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地球蜜月篇

    (购物篇)

    白得得和容舍蜜月的地点是容舍选的, 一个叫地球的末法星球。白得得对此颇有意见, 那么低级的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不仅没有灵气,而且据容舍说污染还十分严重。

    白得得沉着脸扯了扯身上罩着的一层透明水膜, 她是星体, 灵气差一点儿的地方她连呼吸都困难,更何况还有污染,那对她简直是致命的。

    这也就算了。因为天地法则的存在, 去地球那么落后的地方, 白得得的修为会直接被压制到开田境,就像坐惯了飞机的人,你让她重新坐牛车,完全有些不能适应。

    容舍伸手去捏白得得的脸, 却被她一口咬住手指, 发泄愤怒。

    容舍笑了笑, “到了。”

    容舍的别墅在海岛上,海水对地球人来说已经是无比清洁的了, 但在白得得眼里, 却连及格都说不上。

    “你就住这儿啊?”白得得环顾了一下容舍的别墅,里面一应俱全, 还有些容舍的日常用品, “你经常来么?”

    “还行。”容舍道, “大概隔几百年来一次。”

    白得得点点头,这个频次对容舍来说算是频繁的了。“这儿到底有哪里吸引你啊?”白得得看来看去都没看出优点来。

    “这里的人法术不行,所以注意力就放到了其他东西身上, 有些挺有意思的。”容舍道。

    白得得耸耸肩,持怀疑态度。“走吧,你不是说要去公司吗?”

    公司的概念容舍已经给白得得科普过了,她把它理解成作坊。

    白得得说完就准备要飞,可却被容舍一把给压住了。她虽然修为被压制了,但是来之前可是画了无穷多的符纸的,所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得得,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体验平凡人的生活的。”容舍道,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白得得立即就被容舍手上的智能手机给吸引了,“这什么啊?传音筒么?地球不是末法星球么?这东西可以传多远啊?”

    容舍道:“这不是用法术构建的,而是掌握了自然的一些规律加以利用的结果。传多远么?整个星域都已经被覆盖。”

    白得得的求知欲立即旺盛了起来,拿着智能手机摆弄了起来,容舍则直接甩了一摞书给她。白得得是比较喜欢自己研究的人。

    很快,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白得得好奇地登上飞机,欢喜地道:“他们不能自己飞行,所以就造了这个飞行器?这铁做的诶,没有任何灵气,怎么飞起来的呀?”

    容舍将智能手机中的电子书点开给了白得得,里面存储了许多这方面的书籍。

    白得得惊讶地道:“这个怎么有点儿类似我们的玉简啊?”高修星域的典籍都是记录在玉简里的,易于保存而且不占空间。

    容舍点点头,“嗯,这里的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不过你看多了就会发现,很多东西和法力有异曲同工的作用。”

    听容舍这么一说,白得得已经好奇得不得了了。

    容舍的公司在cbd里,高楼大厦林立,全是白得得没见过的建筑模式,也觉得新鲜,心一动就想从直升机上跳下去看看,亏得容舍拉得快,不然驾驶员非得吓死。

    直升机降落到rs大厦楼顶时,公司高层都已经列好队摆出欢迎的姿势了。因为**oss实在是太少亲自到公司了。

    白得得跟在容舍身后下飞机,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左看右看。

    这里不仅东西奇怪,人类的穿着也很奇怪。男装白得得就不说了,因为容舍刚到地球时就已经换了这边的装束,乍看有些不习惯,久了之后反而觉得挺简洁的,而且特别显身材。

    至于女性的穿着,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两条光光的腿就那么露着?胸脯裹得紧紧的,恨不能让胸跳出来?那裙子紧紧的裹住臀部,把所有曲线都露了出来。这样的装扮,在其他星域得是最妖媚的魔女才穿得出来的。

    不过她们虽然身段还将就,可是皮肤就差得太可怕了,又黄又黯淡,脸上还涂抹着“颗粒粗大”的粉末,堵塞毛孔,至于那些痘、斑就更加惨不忍睹了。

    容舍搂着白得得的腰往前走时,在场的员工也在打量白得得。

    rs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从建立之日起到现在已经几百年了,依旧是私人家族公司,这在地球上已经是独一无二的分号了。

    容氏家族异常神秘,每一代的**oss都很少路露面,更是从没有人听过和见过,**oss身边有女人的。

    以至于很多人都在怀疑,这一代又一代的容氏男子都是怎么生出来的。

    而今天,他们居然破天荒的,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容家出现了一个女的,你说他们能不惊奇么?

