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章(番外)

    ‘叮’的一声, 电梯门拉开。童桐走出电梯,往前迈步。

    “小童总。”

    “小童总好。”

    “小童总下班了?”

    童桐一一朝跟他打招呼的同事回好,同时又加快了脚步。

    周游已经到了一会儿了,他爸开会又拖时间。

    “小周总在外面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呢。”公司前台姑娘见到他从电梯出来,笑着提示道,“今天穿的是黑色的大貂呢, 可酷了。”

    童桐往前走的脚步一僵, 当即就想转身回去, 跟他爸再就刚刚那个收购合同好好再谈一谈。

    “童桐!这儿!”周游声音响起。

    童桐叹了口气,不情不愿的走出公司大门。

    眯着眼睛, 看过去。

    周游站在车门边,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 黑色西装外面套了件黑色的长貂。

    童桐:“…………”

    他真的想跟这个看起来是矿主家的二儿子没有一点关系。

    “怎么穿这么一点儿?”周游递过手上的玫瑰, 脱了自己身上的黑色长貂。

    “我不穿。”童桐连忙说。

    “你不穿谁穿,这玩意儿就是给你带的。”周游蹙眉给他披上衣服,弯腰捏了捏他的裤子, “这薄西装裤里面你又没有穿秋裤是吧?我跟你说多少次了, 我上次给你拿过来——”

    “闭嘴。”童桐压低声音, 不自然的朝周围环顾一圈。

    这会正是下班的时候,从公司大门出来的人几乎都在看着他这边。

    他不要面子的?

    “上车。”童桐拉着周游的领带, 脚步急促, 开了车门,推他上车。

    “哎!花。”周游喊了一声。

    “花怎么了?”童桐关上车门。

    “挤坏了。”周游心疼的扯着花朵被压弯花瓣。

    “你都把它扯掉了。”童桐抢了过来,小心的摸着花瓣, 瞪他,“别送了,我办公室里全是花,我爸进一趟我办公室鼻炎都犯三回。”

    “腻了?”周游打了个响指,“我就说我姐说什么送花维持异地恋稳定就是放屁,花一周就得谢,稳定个她个头。还是送金链子吧,好看又实用,坐等升值。一天送你一根儿?你要多粗的。”

    “小杨,停车。”童桐冷漠命令。

    “小杨,车门锁死了吗?”周游紧张询问。

    “你爸不是最近让你忙着去国外看矿吗?”童桐无奈,“你怎么这么闲,天天都过来。咱俩从上周就说好了一周见五次面,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

    “也才刚到第五次啊。”周游义正言辞,“一周超过一两次很正常,何况还没有超。”

    “今天刚星期一。”童桐说。

    周游:“………………”

    “这两年房地产生意不好做,我家最近没什么事嘛,只能来找你。”周游委屈撒娇,“对了,我家差点被挤下富豪榜前十,太吓人了。”

    “国内?”童桐惊讶。

    “全球。”周游说。

    “妈的。”童桐翻脸了。

    “小周总,到了。”小杨停下车,回头笑着看他的两个老板。

    “庄谦家最近两年发展的不错,酒店的品牌知名度已经是国内一线。”周游先下车,伸手接他,“庄谦也变得沉稳了。”

    “说人话。”童桐仰头去看酒店。

    今天是他们高中同学第一次全员到齐的聚会。

    就定在庄谦家的酒店。

    “哦,我是说,庄谦怎么没一见人就递钞票的习惯了。”周游啧啧出声,“上次他去我地盘上要我给他划一片地,抬手递过来的,竟然不是钞票,是名片?”

    “春宇性格关系吧,两人在一起相互会有影响。”童桐想了想,连忙摇头否认,“不会有影响,千万别有影响,那我就玩完了。”

    周游:“………………”

    “我可警告你。”周游一手指着他一手按下了电梯开关,直接按了酒店顶层。

    “怎么说。”童桐无所谓看他。

    “小心我今天晚上不和你睡。”周游冷酷一笑。

    “那我太害怕了。”童桐说。

    “我就站在房门口,贴着你房门边给你放鬼片。”周游冷笑,“国产的那种。”

    “对不起。”童桐拜倒在周游的狠毒之下。

    电梯门开,两人跟着等着迎接的服务员往前走去。

    整个顶层餐厅没有其他人,靠着窗摆了一个巨大的圆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

    众人听见服务员领着人过来的声音,都转头看了过去。

    “就知道你俩得一起来!高中那时候上个厕所都跟个女生似的得拉着手去!”一男生开口喊。

    “姐妹情深别见怪。”周游笑着回。

    “两位老板现在真是难得一见。”又是一男生。

    “那今天多看两眼。”周游说。

    “你俩这是穿的情侣西装吗?”一个女生笑着调笑他们。

    “好眼力。”周游竖了个大拇指。

    周游还要继续贫的时候。

    “不好意思,稍微有点迟。”两人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童桐转身看去,来人身材修长,冷面,戴了一副银色眼镜。

