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67章 真相

第1767章 真相

千叶影儿的言语,无疑在指向一个云澈与禾菱先前从未曾想过的结果——当年杀死木灵族长夫妇和无数木灵,造成禾霖、禾菱悲剧的罪魁祸首,或许……不,是几乎不可能是梵帝神界。

以千叶影儿如今的立场,根本不会刻意包庇梵帝神界。

云澈能清晰感觉到禾菱那无比剧烈的灵魂悸动。

“另外,”千叶影儿继续道:“王族木灵的存在极为稀少,在很多传闻中都已绝迹。而其木灵珠,和普通的木灵珠而言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王界层面而言,对普通木灵珠并无太大兴致,但若是见到王族木灵,定会萌生强烈的贪婪之心。”

“而那个出手之人,却让拥有特殊木灵珠的木灵族长有机会自爆。也就是说,很可能,他并没有识出那是王族木灵,从而可以推断出,那个下手之人阅历并不丰厚,年龄也不会太大。”

“他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王族木灵珠,而只是想要搜罗一些普通的木灵珠而已。”

“……”云澈皱眉,一阵沉默。

金色玄光虽然很少,但也并非太过罕见,比如他的金乌炎,随着玄力和金乌焚世录的境界提升,所燃烧的火焰也会越来越近于金色,再比如千叶影儿,即使没有了梵神神力,也偶尔会通过神谕,释放出金色的神芒。

但,自然外放的玄气便为金色的,记忆中唯有梵帝和南溟。而东神域之中,只有梵帝神界。

梵帝神界作为东神域第一王界,这一点自然是玄者的常识。因而,在东神域见到外释金色玄气之人,任何人,都会直接判定为梵帝神界之人……即使生平从未真正接触过梵帝神界。

而神君境以下的梵帝玄者,其玄气中的金色浅薄到几不可辨。这一点,连云澈都并不知晓。

而对木灵族长出手之人,从结果上来看,也的确不像是神君或神主所为,尤其不像是梵帝神界的神君神主。

如果木灵族长临死前,真的是通过玄气颜色来判定对方身份,那么……木灵一族所得到的结果,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云澈注意到千叶影儿的眼神变动,忽然道:“你是不是有了其他发现?”

千叶影儿道:“你之前说,那件事是发生在十五年前。这个时间,倒是让我想起一件早该忘干净的小事。”

云澈:“?”

千叶影儿轻然踱步,不紧不慢的道:“大概也是十五年前,南万生到访梵帝神界。哼,这个老贼会经常横跨神域到来,像个让人厌恶的苍蝇。除非有利用到他的地方,否则每次得知他要来的消息,我都会提早避开。”

“不过那次稍稍有些不同,他并非如以往那般孤身而至,而是带了三个人。其中两人为神主境的南溟长老,而这两个长老随行的目的,是为了护卫第三个人。”

“南万生之子,南千秋。”

“……”云澈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这个南千秋,是南万生的幼子,虽非正室所生,但天赋却在他一众废物儿女中鸡立蝇群,当时刚满八十岁,便已成就神王,而且刚刚得到了那个已空缺两千年,最难被继承的南溟神力的承认。”

说到这里,千叶影儿话语停顿,看向云澈。

果然,云澈的眼神逐渐变冷。

南溟之子……

十五年前……

神王境的修为……

金色玄气、时间、修为、还有不大的年龄和并不深厚的阅历……一切,都与千叶影儿先前的判断完全吻合!