    不得不说,白得得的出场是十分炫目的。

    且不提她是容舍的女伴,光是她的装束就已经闪瞎人眼了。

    甲女看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她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把汉服穿得这么美。那是什么质地啊,怎么那么飘逸?像层薄雾似的。

    乙女今年已经四十有六了,本来是觉得这种场合穿汉服很奇怪,但又不得不承认,**oss身边的女孩儿把汉服穿得太美了,汉服就像天生为她存在的似的。她暗搓搓地想着,回去也得给她女儿做一件汉服穿穿。

    那些人的眼神里带着的惊奇没有逃过白得得的眼睛,她也意识到了是自己的衣裙和这里的人格格不入,只怪她一时没想来。不对,白得得想起来了,这得怪容舍没提醒她。

    白得得拉了拉容舍的袖子,意思是你怎么都不提醒我换衣服?

    容舍给白得得传音道:“你穿什么都好看,我不想你换了这种奇怪的款式觉得不舒服。”

    白得得舒不舒服容舍可能不知道,但是如果白得得穿这些及膝裙容舍肯定不舒服。地球人的其他地方容舍都挺欣赏的,可若是要让白得得穿他们那些缺巾少布的服饰,容舍却是不愿意的。他觉得现在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张脸的白得得就很好。

    白得得勉强接受了容舍的解释,又问道:“这些人怎么都认识你啊?你不是几百年才来一次么?”

    容舍道:“我的元神分0身过几年会替我到各个星域打理一些事务。”

    “哦。”白得得点了点头,怪不得呢,那些女员工看容舍的眼神也未免太亮了吧?

    其实那些女员工不仅看容舍的眼神亮,待白得得走到她们眼前,她们的眼神就更亮了。

    天了噜,怎么有人的皮肤可以这么好?真的跟新剥皮的煮鸡蛋一样诶。

    天了噜,她这是没化妆吧?气色怎么那么好?唇色怎么那么美?

    天了噜,完全看不见毛孔诶,一点儿瑕疵都没有。

    每个女员工的心里都在飘惊叹号,这,这完全是不用美颜磨皮打柔光就秒杀一切美颜相机啊。

    “容先生。”还是男员工醒得快一点,毕竟大老板的女人他们还是不敢多看多想的。

    女员工则还依旧集体沉迷在“怎么才能拿到老板娘的护肤秘籍”这样的问题里。

    容舍朝白得得看了看,“我太太。”这算是正式介绍了,也省得白得得在外面招摇撞骗。

    容舍也是成亲后才发现白得得这个毛病的,白仙子大概是觉得有个夫君会让她的“仙子”名号蒙尘,在外是从来不会主动承认自己已婚的。

    容舍开会的时候,白得得就在他办公室的老板椅上玩智能手机,她对地球的常识也渐渐地从手机里学习了。

    “时光机研发的那个项目停掉吧。”这是容舍在会上说的第一个议题。

    所有人都齐齐地看向容舍,他们太知道这位boss对时光机的研发有多痴迷了。在时光机还只是个传说的时候,他就已经大笔大笔开始投钱了,持续不断地投入那个无底洞,并表示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成功。

    那些曾经劝过他放弃时光机的人无一例外全都被辞退了。而只要是这个项目,要钱的时候如果要十亿,容舍从来都是直接给五十亿,可见容舍的决定有多坚定。如今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容舍没解释,“下一项议题。”

    会议的气氛立即就严肃了起来,所有人都觉得大概是因为时光机项目毫无进展,所以**oss不满意了,于是开始人人自危。

    好在容舍接了个电话,面无表情的脸上立即浮出了淡淡的笑容。

    容舍看着手机里白得得传来的,别的男人跟在妻子或者情人身后提着大包小包购物袋的视频笑了笑,“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帮你提。”

    白得得回了个笑脸,把定位地址发给了容舍。

    不得不说,白仙子上手这些新科技还是很快的。

    白得得出去逛街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找人提包的事儿,只是当她买了第一个东西之后才发现,她的如意珠被容舍收走了,说是要让她习惯当普通人。