    “春宇?”童桐疑惑喊出声。

    “童桐。”陈春宇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的轻轻笑了笑。

    几人落了座后,童桐才反应过来,那真是陈春宇。

    之间几年陈春宇在国外,一直没聚一聚。今年才回国,几人因为工作原因没碰上一面。

    今天一见差点没认出来。

    陈春宇改变太大了。

    高中陈春宇虽然也是冷漠寡言,但其实是一个脾气好勤俭节约,努力奋斗的好少年。

    现在的陈春宇,他没想出形容词。

    “你怎么总盯着春宇看?”周游贱兮兮的凑过来,放在桌下的手,摸了一把他的大腿,“喜欢这种斯文败类?我也可以哒~要不我跟春宇把那份眼镜借过来~”

    周游说着立马转身:“春宇,把你——”

    “闭嘴。”童桐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周游说借可能还真不是开玩笑。在饭桌上太丢人了。

    他为了打压周游的念头,压低声音,连忙解释:“我不喜欢他那种,我就喜欢傻高个儿。”

    周游:“………………”

    开心中又带了一丝丝伤心。

    “春宇当初考上了可是大名校,现在在哪儿工作呢?”饭桌上挺着啤酒肚的男人笑着问。

    “医院。”陈春宇说。

    “救死扶伤,大事业!”啤酒肚拍着桌子说。

    “你们不知道吗?”一个女生笑着站了起来,倒了杯酒,敬向陈春宇,“我爸上个月脑手术就是春宇做的,国外深造回来最年轻的脑科主刀医生。”

    陈春宇很轻的礼貌笑了笑,没说话。

    “庄谦怎么回事儿?还不来,就差他了。”一个男人起哄。

    “这是他家酒店,他还能迟到。”

    “就是,不会是去错酒店了吧?他家酒店品牌现在全国省市到处开,咱们市里都开了两家?”

    “庄副总。”服务员姑娘的声音传来。

    众人转过头却看见走过来的庄谦,又是一阵起哄。

    庄谦无奈,仰头喝了一杯红酒,这才坐下。

    陈春宇目不斜视的递过来一张手帕。

    庄谦接过擦了擦额头的汗。

    陈春宇:“………………”

    “怎么了?”庄谦回望过去。

    “……给你擦嘴的。”陈春宇叹了口气从身上又拿出了一条手帕。

    “怎么才来。”童桐看着庄谦,离的近了他才看见庄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以及脖子上某种……勒痕?

    童桐愣了一下:“你没事吧?不舒服吗?”

    “没事儿。”庄谦不自然的擦了擦鼻尖的汗,想起刚刚隔间厕所的腿软,更加躲闪童桐的目光,“我去家里翻录像带了,有点热。”

    “你这——”童桐刚抬手,指向庄谦脖子上的红痕,手就被周游拉了下来。

    “刚刚上的这道鹅肝挺好吃的。”周游拉着人埋头开始研究菜系,“你说鹅肝配羊腰子怎么样?再加瓶老白干?”

    吃完饭两个小时之后,众人吃饱喝足,庄谦打了个响指。

    “大家应该都记得,咱们高三,百日誓师那天我拍了个录像带来,今天我给翻出来了。”庄谦一边说。

    站在一边的服务员已经将投影准备好了。

    投影白布上的画面有些晃动,传出来的声音也有些气音杂乱。

    但众人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互相对看着,看着有些男同学已经发福的肚子,看着有些女同学眼角的细纹。

    相视一笑,都转头去看向了宽幕投影。

    镜头翻转了一下,庄谦小声嘀咕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玩意儿怎么用的,春宇平时不是按这个吗?”

    几秒过后,大屏幕上出现了或坐或立,看着镜头,没看着镜头的,那个17岁的他们。

    “一百天之后我们就要高考,高考完了之后就撒丫子天南地北的……大家就随便说点什么……以后想干什么……”

    庄谦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接着画面一转,镜头像是直接怼在庄谦鼻孔下录的像。

    “……我随便考个管理专业就行了,理想就是想让我家每个酒店的前台都认识我。”

    镜头外的庄谦一拍桌子,朝众人嘚瑟:“我的理想可实现了,我家现在每家酒店的前台都认识我!”

    镜头翻转,对上了一个有点腼腆的女生。

    “我想考北大。”她这么说。

    “我考上了北大。”视频外的女生不再腼腆,留着一套利落的短发。

    “我要出国留学,回来开一家公司!超过我爸!”他这么说。

    “我当时没能出国留学,英语太差了,但我和我爸现在挺好的。”视频外男人胖了,从以前嚣张的瘦子变成了温和的胖子。

    视频里的那时候的他们,一人说了一个理想。

    视频外的他们,五年后再看,有实现的,有没实现的,有走歪的,有干脆就没走的。

    但无一例外,他们都热爱青春时代那个时候的自己。

    镜头又开始晃动,最终停在了周游的脸上。

    周游穿着黑色校服,那时候的周游更嚣张,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

    但露齿笑的时候,看着也更傻。

    “周游,你看看你家童桐!能不能管一下!”

