的意识,化作一缕魂音,传至了千叶影儿的心海之中。

“影儿,魔后手下有魔女和劫魂界,而你……若孤身一人……又怎能争得过她……”

“……”千叶影儿眸光剧动。

千叶梵天的气息、魂息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消散。

或许,包括他自己在内,从无人想到,东神域的第一神帝,竟是以这种方式终结了他的生命……他的时代。

没有人靠近他的尸体,九梵王和众长老,他们已再次俯下身来,向千叶影儿重重叩首,表达着他们的臣服和忠诚。

千叶影儿五指缓缓收拢,忽然甩开云澈,盯着他的黑眸,冷冷质问:“为什么阻止我杀他!你……你竟然……”

面对她的怒目,云澈的神情却是一片平静,缓缓说道:“你的生命,不该只为了复仇而活,他不配。”

直视着她的眼眸,他声音轻下,道:“我不希望你的余生永远背负着‘弑父’的枷锁,那并不好受。”

千叶影儿:“……”

云澈无疑恨极了星绝空,当年,纵是将他碎尸万段,都难解心中之恨。

但,当他真正面对毫无反抗之力的星绝空时,却是根本无法下手杀他。这些年,也是一直将他冰封于太古玄舟之中,让他每一息都处在痛苦的冰狱之中,却唯独不会让他死亡。

因为星绝空在血脉上,毕竟是茉莉和彩脂的生父。他不想成为茉莉和彩脂的弑父之人。

千叶影儿定在那里,眸光混乱,许久没有回神。

“不过,未能让你手刃千叶梵天,的确是我违诺。作为补偿……”云澈扫了一眼沐浴在毒息中的众梵王和梵帝长老:“他们的生死,你来决定。”

若是一刻钟前,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这些人全部葬灭……毕竟,他们是千叶梵天的走狗,当年曾为千叶梵天追杀过她,追杀过云澈。

但,在云澈的这句话下,她却久久未有决定。

“主上,”第三梵王看着她,轻声道:“你为新帝,梵帝上下,定无所不忠,无所不从。两位老祖也定万分欣然。”

千叶影儿没有动容,但心海之中,却不断的响荡着来自千叶梵天的声音:

“你的身体里,流着梵帝的血脉,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他们现在不是我的走狗,而是只属于你的忠犬!”

“魔后有魔女和劫魂界,你若孤身一人,又怎能争得过她……”

……

“解……毒。”

她终于开口,唇间溢出的,却是之前绝无可能允许自己说出的两个字。

而这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让梵王、梵帝长老们如闻仙音,尤其九梵王,几乎同时涌泪……却又不完全是因为重获生机。

“好。”

云澈看了她一眼,倒很是干脆的答应。

他走到众梵王身前,左手伸出,掌心耀起这世间最极致的净化之芒。

“禾菱,”云澈轻念:“你放心好了,当年害你父母的人纵然没死,也不会在他们之中。而借由他们,定能马上找出那群该死之人。”

禾菱乖巧应声,天毒珠的净化之芒释放,覆于九梵王和六十三梵帝长老之身,快速净化着他们身上的天伤断念。

天伤断念对世人而言是无解的噩梦。但它是由天毒珠衍生的毒,自然也最易被天毒珠净化,很快,他们瞳眸中的幽绿光芒随着毒息的消失而逐渐散去。

不多时,随着净化光芒的收回,天毒尽释。

天伤断念消失,也带走了他们太多的元气,那无比强烈的虚弱感,让他们几乎连站立都有些艰难,要完全恢复,必定需要相当之久的时间。

只是,这对本深陷地狱的他们而言,已如梦境天堂。

第三梵王为首,他们齐齐端正身体,恭敬下拜:“谢主上,谢魔主恩赐。”

“去把投影大阵开了。”池妩仸轻声下令,她看着千叶影儿的侧颜,唇角依旧是一抹娇媚万千的微笑,只是美眸微微有些复杂。

她很乐意看到这个结果。

以千叶影儿对千叶梵天的无尽恨意,恨屋及乌之下……千叶梵天能在死前博得这个结果,让人不得不为之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