    而普通人买东西,袋子都得自己拎。好在她还算是修士,力气不小,提一提袋子也没什么。但人最怕的就是对比。

    商场里比比皆是给女友提包的男人,白得得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可怜了。

    容舍见到白得得的时候,白得得几乎已经成了个“地球人”。

    无袖小黑裙,裙摆刚迈过大腿,脚蹬一双黑色细带细跟凉鞋,黑长直的缎子般的长发已经成了板栗色大波浪,本来就足够大的眼睛,如今更是戴上了美瞳,有种亮得诡异的妖艳美。

    她的皮肤实在太白,被剪裁得特别合身的小黑裙一衬,已经完全让人挪不开眼。

    在白得得身后,一个男青年正被他的小女友拎着耳朵拖走。

    白得得还有些不太习惯三寸高的高跟鞋,见容舍过来,忙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过去,越发显得腰如水蛇,看得人口干舌燥。

    那双大长腿就那么大剌剌的露在容舍面前,让他怒气攻心。

    容舍直接在白得得身后的商店里刷了一件风衣将她裹起来。

    白得得微微挣扎了一下,“这样搭配不好看。天哪,容舍这里的人真了不起。他们居然满大街都是衣服店,好幸福啊,这样每天换一件都不担心重样呢。而且很多款式都是我从没想过的呢,原来衣服还可以这样做。”

    容舍道:“我还是觉得你以前的衣服好看。而且这里的空气不好,对你的皮肤不好,以后还是别穿这些露胳膊露腿的了。”

    白得得道:“没关系啊,有水膜保护呢,不怕的。”

    “这样不太好看。”容舍道。

    白得得看了看自己,“哪儿不好看了?是我胸不够大么?”

    这也是白得得到地球上来才发现的,这儿的人审美会有些畸形,对大胸脯尤其痴迷,也不知为何。不觉得那样走起路来或者打起架来会不方便么?

    “刚才我在电梯里有看到丰胸美容广告诶,容舍,你说得没错,这里的人虽然没有法术,可是他们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异曲同工。我们如果想改变体型可以通过法术,她们则是在这里垫一块东西就也可以呢。”白得得作势还指了指自己的胸。

    容舍的耳根有些红,不是害羞,而是激动,他并不愿意跟白得得在大庭广众面前讨论胸部的事情。“买够了,我们先回去好不好?”

    “没买够,先买到这儿吧,明天我再来。”白得得道,“而且,我有买,你也喜欢的东西哦。”白得得朝容舍眨了眨眼睛。

    容舍很怀疑白得得能买什么自己喜欢的。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白得得的确买了他特别喜欢的——性感内衣。

    内衣也是白得得在地球上的一大发现。在白得得以前的人生里,她的内衣其实就是她的护体宝甲。长款的,连体式的,以前觉得暴露,现在只觉得异常保守。

    而地球人在吃喝玩乐上的花样则完全超乎了白得得的想象,他们简直将各种衣服都做到了极致。

    白得得穿的第一套是一套黑色蕾丝bra配同款黑色蕾丝丁字裤,内衣的经典款。

    雪白的肌肤、樱红的嘴唇、修长的大腿,以及脚上那双细带凉鞋,无一不让容舍觉得每个细胞都在喧嚣。

    白得得的原本打算是,要把自己今天买的一百套全部换给容舍看一遍,里面还有很多很奇怪的被称为情趣内衣的东西呢。。

    可惜容舍已经迫不及待了。

    白得得有些吃力地将手臂撑在沙发上,不满地回头道:“就不能等会儿吗?我还有好多没穿给你看呢。”

    容舍粗哑着声音道:“嗯,你待会儿就可以再换一套。我很喜欢。”

    白得得立即就瘫了。

    当她躺到按摩浴池里的时候忍不住抱怨容舍道:“你不是说我们这次来是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的么?”

    “嗯。”容舍替白得得揉着腰答道。

    “可是你作弊,普通人怎么可以有你这样好的体力?”白得得指责道。

    容舍少不得秀了一把腹肌,“普通人也可以每天锻炼啊。”

    白得得扫了一下容舍的人鱼线,只能接受容舍的说法,“可我记得你以前不是重欲之人呀。”

    手揉到白得得肩颈处的容舍蹙眉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白得得摊摊手,“不是显而易见吗?”以前她求欢多困难啊。

    容舍叹息一声道:“如果我能抵抗对你的**,以前我根本就不会碰你。”容舍这是说的大实话。

    白得得想了想道:“你只是不能抵抗对我的**,还是不能抵抗对所有姑娘家的**呢?”

    容舍道:“我要是不能抵抗她们,还能轮得到你?”

