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59章 鸿蒙生死印(下)

第1759章 鸿蒙生死印(下)

“怎么了?”

看着声音忽止,明显愣在那里的云澈,千叶影儿纤眉微蹙,疑问道。

“……”云澈眸光定格,没有说话。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是他这一生听过的最飘渺梦幻的声音。

比飘云还是轻绵,比微风还要和缓,像是来自极其遥远的远古,又似来自最深处的梦境。

只是,安静之中,那个声音却并未再次响起。他闭目凝心,也未感受到任何灵魂的存在……他的意念仿佛在自主的告诉他,刚才的声音,只是错觉。

“你是谁?”

他在自己的心魂中问道……却许久未等到回应。

再次伸手,碰触在鸿蒙生死印上,许久,心海中也再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到底怎么回事?”看着他的异状,千叶影儿再次问道。

云澈将手指从鸿蒙生死印上移开,平静的道:“没什么。同为玄天至宝,天毒珠有了特殊的感应而已。”

逆……玄……

这是邪神的名字。

真的只是错觉吗?

千叶影儿盯他一眼,没有追问,而是缓缓说道:“鸿蒙生死印是三代前的梵天神帝,于东神域南部边缘的一个遗迹中无意寻到,如你所言,是一个死印。若非它的外形与记载中的一模一样,单凭气息,连发现它都很难,更不要说相信那竟是远古第三至宝。”

云澈沉眉静听。

和天毒珠、宙天珠一样,鸿蒙生死印的源灵,也已经死了。

依照他所知道的远古传闻,鸿蒙生死印的原主是生命创世神黎娑,黎娑死后,鸿蒙生死印落入了魔族手中,之后再无音讯……但梵帝神界发现死去的鸿蒙生死印时,却是在东神域南境?

“不过,‘永生’这种东西,是最能让人疯狂的。”千叶影儿有些嘲弄的低笑一声:“为了能启动鸿蒙生死印的永生之力,梵帝神界用了无数的方法,很多方法极其残忍,所献祭的生命之多,也远超你的想象。”

云澈:“……”

“终于,在千叶雾古这一代,他们得到了一个成功的‘实验品’。这个实验品,就是古伯。”

千叶雾古在身份上,是千叶影儿的曾祖父。但她很平淡的直呼其名。

因为现在的她不是千叶影儿,而是云千影!

这一点,并没有因千叶梵天的死和她接过梵魂铃而改变。

云澈瞥了一眼鸿蒙生死印,道:“是如何成功的?”

想成为玄天至宝的灵,当世唯有禾菱可以为之。如宙天太祖那般认主在前,又拥有琉璃心的人物,都极其勉强。梵帝神界自然不可能让鸿蒙生死印衍生出真灵。

“梵魂求死印。”

千叶影儿声音低下,说了一个让云澈面露惊异的答案。

她视线倾斜,道:“脚下的这个玄阵,由一个上古所遗的特殊阵盘而生,其名为梵皇扬天阵,属于梵帝神界最高层面的玄阵之力,能强行激发玄脉中的潜力,但亦伴随着极高的风险。鸿蒙生死印出现微弱感应,便是在此阵之中。”

“只是,同在鸿蒙生死印之侧,古伯的寿元被明显干涉,但千叶雾古和其他人却无法吸纳来自鸿蒙生死印的神息,后来发现,那竟是因为古伯身上的梵魂求死印。”

“古伯是千叶雾古所寻的唯一一个神

主境的实验体,为防止叛逃而以梵魂铃种下梵魂求死印,却意外得到了只有身负梵魂求死印,才可吸收永生神息的结果。大概是因为梵魂求死印作用于全身所有脉络,而它又和鸿蒙生死印的神息产生了某种契合,呵,倒是讽刺的很。”

“这么说来,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能活到现在……他们身上也被种下了梵魂求死印?”云澈道。

“当然。”千叶影儿目光幽然:“所以我说,‘永生’二字,是最能让人疯狂失智的东西。千叶雾古、千叶秉烛,还有古伯身上的梵魂求死印都是无主之印,皆由梵魂铃种下。”

“换言之,我既手掌梵魂铃,便也完全掌控着他们三人的命运。所以,你刚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云澈嘴角微动,道:“但现在看来,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对永生这种东西,似乎并没有那么大渴望。”

千叶影儿冷淡一笑:“这种极不自由的‘永生’,反倒是一种漫长的煎熬。他们若非为了守护梵帝神界,或许早已选择死去。”

云澈未置可否……惧死,是所有生灵的本能。

就如三阎祖,他们宁愿在永暗骨海当八十多万年的野鬼,也始终没有选择死亡。

千叶影儿上前,忽然伸手拿起了鸿蒙生死印,然后直接丢给了云澈。

“送给你了。”

四个字,平淡的像是随手送了一枚再普通不过的璞玉。

云澈接过,眸光内敛:“你确定?这可是梵帝神界最大的秘密,和最重要的至宝。”

