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天邪神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778章 狂魔(上)

第1778章 狂魔(上)

这个世上,没有不存在破绽的生灵。对一生都视龙神骄傲超越一切的灰烬龙神而言,千叶影儿的寥寥几语,远比三阎祖对他龙躯的摧残残酷千百倍。

云澈缓缓斜目,蔑然道:“怎么,区区一条贱龙,是在吩咐本魔主?想要本魔主施恩赐死,求啊。”

“……”灰烬龙神的整张面孔都缓缓布满血色的浅纹。

他成为龙神之后,龙皇之外,他从未求过任何人。除了龙皇,这世上也无人配让他说出这个字。

但,千叶影儿言语所绘,每一个字都是让他如临炼狱之底的噩梦。那样的事,无人能做,也无人敢做,抛开触怒龙神界,那是违背天道人伦,必遭世之谴责之举。

但,云澈一定做的出来!

东神域的惨状,还有他今天做下的一切,都在证明,他站在了“帝”的位面,却没有丁点帝之威仪,而分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在恐惧,也后悔了,真正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样一个疯子。

当意志瓦解,躯体上的痛苦愈加无法承受。他真真切切的感知着何为生不如死。

“求……”龙口十数次战栗的开合,他终于说出了那个绝不该属于龙神的字眼:“魔主……赐死……”

这是他这一生说过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句话。

一瞬间的巨大屈辱,之后,却是深深的解脱,就连躯体上的痛苦都仿佛一下子减轻了数倍,龙瞳中的赤红,一点点化为暗淡的死灰色。

南域众人无不剧烈动容。

对于崩溃屈服的灰烬龙神,云澈却没有就此大笑嘲讽,脸上几乎看不到丁点的动容,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依旧斜目看着灰烬龙神,淡淡道:“回答本魔主最后一个问题,谁,才是蠢货?”

“……”可怕的安静之中,灰烬龙神扭曲的脸上竟闪过一抹嘲笑……对自己的嘲笑,随之,他更是低笑出声:“呵……呵呵……我是……我是蠢货……呵……哈……”

他一生都是那般的傲慢狂肆,哪怕面对他界神帝。

见到云澈之后,他呈现的是理所当然的俯视、威凌,还带着些许蔑视嘲讽的姿态……因为他是龙神!

为此,他正付出着平生做梦都想不到的代价。

没错,自己就是个蠢货。到了这般境地,他已注定不可能活。而他今日之死,在引燃龙神界愤怒的同时……也毫无疑问,会成为龙神之耻,龙神界之耻。

“很好。”云澈一声赞许,背过身去,无比随意的向后一甩手:“灭了他吧。”

“是!”三阎祖同时应声,身上的阎魔黑芒暴涨千丈,浩大南溟王城顿时黑暗弥天。

但,其实他们已不需如此,因为随着灰烬龙神最后声音的落下,他已再无任何的抵抗,甚至主动敛下体内挣扎的龙力……只求速死。

砰!

只一瞬间,灰烬龙神的龙躯……世人认知中最坚不可摧的龙神神躯,在三阎祖的恐怖之力下猛然碎裂成数十段,洒开一大片赤黑色的龙血暴雨。

轻易的像是粉碎了一具凡龙之躯。

这一幕之下,所有人都死死的定在原地,瞳孔之中,久久定格着碎裂的龙躯和漫天的龙血。

哪怕是南域四神帝,哪怕是他们的历届先祖神帝,都从未亲眼目睹过一个龙神这般的惨死。

而最为平静的,却是做下这骇世之举的云澈,他施施然的走向自己的坐席,不紧不慢的道:“一点私事,希望不要坏了大家的雅兴。不慎连累这王殿受损,南溟神帝万勿怪罪。”

短短几

语,平淡的仿佛刚刚只是随时碾死了一只碍眼的蚊蚁。

“……”千叶影儿盯他一眼,沉默间心念急转。

她多少能猜到些云澈此番如此干脆到来南溟神界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他一上来便做的如此之绝。

而且,她无比清楚,云澈虐杀灰烬龙神,绝非是因对方的无礼……哪怕对方在他面前如孙子般毕恭毕敬,云澈也会找到“合适”的理由让他横死此地。

龙血依然在漫天飙洒。众人灵魂的战栗也久久无法休止。灰烬龙神……在世人眼中地位几乎堪比其他王界神帝的龙神之一,就这么死了!?

没有惨烈的恶战,甚至没有多少的挣扎。死的无比之轻易……和屈辱。

他们呆呆的看着一个龙神被撕裂的残躯,但魂海之中,颤动的却是云澈那仿佛笼罩于无尽黑暗的身影。

这就是……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月便将东神域葬入绝望的北域魔主!

这就是……当年那个他们眼中过分纯良的东域云澈?

眼前一幕,毫无疑问会引天下震动。只是,如此一来,云澈便和龙神界结下了绝不可解的仇怨。一直处在观望状态的西神域,也必将就此和北神域势同水火。

身为北域魔主的云澈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但他杀灰烬龙神时,却根本没有丁点的迟疑和忌惮。

南溟神帝缓慢转身,微微一笑道:“本王方才说过,大丈夫当快意恩仇。北域魔主之举,也算是这快意恩仇的极致了,本王佩服。”

“佩服?”云澈淡声道:“你堂堂南溟神帝,居然也会说这两个字?”

南溟神帝未置可否,忽然金袖一甩,暴风卷起,将殿中的满地残垣一瞬驱散。

南溟神帝一个瞬身,已回至王席之上,相比于其他三神帝和众溟神僵硬的面孔,他却一脸从容的淡笑:“北域魔主和灰烬龙神的私事既了,接下来,便该是我南溟的盛事了。诸位贵客还请重新落座……”

砰!