    “我怎么觉得你很得意自己对女人的吸引力呢?”白得得作势去咬容舍的手。

    容舍笑着抽了回来,起身用浴巾裹了白得得,在她耳边低声道:“再换一套?我已经替你用清净术都清净过了。”

    白得得娇嗔道:“不是说要当普通人吗?”

    “等不及了。”容舍笑道。

    ——

    (小说篇)

    地球上除了衣服多之外,白得得发现他们的书籍也很多,当然典籍时称不上的。

    白得得对地球的认识是从手机开始的,所以在购物的新奇感过了之后,一头就栽进了网文的深渊里。

    不过遗憾的是,她一开始便勿入了歧途,没能点进正版网站。

    白得得完全是抱着猎奇的心理去看的,一边看一边感叹,地球人真的很喜欢分享,不管多**的事情都可以拿出来写,以至于白得得学到了不少知识,也第一次确证了容舍的话,原来男人早起时的确会自然起立,跟有没有女人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诸位千万不要误会,白得得的底限还是很高的,基本那些不和谐的书她都是扫一眼就关掉了,最近她迷的是地球人的修仙文。不得不说,脑洞开得挺大的,蛮逗笑的。

    只是看盗版有个问题是,上上下下都有些不和谐的网页,一不小心就会戳进去。

    “在看什么,这么入迷?”容舍的声音在白得得背后响起。

    白得得手一滑不小心点进了“下一页”下方的网站广告里,然后静谧的空间里就想起了女人性感喘息的声音。

    容舍低头看了看白得得手机上的页面,“原来你喜欢玩这些游戏?”

    白得得简直欲哭无泪,“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是不小心点进去的。”

    “嗯,我相信你。”容舍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扫了一眼画面中拿着鞭子穿着黑色性感内衣,带着军装帽的女子,然后道:“我记得你好像有一套这种内衣的。”

    白得得看着容舍跃跃欲试的表情,下一个反应就是逃。

    吃过巨大的亏之后,白得得终于找到了正版网站。在对地球修仙文的痴迷感过去之后,她无意中载进了**的深海,感觉地球人可真敢想。说什么男女之间只有肉欲,而男男之间才是真爱。

    白得得用三秒钟的时间思考了一下容舍的肉欲,果断放弃了bg小说,而专心致志地开始看dm小说。

    这看得多自然手就痒,拼音输入法白得得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十分熟练了。她注册了一个马甲,第一本小说打算写熟门熟路的修仙文,毕竟她可是正儿八经的修仙大神。

    “在写什么?”容舍问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的白得得。

    白得得立即扣下了屏幕,“写小说,觉得挺有意思的。”

    “什么内容啊?”容舍道。

    “修仙啊。地球人的修仙小说太搞笑了,我写一本正儿八经的给他们做示范。”白得得道。

    容舍不反对,只要白得得高兴的事情他都是支持的。

    白得得写小说的那个网站,容舍扫了一眼就记住了。身为大老板自然有特权,他不想白得得自尊心受损,所以暗示了一下自己的秘书,她很快就将撒花、留言、投雷这种任务分了下去。

    一时间白得得的小说涌入了大量的读者。而且,她的小说质量真不差,毕竟读过浩如烟海的典籍的人,又有亲身经历,想写不好都难。追连载的人天天都在催文,白得得就更来劲儿了。

    只是容舍敏锐地发现,他周遭的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连他的秘书看到他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于是在晚上白得得于电脑面前敲字的时候,容舍悄无声息地作弊动用法力出现在了白得得身后,并跟着她打出的字念道:“容舍心里一荡,强行推到杜北生,将他压在身下,大力地撕开他的衣服,嘴里恨恨地道:你不想被我压,那想被谁压?他也这么对过你么?嗯。容舍往前一挺……”

    白得得吓得早就没打字了,从容舍开始念她的小说起,她就处于僵直状态,乃是被容舍用法力给控制了。这个骗子,不是说好了要当普通人的么?

    待白得得能说话时,看着脸色发青的容舍弱弱地道:“别生气,我把人名改了行吗?”

    “你说呢?”容舍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别问我结局,结局好像是白得得本色出演了一下《五十度灰》第一部的女主角。

    (综艺篇)

    小说白得得是没敢看了,自然更不敢写了,于是她的兴趣便转移到了综艺娱乐节目上来。

    这是某个辩论型节目,打得很精彩,有时候题目出得也很精彩,所以白得得会使劲儿拉着容舍跟她一起看。

    有一期的题目是这样的:如果有个按钮能让前任的生活鸡飞狗跳,你会按吗?