千叶影儿道:“你能从宙天太祖手中轻松夺下宙天珠,说不定,这鸿蒙生死印,也能在你手中活过来。”

“一个永生的黑暗魔主,将为这个世界带来永恒的阴暗……但愿,你做得到。”

深深看了千叶影儿一眼,云澈没再说话,很是平静的将鸿蒙生死印收起。

至此,七大玄天至宝,竟已有四件在他一人之身……只是,鸿蒙生死印处于死亡状态;宙天珠因数年前开启了整整三千年的宙天神境而力量枯竭;就连天毒珠,也刚刚耗完了这些年衍生的所有天伤断念毒。

至于轮回镜……则一直沉寂。

离开地下空间,众梵王、梵帝长老正整整齐齐的拜倒在外面,那些残存的梵帝神使也都已挣扎着到来,看到云澈和千叶影儿,瞳眸中满是乞求之态。

看着狼藉满目的梵帝王城,一切恍若隔世。千叶影儿胸口微微起伏,道:“千叶梵天死前白送的大礼,我没理由不要。这段时间,我会留在这里,让他们在最短时间内,恢复最大的利用价值。”

千叶影儿说这些话时,不带任何的感情。

是真的在纯粹利用,还是终究对这出身之地有着感情……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好。”云澈直接答应,然后道:“顺便帮我查清一件事情。”

“嗯?”千叶影儿目光一侧。

云澈道:“当年,在给你种下奴印期间,我曾问过你一件事:梵帝神界中曾向木灵王族出手,让木灵族长夫妇自爆木灵珠而亡的人究竟是谁?”

“你让我查清的,就是这件事?”千叶影儿面露惊奇。

她记得自己当年回答他不可能是太高层面的人做的,否则断无可能有逃脱者。

“对。”云澈一脸肃然:“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当然,他有可能已经死了。若是没死……一定要活着把

他带到我面前。”

“具体时间呢?”千叶影儿短暂沉吟,问道。

“十五年前。”

“好。”千叶影儿应下:“最多三天。”

云澈点头,便要飞身离开。

“等等。”千叶影儿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看着云澈,眸光凝实:“你确定是梵帝神界的人所为?”

这个问题,让云澈微一皱眉。

禾菱和禾霖的父母是被梵帝神界的人所逼死,这是当年在黑琊界那个木灵隐地中,一个赠他木灵珠,名为青木的木灵长者所告诉他。

“……后来,族长和族长夫人历经千辛万苦和无数磨难,终于离其中一个王界越来越近,族长他们本以为接近了希望,却没想到,一场灾难忽然降临……那场灾难之中,族长、族长夫人,还有数千族人遇难,他们的拼死抗争也得以让少族长和公主逃出生天……”

“我……接到了族长命绝之时传来的魂音,只有四个字。”

“梵…帝…神…界。”

回想着当年青木告诉他的言语,云澈缓缓点头:“梵帝神界这四个字,来自木灵族长死亡前的传音,不会错。”

“那个死去的木灵族长,他的修为是什么境界?”千叶影儿又问。

“禾菱,你父王的修为是?”云澈向禾菱问道。

“神灵境中期。”从禾菱那里得到答案,云澈告知千叶影儿。

“神灵境?”千叶影儿深深皱眉。

“有何问题?”云澈道。

千叶影儿摇头,金眸微眯,道:“大概是我想多了。堂堂梵帝神界之中,居然还存在着面对区区神灵境都能暴露身份的蠢货,我现在远比你还好奇这个蠢货究竟是谁,简直是梵帝之耻。”

千叶影儿明显话中有话。

而云澈的心弦也在这时重重一震。

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从未想过的事……

“梵帝神界”这个答案,是当年青木告诉于他,青木则是通过木灵族长死前传音得知。

但……木灵族长的传音,就一定是对的么?

以这些年云澈对梵帝神界的逐渐了解,梵帝神界能为东神域第一王界,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有着极高的信念和荣誉感。

猎杀木灵这种会留下巨大污点的事,若是梵帝神界的人出手,一定会一击致命,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否则,若是落下污点,必为重罪。

而事实却是,很多木灵逃离,木灵族长在死前还知晓了对方身份。

木灵不会恶意说谎,所以,他从未怀疑过青木的话。这些年,也从未有过质疑的念想……而千叶影儿表露的疑惑,却是瞬间感染到了他。

而且,依照青木所言,木灵族长在遇难之前,似乎从未和任何一个王界真正接触过。那么他临死前,究竟是通过什么判断出对方是梵帝神界的人?

“你先回宙天吧,三天后,我会给你答案。”

千叶影儿眸中漾动着异样的光华……第一次接触就识出是梵帝神界,以及“十五年前”这几个字,让她隐约想到了什么。

云澈飞空而起,净化之芒随之覆下,他依从着千叶影儿的选择,净化了千叶雾古、千叶秉烛以及整个王城的天伤断念,然后回返宙天而去。

一场大戏,等待着他来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