收回目光,千叶影儿继续道:“我当时以为,南万生此来,是为了向千叶梵天炫耀他的儿子,毕竟,千叶梵天以前可经常暗讽他没有可以入眼的继承者,顺便,让那个南千秋早些认知东神域的王界。不过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当时根本懒得去问。”

以千叶影儿当年的性子,区区南千秋,连被她记住的资格都没有,又岂会去过问他的事情。

“这几天,我问询了一番众梵王当年之事。而我得到的第一个回答便很是惊喜。南万生那次到来,向千叶梵天问询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木灵。”

“!!”云澈眉头沉下,冷声道:“说的详细一些。”

千叶影儿双臂抱胸,看着前方继续道:“南千秋的修为,很大一部分是外力催生、灵药堆彻而成,成就神王境后,他的根基很不稳固,玄气也不够纯粹。因而,若想要在最短时间内,以最完美的状态接受溟神神力的传承,必行的一件事,便是净化玄气。”

她金眸转过,声音缓下:“从而,需要大量的木灵珠。”

云澈眉头越来越沉,双手缓缓攥紧。

木灵王族的惨剧,对浩大神界而言,只是很小的一件小事,云澈所知道的,也唯有来自木灵族人的只言片语。

谁也不会想到,这等“小事”,还是在东神域发生的小事,会牵扯到南神域的第一王界。

巧合吗?

玄气、时间、人物、修为、目的……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契合到如此程度的巧合!

“南溟神界若想要木灵珠,有千万种方法,为什么要到东神域?还是亲自……”云澈寒声问道。

“呵,原因很简单。”千叶影儿冷笑一声:“四方神域中,木灵在南神域早已绝迹,西神域的痕迹最多,但谅他南溟还没胆子去西神域做这种脏事。”

“要净化玄气,效率最高的是保留着些许生命气息的木灵珠,也就是刚‘取’到的木灵珠,南千秋自然要跟着来。不过,这个还是次要原因。那个时候,南万生应该有了将他立为太子的打算,要求上会比以往严苛千百倍,关系自身利益的事,无论大小,都必须自己亲手博取。”

曾经被千叶梵天择为继承者的她,无比清楚这一点。普通的帝子帝女可尽享资源荣华,但神帝继承者……意志、手段、心机,要经历无数次残酷的淬炼。

而亲手去取自己所需的木灵珠,对未来的南溟太子而言,是人生历练中小到不能再小的一个。估计现在他自己都早已忘个干净。

“至于南万生一起到来,则是借之过来见我而已。”千叶影儿轻蔑而语。

云澈短暂沉吟,忽然道:“那么,过于木灵所在的讯息……是否是梵帝神界透露给南溟?”

“怎么可能。”千叶影儿不屑道:“木灵珠这般东西虽然珍贵,但还入不了千叶梵天的眼。加上猎杀木灵毕竟涉及禁忌,狡诈如他,岂会于这种小事上在南溟手里留个不必要的小把柄。”

“另外,你先前只告诉了我时间,并没有告知我木灵族长被杀时所在的星界。这几天经过追查南千秋当年的行动轨迹,我得知了一个地方,不晓得说出来,是否与你所知的地方相同。”

“……”云澈的确没有告诉千叶影儿木灵族长发生灾祸时的所在,并非是他忘了,而是他并不知晓。当年青木和他描述时,只提到那是一个“距离某个王界很近的星界”。

这些年,他和禾菱都认定了凶手是梵帝神界的人。因会触及最痛苦的记忆,他自然也不会向禾菱问及当年的细节。

千叶影儿的目光转向西方,缓缓说道:“望宙界,一个不大不小的中位星界,离这里,倒是意外的近。”

“禾菱,”云澈沉下心念问道:“是这个地方吗?”

如果,连这个地方都契合,那么,无论多么不可思议,都再无第二个可能。

“……”许久,他都没有等到禾菱的回答,他能感知到的,唯有在痛苦与凄伤中剧烈颤栗的灵魂。

无声,已是回答。

从乍闻时的疑惑,都步步契合后的惊异,如今,竟已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看了一眼云澈的神色,千叶影儿也再无怀疑,她忽然低笑一声,道:“梵帝和南溟暗争多年,没想到,梵帝吃的最大的一次瘪,居然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南千秋!”