    “你会按吗?”白得得问。

    容舍道:“不会。”

    “为什么?”白得得问。

    “因为我不会有前任。”容舍道。

    “呵呵。”白得得冷笑,容舍这算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他的前任不都跟她合体了么?

    这么一想,白得得也就理解了,要是容舍按下按钮,鸡飞狗跳的肯定是自己。

    “你怎么不问我按不按呢?”白得得问。

    容舍道:“因为我绝不允许我成为你的前任。”

    白得得嘟嘴道:“如果,都说是如果呢,你别那么较真行不行?快回答。”

    容舍还是不答。

    白得得只好使出杀手锏,“这样想行不行,比如你那个梦里,我就成你前任了对吧?你后来不是移情别恋了么?这键你按么?”

    容舍道:“不可能。只要你活着,就绝不可能有下一任。”

    “敢情,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死了,你就肯定会变心是吧?”白得得没发现自己歪题了。

    容舍摩挲了几下白得得的下巴,“所以,唯愿我们同生共死,千万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得得。”

    白得得叹息一声,“好吧,这一题过,下一个题。”

    下一个题是:婚姻里你能容忍对方开小差吗?

    “你能容忍吗?”白得得其实是不用让容舍回答这个问题的,因为前阵子她痴迷于追星,对着电视里的男演员喊老公,被容舍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她才从肥皂剧改看综艺的。“你显然不能容忍对吧?”

    “知道还问?”容舍酷酷地道。

    白得得道:“我怎么感觉我不仅没有人身自由,连思想自由都没有了?”

    “你只要不想别的男人,其他自由我都可以给你。而且自由本来就是相对的,没有边界又何言自由。”容舍道。

    “好,你换你问我了。”白得得道。

    “我不用问。”容舍道。

    “为什么?”白得得不解。

    “因为我不会开小差。”容舍斩钉截铁地道。

    很不幸的是,没过几天,白得得就觉得容舍自己打自己耳光了。

    “你还说你没开小差,这小姑娘是谁?是不是你的分0身在地球上爱上别的女的了?连私生子都有了!”白得得趾高气扬地斥责容舍道。

    “你看清楚,她像谁。”容舍道。

    白得得看得很清楚,这小女孩儿活脱脱兰有雪的翻版。“所以你和兰有雪果然背着我有收尾对不对?”

    容舍揉了揉额头道:“这是兰有雪的克隆体。当初她死之前的愿望是让我给她一个孩子。这孩子就是我给她的。”

    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道:“我觉得你是不是误解兰有雪的意思了?”

    她要容舍给她一个孩子,难道不是求一夕之欢的意思或者多夕之欢?

    “误解没误解没关系,她要一个孩子,这就是她的孩子。”容舍道。

    白得得默默地为兰有雪点了根儿蜡烛,容舍这明显是强词夺理。根据白得得对容舍的了解,他一向是不容人冒犯的。兰有雪提出的那个要求,明显冒犯了容舍。所以这人才整了这么一出。

    不过兰有雪也算可以的了,至少容舍不是给她画了个孩子放她肚子里去。

    也或者容舍也同情兰有雪和鬼王的那段遭遇,所以才重新克隆了她,给了她新生。

    白得得低声道:“那,如果是克隆体的话,也就是以后会长得跟兰有雪一样咯?那她的灵魂还是那个人吗?”

    容舍道:“是,当初她的灵魂我收起来了,已经放入这孩子的体内,只是把记忆抹去了,让她重新开始。”

    白得得噘嘴道:“我怎么感觉你对兰有雪这么不一样呢?”

    容舍道:“我不是对她不一样,是以为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对她的死放不下,对吗?”

    是的,白得得点了点头。因为兰有雪的死算是她和容舍一手造成的。容舍为了让她在失去阴阳修容花之后不死,而取了兰有雪的生机。白得得是看着兰有雪不瞑目的死去的,心里一直在介怀。

    “那这一世,我们好好养她。”白得得抬头对容舍道。

    “嗯,不过不能养在我们身边。”容舍道。

    白得得略想一想就明白容舍的意思了,笑道:“你还说我是自恋狂,我觉得你才是呢。如果这一世,她同时遇到鬼王和你,我敢说她一定会选鬼王。你对她那么无情,她不会有眼无珠再选你的。不对,最好鬼王也不要选,重新开始才好呢。”

    “嗯,重新开始。”容舍笑着捏了捏白得得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