南溟神帝话音未落,一声闷响传来,随着一缕不正常的灰芒掠过,伴随着一股浓郁而磅礴的龙气。

阎二的鬼爪缓缓举起,手中,是一枚他刚刚取出的龙丹。

灰烬龙神被云澈以真正龙神的魂威震溃,被五祖横压,从他被压制到死亡,全程没有任何的挣扎反击之力。从而,他的龙丹没有丁点的折损,完美无暇。

而,这是来自龙神的龙丹!

是在场诸神帝都从未见过的神物!

因为在神界历史中,历届龙神都是寿终正寝,龙丹也随命尽而自散,从来没有人能强杀一个龙神。

退千万步讲,纵真的有人能能力,有胆量将一个龙神逼至死境,以龙神之高傲,也定会在死前自毁龙丹,绝不会让自己的力量核心落入对方

手中。

但可惜,灰烬龙神被五祖的力量完完全全的压制,死前想要自毁完全是痴人说梦。

阎二手中的,或许是神界有史以来,第一颗……还是极尽完美的龙神龙丹。

其气息之下,连南溟神帝都声音停滞,目光骤凝。

阎二黑影一晃。已拜在云澈身前,双手将龙丹高高捧起:“主人,此物如何处置?”

云澈伸手,灰烬龙丹顿时轻飘飘的落入他的手心。

无主的龙之气息,在他稍稍释放的龙神威压下无比之温顺,不敢有丝毫的躁动。

云澈灵觉稍稍释放,一尺大小的龙丹,却仿佛内蕴着一个没有尽头的世界,龙力之磅礴,仿佛无止无休,无穷无尽。

千叶影儿

看了云澈一眼。从他的眼神,她便知道他会拿这个龙丹做什么。只是,这毕竟是龙神层面的力量,以云澈如今的“虚无”之力,真的炼化的了吗?

手掌一翻,灰烬龙丹已被云澈丢入天毒珠中。众人的眼珠也随之猛的一跳,如梦方醒,心中万千波澜。

只有强杀龙神才能取得的龙神龙丹……这本是根本不可能现世的东西啊!

云澈一摆手,淡淡道:“将它的尸体收起来,看着碍眼。”

阎二领命,手掌一抓,灰烬龙神碎裂的龙躯被瞬间收拢到一团黑光之中,随着阎二五指的收拢,黑光收缩,化作了一枚半寸大小的漆黑空间结晶。

云澈拿过装着灰烬龙神尸体的黑暗结晶,忽然诡异的一笑,脸庞微转,目光转向了正立于南溟神帝之侧的年轻人。

身为南溟太子,南千秋的心境自然早已受到足够的历练,绝非寻常。

但,方才所发生之事,让众神帝都久久惊魂未定,何况他一个准太子!

当他忽然察觉,云澈的目光竟盯在自己身上时,先前在任何人面前都始终不卑不亢,淡雅从容的南秋风身躯猝然一僵,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停止了流动,不自觉攥起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死死捏紧五指也无法停止。

看着南千秋,云澈似笑非笑,缓慢说道:“本魔主说过,此来定会为新封的南溟太子奉上一份大礼。”

他缓缓抬手,两指之间,夹着那枚盛放着灰烬龙神尸体的空间结晶:“龙神的血、肉、筋、骨,任一都是世之珍宝。纵是你的父王,都奢望不得。”

“南溟太子,这份厚礼,你可敢收下?”

“……”南千秋愣住,背脊发凉,头发发麻,无法言语。

他刚刚亲眼目睹了一个龙神的惨死。面对直视着自己的云澈,身为南溟太子的他却陡生一个无比可怕的感觉:自己的性命仿佛就被他拿捏在手中,只要他愿意,只要他一个不高兴,便可随时取走。

众人惊颤……云澈竟将灰烬龙神的尸体,作为送给南溟太子册封的贺礼!?

这就是他先前所说的“大礼”?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对灰烬龙神说那句“只可惜,你怕是看不到了”?

等等,难道那个时候……不,从一开始,他就打算杀西神域到来的龙神!?

那些想及此念的人全部心中骤寒。

到了此刻,他们哪还不明白,云澈此来的目的,根本与他们所想的完全不同。甚至可能完全相悖。

“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响起,如暮鼓晨钟,震得南千秋心魂剧颤。南溟神帝朗声道:“千秋虽年龄尚幼,但既为我南溟太子,这世间便没有畏惧之事,又何来不敢接的大礼。”

“千秋,这龙神的血骨,的确是为父都不敢奢求的重宝,你可要好好谢过魔主的这份厚礼。”

南千秋心魂急定,他知道自己方才露出的惊惧定是让父王大失所望。

他猛咬舌尖,目复清明,然后迎着云澈的目光缓步向前,伸出手来,接下了云澈手中的空间结晶……自始至终,都直视着云澈的双目,没有避开。

“千秋谢过魔主重礼,这份龙神之遗,千秋定会善加利用。”他稍稍俯身一礼,声音铿锵含威。

“很好。”云澈看他一眼,微微点头,如一个长辈对晚辈的赞许……虽然就寿元而言,南千秋比他的祖父都大得多。

“不愧是南溟神帝所择的继承者,不仅外表卓然,这魄力也是非凡,至少比刚才那条贱龙可爱多了。”云澈缓声道:“你既收了本魔主的大礼,那就顺便回答本魔主几个问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