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62章 南溟之谋

第1762章 南溟之谋

有了一个死人和一个“榜样”,后面的人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

且当一个同位面的人在黑暗下屈膝,尊严丧尽,后面的人接受起来也无形中要容易的多。

东神域各处,都可以看到投影之中,那号令万灵,本如天上神明的上位界王如一群等待行刑的罪人,一个接一个的跪到云澈……跪在他们曾经低视、敌视、仇视的黑暗面前,他们叩首、断齿,被种下黑暗印记,然后还要感恩戴德。

东域玄者从震惊,呆滞,再到麻木,充斥心魂的不知该是讽刺,还是悲凉。

弱肉强食,胜者为尊,这个人所皆知的常理,从未展现的如此赤裸和残酷。

云澈看着他们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屈膝断齿,神色漠然无情,自始至终,没有人从他的眼中看到哪怕一丝的不忍或怜悯……似乎,也没有快意。

同样的一群人,却完全不同的姿态与嘴脸。

恩情?道义?良心?廉耻?尊严?

在这个生存法则残酷的世界里,通通都是狗屁。

唯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可真正定义恩情、定义道义、定义良心、定义廉耻、定义尊严……定义一切想要的规则!

遥远的圣宇界。

圣宇宗中死气沉沉。

那一场风波,让洛长生竟是“野种”的事实在宗门已几乎无人不知。好在全宗上下第一时间封死消息,才没有就此传开,否则,这个东神域第一星界,将会成为东神域第一大笑话。

圣宇大长老走进,神色沉重,道:“宗主,云澈那边,怕是不能再等了。纵尊严丧尽,至少……要保住这无数先辈留下的基业啊。”

四大王界一个接一个的栽了,他圣宇界拿什么自恃清高?

何况,还刚刚闹出这么大的变故。

圣宇界王洛上尘缓缓抬头,短短几日,他竟像是苍老了数千岁:“那个野种……找到了吗?”

圣宇大长老摇头,没有说话,也无法说出什么。

那日之后,洛长生冲出圣宇界,再无音讯。洛孤邪打伤一众圣宇弟子,急寻而去,同样不知所踪。

圣宇界相当于一下子少了两个后期神主,更少了一个本光芒耀世的继承者。而对洛上尘而言,他所遭受的打击何止于此。

报应吗?他无法接受,更不觉得自己当年有错。毕竟,那只是一个下位星界的贱民!

缓缓起身,身体尚未站直,竟是一个轻微的踉跄。

“走吧。”他看着上空,叹声道。

是的,没有第二个选择……就如当年在混沌边境时一样。

“宗主,”圣宇大长老犹豫再三,还是说道:“容我一问,若是找到长生,宗主准备……如何待他?”

洛上尘毫无表情:“废了,永远关于地牢之中。”

圣宇大长老一惊:“可是……”

“难不成,让他一个野种,继承我圣宇大业吗!”洛上尘激动起来,气息一时混乱的可怕:“留着他,将来他一定会夺位,这一辈中,论修为,他无人可及,论名望……”

他颤抖的手指指向圣宇大长老:“连都对他不忍!到时,谁可争得过他!”

“宗主息怒,我绝无此意。”圣宇大长老连忙道,他看着洛上尘的样子,心中一声沉重的叹息。

不忍?谁才是真的不忍……

血脉是假的,但这些年的父子情却是真的。

而且,这些年来,他所有的欣然、骄傲、激动、愤怒、期盼……

几乎都是因为洛长生。

————

南神域,南溟神界。

这是南万生最心魂难定的一段时间。

去了一趟东神域,竟生生折损两溟王,这对他,对南溟神界而言,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噩梦。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从噩梦中完全醒过来。

北狱溟王南飞虹到来,未等他开口,南万生已是沉声道:“龙神界那边如何说?”

南飞虹道:“龙神界一直声称龙皇在闭关,近期不会出面。不过,宙天之后,月神和梵帝也接连败落,龙神界那边不可能不重视,就算龙皇真的不在,也定会很快有所行动。”

“另外,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宙虚子已逃出东神域,踏入了龙神界中,身边带着六个守护者。”

南万生沉吟一番,道:“南狱和西狱陨落之事,一定不可传出!”

“我明白。”南飞虹重重点头。

南万生缓缓闭目,然后忽然低声道:“真是奇怪。以当年龙皇表现出的态度,虽然不知其因,但他对云澈明显恨极。如今云澈带着北域踏穿东神域,龙皇却如此之巧的‘闭关’?”

想到自己亦是在最微妙的时候接到了“鸿蒙生死印”的讯息,他的眉头越来越沉。

“难不成,龙皇是被……调虎离山?”他缓缓低念。

毕竟,那是西神域一皇五帝之龙皇,是龙神界的绝对主宰。

若是被动遭侵,龙神界自该全力反击。但若要主动……如此大事,龙皇不在,谁敢擅作主张?

龙神界不动,西神域又岂会有人先动?

“应该是巧合。”南飞虹道:“以龙皇之尊,这个世上,谁能‘调’得动他?”