    “行!”

    “抽他!”

    “是该抽!”

    “抽三十!”

    “抽一百!”

    庄谦和周游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

    众人都笑了,他们知道接下去发生了什么。

    就在下一秒。

    “嫁给我!”周游突然跪了下来,手里捧着三本黄冈试卷。

    镜头在这狠狠的抖了一下,晃动的厉害。

    最后还对教室的地板上,什么画面都没了。

    但镜头没有结束,几秒后传出了声音。

    “嫁不嫁啊!”这是周游。

    “行吧。”这是童桐。

    镜头断在每个人的笑容和欢呼声中。

    随之响起的是视频外大家的起哄和掌声。

    “结婚吧。”周游小声凑过去问童桐。

    “不是结了吗?”童桐疑惑。

    他们两家在大二的时候就正式一起吃了顿饭,也交换了戒指,他收了周游的嫁妆,周游收了他的聘礼。

    这不算结吗……

    “我是说,结婚吧,跟别人一样。”周游压着声音小,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坐在他们对面的那个男生,“他办婚礼了,还拍了照发朋友圈了,还领了结婚证,还他妈说婚礼真累,太过分了。”

    “太突然了,我们回去想想吧。婚礼是能办,拍照也能拍。”童桐也压着声音,“可是领结婚证有点难办,咱俩不能领证,你家就算是全球首富都没用。还有,你上次求婚都五年前了,我们商量好之后。你还得再求一次。”

    “那现在行吗?”周游突然站起身来。

    “什么——”童桐话没说完。

    周游单膝下跪,手从放在一旁的貂大衣里面掏出了一个宽大的黑色戒指盒,羞涩一笑:“准备的急,拿不出手,你别嫌弃。”

    童桐倒不是惊讶于周游的突然求婚,而是看着跟个板砖那么大的戒指盒,有点慌。

    周游是不是打算求婚不成功直接拍死他。

    顶层餐厅大灯灭了下来,周围落地窗的窗帘也放了下来。

    只留下饭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的红色蜡烛。

    庄谦打了个响指,陈春宇在黑暗里笑着看他,任劳任怨的在一旁弹起了钢琴。

    琴声响起,童桐无奈的笑了。

    这不是准备的急,这是预谋已久。

    “你愿意嫁给我吗?”周游诚挚又郑重,慢慢打开了戒指盒。

    童桐看了眼,戒指盒里面整整齐齐码了十个不同款式的戒指。

    各色戒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十个?”童桐挑眉问。

    “挑一个。”周游笑着说。

    旁边的女同学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被豪得撅过去。

    “我是喜欢金的,但我姐说是大钻石好看,我妈说镶蓝宝石好看,后来我干脆每种都订做了一个。”周游嘿嘿一笑,“你的婚礼,你的婚戒,你来挑。”

    童桐慢吞吞,始终拿不定主意挑哪个,干脆给自己十个指头全带满了戒指,慢慢挑。

    他坦荡又淡然,举高了手,借着灯光看手指头上的宝石们。

    周游笑着仰头看他,又低头看了看童桐刚刚悄悄踢过来,好让垫在他膝盖下的大貂。没忍住笑的更欢乐了。大声着,跟宣誓一样:“我要办一个最大最好的婚礼,肃穆教堂、露天草坪、迎着海风、面向沙漠,在哪里都行,只要我的站在我对面的人是你就成!你要是想办个考试主题的刷卷子婚礼我也行!”

    “咱们还要请所有认识我们的人,祝福我们的人。请一个司仪,我俩相互对着说我愿意,我给你戴上戒指,你回我一个吻。”

    “法律见证不了我们的爱情,但是来参加婚礼的人能,他们的祝福就是我们的结婚证!”

    童桐愣住,好一会儿才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攥紧了手中十个戒指。

    戴上了,他就一个都不想摘下来。

    “结了都是你的!包括我和我的貂在内!”周游看破了他的小心思。

    “你的貂自己留着吧。”童桐嫌弃。

    “那结不结啊!”周游笑着喊。

    “行吧。”童桐笑着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青春。

    祝大家青春不老,永远保持一颗活泼真诚的心!

    就到这里啦,完美结束!

    最后依旧给大家鞠躬说一句,感谢大家支持!

    有读者说想看春宇跟庄谦的番外,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不放在这边了,因为我怕不看的小天使买错。

    所以决定放在微博上免费给要看的同学们。

    cp属性大概是黑化斯文败类变态医生攻x自己掰自己直男沙雕挥金如土富二代。

    微博名是:哪有什么杀猪刀。

    大家记得给我评分呀!!!千万别忘了!我要很多星星!

    对了,期待我们的再次相见~