在浩大神界无数种族中,木灵的起源虽然涉及创世神,但其力量无疑是弱小的,纵是族长,也不过神灵境的修为。

弱小,加之身怀璧玉,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无疑要遭受残忍的欺凌猎杀。若非有明面上的禁令,木灵定然早已绝迹。

木灵一族这一代的族长何时死去,无人知晓,也无人会真正在意。更不会想到,这个世人眼中弱小的种族,小小的族长,他的死,会牵连两个“第一王界”的命运。

而千叶梵天到死,都不知道梵帝竟替南溟背了一口看似微小,后果却奇大无比的黑锅。

“南溟……南千秋。”云澈一声低念,目中缓缓聚起可怕的黑芒。

禾菱的心魂变动依旧没有停止,反而在变得越来越异常。云澈心下一滞,顾不得和千叶影儿打招呼,将意识快速沉入天毒珠中。

天毒珠的世界,禾菱屈膝而坐,螓首深深的埋于膝上。感知到云澈的到来,她缓缓抬首,然后有些慌乱的站了起来迎接:“主人……”

她眸光颤荡而迷乱,带着让人心碎的朦胧。

没有说话,云澈向前,轻轻的抱住了她。

依在云澈的胸前,禾菱眼眸闭合,肩膀逐渐开始颤抖,唇间发出轻轻的泣音:“我……我杀错了人……杀错了……好多人……我……”

“不,你没有杀错。”云澈手掌轻抚她的玉背,在她耳边轻语道:“梵帝神界是我们征服东神域最大的障碍,若不是你,我们不可能这么快拿下东神域。同样,若不是你的努力,让我们及早掌控了梵帝神界,也不会在此刻知道真相。”

“现在,我和你的目标,都往前迈了很大的一步,这是由你做到,也只有你才能做到的……最了不起的结果。”云澈在她耳边温和微笑:“所以,你一点都不需要难过,而是应该觉得开心和骄傲。”

简短的话语,却让禾菱心魂间的冰冷缓缓转为越来越深的暖意。她的肩膀停止了颤抖,双手悄悄的将云澈抱紧,唇间发出依然带泣的声音:“嗯……我听……主人的话……”

这时,云澈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焚月神使的声音:

“禀魔主,南溟使者求见。”

“南溟”二字,让云澈猛的皱眉。

他给了禾菱一个安慰的眼神,意识脱离天毒珠,直接道:“让他过来。”

“来的还真是时候。”千叶影儿斜眸看向南方:“看来,目睹梵帝神界和月神界的结果,南万生果然是坐不住了。”

云澈没有回应,面色冷沉。

虽然一切都无比之契合,但,猜测终究还是猜测……而南溟那边,一定可以给他最确切不过的答案。

很快,一个身着金衣,气度不凡的男子为焚月神使引至。见到云澈,他恭谨一礼,道:“拜见魔主,恭喜魔主雄霸东神域,短短半月改写神界历史。”

云澈眯眸看他:“这是你主子的原话么?”

“是。”南溟使者不卑不亢的道,然后双手前伸,拿出一枚释放着特殊金芒的请柬:“在下此来,是代吾王南溟神帝,盛邀魔主参加南溟太子册封大典。吾王亲言,若魔主能赏脸莅临,将为大典之大幸。”

“……”眉梢微动,云澈手掌一翻,请柬已出现在他的手中。

时间:七日后。

新立太子……

南千秋!

云澈和千叶影儿默默对视一眼。

一抹冰冷而诡异的笑意在云澈唇边一闪而过,他收起请柬,淡笑着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本魔主一定会准时到场。”

那南溟使者明显愣了一下。

虽远在南神域,但东神域发生的事,他们就算不知全貌,也知晓七七八八。

短短半月,东神域血蔓苍穹,王界下场更是一个比一个凄惨。云澈的残忍暴戾,单单是传闻,便让人不寒而栗。

他此番到来,已是抱了被云澈残暴抹杀的觉悟,没想到竟是得到一个如此和顺的回应。

怔了半息,他才施礼道:“在下这便回去复命,吾王对魔主的到场万般期盼,知晓魔主的答复后,定会万分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