南万生陷入沉思。

这个世上,能让他无法抵挡的诱惑屈指可数。而“永生”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所以他才会明知自己被人当枪,也要强入梵帝神界一观。

而龙皇……强大如他,这个世上又有什么能让他“消失”如此之久?

他想不出。

这也无疑,显得北神域更为可怕……不仅实力上,还有谋划上。

尤其,他亲眼目睹了浩大梵帝神界——与他南溟神界齐名的东域第一王界,在短短一朝之下化为地狱。

任何人看到那一幕,都无法不在心中刻下无比之深的恐惧阴影,哪怕是他南域第一神帝。

“我现在不得不担心一件事。”南万生沉声道:“北神域的下一步,很可能会是南神域。”

“这……”南飞虹一惊,道:“我觉得不会。东神域会被北神域践踏,主要是轻敌在先,被奇袭在后,同样的事,不会在我南神域上演。”

“而且,他们在攻下东神域的同时,必定大量折损,元气大伤。哪怕要真的攻我南神域,也至少该休整很长一段时间。更何况,云澈对东神域怨恨极深,而和我南神域交集甚浅……”

“呵!”南万生一声冷笑打断他:“难道忘了,当年是谁将天杀星神逼至死境?”

南飞虹目光一凝。

“现在的云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个只为了复仇的疯子!”南万生阴声道:“王权霸业,帝王之位?他根本不会在意,又岂会权衡神域之战下的得失利弊!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疯狂的报复!”

“而这个疯子背后,还有魔后在布局引导!她一定会引云澈,一步步将东神域俘虏,而不是单纯的泄恨杀尽,从而数倍填补折损的力量。”

“再加上……龙皇不在的这段时间对他

们而言极其宝贵,他们岂会浪费!”

南万生每多说一字,内心便会沉重一分:“他们很可能不会在拿下东神域后就此停战,也不会休整……甚至,到来的时间很可能比我预想的还要快!”

北狱溟王皱眉:“北神域难不成真以为能像吞下东神域一样吞下我南神域?”

“哼,四年前,相信云澈能带着北神域,将东神域摧个血浪滔天吗?”南万生冷冷问道。

北狱溟王顿时无言。

“云澈是个绝对不能以常理认知的人物,这也是当年,所有人都竭力想要抹杀他的最大原因。而抹杀失败的后果……也差不多看到了。”

南万生的双手在一点点攥紧。

北狱溟王想了一想,道:“王上的思虑不无道理,不过我依然认为北神域纵然真有野心,短期内也不会对我南神域轻举妄动。至少,他们挫败月神界和梵帝神界的手段,应该不可能再现,否则他们没理由不以相同的手法毁灭宙天来减少折损。”

“既如此,为何不主动试探一番?”他目中异芒一闪:“十几年已过,【千秋】的神力融合,已逐渐趋于完美,封为太子,是早晚之事,何不在今时呢?”

南万生抬目:“是说?”

“下个月,举行太子册封大典,并以此为由盛邀各界,尤其是云澈和龙神界为首的西域各王界。到时,可直截了当的知晓云澈对南神域的态度。”

“若是正面的姿态,那么说明至少他短期之内,没有招惹我南神域的念想。如此,便可等龙皇归来,到时,龙皇若是主动引西域各界出手,北神域必溃,我南神域不需折一丝一毫。”

“若是骄狂,或者拒至。”北狱溟王目光寒光一闪:“那我们便不得不主动出手。而那场大典,便是我南神域和西域各界共商大事的讨魔大典!”

南万生缓慢踱步,数息之后,低低出声:“不是下个月,而是十日后!”

北狱溟王心下剧动。

将时间缩到如此迫切,可见他对云澈的忌惮之深。

“传令下去,即刻开始筹备册封太子的大典。遣人立刻全速赶往东神域,首先邀请云澈。根据他的态度,再筹备之后的事。”

北狱溟王领命,刚要离开,一缕气息极速而至。

这是传讯使的气息,若无大事,断不至于如此匆忙。

南万生手臂一挥,结界顿开,传讯使转瞬到来,跪拜在地。

“不必拘礼,何事?”南万生沉声道,这两日,正是他精神最为敏感的时期。

“主上,刚刚得到消息,十方沧澜界的万变海神与天溟海神……皆已陨落。”

南万生和北狱溟王同时一惊。

“怎么死的?”南万生沉声问道:“是北神域的人?”

“不,”传讯使道:“两大海神是被人暗杀而亡,没有留下任何的恶战痕迹。”

“什么!?”

初闻两大海神陨落而神色平静的两人,在骤闻此言时全部面色骤变。

海神……被暗杀!?

“不可能。”北狱溟王道。以海神之能,想死都难,怎可能被人毫无痕迹的暗杀。

“被谁暗杀?”南万生问。

“不知道。”传讯使道:“万变海神死时,十方沧澜界本是封锁消息,但不到十个时辰后,出外探查的天溟海神亦以同样的方式陨落,十方沧澜界不得不放开消息,彻查此事。”

南万生与北狱溟王对视一眼,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